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時間,葉寒立即從床上下來,急匆匆的穿上了衣服鞋子。

說心裡話,如果這是在別的地方,葉寒倒不介意和身體散發著清香氣息的唐二小姐多膩一會兒,可這是在唐雪的閨房裡,她父母隨時都有可能回來,萬一不巧,被她父母逮個正著,看到唐雪只穿著內衣。那個時候,就算是傻瓜都會認為自己和唐雪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就算有八張嘴,都別想解釋清楚。

所以現在不是溫情款款、你儂我儂的時候,為了安全,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

唐霜也沒想到時間會過得這麼快,本來還想大著膽子,和葉寒再一些想想都臉紅的親親摸摸的事情,但現在也不敢了。看到葉寒穿著,自己也忙著穿了起來。

兩個人彷彿做了虧心事一般,從房間里出來后,鬼鬼祟祟的下到一樓客廳里,見客廳里沒人,這才齊齊鬆了口氣。

「唐二小姐,我得走了,你姐姐應該還在,我就不和她打招呼了!」葉寒說道。

兩人共處一室。又經歷了「摸骨」這樣曖昧的事情,唐雪自覺和葉寒的關係更親近了,心裡有點捨不得他,咬了咬嘴唇。輕聲道:「你……你什麼時候再來玩?」


葉寒笑道:「怎麼了,不捨得我走?」

唐雪道:「才不是!我想讓你教我練功夫!」

葉寒道:「等開學之後,現在我是沒時間了。」

唐雪秀眉微蹙,悶悶不樂的道:「還要等開學啊。好久……」

葉寒笑道:「修鍊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別想的太容易!嗯,趁著寒假沒事。你先買一張人體穴點陣圖,自己在家裡仔細研究一下,爭取把那些穴位都記熟了,不然我可沒法教你功夫。」

唐雪知道他這麼說,肯定有他的道理,也沒多問,乖乖點頭道:「哦,我知道了。」

離開唐家,呼嘯的寒風吹在身上,令葉寒jīng神一振,所剩無己的那一點酒意頓時蕩然無存。

走完了親戚,拜完了年,過了初五,葉寒一家人就都清閑下來。初七晚上,葉軍、葉娟丙兄妹從葉家村趕來。初八清晨,一陣震耳yù聾的鞭炮聲過後,葉家診所又開始開門營業。

初八晚上臨睡覺前,唐雪一如往常的給葉寒打來電話,兩人聊了幾句后,唐雪忽然道:「葉寒,我姐姐昨天出國去啦!」

「出國?」葉寒一怔,腦袋裡立即出現了唐霜高貴優雅的身影,道:「她幹什麼去了?」

唐雪嘆了口氣,道:「我們家的一個親戚, 家有重生女 ,年前他回國的時候,到我們家裡坐了一會兒,知道我姐姐今年就要讀大學了,就動用私人關係,給我姐姐弄到了一個留學名額……我爸我媽都同意了……」

「那唐霜……你姐姐呢?她願不願意出國讀書?」葉寒皺眉問道,心想唐霜出國讀書的話,那今後想見她一面的機會,就要少很多了。

唐雪道:「我爸我媽都同意了,我姐姐還能說什麼?也只能同意啊!其實我看得出來,她是有些猶豫的……唉,這個時候,我姐應該已經在飛往米國的飛機上了……」

「啊?已經走了啊!」葉寒本來還想送送唐霜的,聽說她已經搭乘飛機走了,心中莫名的一陣失落。

「葉寒,我姐姐走了,你會不會想她?」唐雪忽然問道。

葉寒一怔,隨即道:「當然會啊!她是我的學姐嘛,我們的關係可是很好的!」


唐雪道:「哦……我也想姐姐。姐姐這一走,爸媽工作又忙,以後家裡就只剩我一個人啦!好孤單的!葉寒,你沒事的時候,經常過來陪我好不好?」


葉寒道:「那肯定沒問題!沒事的時候,你來我們家玩也可以,我媽可喜歡你了!」

「真的可以嗎?那太好了!」電話那頭的唐雪聽到這次,立即又興奮起來。

和唐雪結束通話前,向她要了唐霜在米國住處的電話,第二天傍晚,估算著唐霜應該已經到米國了,於是葉寒就給她打了電話。

「喂?」

電話響了片刻,那端傳來唐霜柔柔的聲音,聲音裡帶著幾分疲憊,顯然是剛下飛機不久。

「學姐……你走了兩天,我想你想了整整兩天啊!」葉寒的第一句話,就讓唐霜的臉紅好久。

唐霜聽出是葉寒的聲音,又羞又喜,道:「葉寒?你……你知道我出國了?」

「唐雪告訴我的!」葉寒語氣中帶著幾分責備,道:「學姐,咱們是好朋友啊!你去米國,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我好去機場送送你啊!唉,知道你走的消息,我的心裡別提多難受了!學姐,我什麼時候還能再看到你?」

