東方修哲經過一番「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之後,終於說動了這位倔強的異獸。

「如果我成為你的坐騎,你要協助我報仇!」

鳳王鷹突然正色凝視著少年。

這個時候的它,終於想通了。

「這個自然!」東方修哲的神情一下子變得嚴肅而認真起來,「雖然名義上,你成為了我的坐騎,但是,我東方修哲絕對會把你當成我的朋友!」

……

一道耀眼的光芒閃過,契約終於完成。

完成契約之後,鳳王鷹與東方修哲已經建立了聯繫,這讓鳳王鷹對於眼前這個小主人,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我的小主人,竟然……竟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

震驚中的鳳王鷹,好半天都沒有再說話。

它突然覺得, 閨秀 。(未完待續。) 經過東方修哲使用了幾張「恢復符」后,鳳王鷹的力量雖然沒有恢復多少,不過它已經可以進行簡單的飛行了。

猶如麻雀大小的鳳王鷹,此刻停在東方修哲的肩頭上,它那火紅的羽毛,加上那雙靈動的眼球,看起來甚是可愛。

不知道的人,誰會把它聯想到剛剛那隻大發神威的異獸?

「可惜你受傷了,不然的話,還真想感受一下,坐在你背上是什麼感覺?」

沖著鳳王鷹笑了笑,東方修哲略微有些惋惜地說道。

鳳王鷹因為反噬的緣故,他要維持這個狀態至少一個月的時間。


「小主放心好了,我『鳳王鷹』別的本事沒有,恢復的能力還是挺強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馱著小主翱翔九天了!」

鳳王鷹的聲音充滿了恭敬。

自從得知了自己這個小主人的真正實力之後,它在慶幸的同時,更是發自內心地尊敬起來。

「我在讀取你記憶中,看到當年被你殺死的那個人類,好像被同伴掩埋在了這裡,我應該沒有說錯吧?」

東方修哲似笑非笑,眸子里閃爍著讓人無法理解的光芒。

鳳王鷹先是一愣,然後回憶了一下:當年,共有五個人想要制它於死地,不過在戰鬥中,確實被它解決掉了一個。

鳳王鷹還記得,當時的另外四個人類,非常氣憤,他們將那位死掉的同伴就地掩埋了。

點點頭,鳳王鷹說道:「是有這麼回事!」

「嘿嘿!」

東方修哲嘴角的笑容更加明顯了,停頓了片刻之後,他又問道:「那個人類的身上,是不是帶有好東西,我是說,有沒有類似的這樣東西?」

說完,揚了揚指上的納戒!

「時間太久遠了,我也不太清楚了!」鳳王鷹努力回憶了一下,然後有些歉意地說著。

此時的它,很不解地盯著面前這位小主人,雖然心中大體上已經猜出了小主人的心思,可是他想不明白,如此牛**厲害的小主人,為什麼會打一個死去數千年的死人主意?

難道小主人很窮么?

眼神有些怪異地打量了東方修哲幾眼,鳳王鷹發現,它這個小主人還真不像是多麼富有的人。

一身的衣服雖然看起來挺飄逸的,但卻是最普通的絲線編織而成,沒有一點防禦力不說,應該也值不了多少錢。

不過它不知道的是,越是死人的東西,往往對東方修哲的吸引力越大。

誰也不知道,數千年前的人類,都擁有著什麼好東西?

正是這種未知數,才更加吸引著東方修哲。

「記不清了沒關係,我會找出來的!」

說完,東方修哲伸了個懶腰。

戰鬥雖然結束了,不過四周的火焰,還在燃燒著。

放眼看去,除了那數百根「落鷹柱」安然無恙外,其他的任何地方,都是一片狼藉。

此時的貝蒂和葉秋寒兩人,見到一隻強大的異獸,被少年收服,心裡是既震驚,又羨慕。

能夠擁有一隻「異獸」作為寵獸,無論放在哪個地方,都絕對非常拉風。

「戰鬥總算結束了!」葉秋寒一臉地感嘆,整個人就像是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是啊,終於結束了!」貝蒂只感覺渾身乏累,體內的魔力也已經所剩不多了。

