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察覺到自己失態的青年,這個時候也是面色複雜的看著步天,倒是沒有了更多的嫉妒之意,皆是同兩名女子一起出言恭喜了一番。

對於眾人的恭賀,步天一一微笑回應,舉止優雅,談吐大方得體,不卑不亢,謙虛異常。與之前戰鬥時勇猛瘋狂的形象判若兩人,簡直就是一個翩翩貴族,謙謙公子。

這等風度氣質,看得兩名面容嬌好的少女暗自心折。俏麗的大眼睛偷偷打量著步天刀削般俊朗的臉龐,心臟如小鹿亂撞,怦怦直跳,都是嬌羞不已的連忙低下了紅撲撲的臉頰。

步天微笑的與眾人交談道謝了一番,便自開口道:「諸位是前往斯巴達城的吧?不若一道同行,我也正是想要前往斯巴達城,在那裡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

其他人還未出言,一名有著藍色長發的少女卻是驚喜的連忙道:「是的,我們的家族就處在斯巴達城中,公子若是也要前往斯巴達城,到時候一定要去我們家族暫住幾日。」

話一出口,這名藍發美貌少女就有些後悔了,感覺到自己實在是太不矜持、太冒失了,小臉蛋羞紅一片,無比尷尬。

隨即她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哦,是這樣的,我們家族在斯巴達城中有一些勢力,公子此次救援了我們,我們一定要報酬公子的大恩。所以公子到時一定要在我們家族暫住幾日,好讓我們款待公子一番,儘儘地主之誼。」

說完這一番解釋的話,少女鬆了一口氣,淡淡柳眉下的一雙明亮眸子也重新透露出微笑,期待的看著步天。

看著眼前堪稱小家碧玉的美貌少女,步天心中也是有些好感,便笑著開口道:「若是不麻煩的話,我在斯巴達城處理完事情之後,會登門拜訪的,不知你們家族的名諱?」

「艾德拉,我們家族是艾德拉家族,在斯巴達城很好找的,算是斯巴達城中的大家族了。我們的家主現任斯巴達城的執行官,授伯爵爵位,就是我的父親。」

藍發少女口齒輕快的歡笑說道,似乎對於步天同意拜訪她們家族很是高興。

「哦~」步天微感訝異,卻是沒想到原來這少女的家族還是個勢力頗大的存在,家主就是一名伯爵,這可是貴族當中階位很高的了。而且還身任斯巴達城的執行官,擁有一定的實權,如此就更加難得了。

在克魯克公國,貴族眾多,但是大多都是被封得貴族稱號,賜下一塊土地之後就沒有其它更多實質性的賞賜。

擁有實權的貴族是少之又少,這類貴族大多都是處於克魯克公國的金字塔頂端,算是除了公國王室之外的實權者了。

「沒想到,原來小姐竟是豪門千金,到時候我一定會前去拜訪的。」步天一臉恰到好處的驚異微笑著,然後又反應過來似的,沖著藍發少女詢問道:「我能否有幸知道小姐芳名,哦~真神在上,請寬恕我的冒昧之處,這是一個貴族最基本的禮儀。」

步天優雅的右手撫胸,施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姿態腳步都十分的到位。

在之前,步天曾在洛克的描述下,練習過基本的貴族禮儀。之後又在遇見了黃衣老者以及兩名青年時,親眼見他們對自己施的貴族禮儀,他與自己的動作進行對比修正之後,已經完全掌握了這種最基本的施禮方式。

儘管這樣,關於更多的貴族出行,赴宴,交際之類的禮儀,步天卻是一概不知。

作為一名有前途有理想的吸血鬼,這是大大的要不得的。

步天決定在抵達斯巴達城之後,要好好的惡補一下這方面的知識,畢竟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那就要將自己融入這個世界。

「呵呵,我叫溫蒂,溫蒂??艾德拉,很高興認識你。」

藍發少女一陣銀鈴般的微笑出聲,水汪汪的藍色大眼睛彎成了一條月牙兒,愉快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那歡樂的模樣,宛如一隻百靈鳥。


「溫蒂,溫蒂……真是好名字,這名字就跟小姐一樣,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

步天嘴角輕念著藍發少女的名字,漸漸露出微笑讚歎著。

「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這是詩歌嗎?」藍發少女聽到步天如此讚歎,眼中微笑之餘,心中更是歡悅和好奇。