「貧嘴!」雖然知道葉寒有油嘴滑舌的毛病,但聽到他的話,唐霜心裡還是甜絲絲的,嗔了一聲,道:「以後每年chūn節,我應該會回家探親一次……」

「一年好久的……」葉寒道:「你一個月回來探親一次行不行?」

唐霜「嗤」的一笑,道:「那怎麼行?一個月回家一次的話,我也不用讀書學習了,時間都浪費在坐飛機上了。」

「那我想你了怎麼辦?」在唐霜的面前,葉寒都時不時的會撩撥她一句,現在隔著電話,葉寒說話更是不顧忌了。


電話那端靜了片刻,才聽唐霜道:「葉寒,我……我也有點想你……」

唐霜臉皮薄嫩,如果不是隔著電話,這句話是無論如何也不敢說出口的,即便如此,她在電話那端說出之後,一張俏臉還是「騰」的一下紅了起來,很久很久才消退下去。

葉寒這還是第一次聽唐霜表露心跡,心頭大樂,道:「學姐,以後每天晚上我想你了,就給你打電話好不好?」

「好……可是電話費很貴的……」唐霜小聲道。

葉寒道:「貴了不怕,就算是砸鍋賣鐵,我也要打!不然我會想你想到發瘋的!」

他話說的越來越直白,唐霜雖然聽得羞澀,但心裡卻愈發的歡喜甜蜜,道:「葉寒,你那邊應該是深夜了?這邊是清晨,我……我和人約了時間,這就要去學校里看看……咱們以後再聊。」。) 葉寒聽出唐霜有掛電話的意思,忙道:「慢著慢著,我的好學姐,我還有一句放要和你說……必須要說!」

「嗯,你說吧……」唐霜認為葉寒還要說些什麼情意綿綿的話來,芳心之中,滿是期待。

葉寒「嘿嘿」一笑,道:「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唐霜道:「你……你先說來聽聽啊!」

葉寒收起嬉笑的語氣,肅聲道:「我要你答應我,你在米國讀書期間,不準和別的男人談戀愛!記住,你是我的!」

唐霜一怔,隨即嘴角微微翹起,雙眼笑成了兩彎新月,嗔道:「葉寒,你太霸道啦!你又不是我什麼人,憑什麼干涉我的事情?嗯,如果遇到優秀的男孩子,我想……我還是很希望和對方成為朋友的……」

葉寒道:「做朋友沒問題,做戀人就不行!」

唐霜笑道:「那也說不準哦……」

葉寒「哼」的一聲,道:「學姐,我可是說真的!要是讓我知道哪個男人敢做你的男友,我立馬就坐飛機飛到米國去,找到那個男人,打斷他的四肢……不,五肢!」

唐霜道:「什麼五肢啊?不是只有雙手雙腳四肢么……」

葉寒哈哈笑道:「男人會軟會硬的那根東西,就是第五肢!」

唐霜怔了怔,居然半天才明白過來葉寒所說的「會軟會硬」的東西是什麼,紅暈滿臉,啐道:「呸,葉寒,你真是沒羞沒臊!我……我不跟你說啦!我要掛了!」

「學姐,掛之前親一個!」葉寒嘴巴對著話筒,用力「啵」的一聲。

兩人雖然遠隔萬里,但唐霜彷彿感覺真被葉寒親了一口似的,臉sè更紅,心如鹿撞,她無聲一笑,嘴唇動了動,終於微微抿起,對著話筒作出一個親吻的口型,然後匆匆說了聲「再見」,就掛了電話。

