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老夫又何嘗不想出去報仇雪恨呢,只不過老夫實力大減,根本不能離自己本體太遠。而且就算老夫出去了又能幹的了什麼呢,憑老夫目前的實力根本報仇無望,這次如果不是遇到了你,也許過不了多久老夫便要煙消雲散了!”

“我,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啊?”白道玄目露疑惑,非常之不解。

“因爲目前只有你才能助老夫衝破最外層封印,帶着老夫的本體離開此地。”老者的情緒突然變得有點激動。

被封印了億萬年之久,如果還不能解開最外面的一層封印,那過不了多久老者肯定會被徹底磨滅,如今有了脫困的希望,老者的激動自是不必說。

任老者激動不已,可是白道玄仍是疑惑不已,:“老爺爺,我想你一定感覺錯了吧?如今我身上是一點修爲都沒有,而且擁有修煉者最不希望擁有的體質之一的天陰絕體,必須忍受百年絕寒之苦方可開始修煉,所以只怕晚輩卻是不能幫到前輩什麼。”

彷彿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似的,老者突然之間“哈哈”大笑起來,

良久,老者才略帶嘲諷道:“想不到哇,想不到,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外界之人竟然將這就連太古時期也是強大無比的幾種體質之一當成修煉者最不希望擁有的體質,簡直是可笑至極,可笑之至啊!”

“老爺爺,你爲什麼要笑呢?如今這天陰絕體確實是修煉者最不希望擁有的體質啊,就光那百年絕寒之苦便會要了他人的姓命,就算僥倖渡過百年,那你也已經輸在了起跑線上,先天弱於他人啊!”

白道玄還以爲老者不知如今天陰絕體的現狀,因此好心的解釋着,最起碼,他自己是這麼認爲的。

“其實,天陰絕體乃是一種無上的神體,能夠與它比肩的也只有寥寥幾種體質而已。” 老者解釋,語氣中有一些感慨。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擁有天陰絕體之人,只要是他不夭折,那他便絕對可以到達上位神靈境,甚至神王境界也非不可能,這個天陰絕體之所以稱之爲絕體,那就是因爲他可以絕對成神啊。”

白道玄聽了自是不信,如果天陰絕體真如老者所說一般,那爲什麼從沒有聽過有誰是天陰絕體成神的呢?

要知道,天陰絕體雖屬罕見,卻也不是不可見,億萬年下來也總有一些天陰絕體會出現,可是下場都是一個比一個慘。

也許是看出了白道玄的不相信,老者再次出言解釋道:“之所以現如今天陰絕體沒落,那是因爲開啓絕體的方法已經失傳的緣故,老夫的主人便是天陰絕體,人稱冰河神王。”

“什麼,冰河神王?”

白道玄小嘴由於震驚而大張着,水靈靈的眼睛之中也充斥着不可置信。

自從太古以後,神王的信息便幾乎消失殆盡,但是卻有幾位特別強悍的神王依舊流傳下了關於他的傳說,冰河神王便是那其中的一個。

傳說,冰河神王在太古之時以一己之力大戰過五大神王,並且取得最終的勝利。

在太古之時他與日耀神王,光明神王,黑暗神王並稱四大天王,可想而知這個冰河神王何等強大了,也難怪白玉羽會如此吃驚。

“不錯,我的主人的確是冰河神王。”

老者語氣肯定,並且不難聽出一股自豪,那是因爲自己的主人強大而自豪。

可是隨後他的語氣一變,變得有點落寞:“可惜啊,不知道主人到底怎麼樣了,我的記憶也被封印住了,很多事情根本想不起來,哎!”

雖是如此說,但是老者心裏卻猜測自己的主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不然也不會億萬年之中都不來將自己的專屬武器取回了。

只是讓他想不通的是,到底誰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傷害到自己的主人,就憑那些暗算自己的人根本就不可能。

甩掉心中的煩悶,老者看着眼前的白道玄,道:“我想要衝破封就需要你的幫助,只要你開啓天陰絕體,煉化完體內的寒冰之晶,將其轉換爲自己的能量,然後注入能量到老夫的本體之內,那老夫就能衝破最外面的一層封印,之後你就能帶着老夫的本體離開此地。”

一旁的白道玄自聽完老者的話後就已經心情激盪不已,正想着怎樣求老者傳自己開啓絕體之法呢,此時聽到老者的請求卻是正中下懷。


當下他毫不猶豫的道:“老爺爺剛剛救了我一命,既然現在老爺爺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那我自然不會推辭。”

講出這段話的時候他也是尷尬無比的,老者剛剛救了自己,現在又要幫自己開啓絕體,免去那百年苦寒,更重要的是自己不必延後百年再行修煉了,這件事怎麼看都是自己佔了便宜,此時自己卻說的冠冕堂皇,可以算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老者顯然是明白白玉羽心中的小算盤的,但是卻不在意,只是呵呵一笑,道了一聲“好。”

“那不知老爺爺你什麼時候替我開啓絕體呢?”白道玄追問。

“如今老夫實力大不如前,要幫你開啓絕體自然不如從前簡單,你便在此等待三日,這三日內老夫要佈置一個陣法,三日後,老夫爲你開啓絕體。”

白道玄想了想,自己也不急於一時,等上三天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當下開口道:“一切全憑老爺爺做主,我自然願意!”

