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想拿自己士兵的生命開玩笑哦……」耶羅說完后.抬起頭.仰望著星空.

米諾斯沉默不語了.他也知道.對方十分厲害.在城牆上.他被困住后.想要使出全力一搏之際.便被耶羅救下.但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翼龍部隊.傷亡慘重.他十分的氣惱.

就在這時.夜空中.十多隻翼龍緩緩的落在了營地里.一名穿著淡紫色法師袍的魔法師率先走了出來.

來人看起來四十多歲.額頭上.紋著一個黑色的怪異圓形魔法符號.肩上挎著一個黑色的皮包.皮包的大小看起來僅夠裝一本書.

來人的身後跟著十多名拿著紅藍綠魔晶杖的魔法師.耶羅和米諾斯已經快步的走了過來.

「薩圖恩議長.歡迎你來到第四軍團.」耶羅一臉笑容的說道.

米諾斯則是心中一驚.隨後他開口說道.

「沒想到帝國竟然會派你來.失落的魔導書.也一併帶來了嗎.」米諾斯說著.瞟了一眼薩圖恩的挎包.

薩圖恩點了點頭.只是陰沉的說了一句.

「我們在木材之城.還有重要的事情.快點說下情況吧.趕快攻破了魯克公國的防線.我還得回去.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

「小鬼們.動作快點.注意不要弄錯了.」漢尼斯站在城牆外.看著正在忙碌的學生們.

漢尼斯以前就簡單的教過學生們.魔法陷阱.此時學生們.正在忙著布置簡單的魔法陷阱.雖然威力很小.但只要有多又密.至少在敵人攻過來的時候.可以對他們造成一定的威脅.

一些士兵們.也在忙著.設置障礙.一塊塊石頭.被士兵們.隨意的擺放在了城牆外.以及一些燒焦的木頭.為的便是阻止攻城塔樓的行進路線.


歌德站在其中.指揮著士兵.他的目光.一刻都沒有離開過西面的道路.現在最為讓他擔心的便是.敵人後續的攻城器械.第一次的攻城.敵人似乎並沒有帶遠程投擲武器過來.

一旦敵人有了遠程投擲武器.會給他們帶來不小的麻煩.這是目前歌德最為擔心的.

吉克獨自一人.站在一座山頂上.他不斷的看著遠處.隱約可以看得見燈火的第五軍團臨時駐地.他的任務是在學生和士兵們.設置魔法陷阱和障礙物的時候.放哨.

山頂上.寒意逼人.吉克坐在雪層上.不斷的四下觀察著.而敵人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動靜.連天空里.都不見翼龍的影子.

但吉克能感覺到.敵人更加猛烈的攻勢.即將來臨.而此時.吉克想到的是這兩天以來.都毫無戰事的南部防線.瑞和和阿妮那邊的情況.

越想.吉克的心中.越發的擔心.

「希望阿妮他們平安無事吧……」

南部防線的城牆上.瑞克還在不斷的巡邏了.夜已經深了.看著眼前已經設置好障礙.被月光照的一片慘白.僅有三十多米寬的城外.

今晚瑞克無心睡眠.心中有些亂.他不知道是怎麼了.索性就起來.來到城牆上.瑞克很小心的走著.路過一些已經睡下的士兵.輕輕的拉起已經被掀開的毯子.蓋回他們身上.

「瑞克大人.你還是快點休息吧.敵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襲.」一名大隊長.看到瑞克后.說道.

瑞克笑了笑.搖了搖頭.

「我睡不著呢.你去休息吧.我再看一會.」瑞克說著.然而.突然間.他的心中一驚.頓時間.瑞克拔出了腰間的長短雙劍.一步跨上了城牆邊緣.士兵射箭的地方.

頓時間.瑞克的雙劍上.黑色的勁氣附著了上去.眼前一個火紅色的大型火球.劃了過來.

「喝」瑞克大喝一聲.劈開了魔法火球.頓時間.火光四起.

「敵襲……」那名大隊長馬上喊叫了起來.頓時間.很多還在睡夢中的士兵們.都驚醒了.

一陣又一陣高亢的「敵襲」聲響起.

霎時間.整個密斯鎮南部里.亮起了陣陣魔晶燈的光芒.

瑞克不斷的看著.眼前.三十多米寬的道路上.二百米開外.黑壓壓的敵人.已經頂著方盾.緩步的靠了過來.在敵人中間.三台攻城塔樓.正在前進著.

「所有人.拿起武器.準備投石.」瑞克呼喊了起來.

