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才將這陰靈水草采出來之際,李向南忽然聽到一股動靜,那彷彿是野獸發出的嘶叫聲,源自於那水池的底部,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

李向南拿著陰靈水草,立即後退了幾步,拿出一張烈焰符在手上。

只見那水池中一股水泡冒出,一條約手臂般粗,全身灰青的蛇頭突然鑽出水面后,鎖定李向南吐著信子。

還以為是什麼兇猛異獸鑽出來,原來是一條葵水蛇,還是一條幼蛇,李向南也沒有打算殺死這隻小蛇。

因為別看這是條幼蛇,一旦殺了他,就會引來更多的蛇前來,甚至能引來真正的凶獸葵水陰蛇,雖然不比那黑冠王蟒難對付,但這種蛇成群出現,會非常麻煩。

李向南打算用烈焰符,直接將那條蛇驅趕走,打發了了事。

可他還沒有扔出符篆,突然間警覺了起來。

只聽一陣悶吼聲傳來,隨即一道影子如閃電般從那水池邊掠過後,那條葵水蛇便消失不見,附近只留下一灘水漬。

李向南的眼睛眯了起來。(未完待續。。) 那條葵水蛇被未知的獵物掠走的瞬間,雖然其速度非常快,可那瞬間閃過的影子,卻被李向南完全捕捉到了。

在這個陵墓之中,除了一些山間的野獸,或者是水中生物會無意中鑽了進來之外,在這純陰絕煞之地,一般性喜陽光的生物,在這陰冷之地極難存活。

而剛才閃過的那個身影,會掠走葵水蛇的,其實那並非是活物,李向南在其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機存在,也不會是陰魂鬼衛。

那麼,必然就是死物。

在這陵墓之中,會移動,並還會掠食的死物,除了毫無生機的陰屍之外,就再無他物了。

沿著那些水漬,再往前,隨著台階而下,就是一座地宮。

這座地宮門已經被破壞,裡面非常的寬敞,四處立有鬼侍,只不過都是穿著鎧甲的枯骨罷了,還有一些倒立在一起的穿著仕女服的嬌小屍骨,應該是陪葬的女侍。

而這座地宮當中,也有數十隻陰魂在遊盪,儘管地宮的門破壞了,他們同樣無法離開這座地宮。

李向南將鬼衛和鬼卒放到了地宮之中,他只是讓鬼衛去捕捉那些陰魂,而鬼卒就一直寸步不離的跟在身邊。

嘶!

當李向南半隻腳踏入那地宮門檻之際,突然間一道嘶吼之聲在附近傳來,一道疾快的身影朝李向面這裡撲來。

李向南放出神識,迅速鎖定了那撲來的身影。

只是略微打量之下。倒是讓他有些吃驚。

這是一隻陰屍,除了臉色灰白,眼眸發直發青之外,乍一看就跟一個正常的女人沒有什麼區別。

只見這隻陰屍穿著一身不會腐朽的華貴服飾,披頭散髮,戴的首飾與鳳冠均已經不見了,她仍保持著生前的容貌,確實是位絕色美人。

然而,這卻不是一般的陰屍,這是一隻千年陰屍。


她的身體堅硬如鐵。皮與骨已經完全融合在了一起。顯得圓潤有光澤,如精加工出來的帶有光澤的工藝品,就像是位鐵人。

尤其是她撲來時帶起的那道烈風,如刀一般。可見其力量的強大。其長長如刀鋒般的指甲間還有血跡。他吸食葵水蛇留下的痕迹。

但從那血跡的鏽蝕程度來看,更讓李向南覺得忌憚的還是這個陰屍所帶的屍毒,應該非常的猛烈。就不說被觸到,就是近距離聞到,都會中毒甚深。

這讓李向南很快就想到了那個中了屍毒的盜墓賊宋成峰,他絕對是遠遠地吸入了這陰屍殘留下的屍氣以後才中了屍毒,否則他不可能有機會幸運地逃出去並活了近兩年時間,一旦讓這陰屍碰到,那盜墓賊必死無疑。

看到這隻陰屍撲來,李向南暫時不敢讓她接近,立即縱身躲閃開來,並閉住呼吸避免吸入屍氣。

不過他心中卻在想,既然那盜墓賊能夠在這陰屍的獵捕之下逃了出去,那麼這具陰屍應該是擁有致命的弱點。

隨即,李向南的眼光一閃,他看到了這地宮門口被丟棄的一個明顯是現代人用的防風打火機以後,就頓時明白了。

這陰屍怕陽火。

想到此處,李向南猛地打出烈焰符。

當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在他的手掌心生成之際時,那陰屍果然十分畏懼,突然間嘶吼一聲就鑽進了那地宮中央的棺槨之中。

然而,李向南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感應到周邊的地下傳出陣陣異響,似乎是機關被開啟的聲音,不由臉色一變。

他轉過臉來,就見那地宮頂部的多處洞孔緩緩地開啟之後,一支支勁弩便伸了出來。

咻咻咻!



