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到我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心裡很難受,很疼,是么?」

「我……」憐無法說沒有,這種感覺她真切的感受到了,將眼神移到一邊,隱月勾起笑容,手指輕輕滑過憐的臉頰,「那你知不知道,我這裡也會難受,也會疼?」

憐愣住,有些茫然的看著隱月,隱月如此專註的看著,似乎要看透憐的一切,「憐,我喜歡你,所以我會為你感到疼痛,那麼你呢?為什麼也會為我感到疼痛?」

怔怔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憐說不出話來,喉嚨里似乎有把火在燃燒,燒的她有些頭暈目眩,喜歡嗎? 醫界聖手 ,是這樣嗎?少女的黑眸微閃,隱月安靜的等待,他要的珍珠要讓蚌自己打開,他不想真的弄疼了她。

「我……」只吐出一個字,然憐的臉頰卻已經紅透了,紅色迅速蔓延,重生一次,在感情上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衝擊,她的心愿意為某個人跳動,嘗遍喜怒哀樂,為他疼。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感情並不會妨礙你做任何事。」隱月輕柔的撫摸憐的臉頰,「我會陪著你,一直都這樣陪著你,不管如何,都會一直在你身邊,絕對不會離開。」

憐的心又狠狠疼了一下,這句話……她聽到過,那個人也如此說過,如此輕柔溫暖的說著,在她以為會失去一切的時候,她走過來將自己抱在懷中,甚至能夠感受到她流下的滾燙淚水!

奧拉,姐姐會陪著你,一直都這樣陪著你,無論如何,我們都會一直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你騙人!」憐狠狠推開隱月,猶如一頭負傷的小獸突然驚醒想要急速後退,「都是騙人的!你在騙我!」前塵往事突然沖入眼前,憐只覺得那個在記憶深處怎樣都無法磨滅的身影和眼前的男人重合,他們說了同樣的話,也會做同樣的事,到最後,都會背叛她!

「憐……」隱月有些驚訝,眼前的珍珠明明就在眼前,然蚌卻狠狠的扣合在一起,將他再次推了出去。

「不要再說這樣的話,永遠在一起,絕對不會離開?都是哄小孩子的話罷了。」神情冷漠,似乎一切都回到原點,憐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朝著帝都之外的方向跑去,這一次隱月沒有追上去,就算追上去他也明白一切都已經無濟於事,她又縮了回去,狠狠的縮了回去。

俊美的男人站在原地,久久沒有任何動作,「到底是誰傷了她,到底是誰!」

遠在北大陸帝國之內,一道曼妙身影斜躺在貴妃椅上,「族長大人,東大陸那邊傳來消息,一切順利。」

曼妙女人輕輕嗯了一聲,隨後報告的人轉身出去,曼妙女人頗為慵懶的走到窗前,看著窗外景色,艷麗的飽滿紅唇微微輕啟,「奧拉,我親愛的妹妹,明天就是你的忌日了呢。」

秋季已到,冷風吹過,憐站在城郊曠野,黑眸看著前方不知道望向哪裡,她覺得冷,從心底升起的一股冰冷似乎能夠將整個世界冰封,她知道隱月和她並不是同樣的人,然而永遠的事,誰又能說准呢。

手掌握拳,狠狠的擊向地面,黃色元氣順著她的手掌流入地面之中,「轟!」地面震上三震,「咔嚓!咔嚓!咔嚓!」一道深深裂縫出現在地面之上,無數的細碎石子蹦起,有些直接撲到了憐的臉上。

「發生什麼事了!」驚呼似乎自不遠處傳來,憐緩緩直起身子,面無表情的往回走,心中的情緒不會因為這一拳得到發泄,但總之是一種宣洩。地面留下的深深痕迹就如留在憐的心上,很久都難以填平。


