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媽!你~你老了!見著自己母親的秀髮從漂亮的紫色逐漸的變成了淡紫色的。洛聽雪心疼的說道。

是不是思念女兒我了?還是其他的事情?

雪兒。兩個都有。哎族人里出了叛亂者,我消耗了巨大的靈力來和叛亂者決戰但是,這個叛亂者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擁有了我都無法抗拒的力量。無奈我只能是將族人從聖地里遷移出去,以防他們將族人的神器盜走。

那紫凝媽媽呢?她應該會幫助我們吧!

的確,紫凝她的確是幫助我們不少,聖地里的駐軍都是雲宮家的。

您~的頭髮是怎麼回事?不要緊吧?

呵呵不要緊的,只是靈力消耗的過多,我已經出現了反噬的癥狀,看來我命不久矣!

風語的語氣里絕望的意思洛聽雪是聽出來了。

老媽!那個叛徒~他在那裡!我要殺了他!

他依舊還在雲宮世界里,只是他在聚集著實力,自從上次雲宮家出手相助之後,這個傢伙元氣大傷。躲在一個地方就連我也不知道,雲宮家的雲宮天眼也無法知曉這個傢伙還有他的駐軍的位置。

老媽,你不要悲觀,我回來了,就是他們的末日!我來治癒老媽的傷勢吧!還好我的修為已經是夠了,只需要幾天的時間老媽就能恢復如初。

難道你要犧牲自己的靈力來幫助我?雪兒這個絕對是不可取的。

不是的老媽~你還不知道吧?

不知道什麼?

我有秘寶能讓您的身體恢復如初的。

真的嗎?

而且都不用損耗自己的靈力而直接讓老媽你恢復的。

那老爸在不在?

他~現在正在和修羅哥一起下棋著呢,現在的雲宮家還有洛家都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的最強的兩個家族,就連我們精靈族因為這兩個家族全數的族人得以倖存。

現在我就帶著你回一趟咱家吧!

來人!

在!

開啟傳送陣,直接到達葯魂大陸。

是!

洛家的大本營,雲宮修羅還有洛驚濤還有很多的精靈族族人都在圍觀著洛驚濤和雲宮修羅之間的曠世大戰。

老羅,你這個是什麼打法啊!完全的不照常理出牌。

喂!你的還不是。你看看你的布陣簡直就是要將我的大軍給吞噬一樣的樣子啊!你這個傢伙是不是太陰損了,還有我不照常理出牌。我能勝利了?

老爸!你的套路漏洞百出,怪不得爸的棋藝一直能勝了。

奇異的夢幻世界

聽雪!見到洛聽雪的身影,兩個人同時驚呼出聲音,尤其是洛驚濤。愛女心切的他第一時間的就將洛聽雪抱在自己的懷裡,不敢置信的看這自己的女兒。

老爸!我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放我下來。

孩子他爸!你想要擠死我們的聽雪啊!河東獅吼一樣的嬌喝聲在洛驚濤的身後響起。

爸!你們還好嗎?我聽老媽說咱家遭難了,這個事情是怎麼一回事?

的確是,不過都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語兒的身子一直就被那樣的一種邪惡的力量不斷的吞噬著靈力現在能夠撐到現在,多虧了慕容傷前輩的丹藥還有李耳大師的丹王領域。

爸,雲宮天眼找到這個傢伙了嗎?

還沒有,只是我們一直都能感覺到這個傢伙一直在暗中窺探著我們的行動,峰叔還有筱雅前輩都在雲宮世界里用自己的靈域鎮壓著雲宮世界的空間,界海都已經被封閉了。準備關門打狗。

雪兒,你回來的正是時候,你回來了,我們也就可以直接利用你的靈力尋找到這個隱患並且將其排除掉。

那,在這之前我想要將老媽的身體恢復恢復,這樣我們就有了一重的勝算,還有~我的境界已經和葯姨還有峰叔的境界一樣,都已經是葯器靈尊,我看看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物敢在我家裡動手動腳的。


你已經是葯器靈尊?所有的人都驚訝的說道。

老爸,我已經是葯器靈尊,還有我有一種能治癒老媽的神秘力量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

