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修哲笑了笑,然後攥緊手掌,竟是將雙手背到了身後。

啥?

菲米莎一愣,然後有些急了,道:「小少爺,你可不能這樣,事先可是說好的啊,你答應過的,等煉化了『化魔』之後,要分我一部分,我可是一直期待著呢,你可不能……」

在處理「羅修魔武學院」那麼多事情上,菲米莎都沒有如此激動過。

看得出來,她對於「化魔」這種異元素看得有多重了。

本來還準備繼續說下去的菲米莎,突然瞧見東方修哲在看著自己笑,頓時愣住了。

這笑容是什麼含義?

菲米莎一頭霧水,她眨著眼睛,有些不解地看著面前這少比她矮上將近一頭的少年。

「菲米莎,我發現你激動的樣子還是挺可愛的啊!」東方修哲突然笑了起來,然後接著說道,「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我是不會反悔的!」

隨著意念一動,一個拳頭大小的「化魔」異元素被分離了出來。

「好了,我來協助你把它煉化吧!」

不再多說廢話,東方修哲開始忙碌了起來。

異元素在被煉化過之後,只要在原主人的協助下,很容易被其他人再次煉化。

時間過了大概一柱香的時間,菲米莎終於成功煉化了這一小部分「化魔」異元素。

「累死了,等一下我要好好休息一下!」

東方修哲活動著脖子,看起來很是疲憊。

菲米莎依舊靜靜地站在那裡,她的神情很古怪,就像是還沉浸在突如其來的驚喜中。。

「喂,菲米莎,你現在感覺如何?這種『化魔』異元素與你的體質相符,有沒有感覺變強了?」

東方修哲好奇地問道。

菲米莎沒有回答,依舊如石雕一般站在那裡。

似乎是察覺到了菲米莎的不對勁,東方修哲眉頭一皺,邁步剛欲走過去,就在這時,讓人沒有料到的事情發生了。


「啊~~~~~」

菲米莎突然一聲大吼,身上的皮膚開始發生變化,泛著光芒的鱗片開始出現,身上的衣服在強大的鬥氣作用下化作了碎片。

菲米莎竟然在這個時候變身了!

「不要靠……靠過來,我……我要進化了……」

菲米莎的雙手變成了鋒利的巨爪,可能因為太過痛苦的緣故,竟是將身上的鱗片抓了下來,流出藍色的鮮血。

進化?

東方修哲的眉頭皺得更加厲害了,難道說是「化魔」促使菲米莎進化了?

「啊~~~」

菲米莎似乎在忍受著超出常人的痛苦,可以看到她周身上下的皮膚,開始一點一點地蛻下來,藍色的血液已經布滿了全身。

「撲通」一聲,菲米莎整個人跌倒在了石地上,雖然她極力地剋制著自己鎮定下來,但身體的顫動越來越明顯了。

東方修哲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事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幫忙,看到菲米莎痛苦得死去活來的樣子,他的心也是猶如刀絞。

「死馬當活馬醫吧!」

看到菲米莎已經痛得快要暈厥,東方修哲不能再看下去了,不管怎麼說,他要試一試!

隨手一揚,數十張恢復符懸浮於半空之中,與此同時,雙手開始飛快結印,毫無保留地將體內的真元力用了出來。

柔和的光芒照射在菲米莎的身上,修復著她的身體,並且最大程度減輕著她的痛苦。

原本快要支撐不下去的菲米莎,在東方修哲利用咒符、陣法、法術的幫助下,終於不用那麼煎熬了。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菲米莎的進化突然變得緩慢下來。

「糟糕,再這樣下去,菲米莎非但完不成進化,還會有生命危險!」

時間非常緊迫,東方修哲看出了問題的關鍵,他命令鬼娘繼續維持陣法,自己則是將更多的「化魔」異元素分離了出來。

「你……你要做什麼……」


看著東方修哲操控著大量的「化魔」異元素置入自己的體內,菲米莎緊咬著牙齒,虛弱地問道。

「不要分心,沉心靜氣!」

將倒在地上的菲米莎扶起,東方修哲雙掌抵在菲米莎的後背之上,催化著「化魔」異元素與菲米莎的融合。

還別說,菲米莎的進化速度,一下子提升了上去。

時間過去了半柱香左右,隨著一陣陣骨骼的異響,菲米莎的體內突然暴發出強大的暗黑鬥氣來。

由此產生的強大的氣浪,直接將東方修哲推飛出去了十米之外。

並且,以菲米莎為中心,方圓十米的範圍,一片狼藉,石磚碎裂、花草枯萎、黑霧瀰漫……

東方修哲倒在地上,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歪著頭,嘴角有些苦笑地望著菲米莎的方向。

整個小院,彷彿頃刻之間變得一片死寂。

「少爺!」

鬼娘驚呼一聲,不再管什麼陣法不陣法,直接沖向了倒在地上的東方修哲。

說句老實話,東方修哲如果不是前後消耗太過巨大,也不可能如此狼狽!