一排排驚醒了的士兵.拿著弓箭.站到了城牆邊.身後的十多台投石機邊.已經圍滿了士兵.

瑞克看著眼前襲來的敵人.他們看起來也不笨.在一百七八十米開外的地方.緩步的停住了.並沒有馬上攻過來.

這時.幾名魔法師.站到了城樓上.紛紛對著天空.發出了一枚枚火球.

因為已經收到了其他兩處防線的報告.敵人使用幻覺魔法.搭載著一定數量的魔法師.從空中施展魔法.對他們實施魔法打擊.而破除幻覺魔法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直接使用魔法.來打破.

實業帝國 .有兩名高級魔法師.他們不斷的感知著天空中.是否有魔力的波動.但過了良久.都沒有發現異常.

瑞克目不轉睛的盯著遠處的敵人.此時.特瑞克和阿妮都走上了城牆.

阿妮不斷的整理著自己凌亂的發梢.剛聽到敵襲她就醒了.而後便顧不得什麼.趕到了城牆上.

「情況怎麼樣了.」阿妮問道.隨後她看了看眼前敵人.

「不知道呢.敵人到底想要幹什麼.」瑞克說著.警覺的觀察者敵人的動向.

就在這時.夜空中.一發發黑漆漆的東西.從附近的山巒上.朝著城牆投擲了過來.

所有人都警覺著看著投擲過來的東西.幾名魔法師.頓時開始了施法.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城牆上.立起了一面面冰牆.

然而.這些東西的高度卻很輕易的越過了冰牆.砸向了城牆後方.

隨著「砰砰」聲響起.城牆後面.頓時間一片火海.慘叫聲四起. 夜晚.吉克坐在酒館里.靜靜的喝著酒.歌德坐在他的對面.今天已經把泰格斯押回了珠寶之城.

對於這樣的做法.吉克內心裡卻十分的厭煩.歌德笑了笑.說道.

「吉克.放心吧.明天就有結果了.我已經讓人放出了風聲.說我們今晚要偷襲敵人的營地.」

吉克點了點頭.隨後他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走出了酒館.背上冒出了陣陣魂之力.隨後幻化成了翅膀的形態.微微一扇.緩緩的浮了上去.

「吉克.你去好好用雙眼確認敵人的動向吧.如果他們有所動作.至少可以肯定.泰格斯不在的時候.我們的軍事部署.也會傳過去敵人那邊.」

吉克點了點頭后.頓時間大力的扇動著翅膀.飛入了漆黑的夜空.

重生初中校園:最強腹黑商女 .他已經從閣樓上.搬過來和學生們一起住了.此會夜色已經很深.學生們都睡下了.

而漢尼斯卻有些睡不著.今天一整天.他都在耐心的給學生們上課.雖然已經很累了.但他卻無法安心入眠.

對於南部防線的戰事.漢尼斯開始擔憂起來.看著一頂頂帳篷里熟睡的學生們.這是漢尼斯比較擔心的.學生們是第一次參加戰爭.一些孩子看起來很興奮.


但漢尼斯深知.一旦戰爭中.有人倒下了.其餘的學生們.或許便會明白戰爭的殘酷.這是漢尼斯不願意看到的.

本來漢尼斯就不是這個國家的人.他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參與這場戰爭的.唯有吉克.漢尼斯不想丟下他.

進攻中部防線的第五軍團指揮官.納斯克.漢尼斯是認識的.對方與他僅僅差著十歲不到.曾經一起把酒言歡過.算是很好的朋友.

而如今.曾經的朋友.現在卻淪為了敵人.而自己恐怕也只得淪為一個背叛者.漢尼斯很清楚.納斯克是一個正直的人.當年自己的兒子去世后.與阿瑞姆議會的魔法研究有關.漢尼斯一直向高層申訴.納斯克那會就在一直支持他.

而後沒有任何結果.自己的兒子的死.阿瑞姆議會沒有給予任何說法.漢尼斯對這樣的國家心灰意冷.踏上了尋找賢者之石的旅程.也是為了實現和自己兒子幼年時的約定.

而偶然間.漢尼斯得到了某個消息.自己兒子的死和大陸上盛傳的夜幕組織有很大的關係.漢尼斯毅然決然的投身進去了夜幕.想要查看真實.而這些年過去了.他的兩鬢已經斑白.自己兒子的事情.卻一直沒有下落.

原本打算離開夜幕之際.他接到了一個特殊的任務.本想著這次任務完成後.便找個安靜的地方.度過晚年.

直到遇到了吉克.漢尼斯心中想要找到賢者之石.想要查探自己兒子死因的信念.又再次回來了.他知道.這一切都是拜吉克所賜.讓他想起了心底里最重要的東西.

