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蓬和六耳獼猴感覺到燃燈道人在指着自己內心一陣打出,原本打算馬上道歉,不想要燃燈道人對自己不利。

不過聽到了他說的話之後,心裏便放鬆了起來。

“看起來還是自己想多了。”

只看現在接引道人這時候皺了皺眉頭,並且低下頭陷入了深思,燃燈道人便感覺有機會。

便抓緊開口道。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離開佛教去道教,我想以我們兩個太虛的實力在道教一定會獲得非常大的擁護。”

“而且我現在對於道教的領悟也已經到達了非常強悍的地步,我想你跟我去,我會給你一些不一樣的道教視角。”

這些話,一點一點地擊中者接引道人的心中。

沒錯,自從他進入佛教之後,便一直不受關注,儘管他是太虛之境的人,但是佛教一直在與天庭的人有所來往。

儘管他出言制止,不過一切都沒有用,他感覺在這裏完全沒有權利。

現在見燃燈道人說出的話,建議到人便陷入了深思,開始考慮着往後的生活。

不過燃燈道人看着接引道人的同時指着天蓬和六耳獼猴。

“這兩個人跟我同出一脈,不是爲了我,我也是爲了他們。”

這下讓接引道人更加的迷惑了,一個天庭的人,一個人界的人,怎麼可能會給他有什麼牽連?

殊不知,燃燈道人所說的同處一脈,是同時出自於一個書店。

並且燃燈道人也知道,天蓬這個人一直在書店混的有聲有色。

所以他認爲天鵬之後會依靠着書店獲得非常強力的機緣,並且甚至可能引起天庭的戰鬥。

不過現在接引道人並沒有打算跟着燃燈當上離開,不過聽着燃燈道人的鋁器是讓他今天必須離開。

見到人也有所考慮, 不如長生

思來想去他決定還是留在佛教。

“我絕對我還是留在佛教比較好,雖然我是道教的一員,我修煉的是道教,與佛教沒有關係。”

“你大可比必注意我,我不可能對你們的教派產生影響。”

見到接引道人如此堅決的拒絕了自己,在這兩個小生面前也有點臉上掛不住。

自己一個太虛中期的強者,竟然讓你一個初期的人弄得下不來臺! 這兩個人在天蓬和六耳獼猴面前,完全是兩尊大佛般的存在。

他們兩個連大氣都不敢出,不過現在看起來燃燈道人和接引道人似乎敵對了起來。

這對他們兩個人十分不好,一旦他們打起來的話,這兩個人就必然會遭到牽連。

幫誰都不是幫,而且以自身的修爲,根本沒有機會去幫到對方。

燃燈道人現在看着接引道人,並且笑着說。

“看你還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這句話一下成爲了點燃戰鬥的一個眉頭。

只見接引道人冷笑了一下,看看是誰拿棺材。

只見接引到人右手呈絲狀,從極樂之鄉中拽出幾個璀璨光珠,同時,這些光珠之間牽連着數以萬計的細絲。

頓時這些細絲將接引道人的身邊圍繞起來。

接引道人人將這根光柱扔在天上,認識天空中出現了無盡的鬼魂。


天蓬和六耳獼猴心中不禁地打怵。

說是極樂之鄉,其中也不過都是些鬼魂而已。

不過天蓬元帥和六耳獼猴卻不敢說出這句話。

燃燈道人看到他露出如此殺氣,但他沒有對自己施加攻擊,並且燃燈道人還是將自己的那混波動運轉起來。

兩個太虛級別的戰鬥在天蓬和六耳獼猴眼前展開。

只見燃燈道人雙手背在身後,突然從身後出現了數以萬計的蝙蝠。

這些蝙蝠眼角泛着紅光,在極樂之鄉上空飛速的移動者。

“哈哈,燃燈,你之前是一條破路,現在變成了破蝙蝠,你這也算是倒退了呀。”

“能殺你就足夠了。”

“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完人能到人身上, 以身試愛,霸道總裁惹不起


瞬間,整個極樂世界的生靈全部都枯萎。

六耳獼猴和天蓬元帥互相看着對方,面面相覷的在心裏。祈求着自己能夠活下去。

確實處於兩個太虛級別的人戰鬥場景下,他們兩個不到太乙知性的人感到非常有壓力。

“唉,最近真是多事之秋啊,就算我在極樂之鄉也不得安寧。”

