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不是大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十二弟的脾氣,他那個性子,怎麼可能會聽我的。”

“連你的話都不聽,你覺得他會聽我的嗎?”

博雅肯定的點了點頭。

“這些師弟師妹最聽你的話了,這次你一定要幫我。”

“大師兄,十二弟真的不聽我的。”


“子菁,你還記得你剛拜師的那一年嗎?那個冬天,大雪紛飛,”

博雅的話還沒有說完,子菁就搖頭說道:“好了好了,我幫你還不行嗎?每次都要提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你煩不煩啊。”

博雅笑着拍了拍子菁的肩說道:“我就知道,大師兄沒有白疼你,關鍵時候你肯定會幫大師兄的。”

子菁白了一眼博雅,然後一臉無奈的跟着他出了天都。

無數的鐵蹄踏過,烽煙四起,在雲之國茫茫的密林之外,刑爵帶着他的十萬大軍向天靈氏的領地靠近,這一次的較量,將決定着天靈氏新任國君的人選。

“殿下,前方的探子來報,雲之國已經出兵了。”

一世富貴 多少人馬,誰做統帥?”

“大約有十萬人左右,統帥是前守護者刑爵。”

“刑爵掛帥?”

倨傲揉了揉眉眼。

“看來這一戰雲之國並不想勝。”

“那不正合殿下之意嗎?”

倨傲搖了搖頭,“雲之國的國君不戰,我即便贏了刑爵,也不會在父皇眼中有什麼大的功績。”

“總比其他幾位皇子要好,即便君上不認,可百官和百姓都看在眼裏了不是。”

倨傲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擡手,一旁的侍女爲他換上嶄新的盔甲,天靈漢洲的城門大開,倨傲精挑細選的十萬精兵,從漢洲出發,向雲之國氣勢磅礴的開去。 「是的,就在這本書上就有一篇有關類似病毒有智慧的記載!」李時本把記載中的奇聞錄講訴給眾人聽。

故事內容大致是這樣的,在很久以前,華夏大陸的西部一個名叫瓦戈的小鎮上發生幾個奇怪病人。病人十分瘋狂,見到人就咬,被咬之人立即被傳染,也跟著咬另外的人。

很快瓦戈鎮有很多人感染了這種奇怪的病,那些被感染的人皮膚開始潰爛,接連二三地死亡,小鎮上充滿了恐怖。

此事很快驚動了當時這個國家的國王瓦蘭,他立即派軍隊和醫生來控制瓦戈鎮,軍隊把那些患病者全部隔離起來。

那些醫生看了患者后都束手無策,不但沒有治好那些患者的病,而且都被感染死去。後來派了瓦蘭國最優秀的醫生前來瓦戈,結果這個醫生也失敗了,也被感染了,臨終前他留下這句話:「此病不可治,竟然有思想!太怪異了!」

最後瓦蘭國王動用軍隊把所有患者驅趕進入事先挖好的大坑裡,然而放火把那些患者燒死了,這樣才控制住了這種怪異病的流行。

孫海劍驚訝點頭道:「是呀,經老李這麼一說,這個奇聞的確是這麼回事,而且事發地點也是如今的西域陀羅一帶!如此看來《杏林奇聞錄》上記載的病很可能和如今發生的病是同一種病呀!」

「我一直以為《杏林奇聞錄》是瞎扯的書,沒想到還真的有此事!」張中傑感嘆道。

「我認為《杏林奇聞錄》上記載的病和這些患者的病是同一種病!」江帆道。

「江帆,你的茅山符咒能控制這種病毒嗎?」孫海劍道。

江帆搖頭道:「這可是紫色病氣,我的茅山符咒無法控制住紫色病氣,而且紫色病氣還有智慧,那就更難了!」

「那怎麼辦?老李,你有什麼克制這種病毒的方法嗎?」

李時本搖頭道:「沒有!」

「難道我們也要學那個瓦蘭國王把這些患者全部燒死?」孫海劍嘆息道。

「那怎麼行!我們學醫就是治病救人,怎麼能這樣做呢!」扁真宇搖頭道。

「難道就沒有克制這種病毒的方法了?」孫海劍皺眉道。

「有!」這一聲立即讓所有人都扭頭望過去,說話的人竟然是陀羅文化研究專家向冠華。

「老向,你知道克制病毒的辦法?」孫海劍吃驚道。

「是的,只要進入陀羅湖泊附近找到藍色之水就可以剋制這種病毒!」向冠華道。

「什麼藍色之水?你怎麼知道藍色之水可以剋制這種病毒呢?」孫海劍疑惑地望著向冠華,其他的人也迷惑不解地望著向冠華。

「陀羅有個古老的傳說,無論是誰只要進入了陀羅湖泊的禁地,就會被神懲罰。神會讓進入禁地者皮膚潰爛,瘋狂失去理智,變化行屍走肉,只有陀羅湖泊裡面的神賜予的藍色之水才可以救活他們!」向冠華道。

「不會吧,老向,你這只是古老的傳說,那怎麼可信呢!」孫海劍連連搖頭道。

「我信!那個藍色之水肯定是克制這種病毒的藥物,就讓我和黃富去陀羅湖泊尋找藍色之水吧!」江帆道。


江帆來陀羅的目的不僅是協助孫海劍等人治病,更主要的是進入陀羅湖泊地帶尋找柯平教授和陰陽魚鼎,但是這件事是十分機密的事情,不能讓孫海劍等人知曉,所以江帆要找進入陀羅琥珀的借口。