「漢尼斯先生.睡不著嗎.」歌德走了過來.坐在了火堆旁.拿出一小壺酒.遞給了漢尼斯.

漢尼斯接過來.喝了一小口后.擦了擦嘴角.

「吉克呢.」

「他去查探敵情了.」

歌德說著. 九層仙蓮 .眼前的這個老頭子.似乎心事重重.歌德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前幾天.去偷襲敵人時.被敵人的軍團長認了出來.而漢尼斯似乎認識敵人的軍團長.

「漢尼斯先生.你的原名叫阿弗洛格么.」歌德問道.

漢尼斯緩緩的點了點頭.他知道.事到如今.也不用隱瞞什麼了.

「漢尼斯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和我說一說.你的故事.我很願意聽一聽呢.」

「你就一點都不懷疑我嗎.我以前可是哈斯坎帝國的人.」漢尼斯疑惑的問道.


歌德微微的笑了笑.

「漢尼斯先生.不管以前如何.現在你是吉克的朋友.不是嗎.而且前些天.要不是你.可能我們傷亡會更加慘重.我有什麼理由去懷疑一名幫助我們的魔法師呢.」

漢尼斯笑了起來.

「好吧.老頭子我現在挺鬱悶的.就稍微你和談一談吧.」

「傳令下去.今晚所有人嚴加防守.防止敵人來偷襲.」納斯克站在軍帳外.對著眼前的軍官們喊道.隨後他又走入了軍帳.

「納斯克.今晚敵人真的會來偷襲.」耶羅問道.納斯克點了點頭.

「據可靠情報.敵人的指揮官.歌德打算深夜的時候.帶領士兵前來偷襲我們.我們已經吃過一次虧了.」

「好吧.我也回去.讓我的部隊稍微注意點.今晚的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耶羅說著站起了身.伊爾瑪和格雷澤已經回去了.

耶羅走出營地后.接送他的翼龍以及士兵正在等待著他.他坐上了翼龍的背.隨後他只手拿過來一把細長而略彎的劍.形狀十分怪異.

這種劍叫武士刀.是烈陽帝國東北面.一處島嶼部族裡叫武士的武藝者所使用的武器.

重量十分的輕盈.而且刀口很鋒利.刀柄處.有四個粉色的菱形圖案.聚在一起.耶羅.稍微拔出了一點.寒光四起.

「希望今晚用不上吧.」翼龍緩緩的升空了.

吉克繼續在空中飛行著.他飛得很高.已經隱約可以看得到地面上的情況了.

而果然.已經深夜了.但地面上的敵人.正在大批大批的活動著.歌德的計策印證了.防線內果然有敵人的間諜.

而且還是在泰格斯不在的情況下.消息泄露了出去.至少可以初步的斷定.泰格斯並不是敵人的間諜.

吉克決定再接近一些.好好查看下.就在這時.吉克看到了迎面騰空起來的一隻翼龍.上面乘著兩人.其中一人.盔甲的肩頭上.金色的獅子頭.在月光下.顯得十分亮眼.

頓時間.吉克扇動了翅膀.朝著翼龍飛了過去.是敵人的一名軍團長.吉克看到的是一個一臉無精打採的中年男人.他並沒有見過.

而吉克頓時就明白了.這是敵人攻擊北部防線的第四軍團長.

「哦呀.看來今晚要有一場苦戰了.」耶羅也看到了迎著自己飛來的吉克.

「好好駕馭你的翼龍.士兵.」

「是.耶羅大人.」

耶羅說著站起了身.一柄黑色的長矛出現在了吉克的手中.

耶羅半蹲著身子.左手握著刀鞘.右手握著刀柄.

「拔刀術.亂舞.」

吉克眼看著和敵人的距離.已經接近了.大概還有二三十米的距離.他舉起了手中由魂之力幻化成的長矛.準備先投擲過去.

而就在這時.一瞬間.吉克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自己周圍的空氣中.有著什麼.一瞬間.在吉克的四周.出現了數十道黑色的勁氣.而且是彷彿突然出現在四周一般.朝著自襲來.

吉克沒有多想.全身縮作了一團.

「砰」的一陣猛烈的響動.吉克被擊中了.背上的羽翼已經被割成了片片魂之力的結晶.在空中散落.吉克整個人也直直的朝下落了去.

剛剛的那是什麼.吉克的腦子裡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剛剛突然出現在自己周圍.而且襲向自己的勁氣.到底是怎麼來的.他根本沒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