那些勁弩伸出之後,便沒有目標地全方位迅速射出弩箭。

李向南眼見無處可躲,立即讓鬼衛凝出那面巨盾擋在他的身前,這才堪堪抵擋住那無差別的弩箭射擊,再加上他身上穿有護體的法衣,即便有漏過來的弩箭,也傷不到他絲毫。

好在這些弩箭也只是凡俗製品,而且又經歷千年的腐蝕,其威力大大減弱,否則剛才那些弩箭無死角的全方位一輪射擊之下,普通人絕難抵擋,直接就被射成刺蝟了。

一波弩箭攻擊之後,雖仍能聽到機關響動的聲音,已然不見第二波弩箭射出。

不過這個時候,那隻陰屍突然間又從那棺槨之中鑽了出來,並直撲而來。

李向南察覺到他方才躲避那機關弩箭攻擊時,手中的烈焰已然熄滅,令那隻陰屍沒有了顧忌,自然會再來攻擊。

看來這隻陰屍,已經擁有了簡單的靈智。

若要再讓他修鍊上一段時間,恐怕她會徹底的克服怕火的這個致命弱點,到那時,這銅皮鐵骨的千年陰屍,恐怕沒有人能輕易殺得死她了。

其實李向南目前也沒有太好的辦法解決這隻千年陰屍,因為這陰屍的身體極其的堅韌,比鋼鐵還硬,除了怕火之外,完全就是個鐵疙瘩一樣,打她一拳沒事,恐怕自己還要受到那股力量反震,完全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目前,這隻陰屍再次襲來,李向南也只有再拿出一張烈焰符。

可當這烈焰符生成烈焰之際,那陰屍極為狡猾,還不待李向南打到他身上,便迅速地躲了開來,並鑽進了棺槨中,並觸發了地宮裡的機關。

李向南見狀,這次他倒是不怕那弩箭的攻擊,讓鬼衛凝出護盾護好自己,帶著那烈焰銜凝出的烈焰,迅速縱身來到了那棺槨之處。

不過李向南不經意間踏到一塊石板后,那石板立即便陷落了下去,只聽機關響動,倒不見弩箭再次伸出來射擊。

然而,李向南沒有料到,那棺槨之中竟然還有一個不知通往哪裡的洞口,那千年陰屍根本就不在這棺槨中。

眼見那烈焰即將消散,李向南乾脆一把打入那洞口裡任其燃燒時,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那棺槨當中的一樣事物上。

這個棺槨空間非常大,裡面除了一些大量珍寶首飾的陪葬品之外,竟然還有一汪只有臉盆盤大的冥泉。

雖然是這冥泉是人工布置而成,但經這絕陰之地的千年蘊育,已然形成了真正的小幽冥泉。

而且,在這幽冥泉中,目前已然蘊育生成有兩顆特別的珠子,一顆千年陰凝珠,一顆千年幽煞珠,這可都是極品的好東西啊,比之前李向南得到的那陰煞珠還要珍貴罕見。

精神有些振奮下,李向南開始尋思著取走這些寶貝時,但那布置小幽冥泉的一樣顯得非常破爛的一個缺角卻吸引了李向南的注意力。

那個破爛的缺角呈角狀,底下有斷裂痕迹,但其中卻蘊含著一股神秘的力量波動,竟帶著一種令李向南無法拒絕的吸引力,頻頻朝他發出一股波動。

在那缺角發出波動后,李向南突然感覺到身上一股異動傳來,他一直隨身攜帶的那尊古塔,在這個時候顯得蠢蠢欲動,同樣散發出一股神秘力量波動,與那缺角遙相呼應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李向南心中似乎想到了什麼。