那~這些被你定住的人他們是一個什麼情況。

呵呵~神紋!我用了神紋,他們已經被我用時間的法道力量禁錮住而且他們還活著,對了皓天哥哥他的境界已經是葯器幻尊,在逍遙城裡他得到一個尊號,叫做地獄畫師。

什麼!皓天那個小子!等他回來我一定好好的嚴刑伺候這個小子。嚇死他老爸我啊!雲宮修羅極度的不淡定當即跳了起來。

爸!現在的你,不一定是皓天哥哥的對手哦!洛聽雪嬌笑著溫馨提示道。

此話怎講?(未完待續。。)

ps:ps:今天的兩更五千字送上,求推薦票,還有點擊以及收藏。 朱清宇率先突入,手電光裏,只見兩頭灰色的藏獒猛撲上來,若不是被粗大的鐵鏈拴在了兩根鐵樁上,朱清宇等人必定受傷。

朱清宇等人撇開藏獒,首先在頂層的露天花臺搜索,但是除了花池裏的三棵枝繁葉茂的桂花樹和兩籠正在掛果的葡萄外,並不見一個人影。

緊接着,朱清宇迅速移向應龍勞務服務公司辦公房過道。

過道上每隔數米就有一顆小小的頂燈,昏暗的燈光下,一間間房門緊鎖,沒有一點聲息,只聽見彼此的呼吸聲。


正當朱清宇打算開門的時候,突然聽見後面一聲驚叫,朱清宇轉身一看,保安隊員小羅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牽引,身體已飛出門外。

朱清宇大吃一驚,急忙飛奔而出來到花臺,只見一個黑影閃過,小羅被那團黑影緊裹着,發出咕嚕之聲。

朱清宇打開電擊棒強光,才發現小羅被一名黑衣人劫持,其喉部被一條鋼繩緊緊勒住,臉色已變得紫紅。

“請你放開小羅,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朱清宇大聲訴道。

黑衣人放肆地大笑兩聲,突然變色道:“你還沒有資格來威脅我,要怪就怪你們強行進入,不請自來!”

兩條藏獒四爪刨地,呲牙咧嘴,兇狠得似乎要將朱清宇一行人撕碎。

朱清宇冷笑一聲,向前移動兩步,距對方只有兩米遠。


“再上前就別怪老夫手恨了!”黑衣人說罷,稍一用力,小羅立刻呼吸困促,痛苦異常。

朱清宇本想運掌發力,但是又怕誤傷小羅,於是強壓怒火說道:“既然你稱老夫,可見你已有一把年紀了,在江湖上也算前輩。那我告訴你吧,我們今晚是在找一個人,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因此請你不要阻攔。”朱清宇邊說邊上前跨了一步,眼光緊盯着黑衣人。

“你們找什麼人我不管,但是你們未經准許強行進入,我是這裏的保安就得管!”黑衣人振振有詞的說。

保安?這樣的身手只是個保安?有沒有搞錯啊!

但是他既然說是保安,想必就是郭應龍請來看家護院的民間高手吧。朱清宇此時覺得,毒蛇這夥人還真不那麼簡單。

“前輩,請你放開他,我們走人。”朱清宇覺得趙國柱不會在這裏,與黑衣人糾緾沒有什麼意義。

“你當我這裏是菜市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麼?”黑衣人哼了一聲,冷冷地說道:“他留下,你們走。”

朱清宇聽罷氣衝腦門,拳頭吱吱作響。李正風等人舉起盾牌,做好了迎戰準備。

“想動武是吧,我只要用力,手裏的人馬上完蛋。”黑衣人平靜地說。

朱清宇慢慢放開了拳頭,用眼睛的餘光示意李正風等人向門口移動,並用嘴嚕了嚕兩頭還在發怒的藏獒。

“那好,小羅你留下,我們走了。”朱清宇收了盾牌和電擊棒,向通道門口走去。

朱清宇走了幾步,突然側身,向旁邊的藏獒發起了攻擊,藏獒敏捷地躍起三盡高,向朱清宇猛撲下來。朱清宇左手舉起盾牌,右手用電擊棒一杵,藏獒就痛苦地哀叫一聲,墜落於地。

李正風等人則用電擊棒將另一頭藏獒制服。

這突然的舉動,使得黑衣人放開了小羅,嘶叫着跑過來,突地一下飛身躍起,一招雙飛腿直取李正風。

李正風明顯地感到一股淒厲的強風撲面而來,他急忙用盾牌向前一擋,盾牌有機玻璃竟然被踢碎,而李正風倒退了好幾步!

