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子們這時候就發揮作用了,手腳麻利,撿鬆塔一個比一個快。把散落林間的鬆塔都撿到麻袋裏邊,足足二十多袋子,由大人們倆人擡一袋,或者輪流扛回村裏。鬆塔還沒幹透呢,需要晾曬一段時間,然後才能把裏面的鬆籽敲出來。剩下的鬆塔,冬天燒爐子最好,裏面富含松樹油子,燒起來呼呼的。

李小胖並沒有跟着回村,主要是爲了犒勞一下信任他的娃子們,準備領着他們在林子裏轉轉,多弄點山果啥的解解饞。雖然這兩天已經有人往家裏採山果,但是自己採的才最好吃嘛。

一聽這個,娃子們立刻都蹦躂起來,簇擁在李小胖周圍,一起跑進林子深處——剛纔採鬆塔的時候,李小胖擔心把那些可愛的松鼠累着,所以只在林子邊緣採了一小片林子。他的計劃是,利用一週左右的時間,把林子裏的鬆塔採摘一遍。當然了,該留的份額還是必須留下的。

這月份的林子是最迷人的,指不定那個地方就給你冒出一個驚喜:或者是樹下一簇蘑菇,或者是一株灌木上綴滿的小果子。結果引得娃子們大驚小怪,驚喜的叫聲接連不斷。

“山都柿!”不知道哪個娃子叫了一聲,這東西可是娃子們的最愛,於是呼啦一下圍了上去,一隻只小巴掌就往樹上招呼。

李小胖只得大聲吆喝:“別搶別搶,前邊還好幾棵呢!”說起對林子的熟悉程度,他甚至超出常年在林子裏轉悠的李大明白和彪叔。


一般情況下,山都柿兩年就會開花結果,只不過頭兩年因爲植株比較矮小,所以結果稀少。但是在這片林子裏邊,卻不存在這個問題,去年還數量稀少的山都柿,今年就已經遍佈林子的每一處角落,而且上邊基本都掛果,可以敞開肚皮吃啦。

很快,娃子們的小嘴巴都被染成了紫紅色,手上的小籃子裏也都撲了一層帶着白霜的小藍果。要不是李小胖攔着,說還有別的果子呢,只怕他們就直接把籃子裝滿。

對於娃子們來說,今天絕對是最高興的日子,他們吃了山都柿,還有什麼牙格達、黑加侖、圓棗子……

就恨自己的肚皮小啊,就拿圓棗子來說,這東西最好吃啦,去年的時候,還是稀罕玩意呢,今年數量就上來了,起碼可以吃個痛快。

更不要說還有那些沒熟透的野果子掛在枝頭,比如說山釘子山裏紅之類,這些都是要等到下霜之後,才最好吃。

最後的結局,當然是一個個都吃得牙倒了,不敢再嚼任何東西;肚子撐了,再裝不下任何東西;籃子滿了,這個留着回家慢慢吃。李小胖這才宣佈收兵回營。

往回溜達的時候,注意力不再放在山果上,而且人多眼雜,所以也有不少發現。不大一會兒,李小胖就收穫了兩枚猴頭菇,交給猴三,樂呵呵地抱着。

猴三也會作怪,倆小爪子各舉一隻放在肩膀上,老遠一瞅,就跟長了仨腦袋的猴精似的。

“哇,好大的蘑菇!”小虎忽然喊了一聲,然後,他旁邊的小山就爭辯說:“不是蘑菇,這是靈芝,我在明白爺爺家裏見過!”

你說蘑菇,他說靈芝,兩個小娃娃爭得臉紅脖子粗的,李小胖只好過去給他們當評判。

只見在一棵柞樹的樹根附近,長着一個碗口大小的東西,搭眼一瞅,你的眼睛立刻就會被它吸引,然後再也挪不開。

就像是一朵紅雲落在林間,是那麼惹眼。表面光亮如漆,閃爍着金屬一般的光澤,看上去是如此喜人。從表面那一層層雲紋可以看出來,這確實是一株野生的靈芝。

李小胖摸摸小山的腦瓜:“這是靈芝,因爲傘蓋是紫紅色的,所以屬於赤芝。現在市場上的靈芝雖然很多,但是天然的靈芝還是比較珍貴的。”沒錯,靈芝和人蔘一樣,野生的和人工培植的差別大了去。

而小山一聽,立刻美滋滋地嚷嚷:“那肯定值錢,小胖叔,趕緊採下來吧!”

