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姓男子狠狠咬了咬牙,這一次得到了十萬多枚元氣石,若是再加上曾老接近六萬枚元氣石,他們兩人總共就有十六萬枚元氣石。

這是一筆難以想像的天文數字,足以支撐他們統統都成為掌印師第三層巔峰的存在了,而且,還能在他們成為掌印師第三層強者后,無憂無慮的修行很長一段時間。

良久,曾老深吸了口氣,沉聲說道:「不論怎麼說,我們已經得到了足夠的元氣石,而且這些天,我們將消息賣給了幾乎所有的大中型勢力,可以預見到,整個南域都將掀起一陣軒然大波。這個時候,我們再留在這裡,無異於自尋死路。走,走,走,趁著他們都還沒找到我們,立刻離開南域,去最繁華的中域,這麼多的元氣石,足夠我們修鍊了。」

「不錯,趕緊離開。」

柳姓男子也很同意曾老的看法,於是,兩人乾脆在夜色中,直接急匆匆的離開了。(未完待續~^~)最近不在狀態,是遇到了一些事情,不過大家放心吧,奇迹傾注了老月很多心血,不會太監的,喜歡老月的,還請繼續支持老月,謝謝!(未完待續~^~) 浩瀚的天空,兩道身影正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北方飛去,兩人一老一少,正是六陽尊者與季成兩人。~頂點小說,

兩人的速度非常快,幾乎都快要到易城了,季成也沒打算去易城,只是,望著這片熟悉的草原,還是讓季成有些懷念罷了。

似乎看到季成心中的不舍,六陽尊者故意放慢了速度,笑著說道:「季成,要看就多看看,可能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裡,你是沒機會回到九城域了。這是一片蠻荒之地,很少有掌印師會到這裡來,相對來說,你的家鄉倒是挺安全的。」

因為蠻荒,所以沒有強大的掌印師前來,這倒的確讓九城域安全了許多,不過,同樣是因為蠻荒,九城域也誕生不了什麼強大的掌印師。

「誕生不了強大的掌印師嗎?」

季成緊緊的握住了拳頭,終有一天,他會成為南域最頂尖的存在,到那個時候,九城域便再也不是那個輕易被人忽視的蠻荒之地了。

就在這時,六陽尊者忽然停了下來,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枚玉符,仔細的感受著玉符內的動靜。

良久,六陽尊者的臉色又平靜,忽然變得凝重了起來,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師尊,怎麼了?這枚玉符?」

季成輕聲問道。

六陽尊者看了一眼季成,隨後解釋道:「這枚玉符是聯絡玉符,能夠在很遠的距離下,都能夠聯繫到擁有玉符的人。這樣的聯絡玉符是非常珍貴的。我這裡還有一枚玉符,你帶在身上。恐怕接下來我們需要返回了。」

說罷,六陽尊者直接給了季成一枚玉符。並且解釋了如何使用,只是將意念沉浸下去罷了,即便不是心神修鍊者,也是有意念的,非常容易掌握。

不過,季成卻很疑惑的問道:「師尊,為什麼我們又要返回,難道不去金劍宗了?」

六陽尊者深吸了口氣,隨後沉聲道:「季成。就在剛才,我得到了金劍宗內的傳訊,現在整個南域的大中型勢力,幾乎都知道了這樣一個消息,那便是在九城域,居然發現了大型元氣石礦脈,而且就離心劍真人悟道成真的地方不遠。這可是大型元氣石礦脈啊,我們現在正在九城域,倒是可以先行一步。去打探清楚。」

說到大型元氣石礦脈,六陽尊者也隱隱顯得有些激動。

「大型元氣石礦脈?」

季成心中掀起了滔天駭浪,但他的臉上,還勉強保持著平靜。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大型元氣石礦脈的消息,終究還是泄露了。