「我沒事,看看菲米莎怎麼樣了?」

東方修哲命令鬼娘穿越黑霧,看看裡面的情況。

而就在這時——

「噠、噠、噠……」

一陣輕微的聲音響起,就像是金屬擊打著石地。

然後就見,一個窈窕的身影,在黑霧之中由模糊變得清晰起來,赫然正是已經完成進化的菲米莎。

此時的菲米莎,依舊是變身的形態,只是與以前的變身相比,判若兩人。

身上的那些刀刃不見了,周身上下的皮膚,被暗藍色的鱗片和紫色的紋路所覆蓋,眼睛變成了妖異的藍紫相間。

最特別的地方就是,在菲米莎的身後,多了一條黑色猶如鋼鞭的尾巴,隨著腰肢的扭動,而微微擺動著。

「看來是進化完成了!」

望著從黑霧之中走出來的菲米莎,東方修哲嘴角一揚,然後整個人便暈了過去。

「唰!」

猶如一道妖異的光芒撕裂空間,當菲米莎由消失再到出現,她已經將昏迷之中的東方修哲牢牢摟在了懷中。

凝視著懷中虛弱的少年,菲米莎那妖異的雙瞳之中,竟然閃爍著晶瑩的水珠。

夜幕降臨了,整個南王府已經掌燈了。

房間內,床榻之上的東方修哲依舊沒有醒來,辰月與辰星兩女守候在床邊,寸步不離。

菲米莎坐在屋頂之上,仰望著夜空中的皓月。

今天發生的事,觸動了她的心弦,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向看到寶貝就想佔為己有的東方修哲,竟然為了她拼盡全力,甚至還差點身受重傷。

更是沒有想到,東方修哲會不惜將大部分珍貴稀有的異元素「化魔」給了她!

還有,東方修哲在昏過去時那個「放心的眼神」,更是在菲米莎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自己明明進化了,可為什麼就是高興不起來呢?」

菲米莎想不透這個問題,她此時的心情很亂。

「他,還沒有醒來么?」

低頭望了一眼下面通明的火把,整個別院非常得安靜,菲米莎不由得長嘆一口氣。

東方修哲的這次昏迷,並沒有聲張,除了辰月、辰星和菲米莎三人外,誰都不知道這件事。

菲米莎雖然沒有守候在房間里,但看得出來,如果東方修哲不醒過來,她也不打算離開。

時間就這樣又過去了一個時辰。

夜變得越來越深了,微風吹起了菲米莎的黑色長袍,明亮的雙眸宛如夜幕之中的星辰。

突然,菲米莎像是察覺到了什麼,驟然站了起來,視線凝視著府外的方向。

「無論是什麼人,都絕不允許!」

雙眸之中,驟然閃過一道寒光,菲米莎的神性無比的堅定,隨著一陣夜風,竟然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南王府的大門外。

此時發生了騷動,有三位陌生人,打算硬闖南王府。

「你們是何人,竟敢到南王府來鬧事,好大的膽子!」

「速速報上名來和企圖,不然,休怪我等動武!」

「也不打聽打聽,我們南王府是什麼地方……」

數十名護衛將面前的三位陌生人團團圍住,個個長槍在手,刀劍出鞘。

面對這樣的陣勢,被圍困的三人卻是渾然不在意,其中一位反而大呼小叫地嚷嚷道:

「什麼南王府不南王府的,我才不放在眼裡呢,趕快把你們的小王爺給我叫出來,我有話要問他!」(未完待續。) 此時的俞妍玲可謂是義憤填膺,望著面前這幫王府的護衛,如果不是兩位中年人在一旁阻止,她只需揮揮手,便可將他們打發掉。

「不要耽誤本小姐的時間,趕快把你們的小王爺給我叫出來,我有事問他!」

俞妍玲兩手插腰,並且伸眷手指點著這些護衛,一副「本小姐的忍耐是有限」的架式。

「我們小王爺有令,最近這段時間任何人都不接見,幾位如果不想鬧事,還是請回吧!」

其中一位護衛看出三人的有持無恐,於是忙開口說道。

「任何人都不接見,我看他是心裡有鬼吧!」

俞妍玲冷哼一聲,並且越想越生氣。


本來,從那日「奪旗對抗賽」結束之後,她與兩位中年人便離開了,前往其他帝國去下達通知。

就在幾天前,路過一處當地比較有名的煉器坊,俞妍玲便將東方修哲遞還給她的「九轉齒殺追魂輪」拿了出來,讓最好的煉器師幫她看看,是什麼原因使得「九轉齒殺追魂輪」無法像以前那樣隨心所欲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