“還是留着繁殖吧,等靈芝多了,咱們再採。”李小胖還不忘給娃子們灌輸可持續發展的觀念,免得他們這代人再犯同樣的錯誤。

在娃子當中,一個梳着倆羊角辮的小丫頭忽然怯生生地說:“小胖叔,剛纔採牙格達的時候,我也看到一個這樣的東西,不過好大好大——”

這是李二丫,小丫頭一邊說,小手還一邊比劃着,瞧她雙臂使勁展開的樣子,那靈芝豈不是跟鍋蓋似的。


李小胖不由抓抓後腦勺:這麼大的靈芝,那就真成仙草了,好像不大可能吧?


不過他也知道李二丫平時膽子小,肯定不會說瞎話的,而林子裏邊,好像也沒有啥類似的東西,於是就詢問一陣,決定過去瞧瞧。

李二丫在林子裏的方向感不太強,走着走着就走蒙了。還是李小胖記性好,又把剛纔去過的那些地方,大致走了一遍。

走着走着,在一片雜樹林的邊緣地帶,發現了狍羣,李小胖也就笑呵呵地吼了一嗓子:“嗨,傻狍子!”

狍大:這哥們喊啥呢?

狍二:俺認識這傢伙,身上冒傻氣。

狍爺們:嗯哪,千萬別把小狍子傳染,快跑。

一眨眼的工夫,狍羣就消失不見,就像是綠野上的仙蹤。瞧得李小胖直搖頭:“多生點小崽,趕緊壯大隊伍,俺還準備哪天把二肥子撒進林子裏呢。”

林子裏現在的物種已經比較豐富,不過卻還是養不起大型食肉猛獸,因爲多是野雞野兔之類的小動物,啥時候野狍子、野鹿、野豬的種羣都穩定在幾十只上百隻的時候,就差不多了。

“小胖叔,就在那邊!”進了雜樹林,李二丫忽然叫了一小嗓子。

其實不用她喊,李小胖也已經發現了,在草叢中,有一片紅雲格外惹眼。果然是一株巨型靈芝,傘蓋真有鍋蓋大小,上面的雲紋層層疊疊,如夢如幻,李小胖都看呆啦。

就在李小胖發愣的時候,猴三連竄帶蹦地搶先竄過去。小猴子想起來了,有一次進林子,它有點尿急,所以就在這邊撒了一泡尿。這麼說來,這株巨型靈芝還是它的功勞呢,小猴子好大喜功,當然要顯擺顯擺。

吱吱吱,指着靈芝剛叫了幾聲,猴三就聽到樹上傳來一陣尖利的“唦啊”聲,嚇得猴三打了個激靈,隨即,一道腥風從上方襲來,嚇得小猴子一聲尖叫,掉頭就往回跑。

多虧猴三身子靈敏,就在它剛纔停留的地方,正有一隻大傢伙從樹上撲擊下來。這傢伙身長一米多,一身金毛,上面佈滿了一圈一圈黑色的環斑,一雙黃焦焦的眼睛兇光迸現,張嘴低吼的時候,露出鋒利的尖牙。

“老虎!”娃子們一片驚呼。

李小胖則快步迎着猴三衝上去,因爲對面那個傢伙顯然不準備放過猴三,開始急速追蹤。它的身形比猴三大出許多,而且十分矯健,幾步就追到猴三身後,粗大的爪子猛的向猴三撲擊。

小猴子也意識到不妙,感覺到背後惡風不善,連忙就地一滾,躲過那個大傢伙的撲擊,結果,李小胖也正好衝到近前,和那隻猛獸直接面對面。

靠,不是老虎,是金錢豹——李小胖的見識當然比那羣小娃子豐富,一眼就看出面前的大傢伙比東北虎小了一號,而且身上是圓斑,不像東北虎那樣的黑色條紋。

金錢豹的學名叫遠東豹,野生的數量全世界劃拉劃拉也就幾十只,比東北虎還稀罕呢。同時也是東北地區僅次於東北虎的大型猛獸,想不到啊,居然也被黑瞎子屯的這片林子給吸引過來。難怪剛纔的那羣傻狍子跑得那麼快呢,敢情是嗅到了危險的氣息。這幫傻玩意,也不告訴俺一聲,太沒義氣啦!