這之後的幾天傑斯沒有再出現,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總之一向黏人的他沒有再出現,游佳蘭的地址已經選好,正確說來已經開始土木動工,在憐的關注之下,卡特家族在東大陸的基地也開始興建,不知是巧合還是命運,竟然和游佳蘭學院所選的地址成為鄰居。

憐和隱月已經啟程回去賽德王國,畢竟游佳蘭要入駐帝都的事情要和大主教聲明,還要準備學校搬遷的事情。一個是來自紅衣主教的親自邀請,一個則是北大陸帝國的第一家族,所選的地方都相距不遠,彼此又是同一時間開始動工。

「這附近動工的是什麼工程?」上一次在拍賣行憐見到的中年女人,也就是卡特家族這一次派往東大陸執行此事的總負責人,也是卡特族長現如今的心腹,莫妮卡。莫妮卡監督工程已經有兩三天,知道這附近也有一個不小的工程正在進行,有些好奇。

「哦,這是游佳蘭學院。」

「游佳蘭學院?」莫妮卡有些疑惑,工人們很是興奮的告訴她,「這個游佳蘭學院可不簡單!他們可是一等王國的學院,現在要來帝都了!」

一等王國的學院竟然入駐帝都!莫妮卡驚訝的睜大雙眼,這種事情雖然發生過,但一百年裡有一次就已經不錯了!一等王國能夠入住帝都,那可不是簡單的事!


「這個游佳蘭學院很厲害的樣子。」莫妮卡開口,工人們一股腦的將那些八卦都說了出來,包括游佳蘭以前的種種,莫妮卡聽后更是不可思議,這個學院過去的歷史竟然是這樣的!這樣的一個學院進入能夠到達入駐帝都的地步!這、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

莫妮卡走到一旁,能夠看到游佳蘭地址之上轟隆隆揚起的塵土,莫妮卡站在那裡很久,始終都想不通,有著那樣的過去歷史,是如何走到如今的地步,這中間的跨越可不是一點兩點!

「憐。貝拉……」莫妮卡反覆念叨這個名字,就是這個人讓游佳蘭再度崛起,更是她一手創造了游佳蘭入駐帝都的機會,莫妮卡深思良久,若是這樣的人能夠為卡特一族服務的話,在東大陸的發展也會順風順水了吧。


一個月時間,游佳蘭在帝都的校舍規模已經建好,教廷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也在這一個月期間,校長向大主教說明了離去之意,大主教有些難以接受,但聽到是紅衣主教的邀請之後就算再如何不願意,也只能點頭答應,一游佳蘭是私人學校,他根本就管不到。二是紅衣主教的親自邀請,他一個大主教拒絕有用么?

縱使心中千般萬般不願意,大主教也只能點頭,游佳蘭的離開同樣也讓大主教真切的意識到,賽德想要連奪三冠成為帝國的夢想,已經沒有實現的機會了。

游佳蘭學院的離開也讓賽德王國上下震動,從來沒有一個王國學院可以入駐帝國,游佳蘭還是第一個!賽德王國的老牌學院說不出心中滋味,羨慕有,嫉妒有,鬆口氣的也有,巴不得游佳蘭離開的也有。更多的只能懷著這種心情看著游佳蘭展翅高飛,心裡有都羨慕也是無濟於事。

游佳蘭學院本身將這個消息之後,全學院的學生和老師早已經沸騰了,入駐帝國?這不是夢吧!學院上下都開心不已,最為開心的當屬校長,一天天都樂的合不上嘴,心情是極其萬分的好。相比之下憐就顯得更為冷靜,著手開始辦理游佳蘭入駐帝國的各種事情,當一切都安排好之後又是一個月之後的事情,游佳蘭學院正式告別賽德王國,入駐帝都!