「為什麼會泄露?為了保密。我自己都不敢輕易去開採元氣石礦脈,就是怕引起別人的注意。從而使秘密暴露出來,為什麼還是暴露了?」

季成心裡閃過了無數個念頭。他不知道,為什麼大型元氣石礦脈的秘密,這麼快就暴怒了,他還打算,讓這條元氣石礦脈,作為整個季族,甚至是整個九城域崛起的根基。

但現在,秘密暴露,讓季成的計劃付諸東流了,至少以現在季成的實力,他是保不住這條大型元氣石礦脈的。

六陽尊者繼續解釋道:「是啊,大型元氣石礦脈!季成,你可能不清楚大型元氣石礦脈代表著什麼,那可是代表著一個大型勢力的根基,一條大型元氣石礦脈,足以讓一個勢力迅速的崛起,並且成為南域的大型勢力。這對所有勢力來說,都是一個難以抵擋的誘惑,這九城域,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剛剛出現了心劍真人悟道成真之地,現在居然又出現了大型元氣石礦脈,這哪裡還是蠻荒之地,這分明就是一個福地!」

能夠誕生大型元氣石礦脈的地方,絕對稱不上是蠻荒之地了,隨著這條大型元氣石礦脈的消息傳播,整個九城域,就要徹底的熱鬧了。

季成深吸了口氣,盡量平息了一下內心的心緒,隨後低沉著聲音說道:「師尊,我們金劍宗的實力怎樣?」

六陽尊者看了一眼季成,有些無奈的說道:「只能算是小型勢力!」

「小型勢力?師尊,請恕我直言,金劍宗,恐怕無法參與到大型元氣石礦脈的爭奪?」

季成其實很清楚大型元氣石礦脈意味著什麼,想金烏國、大楚國以及許多大型宗派,這些強大的勢力,一定都會來爭奪,在這樣的勢力面前,金劍宗就根本不算什麼了。

六陽尊者也不生氣,反倒是笑了笑說道:「不錯,我們金劍宗的確沒有爭奪的實力,不過,我們金劍宗卻是十六宗聯盟之一!十六宗聯盟,實力堪比大型勢力,只是組.織鬆散,並且沒有一條大型元氣石礦脈作為根基罷了。一旦得到這條大型元氣石礦脈,十六宗聯盟就將真正有了底氣,與那些大型勢力爭鋒。在一致對外方面,十六宗聯盟還是做的相當不錯,而且內部的利益劃分也很公平,我們得到了這條大型元氣石礦脈,對日後的金劍宗來說,也會得到許多真正的利益。因此,現在我們返回去,必須第一時間找到這條元氣石礦脈,並且守住,等到十六宗聯盟派來更多的強者,到時候,誰也無法從我們手中奪走這條元氣石礦脈!」

說到這裡,六陽尊者的語氣中,也隱隱透露著興奮之意。

「十六宗聯盟……」

季成低聲默默的念叨著,他現在勉強保持著冷靜,大型元氣石礦脈的消息,既然已經泄露,那他也不能無動於衷,在這場爭奪大型元氣石礦脈的「盛宴」中,季成也不想一無所獲。

「好了,我們趕緊返回,絕不能讓其他人先找到那條元氣石礦脈。」

六陽尊者語氣凝重的說道。

「師尊,如果已經有人先找到那條元氣石礦脈了呢?否則,消息是如何泄露的?」

季成還想知道,散布大型元氣石礦脈消息的人到底是誰。

「雖然我不知道散布消息的人是誰,但他們絕對沒有實力佔據元氣石礦脈,否則,這個消息也不會擴散。至於有人先行找到了元氣石礦脈,也不是什麼問題,現在整個九城域,老夫的實力最強,誰先佔據了,那就殺了誰!」

這個時候,六陽尊者身上散發出了冰冷的殺意,在這種事關宗派利益攸關的事,六陽尊者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妥協。

