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林風的速度,引開第一批巡邏幫眾的剎那間,便是折回而來。雖說此次打草驚蛇,卻也是無奈之舉。透過百毒彩蟒的視線,此時護衛首領已是搬來救兵,足足十幾個星域級強者!

「洪毅幫。當真了得。」林風輕道。

林氏一族,總共也不過那麼點星域級強者。但這對洪毅幫來說,看起來只是九牛一毛。

百毒彩蟒且戰且退,林風眼眸閃動,此時正隱藏在駐地一個小房間之中,並未暴露。眼下,洪毅幫正處於一片警戒狀態。自己要想在這時候『行兇』,無疑太過冒險。

並不急在一時!

「嘩!」紅綾加入戰鬥。

與百毒彩蟒連成一線,一時間洪毅幫眾人也感吃力。

對魔獸來說,身體的強度和能力,自是比普通武者強的多。進化成巨龍的紅綾且不說。單單是吸收眾異蛇毒素的百毒彩蟒,如今更強大的可怕,其毒液足以讓一個星域級武者直接身隕!

但……

林風並未讓兩頭魔獸繼續肆虐。

差不多,目的達到就行。

再多,就過了。

一旦引出洪毅幫真正的強者,那時麻煩就大了。



洪毅幫中。

「到底怎麼回事?」聲音沉然,說話的是一個絡腮鬍男子,身材高大。

神態舉止間,有股不怒而威的氣勢,讓人不寒而慄,正是洪毅幫的幫主『洪定』。一身實力強橫至極,釋羅郡十大強者之一,是最接近聖級的武者之一。

「是一條百毒彩蟒和巨龍,不知從何而來。」

「倘若是武者還有道理,來兩頭魔獸,有何玄機?」

「也不知,僅僅沒多久便被打跑了。」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好奇討論著。

然,始終得不出一個結論,畢竟,這次的事情實在太莫名其妙。

在釋羅郡中,妖族魔獸是相當罕見的存在,一頭都難見到,更不用說兩頭,而且是星域級的兩頭妖族魔獸!

「該不會我們這裡某個空間撕裂,通往無邊海域?」

「靠,老潘你少嚇唬人,真要有這麼回事釋羅郡早大亂了。」

「就是,依我看恐怕是黃鶚派和姬迷宗故意使壞,讓我們疑神疑鬼。」一個消瘦男子擰眉道,他所言得到在座大多數人的贊同,想來想去這個估測最符合情理。

東邯區中,洪毅幫雖一家獨大,但黃鶚派和姬迷宗的勢力卻也不小。

兩大勢力野心勃勃,無時無刻不想蓋過洪毅幫。

「二弟,你怎麼看?」洪定眉頭一沉,望向身旁。

「小把戲而已,大哥。」二幫主『洪武』笑道,「毋須緊張,沒任何人傷亡,難不成有人藉機進入我洪毅幫么?那他未免吃了熊心豹子膽,況且大門完好無缺,一直有護衛守護,並無人進入過。」

「你說是,老三?」洪武望向洪刎。


「二哥所言甚是。」洪刎微微一笑,然眼中卻是精光微閃。

「唔……」洪定沉吟了一陣,徐徐點頭道,「不管怎麼樣,此事甚是詭異,這兩天大家多注意點,若見到可疑人等或是奇怪現象,立即彙報!」

「是,幫主。」眾人齊聲應道。

…(未完待續。。) 洪毅幫內。

林風,宛如一頭獵豹,耐心的等候著。

在這幾乎堪比乾羅區一半面積的駐地,想要隱藏躲避並不是件難事。更何況,洪毅幫雖起了疑心,但始終未太放在心上,並未挖地三尺的搜尋。更不知道,此時,已是有一個可怕的敵人悄悄混了進來。

「原來洪毅幫三個幫主的府邸相隔並不遠。」

「還以為洪刎的老巢有多難找。」

林風眼眸微爍,嘴角輕划。

之前自己還怕找洪刎費事,然眼下看來並非如此。

唯一麻煩的是……

「必須速戰速決。」

「若不然,恐怕會驚動其它兩個幫主。」

林風心中輕凜,來之前自己也曾詳細調查過資料。

除洪刎外,另兩個幫主可不是省油的燈,不提十大強者之一的洪定,單單是二幫主『洪武』恐怕也非自己所能匹敵。洪武,同樣是星域級巔峰的存在,只不過相比洪定光芒略黯少許而已。

事實上,三幫主洪刎實力也不算差,但比起洪定和洪武,就顯得有點微不足道。

「兩天後,洪毅幫有個重要的貴賓。」

「屆時,防禦必然鬆懈,而幫主洪定必定會招待客人留到最後。」

「這將會是我的最佳機會!」

眼眸炯亮,林風心念堅定。

唯有蟄伏入幫派之中,才能掌握最佳的情報,以及——

覓得最好機會!