朱清宇歁身上前,飛起一腳,踢向黑衣人的胸部。

黑衣人右手一擺,一條鋼索“啪”地一聲,將朱清宇的右腿緾住。

朱清宇心道不好,心想今天是遇上高手了,立即運氣於右腿下沉,黑衣人本想拉動鋼索將朱清宇掀翻,但因用力過猛,鋼索竟從手中脫落。

李正風等人見狀,呼啦啦一下圍了上來。黑衣人雙從腰間扯出另一條鋼索,“呼”地一抖,“啪啪”將李正風等人手裏的電擊棒全部打落在地。

朱清宇本想起動仙功,但他覺得對手是一位老人,而且也是一位保安,便打了想法。他放下盾牌和電擊棒,從背後唰地抽出一條摺疊式甩棍,棍子伸直了有一米八長,他揮舞着上前迎戰黑衣人。

黑衣人毫不畏懼,舞動鋼索相迎,兩人你來我往,酣戰在一起。而李正風幾名保安則不敢上前,只有當看客了。

行內知道,鋼繩作爲兵器,十分的可怕。因爲鋼繩不是痳繩,繩子堅韌、光滑而沉重,一是不會緾住打結,二是殺傷力強,一般的兵器在鋼繩面前就是一個破窯罐。

但是玩鋼繩的人必須是內力深厚者,否則就不會得心應手,也不具有殺傷力。

而朱清宇用甩棍對付鋼繩,算是針尖對麥芒,真還找對了。

朱清宇將一條甩棍舞動得密不透風,黑衣人的鋼繩難以身。他深得攻擊方略,專攻黑衣人的下三路,黑衣人猝不及防,腳杆上連中兩棍。

黑衣人吃了虧,丟掉鋼繩,從腰間“嗖”地抽出兩把明晃晃的尖頭彎曲的大刀,左擋右劈,欺身上前。大刀與甩棍“咯咯咯”相碰,朱清宇明顯地感覺到甩棍被大刀一塊塊地削掉。

朱清宇心想,那是什麼刀啊,難道粱山好漢楊志的那把“殺人不見血、風吹毛得過”的寶刀重顯於世了嗎。

照這樣打下去,朱清宇連兵器都會被吃掉。情急之中的朱清宇丟掉甩棍,赤手空拳大戰黑衣人。他快速移動腳步,在黑衣人周圍飛速跑動,在場的人只見他的影子,不見身形,黑衣人的雙刀竟然刀刀落空。

朱清宇伺機出擊,黑衣人連中兩掌,黑衣人受到重擊,手捂胸口咳嗽不止。

朱清宇停止了動作,躬身上前說道:“前輩功夫了得,朱清宇我十分欽佩!”


黑衣人咳嗽了一聲說道:“年輕人,我銅臂鐵索無影刀在江湖上縱橫幾十年,還從未見過你如此身手,也從未遇見過對手。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說罷又是一陣咳嗽。


“銅臂鐵索無影刀”?那可是傳說中大名鼎鼎的人物,是邊城無影幫的第三任幫主,後來聽說被人陷害,至今下落不明。

“你就是當年無影幫的老幫主楊幫主吧?”朱清宇問。

黑衣人馬上改口說道:“我不是楊幫主,我是他的弟子。”

“哦,我今得罪您老人家了,請您不要見怪,前輩您沒事吧?”朱清宇關心地問,他清楚剛纔情急之中出手重了點,幸虧對方功力深厚,否則必然重傷倒地。

“我可能受了點輕傷,不礙事,我調息幾日就好了。只是我的藏獒,我的藏獒啊!”黑衣突然起身,一下撲在了仍處於昏迷中的藏獒身上。

黑衣人的舉動,讓朱清宇不得其解。難道這個畜牲比人的性命還值錢嗎?

“現在城裏不準養狗,藏獒更不能養,打死算了。”李正風狠狠地說道。

“你?!”黑衣人扯下面罩,眼露兇光。

這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者,頭髮花白,臉上有不少皺紋,個子不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他的手上竟然穿着銅皮護套,難怪朱清宇的甩棍打在他的手上他都能直接抵擋。

“前輩您的藏獒只是一時昏迷,不會有事。” 朱清宇勸慰道,他終於明白,這兩條藏獒是郭應龍的看家狗,至少兩三萬塊一條,如果藏獒真的死了,這個老者可是真的賠大了。

正說着,只見兩條藏獒的眼睛幾眨眨,似從夢中醒來一樣站了起來。只是此時的藏獒溫順了許多,見了朱清宇等人畏懼地扭過頭,嘴裏嗚咽了幾聲。

黑衣人長長地噓了一口氣,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行了,你們可以走了。”黑衣人從地上拾起兩把大刀,背轉身下了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