「哦,是的,這是古老時期的一種詩歌,現在估計已經很少傳世了。我也是在家族的古老典籍中翻看查閱到的,今日看到了小姐的美麗動人,於是就不自覺的讚歎出口。」

步天臉不紅心不跳的又編了一個謊言,將《樂府題解》中的一句詞扯出來瞎掰。

「古老時期的吟遊詩人們,真是才華橫溢啊。」藍發少女忍不住讚歎道,美眸流轉間甚是動人。

「好了,二小姐,我們還是儘早動身返回家族吧,這次出行竟然發生如此惡劣的刺殺事件,未免途中再生變故,還是儘快動身吧。這位公子一路同行,你們也會有時間繼續交流的。」

黃衣老者來到藍發少女身旁,恭敬的說道,隨即他向著步天抱以歉意的微笑。

步天臉上笑容不變,對黃衣老者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對藍發少女說道:「溫蒂小姐,我們還是提早動身吧。路上再聊。」

見對方笑著點頭同意之後,步天向其餘幾人微笑頷首致意,隨即轉身走向馬車。 距離斯巴達城不足五十里處的官道上,兩架馬車並排而行,洛克和黃衣老者各自駕駛著一輛馬車。

在馬車的一旁,另有兩名青年騎著高頭大馬緊隨,這兩匹駿馬四蹄生風,別具風姿,馬蹄嗒嗒,塵起灰揚。

步天此時正坐在車廂中,整理著升級后的收穫。

「人物:步天種族:吸血鬼陣營:黑暗

力量:21.靈敏:30(28+2).體質:22(19+3).精神:14.能量:20/20

職業:無.信仰:無.等級:2級.經驗值:20/4000.身體狀況:正常100%

種族天賦(未激活):1級男爵血族變身。

未分配自由屬性點:10點

拙劣的蛇麟短衫.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1級。屬性:靈敏+1.體質+1.質地:拙劣。重量:376克。簡介:精良的材料,不堪入目的手藝。

粗糙的蛇鱗長褲.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1級。屬性:靈敏+1.體質+2.質地:粗糙。重量:820克。簡介:精良的材料,不堪入目的手藝。」

這一次升級真是收穫巨大,對於實力的提升簡直不可想象,足足20點基礎屬性點。

其中10點隨機分配的基礎屬性點,已經由升級系統增加到四項屬性當中。

原本18點的力量增加了3點,原本26點的靈敏增加了4點,體質和精神也分別增加了2點和1點,就連步天一直未曾動用的能量值都翻了個倍。

僅僅提升了一級,就獎勵了這麼豐厚的基礎屬性點,完完全全就是一次身體的蛻變,步天可還有10點自由屬性點未分配呢。

儘管如此,步天依舊感覺到了實力上的巨大提升,渾身都充滿了力量的感覺。

恐怕如今的他再戰那駝背老大,根本就不用打什麼消耗戰,單憑屬性壓制就能輕易拿下對方。

步天欣喜了一會兒之後,就開始思索怎樣分配剩餘的10點自由屬性點。

如何利用好這10點自由屬性點,是一件需要仔細考量的事情,他要將這10點屬性點的給他帶來的實力提升最大化。

若是胡亂分配,比如給本就很低的14點精神值加上5點,那麼完全起不到立竿見影的成效。況且他是吸血鬼,又不是魔法師,太高的精神值對他來說並沒有更好的得到實力提升。


如今他的靈敏已經高達30點了,便是去除蛇鱗套裝的屬性加持,也有足足28點。以他的靈敏所帶來的速度提升,他自己都難以完全掌控這種驚人的速度頻率。

至於力量,這倒是個很好的加點方向。

力量代表著自身的攻擊力,這對於步天的戰鬥實力提升顯得頗為重要。攻擊力上漲了,那麼在與更強的階位高手戰鬥時,也不至於難以傷害到對方分毫。

再說體質,這一項屬性一直是步天戰鬥中取得優勢的最大底牌,特別是與他強悍的恢復力結合在一起,相得益彰,互為輔助,在持久戰中給他帶來了無盡的便利。

這也是一個不錯的加點方向,將優勢最大化。

步天沉吟片刻,思考清楚之後,也就不再猶豫,將10點自由屬性點全部分配到了力量與體質上,各自增加了5點。

屬性再次得到了提升,力量變為26點,體質變為27點。

如此,此次升級的所有屬性點,已被步天合理的分配乾淨。以他現在的實力與一些低階2級強者戰鬥,那是絲毫不怵。

儘管沒有學習過任何戰鬥技能,可是以他在1級時,基礎屬性便堪比2級強者的變態吸血鬼之身。如今提升到了低階2級,他的基礎屬性更是得到了一個飛躍,估計已經超出同階強者很多,彌補了沒有技能的不足。

「布蘭特公子,我們馬上就要抵達斯巴達城了,到時就要分開了,我很高興認識你這位朋友。」

一道清脆如百靈鳥般悅耳動聽的女聲從車廂外傳來,語氣中頗有些不舍。

步天收斂心神,從個人屬性模塊中清醒過來,他聽到了少女的聲音微微一怔,這麼快就到了斯巴達城嗎?