他立即將古塔拿了出來,之後兩相一對比下,他驚喜地發現,那個破爛的缺角,與這古塔塔身上破損的一處竟然完全吻合。

那缺角,顯然是這尊古塔四處散落的其中一塊碎片。

李向南完全沒想到,竟然能夠在這帝王陵墓之中碰到這樣的驚喜,找回那神奇古塔破損的其中一塊碎片。

因為那缺角被用來布置了小幽冥泉,李向南不敢隨便將其取下,否則那小幽冥泉會消失,兩顆寶珠也會隨之消失掉。

不過這小幽冥泉經千年蘊養而形成,非常的不易,也是極為罕見的存在,哪怕那幽冥泉水只能裝半臉盆,但那也是不管煉器,還是煉丹,都是極品材料。

而且,這小幽冥泉生生不息,會不斷吸收凝陰精華,生成幽冥泉水,要是取走泉水,任其消散掉就太可惜了,李向南不想放過。

怎樣才能將這小幽冥泉完整地帶走呢?

冥思苦想了一陣,沒有太好的辦法,於是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很久沒有交流的陰冥老鬼,那老鬼被他涼在塔中有一段時間沒有理會,應該早就已經憋不住了。

這樣想著,李向南便將古塔托於掌心,心神進入塔身裡面。

很快,塔中就傳來了一個無比哀怨鬱悶的聲音;「死破孩子,你竟然忍心將朕置於這塔中這麼久不聯繫朕並與朕說話,你想憋死朕啊,簡直是罪該萬死,朕如若能出去,定將你這死孩子抽魂吸魄,點了那魂燈……」

聽到這陰冥老鬼喋喋不休,似乎抱怨沒個完,李向南讓他盡情釋放了一些鬱悶的怨氣之後,才道:「你不是總說討厭小孩子,怕麻煩嘛,所以我沒有聯絡你,很久沒我跟你說話,你又寂寞難耐,憋的不行,又怨我,這豈不是自相矛盾?」

「算啦,朕不與你這小破孩子計較這些,快說說,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寶貝,竟然讓這古塔產生很強烈的感應和共鳴,險些都能把朕給晃暈了!」

李向南道:「我在一座帝王古墓之中發現了這古塔破損殘缺的一個碎片,所以古塔才會有此感應!」(未完待續。。) 「什麼,竟然找回了一塊碎片,你小子的機緣也太好了點。

要知道這古塔經歷了十方百萬世界,其碎片散落各處,想找回一片,那可都是千難萬難啊……」

陰冥老鬼顯得有些急切,道:「臭小子,那還不趕緊將碎片取回來,這古塔有了這塊碎片融合后,其威效定然會大大有所提升,這對你小子可是大好事啊……」

李向南自然知道這些,卻是無奈道:「可是,那碎片竟然被用來布置了小幽冥泉,目前那小幽冥泉已然能蘊育出兩顆千年凝陰珠和千年幽煞珠,如若我取了古塔碎片,那小幽冥泉定然會消散掉,豈不可惜……」

「混帳,不過是垃圾的小幽冥泉而已,有什麼好可惜的,跟真正的幽冥靈泉、幽冥仙泉、幽冥神泉比起來,那小幽冥泉簡直連渣都不是,唔……」

說到這裡,陰冥老鬼忽然頓住,因為他終於意識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李向南所處的地球環境,其修鍊資源匱乏到令人髮指的地步,能發現這小幽冥泉,也實屬機緣絕佳,非常罕見的一件事了。

想到了這裡,陰冥老鬼沉默了一會兒,才道:「要完整地移走這小幽冥泉的方法,倒是非常多,可哪一樣都不適合現階段渣一般修為你小子,你手頭上有沒有什麼上好的凝陰法器?」

李向南道:「我手上目前只有一件陰煞葫蘆,屬於中品法器。其內部結有一顆千年陰煞珠,被我布置了凝陰法陣,外部又配置了養魂陣與聚靈陣輔助,可以容儲陰魂……」

「不行,這陰煞葫蘆太垃圾了!」

既然陰煞葫蘆這老鬼說不行,那李向南手上還真沒有合適的法器。

不過,李向南突然想到了什麼,便道;「不知道那鬼母陰珠行不行?」

「咦,鬼母陰珠,竟然還有這種好東西?」

陰冥鬼帝聽了后。顯得有些振奮。道:「這鬼母陰珠倒是很難得的一件好東西啊,你小子的機緣果然強大,既然你有這鬼母陰珠,那麼這小幽冥泉的問題就非常容易解決。只需要將那小幽冥泉移植入鬼母陰珠當中即可。而且更妙的是。兩者之間倒能夠相輔相成,今後將妙用無窮!」