初九早晨,葉寒買了些禮物,去了秦依然家,給秦鍾夫婦拜了年,又幫秦母估了次推拿按摩。

現在的葉寒,已經打通了體內金、木、火、火四條靈脈,丹田內同時擁有了四種靈氣,所謂金能生水,這時葉寒再給秦母治療腎病時,用的就是金靈氣,治療效果明顯提升了很多。

葉寒有信心,就算煉製不出「金靈丹」來,只要自己驅用金靈氣,定期給秦母做一次推拿按摩,就能剋制住她這病,讓它不至於奪走走秦母的xìng命。

但是這樣也不是個長久之計,將來有機會了,還是要下大力氣去尋找一下「赤金花」,力爭能早rì煉製出「金靈丹」來,讓秦母徹底擺脫疾病困擾。

晚上吳鷹翔打來電話,告訴葉寒明天自己會飛去港島洽談一筆生意,而正月十二那天,港島的加德士拍賣行將會有一個大型拍賣會,如果葉寒想把手中的白玉美人拍賣掉,就可以和自己一起去趟港島。

吳鷹翔在國內是著名的商人,交遊廣際,在港島那邊也有不少朋友,他告訴葉寒加德士拍賣行的一位高層和自己是熟人,兩人到了港島后,那人可以立即為葉寒安排白玉美人的拍賣事宜。

自從得到白玉美人後,葉寒就一直把它放在自己的書房中,早就想把它處理掉了,聽吳鷹翔這麼一說,心想反正離開學還有幾天時間,不如就和他到港島走一趟,就當是去旅遊了。

第二天清早,吳鷹翔就派了自己的司機過來接葉寒,兩人從吳家別墅出發,趕到皖中市的東郊機場,搭乘上了吳鷹翔的私人飛機。

吳鷹翔身家百億,錢多了自然就懂得各種享受,就拿這架私人飛機來說,內部裝飾豪華jīng美,各種設施一應俱全,儼然一個小型的五星級酒店,另外飛機上還配備了四名身材苗條、容貌靚麗的年輕空姐,端茶送水,服務周到,吳儂軟語,令人魂消……


這種奢侈生活,就連葉寒看了,都覺得有些羨慕。

早晨八點,私人飛機準時從機場起飛。

飛機在高空中平穩飛行著,葉寒和吳鷹翔相對而坐,談笑風生,再有四個養眼的美麗空姐在一旁伺候著,飛行途中,一點都不覺得無聊。

飛機在空中飛行了約四個小時后,到達港島上空,在指定機場緩緩降落。

兩人並肩下了飛機, 首席的掌心至愛

葉寒和吳鷹翔所住的,是相鄰的兩個總統套房,站在總統套房的客廳里,透過巨大的玻璃窗向外望去,遠處就是著名的維多利亞海灣,一艘艘船隻忙碌的進出海灣,幾隻海鷗迎風斗浪,飛翔在天海之間。

這裡的天空是藍的,海水是藍的,海天一sè,望去令人心曠神怡,整個人的境界都為之升華不少。

飛機是中午到的港島,下飛機之後,葉寒的jīng神依然很好,而吳鷹翔卻有些疲憊,休息了一個下午,快到天黑時,才約了葉寒,帶上幾名保鏢,一起出了酒店,去領略港島豐富多彩的夜生活。

港島面積不大,人口卻不少,經濟也極為繁榮,這裡有許多著名的小吃街,小吃街上彙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風味小吃,吸引了天南海北的八方遊客前來品嘗。

吳鷹翔和葉寒在幾名保鏢的護衛下,在其中一條風味小吃街上吃了晚飯,然後沿著維多利亞海灣的瀕海人行道漫步而行,夜風從海上吹來,暖暖的很舒適,和正處在嚴寒天氣中的皖中市相比,這裡宛如天堂。

人行道上的遊人很多,三五成群,以家人或情侶居多,他們被海灣的夜景吸引,在這一帶徘徊流連,不舍離去。

葉寒和吳鷹翔等人走出幾百米遠,看到路對面有一家新開的大型高檔洗浴會所,吳鷹翔便提議去裡面去泡個澡,順便讓人推拿按摩一下,解解身上的乏累。葉寒也點頭同意了。

幾人正要過去,忽然間葉寒眉頭一皺,看向前方的三個行人。

那三個行人是兩男一女,正匆匆向前疾行,一邊走,一邊還交頭接耳的說些什麼,從背影看,兩個男的年齡應該在三十歲左右,都穿著藏青sè的唐裝;女人似乎很年輕,打扮的**妖嬈,長發披肩,身材裊娜,肩上挎著個小包,走起路來姿勢曼妙。

「是她?她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葉寒擁有過目不忘之能,和他打過照面的人,短時間內他都不會忘記,看到那女人的背影,他覺得熟悉已極,略略一想,知道知道那女人正是在皖中市偷過自己白玉美人的那個紅衣少女,似乎是叫黃小蓉?

