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講。”風池清遠品一口茶,道,“只要小弟知道的,定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不至於,若是涉及了不方便透露的消息,大可不說。”華炎道。

風池清遠也不再客氣,沒有多說。

華炎道:“你我交情不深,爲何給予我風池府的符牌?據我所知這符牌可不簡單,代表的地位也不低。”

“小弟向來喜歡結交八方朋友,見華兄氣度非凡,定然非池中之物,所以有了結交之意。”風池清遠答道。

“身爲洪都城城主的直系子孫,本應當位高權重,享盡榮華富貴,但據我所觀,貌似風池兄弟身邊連個隨從都沒有,未免太寒酸了吧?”華炎問道。

風池清遠搖搖頭,苦笑道:“一來我風池家族直系子弟中年輕一輩子孫衆多,小弟我在這當中其實並不受寵,所以沒有什麼實權。二來小弟也逍遙慣了,隨性所至,哪裏需要什麼隨從。”

華炎看着風池清遠,半天沒說話,他也鬧不清楚風池清遠這番話到底是真是假,不過倒是很有邏輯,並非完全不可信。

這時只聽華炎問道:“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倒是有些唐突了。”

“無妨,我聽華兄所問,並無唐突。”風池清遠笑道。

“那個,最後一個問題,你們家族之人都是鬼魂,是如何產生的後代?”


“噗……”風池清遠當場將口中的茶水給噴了出去。

…………………………

華炎和風池清遠並肩回到了翔龍客棧,不過到門口的時候風池清遠卻是告辭了。

“今天我就不住在這裏了。”風池清遠笑道,“家族在這明海城還有事情要我處理,我以後就要住在風池府了,如果華兄不棄,大可以來找我。”

“那好,有時間我定會上門拜訪。”華炎道。

風池清遠點點頭,而後就是離開了。

華炎穿過大堂,正準備回後院,卻見那掌櫃的慌忙迎了過來,恭敬道:“這位大人,先前有所不知,還望大人大人有大量,原諒小的。”

“……”華炎發矇不解。

卻見那掌櫃的慌忙悄悄往華炎衣袖中塞了一些泉液瓶,像是在賄賂華炎一樣。

“殿福,還不趕快把風池公子騰出來的房間給收拾一下,讓大人搬進去。”掌櫃的衝身後的店小二喊道。

那店小二當即快步走來,給華炎帶路,朝着後院走去。

華炎一臉詫異的跟着殿福走了過去,而後就是被安排住進了先前風池清遠居住的正屋,臨走的時候,那殿福也是惶恐的將之前華炎給他的五十兩泉液恭敬的放到了桌子上。

“小子有眼無珠,收了大人的東西實在是罪該萬死,希望大人不要怪罪。”殿福惶恐的說道。


華炎聽到這看到這也是終於想明白了,想來是自己恢復了人類的身份,讓這掌櫃的有些吃驚,怕是某個有背景的大人物入住了他的客棧,所以才這麼巴結華炎。

“給你的就收着!”華炎想通了來龍去脈,因而故作嚴肅道。

殿福嚇得直接跪伏在地上,顯然是以爲華炎生氣了。

“退下吧。”華炎冷淡的說道。

“是!”殿福站起來的時候小腿肚子都在打晃,不過就在他即將要走出房間的時候,卻又聽華炎悶哼一聲,嚇得他又立刻跪了下來。

華炎衝他使個眼色,道:“給你的,就拿走。”

殿福顫顫巍巍的站起來,鼓足勇氣纔將那泉液玉瓶收起來,見華炎沒有要爲難他的意思,頓時歡天喜地的跪下給華炎磕了個頭跑出去了。

沒多久,風神和孤雲回來了。

由於華炎的房門關着,所以這兩人並不知道華炎回來了。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風神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敲了敲華炎之前的房門,朗聲道:“華兄,可否出來一見?”

華炎此刻正坐在正屋,聽到風神喊他,正要出門,誰知那風神竟直接推門而入,進了他之前的房間。


片刻之後風神又走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有意思。”華炎微微一笑,強大的靈識四散開來,風神房間裏的一切頓時都被他看在眼裏。

卻見孤雲盤膝坐在牀邊,身旁還放着一瓶打開的泉液,顯然是剛剛吸收了一瓶泉液用來提升魂力。

風神回到房間,對孤雲說道:“那華炎不在。”

“風池清遠呢?”孤雲問道。

“剛纔我見到他迴風池府了,回來的時候問過掌櫃的,風池清遠已經退房了。”風神道,“現在院子裏就我們倆了。”

孤雲跳下牀,鄭重道:“兄長,現在可以把昊大人交代我們的事情告訴我了吧?”