全學院師生一個不漏全部前往帝都,游佳蘭從前的校舍並沒有廢棄,憐很聰明的將其租借出去,每年收取的高額租借費用相當可觀。帝都之內的繁華讓師生們看花了眼,新校舍雖然缺了點古樸的氣息,但更加華麗,校舍和教學環境也提高了幾個檔次,師生們都興奮的在校園裡奔走,熟悉環境,校長則忙著和交接人談話。

安妮由加里奧陪著參觀校園去了,憐和隱月則是站在校門口,看著眼前建築高大豪華的校園,憐心中也是滿意的,土地沒話費一分,校舍的建造也是免費,能夠在這樣的條件下有這樣優秀的學院建築,紅衣主教的拉攏姿態可見一斑。

「新校園的確不錯。」隱月開口,自上一次從帝都回去之後,隱月明顯感覺到憐又給自己罩上了一次殼,他好不容易、千辛萬苦才觸碰到柔軟大部分,只一下,一切又要重頭再來了。隱月有著說不出的沮喪,然他並非輕易放棄之人,再合上那就想法設法再讓她打開!

憐點點頭,「的確不錯,紅衣主教費心了,看來一定要登門道謝了。」

隱月輕聲一笑,「或許紅衣主教根本就沒時間理會我們這種小人物,現如今可是在帝都之中。」

憐輕揚嘴角,「說的也對。」

「小憐,我和這位先生先進去處理一些事情。」校長說了一聲,憐點點頭,校長便和那人一同走了進去,校門口只站著憐和隱月,兩人似乎有再欣賞一會兒的心思,「咔嗒!咔嗒!」高跟鞋踩踏在青石板路上發出脆響,越來越近,游佳蘭學院門前鋪設的皆是青石板路,聲音傳來的異常清晰,憐和隱月回頭看去,憐的黑眸一沉,是拍賣行的那個女人。

莫妮卡一襲嚴謹的工作裝,看上去很是精明能幹,臉上雖然帶著淡笑卻不怎麼平易近人,莫妮卡走過來看著學院裡面,「這裡就是游佳蘭學院嗎?」

隱月皺眉,「這位女士的口音……似乎不是東大陸的人。」

莫妮卡輕笑,「我的確不是東大陸的人,我來自北大陸,卡特一族。」

隱月有些驚訝,卡特一族?傑斯說的都是真的,原來北大陸的卡特一族真的想將勢力滲透到東大陸!


「卡特一族?那不是北大陸很有名的家族。」憐笑著開口,莫妮卡笑著看了憐一眼,「小姑娘說的沒做,但在東大陸卡特一族也才是剛剛起步而已,有關於游佳蘭學院的故事我這個初來咋到的人就已經聽說,的確是個傳奇。」

憐笑笑,「游佳蘭學院的確很傳奇。」

莫妮卡看了看憐和隱月,憑她多年看人的眼光,這兩個年輕人應該是游佳蘭學院的優等生,或許是什麼學生會成員也說不定,「憐。貝拉這個人,你們認識嗎?」

隱月挑眉,看向莫妮卡,「這位女士找她有事?」

被隱月這麼看著莫妮卡有些慌張,真的沒見過長相如此俊美的孩子,雖然她早已經過了感情豐富的年紀,但還是免不了會失常一下。「說有事找也不對,只是在游佳蘭的故事裡,她是個關鍵人物,也是游佳蘭的傳奇所在。」

隱月看向憐,在剛才的問話中憐沒有開口,隱月立刻明白這是她不想承認的意思,所有隱月也沒多話,憐笑笑,「還好吧,也就是一個實力稍微強一點的學生而已。」

莫妮卡笑笑,「是這樣么?」

「外面流傳的故事有很多是誇張的部分,人們都喜歡放大自己喜歡的部分,不斷去美化。」憐無奈的聳聳肩,莫妮卡勾起唇角,「你說的也不錯,很為湊巧,卡特一族的落腳地就在貴學院附近,若是有機會的話,我到時很想見見這位憐。貝拉。」

憐呵呵一笑,「她很忙的,在學院里根本見不到她。」

莫妮卡皺眉,「這樣啊……一個學生而已,到底自忙些什麼呢?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卡特一族的年輕人也可以成為游佳蘭的學生。」