對面那隻金錢豹,兇狠的眼神也正打量着這個人類,它身子低伏,就像是蓄力待發的彈簧,隨時準備發動致命的攻擊。

別看是林子裏面僅次於東北虎的二大王,平時發起狠來,連野豬和黑熊都能獵殺。不過對於人類,金錢豹還是保持很大的戒心,輕易不敢下口。尤其是對面這個人類,金錢豹的本能告訴它:很危險。

而李小胖呢,則很快就放鬆下來,大咧咧地甩甩胳膊扔扔腿兒,又朝金錢豹勾勾手指:“嗨,要不咱們哥倆練練——” 李小胖回到黑瞎子屯之後,曾經戰過孤狼,鬥過野豬,也曾經力拼野生東北虎,所以面對金錢豹,他一點都不怵。

這種輕蔑的舉動,極大地激怒了金錢豹,作爲一隻幾乎站在山林食物鏈頂端的猛獸,它擁有屬於自己的尊嚴,不容挑釁。

喉嚨裏面發出低沉的咕嚕聲,金錢豹悄無聲息地向前邁了一步,金色的皮毛抖動出一種賞心悅目的韻律之美,其中更蘊含着無窮的爆發力。金錢豹身上,體現的是一種力與美的交融,這真是一種美妙的動物!

李小胖也毫不示弱,也大大方方向前邁出一小步,雙方的距離,已經在一丈之內。在這個位置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金錢豹兩腮上那一根根微微顫動的長鬚。

嗷——金錢豹率先發動撲擊,它修長的後肢猛的一蹬,身子化作一道金色的閃電,兩隻有力的前爪騰空,血盆大口,直奔李小胖的脖子。不動則已,一擊致命,這就是金錢豹獵食的方式。

好!李小胖嘴裏也大叫一聲,他的身子也動了,向斜後方一閃,速度比金錢豹還快,很難想象,肥胖的身軀居然能爆發出這種速度。

電光火石般的交鋒之後,李小胖已經位於金錢豹的側面,他伸出巴掌,在金錢豹的腰腹之間輕輕一推。

看似輕飄飄的,但是對於金錢豹來說,卻如排山倒海一般,不由自主地在地上滾了幾滾,然後才重新爬起,繼續和李小胖對視。

“小胖叔,真厲害!”娃子們齊聲歡呼,小臉都激動得通紅,這種場面,在動物世界裏都沒見過啊,實在太刺激啦。

一邊和金錢豹對峙,李小胖一邊擡手朝對面的娃娃們揮了揮:“俺剛纔是手下留情,要不然,小豹子還能起來!”

這倒不是吹牛,如果全力一擊,真能把金錢豹打殘。不過金錢豹都快滅絕了,李小胖當然不會做出雪上加霜的事情。

但是金錢豹可不領情,剛纔李小胖那戲弄成分更大一下的巴掌,徹底激起了它的火氣,只見金錢豹張嘴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然後掉頭就跑,身體閃了幾閃,就消失在林子深處。

這就跑了啊——李小胖也有點傻眼,本來還以爲要大戰三百回合呢,想不到小豹子這麼沒骨氣,說跑就跑。

在這方面,李小胖對動物秉性的瞭解就比彪爺差遠了,動物界奉行的是弱肉強食,強者爲尊,小豹子既然知道李小胖的厲害,焉有不跑之理?