華炎似笑非笑的用靈識看着這一幕,沒想到居然還能偷聽到一個大祕密,看來風池家族跟這昊大人之間有點小貓膩。

根據華炎掌握的情報,這昊大人應該就是複姓軒轅,是洪都鬼城僅次於城主一脈的大勢力。而且他這次出去也並非一無所獲。

在一個攤位上華炎找到了一本楚山風雲錄,上面詳細介紹了楚山的各大勢力,雖然價值在一百泉液,但是華炎覺得很值,因爲上面有不少有用的信息。

洪都鬼城雖然以風池城主一脈爲尊,但也有不少實力能夠跟他平起平坐,就比如這軒轅氏。

軒轅氏一族都是人類,是自鬼界誕生之初就存在的“土著”,他們世代繁衍下來,已經適應了鬼界的環境,而且據說軒轅氏掌握着不少幽冥鬼界的大祕密,連鬼界那些大能者都不敢擅動他們。

軒轅氏一族遍佈鬼界各地,九山十八川都有軒轅氏族的勢力,傳言軒轅氏的幾位老祖宗早已超脫了生死,跨入了仙域領域。

當然,這些都是傳言,但也足以看出軒轅氏在鬼界的地位。

人族是自鬼界誕生之時就存在的“土著”,所以人類在鬼界也有着超然的地位,無論是誰看到人類都必須小心點,說不得此人就是某個大勢力的子弟。

如今軒轅昊的兩個侍衛隻身來到明海城,而洪都鬼城的城主後人風池清遠更是親自趕來,剛巧住在這兩個侍衛身邊,未免也太巧合了,必然是有些蹊蹺。

聽到這兩個侍衛的話後,華炎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想法,看來風池氏跟軒轅氏之間肯定是有些不可告人的祕密。

“你可知道前段時間我洪都鬼城爲何會出現那麼多大人物?”風神的聲音再次傳來,華炎將思緒拉回來,繼續關注這兩人的對話。

孤雲道:“兄長你是說前段時間那件事?”

“不錯。”風神壓低聲音道,“根據昊大人的情報,在距離明海城三千里處的羣魔窟出現了一個仙府,據說是上古大能遺留下的府邸。”

“真的假的?”孤雲驚訝道。

華炎也是一愣,在鬼界還有仙府?上古大能?看來這鬼界還真是不簡單,也不知道混沌魔尊當年有沒有來過鬼界,不過保守估計他肯定也來過。

“自然是真的。”風神繼續道,“現在城主一脈也知道了這個消息,只是沒有昊大人的情報詳細,所以纔派遣了風池清遠親自來查看。” 孤雲聽完風神的話,很是不解:“不是說風池清遠很不受現任城主風池月耀的寵信嗎,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處理?”


風神解釋道:“風池清遠雖然不受寵信,但是他老爹很得城主風池月耀的賞識,這次機會也是他老爹給他爭取來的機會。”

“而且這風池清遠非常善於隱忍,平日裏也是極其重視自身修養,身邊有不少推心置腹的好友,遠比其餘的年輕一輩有能力。”風神說道,“這次把任務教給他,一方面是對他的考驗,一方面也是看中了他的實力。”

孤雲嘿嘿一笑:“如今昊大人已經把風池清遠的底細都摸透了,他怎麼還能有希望打聽到什麼消息?”

風神搖搖頭:“這你就小瞧那風池清遠了,你沒看他正大光明的住在我們旁邊嗎?此人心機很深,絕非易與之輩,你等着瞧吧。”

“好吧,既然兄長都這麼稱讚那風池清遠,我就拭目以待吧。不過那我們這次來是做什麼?”孤雲問道,“論實力兄長你足夠資格,但是我……”

“這次仙府的發現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但是很少有人能闖進去,你我二人來只是爲軒轅少爺鋪路。不需要你我去闖。”風神解釋道。

孤雲一呆:“你是說軒轅少爺也要去闖仙府,尋仙緣?”