「江帆,就你們幾個去是不行的,你們還需要一個精通陀羅文化的專家,那個人就是我,因此我必須陪你們一起去,否則你們是找不到藍色之水的!」向冠華道。

「嗯,我們的確需要向老的陪同!」江帆點頭道。

如果沒有向冠華陪同,遇到有關陀羅文字根本就不認識,那當然需要他的陪同。

「哦,既然你們幾個都去,我們幾個老骨頭就更加要去了,我們更想見識一下藍色之水!」孫海劍道。

「對,我們也要去!這種事情怎麼少得了我們京城四大名醫呢!」張中傑笑道。

江帆點頭道:「好吧,既然你們都想去,那就一起去吧!」江帆知道這四人的性格,不讓他們去,他們最後肯定會偷偷跟隨,萬一發生什麼意外就麻煩了!與其這樣還不如在一起更加安全。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呢?」向冠華道。

「今天是不行了,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不過在去陀羅湖泊之前,我們必須找一個嚮導,要不然我們會迷路的!」江帆道。

「嗯,江老弟提議很對,我們應該找誰做嚮導呢?」孫海劍道。

「我們去鎮上打聽一下吧!」江帆道。

「嗯,這件事我看還是江帆你去打聽吧,這方面你是最拿手的。」孫海劍笑道。

江帆點頭道:「沒問題,我這就去打聽,你們等我的好消息吧!」

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出來了鎮醫院,「帆哥,街道上基本沒人,要打聽還真不容易呢!」黃富道。

「辦這事情要動腦子的,大街上沒人,我們就到別人家去去打聽!」江帆笑道。

「對哦!我怎麼沒想到呢!」黃富拍著腦袋道。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很快就發現前面一家獨門獨院院子里坐了兩位老人,江帆立即爬上牆頭上,兩個老人頓時嚇了一跳。

「大叔,大嬸,打聽一件事,薩克鎮上誰最熟悉陀羅湖泊的路線?」江帆道。

「是科馬老爹!」老人回答道,他巴不得把江帆打發走。

「哦,科馬老爹住在什麼地方?」江帆問道。

「科馬老爹就住在街道拐角那個紅色磚瓦的平房裡面!很好找的,你只要到了門口就會聽到狗叫聲。」老人道。

「哦,謝謝!」江帆跳下牆頭。

三人按照老人所說路線,到了拐角處,立即就聽到院子裡面傳開狗叫聲,「科馬老爹在嗎?」江帆喊道。

門開了,露出一張飽經風霜的老臉,「我就是科馬,你找我有什麼事?」老人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恭喜蝦球寶寶升級成元老了! “敵軍已經出動,從漢洲而來。”

探子風塵僕僕,刑爵坐在馬上,他的兩個謀士眉心緊鎖的跟在刑爵的身邊。

“從漢洲出兵,看來這次天靈的三皇子倨傲是做了充足的準備了。”

“人家已經給了我們三個月的時間了,雲之國安詳了幾百年,我們的士氣自然比不過人家。”

刑爵面無表情的繼續坐在馬上,“如今不是討論士氣的時候,這一戰若敗了,那雲之國曾經的榮譽與光環可也就都被滅了。”

“或許君上要的,就是如此。”

刑爵回頭瞪了一眼軍中左謀,其實不止是他,軍中有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想法,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這支十萬大軍中,沒有一個灼華的兵。雲霄若想贏,怎麼會把最鋒利的灼華大軍留在雲之國呢。

“以後在軍中,不允許說這樣的話,君上如何做,不用我們去管,身爲一名軍人,我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軍中左謀點了點頭,然後對身邊的士兵下令說道:“統帥有令,軍中禁制談論朝中之事,若有違令者,軍法處置。”

而另一邊,狼顧正帶着一半的灼華大軍向漢洲悄無聲息的前進,要把兩萬人無聲無息的帶到漢洲並不是易事,所幸如今天下大亂,流民四起,狼顧遵照雲霄的指示,讓兩萬灼華大軍喬裝爲逃難的百姓,分批向漢洲靠近。

“前方的探子來說,倨傲已經出兵了。”

“漢洲守衛如何?”

“十分薄弱,只剩三千守衛軍了。”

狼顧笑着點了點頭,如何回頭對明月和樑誓說道:“君上果然料事如神,如今漢洲守衛薄弱,只要倨傲與刑爵在後方開戰,我們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漢洲拿下了。”

“這手釜底抽薪,的確漂亮,只是不讓灼華大軍打正面戰場,而來這裏偷襲,恐怕多多少少會有些傷我們的士氣。”

樑誓有些贊同的看了一眼明月。

“君上說過,這叫田忌賽馬,一種人界的戰術,拿我們薄弱的去與天靈氏最強的碰撞,而拿我們強的去打敵法薄弱的,這樣即便不能全勝,也不會落得全敗的下場。”

狼顧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看着樑誓問道:“君上讓你做壓司,可有什麼特別的交代?”

“特別的交代?”

樑誓低頭想了想,然後說道:“並沒有特殊交代,他只是讓我告訴你,一定要等倨傲和刑爵打起來,我們才能動手。”

“看來,君上是不希望刑爵再回雲之國了。”

“什麼意思?”

樑誓疑惑的看了一眼狼顧。

“你沒聽說嗎?刑爵立下了軍令狀,若此次戰敗,他便永遠不能再回雲之國。”

“君上這樣做,是有什麼目的嗎?”


明月搖着頭聳了聳肩。

“君上辦事總是讓人摸不着頭腦,但我可以肯定,他要留在刑爵,去辦更大的事,否則,爲何不是直接賜死,而是不得回雲之國呢。”

狼顧看着樑誓,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在戰場的另一邊,天都城外,博雅帶着子菁追上了殤紫和俊彥。

“大師兄、三師兄,你們怎麼也出來了。”

“師尊讓我們去把老十二帶回來。”

殤紫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博雅。

“那傢伙可不喜歡做這些爭名奪利的事情,兩位師兄此次前去,恐怕要碰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