對於黃小蓉這個絕sè少女不務正業,居然以偷為生,葉寒深感惋惜,只是怎麼也沒想到,他們一幫人膽子會這麼大,居然從皖中市偷到了港島來。

黃小蓉一幫人,葉寒也有所了解,知道價值不高的東西,他們根本不會放在眼裡,更懶得下手,他們這次大老遠的跑來港島,十有**又是盯上了什麼價值昂貴的目標。

葉寒心中好奇,很想知道黃小蓉等人這次要偷什麼東西,想了想,對吳鷹翔道:「吳老闆,我看到個熟人,過去和他們打聲招呼。你們幾個先去玩吧。嗯,你們不用等我了,我一會兒直接回酒店。」

吳鷹翔知道他身手高明,一般人別想傷到他,笑道:「好。葉神醫一切小心。如果遇到什麼緊急情況,記得打我手機。在這港島,我吳鷹翔還是認識一些人的。」

葉寒點點頭,見黃小蓉幾人走得遠了,便快步追去。

葉寒的跟蹤術之高,放眼全球,絕對稱得上第一, 吻安,酋長大人! ,叫開大門,魚貫進入其中。

這幢別墅外表看起來回很古舊,應該是有些年代了,也沒有安裝任何的監控設備,在夜sè掩飾下,葉寒來到別墅圍牆的東側,足尖輕點地面,如一隻燕子般飛上了牆頭,然後從牆頭躍落到別墅二樓的陽台上,側耳傾聽別墅內的動靜。

別墅一樓客廳的燈光亮著,從幾個頻率不同的呼吸中,葉寒判斷別墅內有一共有六個人,四男兩女,其中就包括了黃小蓉。

就聽一個男人的聲音道:「小蓉,你們確定藏寶圖在查爾斯那個鷹國人的家中?」

「二叔,我們的人已經調查了很久,百分之百確定藏寶圖落到了查爾斯的手中!不過當年得到藏寶圖的是查爾斯的爺爺,傳到查爾斯手上時,他似乎對那藏寶圖的興趣不大,只是當作一件普通的華夏古畫收藏了起來。」說話的是黃小蓉,聲音婉轉靈動,脆如黃鶯。

「藏寶圖存放的具體位置,你們查清楚了么?」那男人又問。

「聽說查爾斯有個收藏古物的密室,密室就在他的書房櫥櫃後面。」黃小蓉道。

「好!太好了!」那男人的語氣變的激動起來,道:「幾十年了……沒想到你爺爺當年得到的那幅藏寶圖,會落到一個鷹國人的手中!這次無論如何,咱們也要把它弄到手!」(未完待續。) 黃小蓉道:「二叔,我聽爸爸說,那藏寶圖上所畫的山水,對應的是國內的某處山水,只要找到那裡,就能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這究竟是個傳說,還是真的?」

那男人道:「肯定是真的,你爺爺能會騙人?你爺爺臨死前還念念不忘這件事,把這件事告訴了**爸,**爸這幾十年來也一直暗中調查這件事,最近才有了點眉目……」

黃小蓉道:「二叔,事不宜遲,我們幾個已經制定好了計劃,準備今晚就行動,把那藏寶圖弄到手!」

那男人道:「查爾斯繼承了他們家族的數十億遺產,在港島也算是上層名流了,他招攬的保鏢護衛可不少,而且人人都配了槍,你們沒有十成的把握,可別輕舉妄動!」

黃小蓉道:「放心吧二叔,這次參與行動的,都是咱們『桃花島』的jīng英,每個人都有一身絕技。哼,他們有槍,咱們也有啊!小李哥還從黑市上弄了十幾枚手雷呢,到時候真要失手了,就把他的別墅炸個底朝天!」

那男人苦笑道:「小蓉,萬萬不可衝動!你炸了他的房子,那藏寶圖不也毀了?」

黃小蓉嘻嘻笑道:「我說笑呢二叔,你別緊張!萬一這次失手,我們就趕緊溜掉,下次再偷就是!」

那男人道:「嗯,十一點你們開始行動。記住,不論成功與否,你們都要迅速退回到我這裡來,我會安排立即讓你們離開港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