在路途的短暫交流中,藍發少女詢問起步天的姓名,步天只好捏造了一個假名「布蘭特」哄騙少女。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的名字太過東方化,在法蘭大陸這片西歐風格濃厚的世界實在不適用。

步天掀起車廂的帷幕,向外看去,只見左側并行的馬車,車廂的帷幕向上捲起。

一名藍發少女透過窗口,秋水明眸與他相視著,那雙海藍色的迷人大眼睛彷彿會說話一般,透露著某種訊息。


沖著對面車廂露出小腦袋的藍發少女微微一笑,步天以一種輕鬆安慰的語氣說道:「溫蒂小姐,你是個性格開朗的女孩兒,認識你這位朋友也是我的榮幸。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待我處理完一些事情之後,我會登門拜訪你們家族的。」

說到這裡,步天突然露出一副很怕的樣子,詼諧的對著少女說道:「不過到時候你可別將我拒之門外哦,那可就尷尬了。」

看著步天這幅搞怪的模樣,溫蒂因為分別有些不舍的情緒也被沖淡了一些,噗嗤笑出了聲。

不知為何,越是與步天相處下去,溫蒂就感到自己越是想要依賴對方。

每次與對方說話談心,她總會感到很愉快,而對方偶爾冒出的驚人話語,也讓溫蒂感到嬌羞的同時心底卻更加期盼起來。

特別是對方的舉止談吐,有一種其他貴族公子沒有的不羈之感。平常感受不到,但越是感受到,溫蒂就越是想要接近對方,這種心如鹿撞,這種微妙的情緒讓她有些欲罷不能。

她非常欣賞步天的博聞強識,經常能夠講起一些她聞所未聞的奇人異事,逗她開心。

與那些看起來很有知識,其實腹無點墨的貴族公子差別實在太大了。如此一來,就更讓她想成為步天所說的一則故事中,那名與王子邂逅的灰姑娘。

穿上屬於自己的玻璃鞋,披上美麗的婚紗,與心目中的王子攜手步入婚禮的殿堂。

想著想著,溫蒂俏麗的臉頰上已不自覺的慢慢掛起了微笑,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樣。

「溫蒂…溫蒂?」

步天納悶兒的看著這個傻姑娘,怎麼自顧自的呆在那裡一個勁兒的傻笑。

「難道自己最近的幽默感這麼強嗎?看把別人哄得,別給笑出了毛病來。」

步天一陣的鬱悶。

「哦…哦,不好意思,布蘭特公子,我剛剛是想起了,你給我講起的西遊記故事中的豬八戒……」回過神來的溫蒂臉色羞紅,急忙尷尬解釋了起來。

「想起了豬八戒?」步天更加迷惑了。

溫蒂看著步天一臉茫然的樣子,又噗嗤笑出了聲,也不再害羞了,指著步天狡黠的笑著。

「是的,就是豬八戒,布蘭特公子剛剛的那副表情,就像是看見了美女的豬八戒。」


「……」步天一頭黑線兒,這是哪跟哪兒啊。

自己竟然在這個漂亮小蘿莉眼中成了豬八戒。

車廂里明白豬八戒是什麼意思的另一名少女也是咯咯的笑個不停。

兩名騎著馬跟在一旁的青年就有些納悶兒了,互相對望了一臉,皆是不知所云為何物。

望著樂不可支的溫蒂,步天也只有配合得露出微笑。

「呵呵…呵呵~。」

神馬呀這是!我可是優雅的貴族吸血鬼,算了,不跟小蘿莉一般見識。

悻悻然的寬慰了自己一番,步天掃興的將帷幕垂下,不再逗弄少女,不然等下又給碰了一鼻子灰。

「布蘭特公子,你不要生氣哦,到時你前來我們家族,我一定會去門口迎接你的。咯咯咯。」

溫蒂依舊是難掩笑意的安慰了步天一番之後,轉而垂下帷幕,心情已經好了很多,轉身與另外一名金髮女子竊竊私語,說起了私房話。

夕陽高山下,不落之神此刻也想偷懶休息了。

黃昏時分亦明亦暗的朦朧美感如夢似幻,紅霞燃亮了半邊天,亦如嬌羞女子的美貌容顏。

洛克面無表情的駕駛著馬車穩步前行,前方馬匹嘶鳴,腳踏飛燕。道路兩旁的植木似是肩並肩整齊排列的士兵,甩頭報數,一個個迅速向後退去。

斯巴達城厚重凝實的百丈城牆已經遙遙在望,彷彿是百丈巨龍,俯卧於野,一股雄渾蒼莽之感動人心魄。

官道、馬車。以及遠方若隱若現的龐大城池。

夕陽燃紅霞,黃昏輕似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