見到人無奈地說着。

一直以來接引道人都是那種不喜歡世俗之事的高人,他從來都是在極樂之鄉里,過着自己閒適的生活。

他沒有那種卓越的追求修爲的上進心,不過他只是爲了一種自保才學習的道法。

現在從燃燈道人身上看到了一種走火入魔的感覺,不過他卻沒有權力以及資格去制止他。


“如果你再膽敢挑釁我的話,我將會將此事上報給鴻鈞老祖。”

“你也配提鴻鈞老祖,若不是你,鴻鈞老祖怎能會進入天庭,一下不可回來,從此也沒有見過他。”

他們兩個之間的故事勾起了六耳獼猴和天蓬元帥的好奇心。不過兩人卻就是打住,沒有在談論這句話。

“一切都有因,一切都有果,那怪不得我,那都是上天的決定。”

“什麼狗屁上天上天也不過就是玉皇而已,他有什麼資格能讓我們老祖去爲他效勞?”

這些話深深地讓天鵬和六耳獼猴感覺到了一股力量。

漫天的殺氣好像都受到了牽引,齊齊地的涌向了接引道人。

就在這時的靈山書店內。

林凡看着極樂世界之中的那一副副場景,他的嘴角揚起一絲弧度。

依稀記着燃燈道人和接引道人之間的恩怨糾紛是好長時間了都。

兩人都有着對道法獨特的見解。

燃燈道人的見解是以魔爲道,崇尚的是極高的道法修爲。

而接引道人則是以聖爲道,崇尚的是一種和平與穩定的安定秩序。

“有意思,他們兩個不同見解的道法相遇,不知會碰撞起怎樣的火花。”

所謂的以魔爲道,通俗來講就是通過殺掉生靈來獲取自己的修爲提升。

與吸星大法不一樣了,是他不需要與被吸收的人過多的接觸,只需要將它殺死,他們身上的穴位就會自動的進入到燃燈道人體內。

這一種以魔修道的方式歷來被道宗的人唾棄,因爲這樣違背了道法之中的以和爲善的觀念。

而另一種以勝圍道則是以休養生息,適應自然,萬物和諧安定來謀取自身的修爲增長。

那種的方法比較慢,但卻比較安全,它能夠完全適應一個人身體的經脈絡以及穴位的判定。

而第一種則比較快,與其說比較快,不如說非常快。

因爲一旦吸收到一個非常強大的人後,他身上的50%的道法都能爲你所用。

不過這一點有一個風險,就是一旦這個人,他所學的經絡以及穴位與你不相符,甚至相悖,你就會有極大的可能性,走火入魔。

同時,如果這個人他一直潛心修煉魔法而不修煉自己的勝法的話,他也將會逐漸的進入不可挽轉的走火入魔境地。

接引道人一直崇尚的便是極樂之鄉里,有極樂之地。

“極樂享,萬物生。”

這一直以來都是接引道人提升修爲的一個重要觀點。

不過對於燃燈道人來說,他的觀點與進到人的觀點完全相悖。

“嗜萬物,道靈脹。”

於是接引道人,對燃燈道人說道。

“你已經完全走火入魔了,不熟吧,或許你現在收手還有一絲存活下去的可能性。”

對於現在的燃燈道人,他剛從書店獲得了無上的法力,怎能會如此輕易的便投降?

“你快住嘴吧,當我的道法電腦最強的時候,我會一舉推翻佛門的。”

緊接着,那些蝙蝠化作一團團的黑氣入侵到了接引道人周圍。

接引道人建設,將手從頭上往下推去,頭上的那幾個法豬便籠罩在接引道人身邊。

靈障!

妃本無意夫君太傻

迴繞在接引道人的身邊,同時接引道人又大喊道。

收!

接引道人從身中拿出一個袋子。

這個袋子天蓬元帥見了之後非常眼熟。

“難道這個就是傳說中的……”

“乾坤袋。”

沒錯,建議到人拿出的便是他的法寶之一乾坤袋。

這個乾坤蛋能夠收入乾坤,世間萬物在這個袋子面前彷彿變得微小不止。

只見燃燈道人拿出自己的法寶乾坤尺。 抵住了接引道人所傳出來的力量。

大呼一聲,只見這個殺氣從前昆池兩邊涌出,讓接引道人感到了一股死亡的力量。

自從接引道人創立了佛教之後,他從來沒有感受到真正的死亡,不過此時卻發現這個燃燈道人讓自己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