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的宿舍外,每時每刻都是人來人往。

雖然不是人頭攢動,但也是人流不斷。這在宿舍這邊,其實是不常見的。

誰閒着沒事不修煉,來宿舍門口轉悠?

“你看,忠義幫也來人了。”

“嘖嘖嘖,看來想搶周陽地龍根的大有人在。”

“必須的,咱們也不是爲了這個而來的麼。我估摸着,周陽只要以後出了影衛的大門,那必然是被羣毆之。”

“那是必然的,周陽的身上,絕對還有地龍根。”

“快看,又有人來了,那是俠義行的。”

周陽不知道,自己的宿舍外,已經聚集了許多人。

這些人,明的,暗的,就是爲了監視周陽,監視周陽出營區,出門擊殺魔獸。

只要周陽出門擊殺魔獸,那必然遭到影衛們的圍攻!

原因,自然是地龍根。

······

周陽的寢室。

濃烈且滂沱的土系魔法元素,不斷繚繞。

此時的周陽彷彿像一座黃金雕像,完全的黃金雕像,只見那身體彷彿被體內的金光詭異的所照射通透,七竅之中,也不斷的朝着體外,散發更多的金色光芒。

隨着時間的推移,周陽體內的金色光芒,雖然縈繞周陽的全身。繚繞的金色光芒,卻因爲時間的推移,微略的開始減少。

肉眼所見,周陽的身體金色光芒緩緩消失,直至最後,周陽的七竅也不在發出任何金色光芒。

只不過,金色光芒雖然消失,可是此時周陽所裸露在外的皮膚,依舊是金色,完全的像一座黃金雕像!

“連連突破,地龍根果然強大!”周陽睜開雙眼,那黃金眼皮掀開眼簾之時,頓時有兩道金光,從周陽的雙眸併發而出。

那兩道金光彷彿帶着莫大的威能,並蘊含着滂沱的震懾的氣勢,只不過一閃即逝!

“只不過,還是有近十分之一的地龍根沒有被吞噬!”

周陽感到自己身體依舊內殘留着莫約所服用的十分之一的地龍根的魔法元素,而且這些魔法元素已然不能再被周陽所繼續煉化,反而緩緩的順着自己的皮膚所流失。

周陽惋惜的感慨,隨即眼眸精光一亮,銳利的一閃,鋒利如刀。

“那也是近兩份地龍根的融合,按照王教官所說,正常人一份莫約十公分,而我的身體,煉化地龍根竟然達到十九公分!兩個,兩個人的份量,我自己一人吸收!”

“現在,自己這個身體強大的更加無與倫比,兩人用量,我自己一人使用,效果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無名老師的王錘神針碎,當真是太過震撼!”


周陽看着自己黃金般的手,隨即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鏘!”

“金屬聲!完全的金屬聲。那麼自己現在的強化水準,絕對能達到玄妙鏡中期!”

“而且,現在全身的黃金色,那麼已然到達了王錘神針碎的第三層!”

“黃金一渡!”

此時的周陽,完全的被地龍根帶來的強化後的效果,而萬分驚喜!

“如果說,自己現在身體的強化程度達到了玄妙鏡中期,那麼。”周陽眸子精光一閃,興奮道:“自己的魔法卷軸可以越級殺人,而自己的身體強化可以抵擋自己的身體卷軸。”

“自己的身體強化程度,完全達到了生死境中期,甚至後期都不爲過!”

“也就是說,完全可以抵擋生死境中期,或後期強者的攻擊!”

“看以後,在影衛內,誰能擊殺我!”

周陽眸光,冷冽一閃。隨即放開精神力,窺探自己的身體內部。

“身體內部,果然還是筒體白玉,只不過,那白玉的骨骼,以及脈絡,肌肉之中,也有黃金色的光芒流螢!”

“即便是身體內腑依舊是白玉,絕對也強大了不少。”

“咦!太好了,太好了,虛無因爲自己的身體被強化,也是不斷的升級,而現在的虛無,明顯要比之造化境的身體,強大了十多倍!”

一時間,感到虛無的充足,以及豐蘊,周陽心中更是難以壓抑自己激動的情緒。

此時的周陽,完全被強大的實力帶來的快感,所激動,所興奮。

身體內的血液,也隨之沸騰!

“對了,剛纔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也有着明顯的昇華!而且,自己現在的境界赫然也達到了玄妙鏡中期!”

“原本自己玄妙鏡初期的精神力已經堪比生死境後期的強者,那麼現在突破了境界,自己的精神力是不是突破到了解脫境的層次?!”