“呵呵,既然如此,那老夫立刻就去着手準備。”

說完老者也不拖泥帶水,一閃便消失不見,不知去往何處了。


而白道玄也不管老者的去向,只是內心一直止不住的激盪。

“一切,盡待三日之後! 時間如流水,三天時間轉瞬即逝, 白道玄在這的第四天,器靈老者終於回來了。

只不過老者原本便透明的身體變得更加的虛幻了幾分,真叫人擔心他是不是會突然消散與天地之間。

見老者這幅模樣,白道玄頓時擔心無比,同時又很驚奇。就算老者實力被封印削弱,但也不是一般的強者可以比擬的,難道佈置這什麼陣法竟然如此耗費神力?

想着,他趕忙起身一臉關心的對着老者道:“老爺爺,你沒事吧?”


虛弱的擺了擺手,老者顯得毫不在意:“沒事,只是因爲實力減退的太厲害了,如今又強行佈置出開啓絕體的陣法,消耗有點大而已。”

“如今陣法已經完成,可以開始爲你開啓絕體了!”

“真的,現在就可以了麼?” 白道玄神色激動道,小臉漲得通紅。

“自然。”老者微笑着回道。

隨後,老者揮手,再次發出陣陣金光金,當金光消失後,白道玄與器靈老者亦從原地消失。

當金光散去,眼前景色猛然一暗,白道玄發現自己又來到了一處陌生的空間,周圍漆黑一片,像是宇宙深處,什麼也看不清。

很快的,一處奇特的景觀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一座散發着彩色光芒的六芒星陣。

六芒星陣漂浮在黑暗深處,但是他卻能夠清晰的看清楚星陣的樣子,彩色發光的線條縱橫交錯,勾勒出一幅幅神祕的圖案,在陣法中央有一座直徑四米左右的圓臺。

看着眼前神祕的六芒星陣,白道玄不明所以,轉頭詢問的看向老者。

“坐上去。”

老者淡淡的指着陣中央的圓臺,語氣不容置疑。

點了點頭,白道玄提腳就往六芒星陣的圓臺走去,行至圓臺,盤腿坐了下來。

“小娃娃,待會老夫開啓陣法之時你只需放開心神讓身體裏的寒冰之毒自行轉化就成了,其他的你就不需要做了。”

“好的,老爺爺。”

白道玄乖巧的點着小腦袋,他的神色在此刻變的很是激動,出了此陣,他就將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踏出成爲巔峯強者的第一步。

待他安穩坐立後,老者雙手平放胸前正在在低吟着什麼,聽的不甚清楚,只是當老者吟唱完,那圓臺周邊的六芒星陣突然緩緩的轉動了起來。

隨着時間的推移 ,六芒星陣轉動的速度也變快了起來,慢慢的,在圓臺周邊竟然形了一個橢圓行的光繭,將白道玄嚴密的包裹在其中。

剛剛老者所念的應該是啓動陣法的咒語。

“你能達到什麼程度,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定定的看了一眼圓臺之上的光繭,老者低語一聲,而後直接閃離此處。

光繭內,白道玄發現自己突然失去了全部的知覺,作爲一個才六歲的孩童,他心中難免的出現了點點恐慌。

突然,他‘看’到了一幅由一條條發光的線條縱橫交錯勾勒出的圖案。

細細一打量,正是一副人體經脈分佈圖,只一思量,白道玄便猜測這可能就是自己的經脈分佈情況,壓下心中那一點點的不適,再次凝神打量着這突然出現的畫面。看了一會兒,他發現這些經脈,其中大部分經脈中都充斥着一種冰藍色的液體狀物體。