「走。」

隨後,季成便與六陽尊者一起,重新往回趕去。

*****

心劍真人悟道成真之地,許多掌印師都還沒有突破九座巨劍石雕,但一些人,卻接到了一些玉符傳訊,個個臉色大變,立刻便離開了心劍真人悟道成真之地。

「大型元氣石礦脈,居然有大型元氣石礦脈,就在這片山林里!」

「真是不可思議,蠻荒之地的九城域,居然誕生了大型元氣石礦脈,宗門要求我們,必須不惜一切代價,率先找到那條元氣石礦脈!」

於是,數量眾多的掌印師,已經對心劍真人的傳承,沒什麼興趣了,開始發瘋了一般,鑽進了山林中,尋找著山林中的那條大型元氣石礦脈。

甚至,元氣石礦脈還沒有找到,便已經充滿了混亂與血腥……(未完待續。。) 諸位,抱歉了,老月的確太高估自己的精力了,當初老月三開,日更一萬八,那是段光輝往事,但現在,說真的,支撐不住了,雙開都支撐不住了,雖然不想承認,但老月的確已經不是小年輕了。

至尊的成績,怎麼說呢,肯定比不上法師,均訂一千多,或許對於新人來說,這個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了,但老月在這行多年,知道,這點訂閱只能喝西北風了。


至尊,老月曾經嘗試了新的寫法,自以為不寫套路文,就一定能成功,沒想到,現實還是這樣殘酷,至尊耗費了老月很多的心血,但現在卻是這樣的結果。

老月只能先暫停更新至尊了,或許日後,等到老月有精力了,會重新繼續寫,但現在,老月需要好好想一想了。

因此,老月會回去繼續寫法師,直到法師完本,至於下一本,如果沒有意外,老月會再寫法師題材,暫時不會碰東幻題材了,而且,現在的奇幻,寫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寫的好的更是寥寥無幾,老月也希望,能夠在一潭死水的奇幻類題材中,重振咱們法師的聲威。

好了,就這樣了,希望大家能夠理解,老月拜謝!(未完待續。。) 神界本該是最為寧靜安詳的存在,可是此時月老的宮殿里卻是一陣雞飛狗跳,這當然還是拜那個打不得,罵不得的小月神所賜。

「月丫頭,你你你……」月老一臉委屈的看著他的月老祠,紅線遍地,泥土滿牆,他滴寶貝啊,就這麼被眼前的小丫頭霍霍了。

「好歹咱們也是一家子,你怎麼能這麼欺負我老人家……」

月老心裡暗暗腹誹著

「月老爺爺,你有那麼多泥土,不用多可惜啊,我只是用它們給你補補房子而已嘛,就是手藝不精,修的不漂亮,要是你不滿意,人家就去求求魯班伯伯,讓他給你修修,好不好?」

罪魁禍首此時正坐在那傳說中的三生石上悠閑的啃著剛從夜寒神君那裡偷來的蟠桃,精緻的俏臉上蕩漾著燦爛的笑靨,完全沒有做錯事的自覺。

「真是個壞心的丫頭哦,就知道欺負我老人家!虧我平日里那麼疼你,傷心哇……」

月老掩住臉,從指縫偷偷觀察月離的反應。

「人家才沒有壞心嘞,人家那麼純良了,平日里連只小小的螞蟻都不捨得傷害呢!」

當然神界也不可能有螞蟻讓她傷害!心裡偷偷樂了一下,月離臉上卻是一臉的真誠無辜。

可惜……月老不買賬!

「月丫頭哇,你在那石頭上刻了什麼?」


眼尖的瞥見月離尊臀下那塊三生石上的字跡時,月老那張總是掛著和煦笑容的臉突然變得嚴肅而駭然。

更恰當的說是被驚嚇到了,他非常非常希望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嗯?」停下啃蟠桃的動作,月離微微一愣,順著月老的目光望去。

「啊哈。」當明白月老所指時,月離一臉愉悅的跳下三生石。

「這是我的名字啊,月離,刻的漂亮吧?」三生石的正中間正是她用心刻上的名字,名字周圍還刻著一些古怪的像圖騰一樣的花紋。

「那這個呢?」聽她這麼說,月老臉上的駭然更勝剛才,急忙指向月離旁邊的另外兩個字。

「無殤啊!」月離滿臉的無辜,不知道平常和藹可親,即使總被她捉弄也『毫無怨言』的月老爺爺怎麼突然露出這麼嚇人的神情。

「月離無殤啊!難道月老爺爺不希望離兒每天都開開心心的,沒有傷心的事情么?」

月離可憐兮兮的看著月老,一臉的委屈難過,那架勢就好像一隻被大灰狼欺負了的小綿羊似的,當然大灰狼毫無疑問的就是月老了!