風神點點頭:“我這次就是帶來了昊大人的指示給少爺,只是沒想到昊大人居然親自來了。”

接下來風神又給孤雲提醒了一下接下來要注意的事項,就像是在指點自己不懂事的弟弟一樣,而孤雲也是認真的傾聽,顯然在這些方面他很信任自己的這位兄長。

華炎沒有心思繼續聽,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那仙府上。

“仙府?仙緣?”華炎點點頭,暗道,“說不定是外界的修仙者無意間闖入到鬼界留下的。”

華炎自從和輪迴王失散後,就不再怎麼關注尋找長生物質,因爲以他的資質,修煉到仙境根本不是問題,而且他的終極目標不僅僅是成仙,還爲了收服這小天道。

他現在所要考慮的是如何離開鬼界回到地球,本來他大可以通過輪迴轉世重生,但是自從進洪都鬼城時看到那鴻蒙至寶以後華炎就打怯了。

六道輪迴能洗盡鉛華,讓靈魂轉世重生,但那可是自天地初開就誕生的寶物,如果華炎真的選擇通過那條路回人間界,只怕他也就因此而真正轉世了,到時候轉世重生重頭開始是小事,如果失去了記憶可就不那麼好玩了。

所以華炎必須找到其他的方法回到人間界。

而風神所說的那個仙府確實是個不錯的機會,說不定裏面就有離開鬼界的方法,現如今華炎沒有其他的途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閒着也是閒着。

同樣華炎也不會自信到在鬼界他就天下無敵了,據他所知,許多傳承億萬年的氏族都有老祖宗坐鎮,而且輪迴王也說過,鬼界有長生物質,估計那些類似軒轅氏這樣的家族裏肯定有不死之人。

可想而知那些活了無盡歲月的老傢伙的實力會有多恐怖,即便沒有成仙,這麼多年的積累也足夠嚇死人的了。

見風神開始叮囑孤雲接下來要注意的事情,華炎就收回了靈識,靜靜的盤膝坐在了那裏,開始思考如何進入那仙府尋找機緣。

根據風神所說,似乎這仙府的位置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而且軒轅氏貌似對這仙府也有一定的瞭解,否則風池氏也不會派風池清遠來打探情報了。

如果華炎通過加入軒轅氏來進入仙府,只怕可能性很低。先不說軒轅氏是否會同意招收華炎,就算進入了仙府,只怕也不會有多少寶貝可以供華炎挑選。

軒轅氏既然已經知道了仙府的位置以及相應的情報,想來已經是準備充足,只等時間到了就去闖仙府了,怎麼會在半途允許華炎的加入?

所以華炎只能把注意力轉到風池清遠身上。

風池清遠這次奉命來調查鬼域仙府的事情,必然已經傾盡全力,華炎這個時候加入,以他的實力只要稍加展示想來就可以吸引住風池清遠的眼球。

另一方面,風池清遠現在只怕還不清楚仙府的位置,或者還不清楚仙府內部的情況,所以風池清遠需要幫助,而華炎在這個時候加入,無異於雪中送炭。

錦上添花雖好,但雪中送炭尤爲可貴。

想通了此節,華炎再不猶豫,徑直出了房間,朝着風池府而去。

沒有讓風神二人發現,華炎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客棧,稍加詢問就是找到了風池府。

風池氏雖然是洪都鬼城的一方霸主,但是氏族畢竟很大,所以除了老巢安居洪都外,其餘一些子輩們則在其他各地也是開枝散葉,而這明海古城就是有風池氏的一處分支。

“來者何人?”門口的兩個守門魂衛高聲喝道。

華炎二話不說直接掏出了風池清遠給他的符牌:“我有事找你家公子風池清遠。”

這兩個守門者一看到那符牌頓時恭敬下來,先前那股凌厲氣勢也是瞬間消失不見,只聽一魂衛忙道:“您稍等,我馬上稟報。”說完就是快步走了進去。

剩下的那個魂衛則仍舊堅守崗位,不過沒有了先前的氣勢,但對普通人依舊是冷眼以待。

不一會兒風池清遠就是親自迎了出來,人未到就是聽到他的笑聲:“哈哈哈哈,華兄,沒想到這麼快你就來了,有失遠迎,快來。”

風池清遠換上了一身華服,鄭重的邀請華炎進入府中。

“我這次來找你,有要事要跟你相商。”華炎坐在客廳內說道。

風池清遠坐在上首,看看四周的女僕,笑道:“無妨,華兄有話大可直說。”

“是關於仙府的。”華炎淡淡一笑,抿一口香茶不再多說。

而聽到仙府二字,風池清遠頓時色變,只見他揮揮手,示意那些女僕退下,而後又是邀請華炎來到了**一間密室洽談。

“不知華兄從何處得知仙府的消息?”風池清遠鄭重道,本來他還沒把華炎所說的重要事看在眼裏,但是誰料華炎所說的要事竟然就是他這次出來辦的大事,自然要慎重對待。

華炎笑道:“可還記得那翔龍客棧?”

風池清遠也是聰明人,一點就透,隨即問道:“原來如此,不知華兄此來有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