只是說到這裡,陰冥老鬼顯得有些疑惑。又問道:「只是,即使這小幽冥泉,其形成的條件也極為苛刻,一座帝王古墓不但有古塔碎片,並用其人工布置了小幽冥泉,那麼這個地方定然是處非常特殊之地,你詳細地跟我說說?」

對於這帝王古墓,李向南目前才開始探索,了解到的也並不是很多,不過他還是將知道的全部告訴了這經歷閱歷極其豐富的陰冥老鬼。

陰冥老鬼聽了李向南的敘述之後,不禁突然笑了起來,笑的很陰森,道:「果然如此,那個凡人中的帝王倒是個有修道慧根的人啊,照你的敘述來分析,那麼他選擇陵墓的地點,應該是一條小型靈脈的龍尾地帶,但經千年演變,同時也變成了一處很不錯的靈脈匯聚精華之地。

更重要的是,以那帝宮的冥都陰煞格局來推測,這位帝王曾經應該與修士有過接觸,並且關係不錯,這凡人在世俗已經是皇帝了,死後還想當鬼雄,那裡應該是一位懂陣法的修士幫助設計布置的。

不過你所在的地方,按你所說擁有一隻女性的千年陰屍,同時她被安葬時還被佩戴了鬼母陰珠,又用小幽冥泉滋養,外面又布置了血煞陣法,這種方法,不論魔道,還是鬼道之中的修士會經常使用到,這是一種豢養冥屍傀儡的方法。

現在那具陰屍經千年蘊養,已然成了火候,啟蒙出了靈智,條件也已經成熟,但遲遲沒有修士去祭煉成為冥屍傀儡法寶,這說明其間應該發生了什麼變故,可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這可是一件很不錯的冥屍傀儡法寶,而且那鬼母陰珠當中蘊育有雙子鬼體的陰魂,應該就是那具陰屍死後的神魂轉化而來,這簡直就是完美,只要你能再湊一隻不錯的陰屍,這樣一來,就能煉成擁有靈智,比修士還要強大的雙子冥屍法寶。」

陰冥老鬼越說越興奮,道:「而且,據你所述,既然這個女人生前是那帝王最看中的女人,但她被修士用以豢養陰屍傀儡,說明這個帝王估計也會在死後被那修士暗算設計,同樣也有可能會被豢養成為更強的冥屍傀儡主導。

而且他的帝王陰魂,估計也會被修士布置另作他用了,這帝王看起來完全是被算計了的節奏,再加上這帝王陵墓所在的小型靈脈精華薈萃之處,這足以說明,那條小型靈脈已經在漸漸敗落消散,那麼靈脈的龍首源頭之地,定然會有修士門派留下的遺址,你小子可千萬別錯過去探索一番,說不定能發掘到好東西呢!」

李向南聽了陰冥老鬼的這一番分析之後,倒也並沒有顯有多亢奮,只不過他心中更加確定了一件事,就是那件藏寶圖和鑰匙的不凡之處。

既然那些秘武門派都在覬覦那藏寶圖和那把羅盤狀的鑰匙,這說明那兩樣東西都是至關重要的寶物,再加上李向南在這周邊探索,不單發現了修士布置過陣法的痕迹,而且還有神秘的靈獸在守護著那彼岸幽魂花與五彩煙蓮。

而現在,這座兩千年前的帝王陵墓背後竟然也有修士的影子,這一切的一切,很可能就會跟陰冥老鬼所說的那樣,事關一個數千年前的一個古老修士門派留下的遺址!

不過,如今的地球上沒有修士存在,這是李向南完全能夠肯定的,修鍊資源如此匱乏,誰願意呆在這裡,就是秘武門所霸佔的地方,都比這裡強。

陰冥老鬼很長時間都沒有李向南陪他說話,憋的難受,而這次終於能有人陪他好好說說話了,自然是不會錯過好好調教一下這小子的機會。

他沒有再分析這帝王古墓的情況,既然現在李向南手頭上有了母鬼陰珠的話,那小幽冥泉的問題就比較好解決,他又問道:「不過要移植這小幽冥泉之前,你有沒有找到好的可以替代古塔碎片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