憐笑笑,「當然可以,如果他們能夠通過入學考試的話。」

莫妮卡笑笑,「那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莫妮卡轉身離開,憐臉上的笑容頃刻間消失,黑眸深沉的看著莫妮卡離開的背影,附近嗎?那還真是命運的安排呢。

「憐,剛才為什麼要隱瞞自己?」隱月問了出來,憐輕嘆一口氣,往校園裡走去,「那個女人是卡特一族在東大陸的代言人,上門就來找我,你以為是什麼意思?」

「要拉攏你?」隱月問道,憐呵呵一笑,「或許吧,她對我有興趣,我也一樣。」 章節名:章24不錯

游佳蘭學院的到來引得帝都上下議論紛紛,帝都之內的上流貴族圈中游佳蘭早已經不是陌生名字,貴族們紛紛議論,而帝都之內的其他幾所院校也在議論紛紛,紅衣主教大人親自邀請,這游佳蘭的面子該有多大!能夠在帝都紮根的學院都是有些家底的,不論在經濟財力還是在人脈之上都有些手段,和貴族之間的聯繫也不可少,帝都之內的學院也是一方勢力,每一所帝都學院都有貴族學生的存在,帝都學院之間的競爭十分激烈,帝國學院也是如此。

東大陸之上,王國的等級可以發生改變,帝國可以發生改變,帝國學院同樣也可以!

帝國學院的前身也是自這些帝都學院之一演變而來,教廷在設立帝國學院的時候,是挑選帝都之內實力最強的一所學院成為帝國學院,帝國學院並非唯一固定不變,所以競爭十分激烈,帝都之內總共有十所學院,算上帝國學院在內,這十所學院的實力有高有低,但和一等王國的學院比起來,那又是另一個層次。

終究是在帝都紮根的學院,層次要比一等王國高上不少,教廷對於帝都的這些學院提供的幫助也不少,這十所學院之中的明爭暗鬥也很激烈,帝國學院更是如此,由於一切存在改變流動性,東大陸的帝國學院和南大陸不同,並非是由學生自治,還是有老師和領導人物的存在。

得知具體的信息之後憐也意識到帝都的水有多深,帝國學院都不例外,游佳蘭初來乍到,以後的路並不好走。憐深深明白,以游佳蘭整體實力是不能和這幾所學院抗衡,雖然教學條件並不差,還是缺少幾個過硬人物,當然聖殿強者曾經在游佳蘭出現並擔任教師,這件事說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明天說是要有學院會議,真是棘手啊。」校長愁眉苦臉,游佳蘭學院才搬過來,他還沒怎麼熟悉就接到了這個邀請函,說是什麼學院議會,在帝都之內的學院都要參加,游佳蘭剛才,拒絕就是在自找麻煩。

「既然是會議,那就去好了。」憐看了看邀請內容,話語之中帶著客氣也有不容拒絕的架勢,校長又嘆口氣,「小憐,游佳蘭雖然入駐帝都,人然而我……卻沒有和這些人打交道的資本啊。」

校長皺眉,他可是和其他學院校長不一樣,游佳蘭一切的榮譽他沒做什麼努力,關鍵性的決斷也不是他來決定,都是由面前的小姑娘,她才是游佳蘭的真正所有者,他頂多算個代言而已,若是讓他參加議會沒有多少底氣,想想那場面甚至有些腳軟。

「校長,你怕什麼?邀請函上寫了可以帶一名優秀學員陪同,我和你一起去。」憐笑笑,校長連忙又仔細看了一遍,隨後鬆口氣,「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對了,學院附近的建造的住宅似乎是來自北大陸的人,北大陸的卡特家族我也有所聽聞,真是罕見啊。」