汗,他什麼時候變成大灰狼了?!月老這個委屈啊,儘管如此,他還是對月離的話表示深深的懷疑,因為這丫頭實在是會做出些出人意表的古怪事情。

就好像上次,硬說天帝長了根白頭髮,不由分說的就扯掉了天帝一根黑髮發,之後才說,原來是霞光耀眼,看錯了,讓天帝哭笑不得!

其實只是為了和琴仙打個賭,贏取那張若干年前在人間被毀去的名琴『繞樑』……

他還真是想不出來,有什麼是這個丫頭不敢的!

「那你知不知道,無殤是個人名?」謹慎,謹慎,和這丫頭說話,一定要謹慎,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想到這,月老小心翼翼的打量著月離。如果她不知道還好,要是知道還刻的話,這丫頭的膽子可就忒大了!

「不知道,我真的是隨便刻的,月老爺爺!」誠實的搖搖頭,月離一臉的無辜,實在是不明白月老這般緊張到底是為了什麼。

當然如果她知道,刻上去的可能性會更大,汗顏……

聽著月離的回答,月老的下巴再次跌到地上,「這個是可以隨便刻的嗎?!你知不知道君無殤是何許人也?他可是魔界的至尊!」破天荒的月老沖著月離大聲吼道,全然沒了平日的和藹!

不要怪他,不要怪他,因為這件事對他的衝擊實在太大,他老人家實在是有點消化不了,恐懼是可以原諒的,發脾氣是可以理解的!

「月丫頭哇,魔尊君無殤可是和神君夜寒實力相當的魔界第一人啊!而且傳聞說啊,他其實比神君更可怕哎!」

「君無殤?」月離根本沒有去注意月老的神情,只是默默念著這三個字。

從懷中取出她的小刻刀在『無殤』前面又工整的刻了一個『君』字。

「好了,這就完整了,呼呼……」說著還得意的朝月老擠擠眼,宣誓著某種算計的成功!

這回月老的下巴不是跌到了地上,而是跌的粉碎。

他堅信他已經成了某件事情的幫凶,哎呦呦,他滴命好苦啊!就這麼被這個丫頭唬住了。

還,還替她擔心!悔恨啊悔恨!

「你,你,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啊?!月丫頭,這回你的玩笑可是開大啦!這是要闖禍的,快,快把這個抹去,別被別人看見了!」

雖然是被這丫頭算計了,月老還是好心的督促著,還不時的向外探頭,觀察外面有沒有人偷窺。

月離好笑的看著月老探頭探腦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果然還是月老爺爺最可愛!

「我每天都在闖禍啊,多闖一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相較於月老的緊張,月離反倒絲毫不在意,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嘛,闖闖禍也能打發打發時間,有什麼不好?

只是委屈了月老爺爺為她提心弔膽,她在心裡小小的反省了一下。下一秒便惡作劇的把三生石上的名字圈在了一個大桃心裡。「哈哈!」

「月丫頭啊,這三生石上寫的名字都是要情牽三世的眷侶哇。」月老覺得自己都要抽掉了,這丫頭這回恐怕是害人害己啊!提醒,一定要提醒她!

「你是神啊,神是不能談戀愛的,何況還是和魔談戀愛,那是更不能的。」

糟糕,擦不掉,呀呀,對了,這丫頭是用刻的!

誰來救救他啊,這要是讓天帝知道了,哦不,如果夜寒神君知道了,也不對,反正不管誰知道了,自己都是吃不了兜著走,命好苦,命好苦,他滴命怎麼這麼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