就在此時,一束束白光從外面滲透了進來,徑直照射在經脈內冰藍色的液體物質中。

兩者甫一接觸,白光便消失在了冰藍色物質內,而冰藍色物質猶如打了興奮劑似的,奔騰着汽化了起來,一股股冰藍色氣體順着經脈向下衝去,直至到達一個圓球型物體之外。

而此時白道玄心中已經隱隱的有些明白,這藍色物質也許就是老者口中所說的冰晶之力,而那圓球型物體就是自己的丹田。

當下,他心神控制着自己的丹田不去抵抗,讓冰藍色氣體毫無阻礙的進去自己的丹田內。

隨着時間的推移,進入白道玄丹田內的藍色氣體更多,緩緩的,只見原來白色的丹田竟然慢慢的變成了冰藍色。

起初顏色還很淡,但是隨着丹田內的藍色氣體增多,丹田的顏色變的越明顯。不知過了多久,一直源源不斷的進去自己經脈的白光停止。

那些還沒有進入白道玄丹田的藍色氣體也停止了進入的動作,而是原路返回,又退回了經脈中融入冰藍色液體物質內。

睜開雙眼,白道玄眼中射出一縷藍光,冒着絲絲寒氣不過這種現象沒有持續多久便回覆正常。

“呼……”

他長長的舒了口氣,看着再次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老者:“老爺爺,我感覺那些東西進入自己丹田很舒服,前輩爲何讓它停下呢?”

“呵呵,這種事情不能急於一時,剛剛只不過相當於開啓一個引子罷了,稍後老夫還得做一些準備,才能一舉替你開啓絕體。”

老者微笑着解釋着。

白道玄釋然,便不再多問什麼。

見他沒有什麼問題,老者方纔繼續道:“老夫現在需要將此陣稍作改動,用得時間不會過久,如果你不嫌無趣,可以在一旁觀望。”

“您如此幫我,我都不知如何報答了,嘿嘿。”虎頭虎腦的笑了笑,白道玄憨憨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腦袋,一臉的不好意思。

老者眯着眼睛笑呵呵的道: “無需客氣,老夫將來想要解除封印,還是需要你的幫助的,這就算是你報答了老夫吧。”

白道玄自無不允,點點頭便起身站一邊去了。

老者向前幾步來到陣法跟前,捏了數種手印,一 一打進了六芒星的圓臺之內,這圓臺便相當於陣眼。

一番改動下來,確實沒有用多少時間,大概過去幾個時辰而已,老者徒然暴呵出一個“成”字,隨後六芒星內的圓臺上閃爍的華光徒然大熾,很是耀眼。

“如今陣法已經被老夫改動,它將助你一舉開啓絕體,只是這時間有點長。”老者提醒到。

白道玄聽了無所謂一笑,道:“老爺爺,如果不是有這座陣法,我就必須忍受百年之苦,然而如今我已經免去了那百年,雖然現在也需要時間,但是我還能奢望什麼呢?”

老者笑了,有點欣慰,“你能這樣想,那自然是好的。”

“好了,你快點上去吧。”再次指了指圓臺,老者輕輕的催促着。

白道玄不再拖拉,恭敬的行了一禮後擡腳就走向圓臺再次盤腿坐了下來。

不一會,他又進入了空靈狀態,看着藍色氣體往自己丹田鑽去,只不過這次氣體傳輸速度遠遠不是上次可以比擬的。

如果說上次傳輸的速度是老牛拉破車的話,那麼這次就是八匹駿馬拉着的馬車,他甚至聽到自己體內傳來一陣陣轟鳴聲。

轟隆隆……

冰晶之力流動,發出聲聲巨響,猶如江河在咆哮,萬馬在奔騰,隨着時間的推移,他體內的丹田也在向藍轉變着,丹田內蘊含的能量也持續增長着。

而他的身外,又是另一幅景象,絲絲縷縷的白氣自他身體當中溢出,時間流逝,白氣則越來越濃郁,繚繞在他周身,襯托的年僅六歲的白道玄恍如仙童降世。

最後,白霧緩緩凝結,不再流動,形成了一個冰繭徹底將他包裹在其中。

頓時,周圍一片黑暗,萬物無聲,他的靈識陷入沉睡,對外界發生的一切都沒有絲毫感覺。

在這寂靜的黑暗中,唯獨一座神祕的陣法散發着微光,上下沉浮着,在這彰顯着它的與衆不同。

不知不覺間,時間的長河不知流淌了多久!

……

“真是想不到啊,當年主人開啓絕體也只用了六年零二個月而已,如今這都過去十年了,他竟然還沒有出來,真是不可思議。”

如同往常一樣,器靈老者前來查看情況,看着依舊完好的冰繭,他不禁再次發出一聲感慨。

開啓絕脈所需的時間越長,那說明體內的冰晶之力越多,轉換過來的力量就越多,身體對冰藍色能量的控制也越強,反正就是好處多多。

而太古時期的四大天王之一的冰河神王,當時開啓絕體時也只是用了六天多的時間,可就算是這樣他的成就卻也是令人望塵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