兩人開始商量起,學院善後的事情來。

雖然異獸被少年及時制服,可是對於「震羽魔武學院」來說,依舊是損失嚴重。

其中最大的損失就是,現任院長與副院長在戰鬥中身亡,數位主任也不幸遇難。

就在兩人說話間,輕輕的腳步聲響起,讓兩人都是一愣。

抬頭看去,只見那位少年走了過來,肩膀處停著那隻異獸。

一瞬間,兩人的神經都緊崩了起來。

「飯後活動了一下之後,還真是舒服啊!」

寒門相師 ,喃喃自語道。

「這位小友,這一次真是多虧了你,不然的話……」

葉秋寒趕忙迎上去,不過後面的話,沒有敢說下去,因為他見到那隻異獸正用一雙眼睛瞪視著他。

「不知道是不是我聽錯了,我怎麼好像記得某人說過,只要我能收服這隻『異獸』,就甘願做馬前卒?」

平淡的一句話,卻是讓葉秋寒的一張臉,立時變得慘白起來,冷汗更是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

這句話可是他說的,因為當時情況緊急,為了能夠讓少年出手,他才會那樣說。

現在少年突然提起來,是什麼意思?

「是……是老夫說的!」


彎著腰,低著頭,葉秋寒可不敢不認賬。

要知道,眼前這位少年,連那隻強大的異獸都可以整得死去活來,更何況他這個小小的人類了。

「哦,是你說的啊!」


東方修哲目光投向葉秋寒,頓時令後者感到壓力山大。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東方修哲再次問道,那雙視線,竟是變得愈發犀利了。

我在洪荒做美食

咽了一口唾沫,在經過內心的一番掙扎之後,葉秋寒呼吸有些急促地道:「自……自然是認真的!」

這句話一出口,旁邊的貝帝當場都被嚇了一跳。

更是用異樣的眼神,盯著神情局促的葉秋寒。

葉家的葉老爺子,要成為別人的馬前卒?

我的老天,我沒有聽錯吧,這是一件多麼讓人震驚的事!

如果這個消息傳揚出去,估計會讓很多人瘋了不可!

葉秋寒在整個葉家的地位,絕對是舉足輕重,而且在整個「風鳥帝國」,更是被視為頂樑柱,這樣的一個人物,竟然要投靠一個少年?

豈不是說,整個葉家,也在某個意義上,成為了這位少年的囊中物?

因為太過激動,貝蒂的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她想張口勸阻,卻是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你這個人,實力還算湊合,既然你有如此誠意,好吧,我就收下你了!」

隨著東方修哲的話落,一旁的貝蒂差點暈過去。

「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啊,葉老爺子要成為他的馬前卒,不欣喜若狂也就罷了,竟然還擺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我的老天,怎麼會有這麼逆天的傢伙?」

「喂,老傢伙,不要這麼苦著臉,小主能夠收下你,那是你的福氣,難道你認為你比我強?」

肩膀上的鳳王鷹,有些不屑地道。

「不敢!」

葉秋寒這還是第一次如此低三下四。

「看在前輩的份上,我提醒你,能夠被小主收下,是你三生修來的福氣,以後你就會明白了。」鳳王鷹有些自豪地說道。

貝蒂直接看傻了眼,內心十分震撼,眼前這隻異獸,先前還是將人類恨之入骨,可是,才多大會兒工夫,竟然被這個少年收拾得服服帖帖。

可怕,這個少年實在是太可怕了!

隨著契約的又一次完成,葉秋寒成為了東方修哲的僕人。

他也和鳳王鷹一樣,在了解了東方修哲的真正實力后,被嚇得不輕,差點當場膜拜。

「喂,那邊的那個大**女人。」鳳王鷹突然將視線投向還在愣神中的貝蒂,聲音略帶玩味地道,「你願不願意也跟隨小主,要是能夠為小主生個一男半女,保准你以後吃香的,喝辣的!」

它現在已經放棄了先前的成見,只要是能夠有利於自己這個小主,它都願意去做。

「啥?」

貝蒂張大了嘴巴,先是一愣,然後便是滿臉通紅。

不是害羞,而是被氣得。

本想要頂撞兩句,可是,對方是異獸,她惹不起。

而面前的少年,更是比異獸還異獸,所以就算再生氣,她也只能幹受著。

「自己這算是被調戲么?」貝蒂心中如此想著。

見對方流露出來的神情,鳳王鷹便明白了對方的回答。

「哎~可惜了這麼大的**!」鳳王鷹一副很惋惜的樣子。

它可是聽說過,大**的女人最能生孩子了。

「小鳳,你給我閉嘴!」就在這時,東方修哲突然開口。

小鳳,是他給「鳳王鷹」起的名字。

不理女人的尷尬表情,東方修哲轉頭看向葉秋寒,道:「看在你是主動投靠我的份上,這個『見面禮』是不能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