兩天後。

洪毅幫,一片熱鬧沸騰。

張燈結綵,大宴全席,幾乎所有洪毅幫的高層都是到齊。迎接貴賓。包括幫主『洪定』在內,都顯的微微緊張。顯然,來者身份非比尋常,而二幫主洪武及三幫主洪刎,站在洪定身後,亦是正裝打扮。

整個會客廳。一片祥和氣氛。

除了幾十個幫中高層,其他人根本沒資格進入。

許多好奇的幫眾伸長脖子,無不想見見所謂的『貴賓』到底是何方神聖,翹首以待。

然,並非所有人。

「嗖!」一道黑影掠過。

以極快的速度,封鎖氣息,林風霎時進入洪刎府邸之中。

在幫派駐地內,各府邸的防禦顯然差了好幾個檔次,尤其此刻所有幫眾都去一睹貴賓的真面目。防禦更是鬆懈許多。林風宛如一隻靈敏的狸貓一躍而入,洪刎府邸的下人根本沒有知覺。

實力,相差太大。

並非所有管家,都擁有關忠這樣的實力。

在洪刎府邸,雖有不少星主級別的奴隸,但更多只是一些普通婢女,家丁等等。話說,就算是普通星域級的武者。想要發現林風的行蹤,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嘩!」眼瞳星光璀璨。林風宛如一道煙雲進入洪刎府邸。

並未開啟自我狀態,但三層的星蒼瞳和星穹瞳,本身便已是逆天的強大。

「在那!」林風很快便發現洪刎居所之處。

自己所居同樣是府邸,故而想要找到主室,並不是很難。

大門敞開著,此時眾婢女正仔細的打掃。主室格調清雅,有種淡淡的清香,儒雅之風。各處通道、門路很多,彷彿一條條橋樑般連接著,主室看起來相當之大。

「好。」林風目光炯然。

並不避忌。身影如電霎時弛入其中一道門。

「哪來的風啊?」一個婢女抬起頭來,好奇不已。

「有沒?我怎麼沒感覺到?」另一個婢女有點莫名其妙。

「幹什麼!誰讓你們停下的!」管家沉眉喝道,指手畫腳,「還不快點打掃乾淨,若出了什麼差錯看主人不殺了你們!」惡狠狠的話語,讓的眾婢女頓時噤若寒蟬,顯然洪刎『威名遠播』。

正大光明的進入!

但,卻沒人發現得了。

這就是實力。



「來,巡察使,我敬你一杯!」洪定豪邁而笑,舉起酒杯。

「我不喝酒。」聲音如幽谷彈唱,水波平靜。那是一個身材窈窕,肌膚勝雪的女子,身體外閃動著一層淡淡水色光華。正是聖者『釋迦羅』座下弟子,巡察使『冰雲』。

「呃……」被當眾拂面,洪定面色有些不自然。

換做其它人,哪有這個膽子敢拒絕他洪定敬酒,但眼下這姑奶奶卻得罪不得。

巡察使,那可是兩使之一。



其它人或許不清楚,但洪定是誰,又怎會不知。

一主兩使,都是聖者座下,地位不分上下!

洪定畢竟是一幫之主,見過大場面,瞬間便是哈哈大笑,大手一揚,「來,弟兄們,遠到是客,大家一起敬巡察使一杯。」言罷,不待冰雲說話,洪定開懷而道,「我洪定先飲為敬!」

「好!」「還有我!」「來,大家一起敬巡察使!」嘈雜帶著歡笑的聲音響起,宴席上眾人無不暢飲。

巡查府眾人目光望向冰雲,後者秀眉微蹙,但還是微微點頭。

不管怎麼樣,舉手之勞沒必要將關係弄的那麼糟,巡查府眾人得到冰雲首肯,當即也是微笑著舉杯共飲。洪定眼中精光一閃即逝,豪邁而笑,很快,宴席便是變的熱鬧起來。

作為三當家,這種場合洪刎自是免不了。

事實上,林風也確實運氣不錯,若非此次巡察使冰雲到來,洪刎恐怕早已閉關。畢竟對武者而言,閉關修鍊宛如家常便飯,超出七、八成的時間在修鍊中,那是太稀疏平常。

而此時——

「滴,滴,滴!~」星晶表閃動,洪刎眼眸微微一灼,卻是一個熟悉的名字。

淡淡的目光環望四周,此時宴席一片熱鬧。並沒有人注意到他。洪刎神色平靜的走到無人之處,打開星晶表。

「考慮好了?」洪刎的口吻甚是清淡。

「我答應你的條件。」星晶表那頭,聲音冰冷刺骨。

「好。」洪刎淡然道,「過來,我會派人接你。」言罷,沒有第二句話。洪刎便結束通話,從始至終,臉龐沒有半分表情變化。正應了林風那句話,物以類聚,人以群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