咳——娃子們也都很是失望,還沒看過癮呢。

而他們的小胖叔可有的吹了,一邊舒展手臂,展示他身上的肥膘肉,嘴裏一邊吹噓,什麼打虎的武松,鬧海的哪吒,跟他一比都差遠去了。

娃子們都一臉崇拜地望着小胖叔叔,只有丫丫領着猴三,在周圍尋找一陣,然後呢,猴三就爬到一棵歪脖樹上,在一個大樹杈上,夾着一隻半大野豬,已經被咬得血肉模糊。顯然,剛纔那隻金錢豹正躲在樹上進食。

猴三叫喚兩聲,把李小胖他們也都叫過來。看到被咬死的野豬,李小胖心裏也不得不讚嘆小豹子的強悍。要知道,野豬都是一羣一羣的,一般不敢招惹它們。

同時呢,李小胖心裏也多少有點安慰。要知道,野豬的繁殖能力超強,出了名的能生,一年就能下兩窩,哪窩最少都是十頭八頭的,要是沒有天敵的情況下,幾年時間就會氾濫成災。

就像黑瞎子屯這羣野豬吧,大大小小的,如今已經有四五十頭,這才一年多的工夫啊。這種規模,養東北虎稍微差點,但是養一隻小豹子也勉強可以。實在不行,就把村裏的野豬二代撒進林子一批充數。

金錢豹實在太稀少了,而剛纔看那隻金錢豹,應該還比較年輕,也就剛剛成年的模樣。這從體型上就可以看出來,要是成年的金錢豹,體長接近一米半,這隻呢,剛一米出頭,所以李小胖才勝的輕鬆愉快。

瞧瞧被啃得血乎連拉的野豬,李小胖不由得咂咂嘴:“小豹子呢,趕緊回來啊,千萬不能糟蹋食物啊——”

他真是心大,也不想想,剛欺負完人家,能回來纔怪呢。

倒是丫丫頗有些意動,跟小胖舅舅比劃了幾下之後,就領着猴三鑽進林子。很快,叢林深處就回響起一陣呀呀的叫聲。

娃子們也都習慣了,丫丫屁股後邊整天還跟着一隻大老虎呢,所以他們也不替丫丫擔心。至於李小胖,則又把注意力放到那株巨型靈芝身上,琢磨着要不要把這玩意採下來。

在這方面,還得找明白人,那自然就是李大明白了。於是記下位置,然後先把娃子們送出林子。扯嗓子喊了幾聲明白叔,不大一會,李大明白就從林子裏鑽出來,身後還跟着吳青鸞等幾個人。都揹着藥簍,裏面滿滿的都是收穫。

這幾個月,吳青鸞大半時間都長在黑瞎子屯,蹲點收購各種藥草。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勝在品質卓越。這也跟她制定的策略相符:走高端路線。

“明白叔,俺還以爲你們叫小豹子給啃了呢。”

李大明白他們也沒理會,還以爲李小胖開玩笑呢。當聽說發現一株巨型靈芝之後,立刻來勁了,一個勁催着李小胖去瞧瞧。

等到了地方,看到鍋蓋大小的赤芝之後,所有人都傻眼了:這麼大的靈芝,任誰都是第一次看到,那種衝擊力,實在太過震撼。

使勁揉揉眼睛,李大明白嘴裏唸叨一聲:“俺不是做夢涅吧?”

無論如何也要把這株靈芝收下來!吳青鸞的丹鳳眼裏也唰唰唰冒光,在李小胖看來,都快趕上剛纔小豹子的眼神了。

這麼大的靈芝,而且還是野生靈芝,功效如何姑且不論,炮製成幹品之後,就是藥房裏最好的展品,想想巨型靈芝能夠帶來的廣告效應,吳青鸞心中怎不激動萬分?