憐笑笑,「卡特一族這麼有名,做出這樣的事也不見怪,校長還是多準備一下,在議會上可不要太低調了,哈哈。」

「你這孩子,也學會取笑人了。」校長無奈笑笑,「游佳蘭的整體水平相比過去提高很多,小憐,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可不希望我的錢都白花了。」憐勾勾嘴角推門走了出去,校長又是搖頭輕笑,「這孩子啊,明明是好心卻說的很不情願一樣,學院議會,學院議會,恐怕又是龍潭虎穴了。」

漫步學院之內,建築高大功能齊全,佔地面積廣闊,游佳蘭目前的學生只有三百不到,這樣的人數在這偌大的校園裡,顯得太過稀少。「小憐!」安妮抱著小熊歡蹦亂跳的跑了過來,笑著張開小手臂撲了過來,憐連忙伸開手臂將她抱住,「小憐,這個地方好漂亮啊!」

憐笑笑,她很久沒有和小姑娘單獨在一起了,安妮雖然不像從前那樣黏著她,但若是遇到總要撲上來,抱著安妮環顧四周,憐還沒有仔細看過這裡的風景,「嗯,的確很漂亮。」

安妮眨了眨大眼睛,「我聽加里奧說,小憐有了新朋友,叫小黃。」

憐笑笑,看著安妮一臉渴望的樣子就知道她想看,小孩子畢竟好奇心旺盛,「嗯,是一隻很可愛的小雞,我這就拿出來給你看。」將安妮放到地上,憐一把將小黃給拿了出來,小黃出來,「唧唧?」剛一抬頭,就見到了安妮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盯著它,「唧唧!唧!」小黃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驚嚇,拚命煽動著翅膀往後退,卯足一切力氣要飛起來,結果它真就飛起來了,只不過飛到一半,便被一隻小手臨空抓住。

「唧唧!唧唧!」小黃拚命的發出叫聲,掙扎不斷看上去有些可憐,安妮的小手將小黃牢牢抓住,憐看小黃叫的有些凄慘,掙扎的如此猛烈有些不忍,「安妮,你會不會……抓的緊了點,小黃似乎很疼的樣子。」

安妮咯咯一笑,「是這樣嗎?小黃乖,我不會傷害你的哦!」安妮兩支小手將小黃抓住,「唧唧!」小黃放聲大叫,似看到了什麼可怕東西,若是可以脫毛逃走,它一定不會介意變成光禿禿的樣子。

憐不禁皺眉,小黃似乎很害怕安妮?但為何會害怕,安妮根本沒做什麼,小黃的反應會不會太劇烈了點?

「小黃,你的名字叫小黃啊……」安妮直勾勾盯著小黃,很感興趣的模樣,小黃驚恐的睜大眼睛,對於一隻雞來說,它的表情已經很恐怖了。 惡總裁的冰冷秘書 ,「小黃,和庫伯做朋友好不好?」安妮i將懷中的小熊亮出來,小黃一對眼睛猛然睜大最大,「唧!」慘叫,如果說雞會慘叫的話。

「安妮好了,小黃它……好像餓了。」憐走上來,將小黃自安妮的手中拿過來,這才發現小黃在瑟瑟發抖,憐心中疑惑重重,一隻雞到底在害怕什麼?害怕安妮嗎?

連忙將小黃給塞了回去,憐笑笑,安妮有些傷心,「小憐,小黃是不是不喜歡我啊?」

「沒有,它只是……有些認生,從前沒有見過你呢。」

「是這樣嗎?若是這樣的話,那就讓小黃多見我幾次!我很喜歡小黃!」安妮開心的提議,憐扯扯嘴角,看小黃如此驚恐的樣子,是真的在害怕,多見幾次嗎?估計是要了它的雞命了。