隨即,周陽放開了自己的精神力,放開神識,緊接着,隨着神識蔓延,周陽震撼的睜開金色大口,那大口可以放下一個雞蛋一般。

周陽震驚了! 周陽完全被自己強大的精神力所震撼。

隨着周陽的精神力釋放開來,那精神力所到之處,周陽的神識觸感都是那樣的清晰,空氣之中的各種魔法元素在空中翩翩起舞,而且比之之前,更加的細膩。

更小的魔法元素,也都被周陽的神識所觸摸。

即便是以前難以發現的,空氣之中的雷元素,周陽也能發現。

能發現,和能使用是兩回事。

緊接着,周陽的精神力突破了房門,突破了牆體,穿透到了屋外。

“這麼多人?而且說話也能聽得一清二楚。”這也就是周陽爲之震驚的原因。“精神力一旦突破生死,達到解脫境,竟然如此強大。”

感覺着自己的精神力不斷的向四周輻射,方圓五百米的人,和事,以及對話,都是那樣的清晰。

只不過精神力依舊沒有停下,還是不斷往外擴張着。

“營區外的人,或者魔獸,在五里內,自己都能窺探的一清二楚。”周陽滿面的激動與震驚,“雖然完全的不能探出人的面貌,但是每個人什麼屬性,就是一團什麼樣的魔法屬性。”

“人與魔獸的區別只在於,人類的這團魔法元素是個圓的,而魔獸則是不規則,有大有小!”

“解脫鏡竟然如此的強大!果然如之前王教官所講,如果哪個教官針對你,幾百米以內,不管是你說話聲音大小,都完全可以窺探到你所說的事情。”

“那麼現在我的精神力達到了解脫鏡這個層次,試問,在影衛內島的所有影衛,還有誰是我的神識的對手?”

要知道,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周陽首先就能探查到敵人的蹤跡,而對手不能查探到他的蹤跡,這是何嘗大的優勢?

對,就是強大的優勢!


“解脫鏡的精神力都如此強大,那麼實力豈不是更強大?而且還能飛行。”想到這,周陽雙眸充斥着渴望的灼熱,對於實力的渴望及灼熱。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能擊殺解脫鏡中期強者的韋沉,那麼又是什麼能力!”

“那到底該有多強?!”

周陽想到韋沉的強大,心中無比震撼。


“他是強大,可是自己也不是很強大?!自己經歷修煉一途纔多久?而韋沉多久?”周陽眸子寒光一閃,冷哼道:“哼!三年的時間還早嘞,韋沉,韋領,我勢必讓韋家灰飛煙滅!”

“嗯?外面那麼多人,都是爲了自己而來,還是打着地龍根的主意。”

周陽冷笑。

“那麼招搖過市,那麼大搖大擺,明明白白的告訴我,你們要搶奪我的地龍根!”

“對!你們怎麼會怕我這麼一個玄妙鏡境界的陣師,充其量也就是會跑一些。”

“現在?!光明正大的想要得到我的地龍根?你們,都該死!”

因爲精神力的輻射,周陽自然聽到了自己宿舍之外,那些注意周陽舉動的人的談話,一時間,周陽怒火中燒。

“現在自己整體的實力,比之之前更是強大了不少。”

“第一,身體的強化程度達到了玄妙鏡中期的境界,按照越級殺人,生死境中期的人,也難以打破自己的防禦。更別說,王錘神針碎也已經修煉到了第三層。”

“黃金一渡!”

“第二,因爲身體強化的提高,虛無的儲存量,也比之之前更是提升了十數倍!”

“虛無一時間,完全夠用!”

“第三,自己因爲境界的突破,精神力也突破達到了解脫鏡級別!”

“敵人根本沒有我探查的遠,而且還那麼準確!”

周陽攥着拳頭,分析着自己的實力。

“現在的自己,即便是對戰孫老那等強者,也渾然不懼!其他人?”

“只要是對自己有敵意的,那我也不介意送你們一程!”

以往,周陽的實力低下,一直生活在被人嘲諷,不屑的陰影之中。

被強者的壓迫,難以呼吸。

即便是擊殺兄弟盟,都要藉助血旗的幫助。

難受,怨氣。

周陽越是難以承受的去忍受,心中的火氣越大!

即便是殺了王晴之後,各種結怨紛沓而至。

而現在,周陽覺得自己終於走出實力低下的陰影,也終於有了嘲笑,譏諷,和不屑的權利,心中頓時暢快了許多。

“欺我者,我盡數欺回!”

周陽轉着自己手中的空間戒指,冷眼想着。

“嗯?對了,之前只是窺探韋然空間戒指內的地龍根,對於其他,倒是沒有來得及,現在看看,是否還有別的好東西。”

“之前的韋然,可是有強大的隱匿能力!應該也是個寶貝,它總不能是韋然修煉得來,不然的話,生死境的強者,人人都可以隱匿自己的身影了。”

“對,一定是寶貝!”

隨即,周陽便釋放自己的神識,窺探着韋然的空間戒指。

“金幣、紅鑽!嘖嘖嘖,倒是挺有錢。可惜了,沒能留下韋然的腕帶,不然積分也是不少!”周陽隨即搖了搖頭,苦笑道:“自己好像,從來也沒有得到過別人的腕帶!”

因爲虛無的存在,所有對戰過的敵人,都讓虛無所吞噬,周陽也沒有辦法。

“還有一些裝備,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不過這空間戒指的容量倒是不小!”

空間大,東西多,給周陽帶來了不便,周陽皺起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