值了,太值了,還是爺爺的眼光厲害,看出黑瞎子屯巨大的潛力,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已經有了回報。想起這些,吳青鸞更是無比欣慰。

而李大明白則更爲專業一些,在震驚過後,他就湊到那株巨型靈芝前面,伸手小心翼翼地把靈芝傘蓋上邊沾着的草葉摘下去。還輕輕用手指甲掐掐傘蓋的邊緣,略略有點發硬,證明這株靈芝已經成熟,正是採摘的好時候。要知道,靈芝裏面最珍貴的就是孢粉。而眼前這株靈芝,正是孢子粉蘊含量最豐富的時候。

採收加工靈芝,最忌諱鐵器,所以李大明白幾乎是趴在地上,這才用手一點點把靈芝的基部從樹根部分離。好傢伙,這麼大一株靈芝,只怕有十多斤重。

“這都能當傘用啦——”李小胖單手舉起靈芝,遮在頭頂,引得李大明白和吳青鸞齊聲驚呼,真擔心他把靈芝弄壞。

“哪有這麼矯情,就算是壞了,俺賠你一個還不成嗎,頂多叫猴三——”李小胖一高興,差點說禿嚕嘴。

吳青鸞比較警覺,追着李小胖的話茬,開始刨根問底。搞得李小胖腦門子開始冒汗,把巨型靈芝放到地上,然後用手往林子那邊一指:“俺是說,猴三回來啦!”

也趕巧了,只見小猴子蹦蹦噠噠的,正好鑽出林子,飛奔而來,算是幫李小胖解了燃眉之急。

可是隨後,大夥便一聲驚呼,只見在猴三身後不遠的地方,一隻猛獸也正氣勢洶洶地向這邊衝過來。

“真有金錢豹哇!”李大明白吱溜一下,躲到李小胖身後。吳青鸞猶豫一下,也跑過去。剩下的人當然有樣學樣,呼啦啦全都在李小胖身後排成一串。

回頭瞧瞧,李小胖不由抓抓後腦勺:“咱們這是準備玩老鷹抓小雞啊——不對,應該是玩豹子抓人,你們這麼做,俺的壓力很大知道不?”

瞧他嬉皮笑臉的,能有壓力纔怪呢。

眨眼間,猴三就奔過來,靈巧地攀上李小胖的肩頭,嘴裏唧唧叫個不停,似乎在抱怨着什麼。而那隻小豹子呢,也衝到十幾米開外的地方,然後停了下來。

於是大夥瞧得更呆了,只見在小豹子後背上,還馱着個笑顏如花的小丫頭,正向這邊招手呢,不是丫丫又是誰?

李大明白艱難地嚥了一口吐沫:“俺肯定是在做夢涅,哪有這麼大滴靈芝,哪敢有人騎豹子滴——”

吳青鸞的心情則比較複雜,她也算見證了不少發生在黑瞎子屯的奇蹟,但是都沒有這次帶給她的視覺衝擊大。

還是李小胖最先反應過來,朝對面的金錢豹招招手:“小豹子,不服氣是吧,要不咱們再練練?”

金錢豹的喉嚨裏發出陣陣低吼,顯然對這個死胖子比較忌憚。而丫丫則翻身從金錢豹背上跳下來,然後拍拍它的腦門,金錢豹便靈活地竄到那棵歪脖樹上,繼續它的美餐。一邊吃,還一邊用黃焦焦的眼睛,瞪着李小胖低吼幾聲,估計是怕他爭食。

“熊樣,還護食呢。”李小胖撇撇嘴,好像誰跟你搶似的。

唉呀媽呀——他身後的那夥人也終於放鬆開緊繃的神經,然後就覺得倆腿有些發軟,不由自主地,全都坐在草地上。

只有李小胖跟沒事人似的,從地上抄起那株巨型靈芝,撐在頭頂,就像打着一把遮陽傘似的,慢慢溜達回去—— “大頭大頭,下雨不愁,人家有傘,我有大頭——”李小胖嘴裏哼哼咧咧的,出現在村口,惹得不少人爲之側目。

八爺正在自家的小園子裏摘豆角呢,忍不住說了一聲:“這小子,作妖呢,大晴天打傘,你是想求雨啊!”老爺子眼神畢竟差了點,還以爲李小胖真打着傘呢。

不過其他人很快就發現真相,七嘴八舌一嚷嚷,連遊客都招來不少,都圍着瞧稀奇。

“唉呀媽呀,這麼大的靈芝,不知道吃了會不會成仙?”遊客們一邊議論,一邊咔嚓咔嚓用手機拍照。自然,連靈芝下邊的李小胖也拍攝進去,畢竟有個參照物,才更能凸顯靈芝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