「嗯,有機會的話,多見幾次。」憐牽起安妮的小手,安妮咯咯一笑,「庫伯也很喜歡小黃,很喜歡很喜歡。」

憐看了一眼安妮懷中的布偶熊,「為什麼庫伯會喜歡小黃,因為安妮喜歡嗎?」

安妮開心的搖頭,揚起小臉天真的說道,「庫伯說,小黃看上去很好吃呢。」

憐一愣,安妮甜甜一笑,憐的太陽穴狠狠跳了幾下,有些知道小黃為什麼剛才會那麼害怕,這或許是一隻雞的第六感。不過一隻布偶熊而為什麼會喜歡吃雞?真是獨特的愛好啊。

學院議會召開當天,憐作為游佳蘭的優秀學員和校長一起來到這次議會所在地點,學院議會由帝國學院發起,也在帝國學院之內舉行,隨同校長一起來到東大陸的帝國學院之內,這裡的管理和南大陸有所不同,帝國學院的管制和其他學院沒有不同,只不過是來到了更為高貴的地方學習而已,同南大陸相比有了更好的指導,但缺乏了自由發展的空間。


帝國學院之內治理嚴明井井有條,學習的氣氛很好,這一路走來憐感受到的都是高等學府的氣派,來到教學主樓,這裡也正是學院議會的召開地點,來到指定的議會廳前,推門而入,議會廳之內已經有幾方學員到場了。

「哦?生面孔,來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游佳蘭學院了吧。」四位年長者作於席間,四位年輕人立於身後,穿著各色校服,校長笑笑,「可談不上大名鼎鼎,游佳蘭初來咋到,還需要幾位前輩的指點。」

校長尋了一個位置坐下,憐也站在其身後,幾位年輕人的眼神不客氣的掃來,憐淡定自若。幾位校長人物談笑,看上去十分和睦但並不客氣。

「游佳蘭學院謙虛了,這帝都之內有誰不知道游佳蘭學院的大名?」

「是啊,尤其在上流圈裡,可是人人都嚮往著游佳蘭學院,雖然是初來,但這氣勢早已經蓋過我們了。」

「哈哈哈,游佳蘭學院如此強勢,我們只能屈居其下了。」

校長坐在那裡有些尷尬的笑著,這幾個人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幾人的互相吹捧皆是而已,校長當然聽的出來。校長乾脆不說話,他們要說什麼便說什麼,他自己則是言多必失。

很快,所有參加這次學院議會的學院校長都來齊,自然每一個到來的都會對游佳蘭學院表示格外的關注,諷刺也是必須有的,有些是言語,有些則是不屑的眼神。校長此刻已經感覺如坐針氈,若是可以的話,他很想提前離開。

「你們都到了。」一道渾厚聲音,接著一道挺拔身影出現,臉似刀刻有著冷硬線條,看上去讓人心生距離,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場不由自護的散發而出,無形給人以壓力。憐站在後方,心中暗思這應該就是帝國學院的校長了。

冷硬的中年男人一走進來直接坐到中間位置,其他學院的校長都是分做兩邊,每個校長身後都站立著一位年輕人,應該算是學院最高實力代表,憐暗中觀察了一圈,雖然她不能準確的說出這些年輕人的實力水平,然每個人的氣息平穩,實力都不低。

「那位,就是游佳蘭學院的校長?」 守護——我的世界 ,校長立刻站起身,「我是游佳蘭學院的校長,初來帝都。」

其他校長們都不由得暗笑出聲,中年男人一愣,隨後擺擺手,「不用站起來說話,只是談事情罷了,不用這麼緊張。」

校長頓時很為尷尬,連忙坐了下來,憐在後面看著竊笑眾人,這些人就是明擺著欺負校長,校長沒經歷過如此大的場面,失誤也是正常事,反倒是這些老傢伙,明知如此還故意嘲笑。

「你緊張什麼,搞的好像是……小地方來的人一樣。」

校長坐在那,只能尷尬的笑笑,也知道自己出醜了,中年男人咳嗽了一聲,「談正事吧,召開學院會議只有一件事,就是為了歡迎新來的游佳蘭學院。」

校長受寵若驚,連忙開口道,「不敢當不敢當,我們……」話沒說完,已經被人打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