熾白的雷電從天而降,不帶一絲靈力氣息,等刀修發現後,驚慌閃避時,暗影之束髮威,控制出他的影子,當他瞬間如同中了定身術。

刀修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雷電轟擊,發出絕望慘叫,和雷電轟鳴聲交織。


轟隆..轟隆..轟隆!

雷擊過後,刀修渾身焦黑,口鼻冒煙,顯然就連內臟都被強大的電流給電熟了。

三秒男的武道

隨着刀修的隕落,劍修也面臨生死危機,他剛擋住幽冥斬,就見同伴死亡,驚駭後退時,腳下猛地一緊,差點摔倒,踉蹌數步後才穩住身形。

他低頭一看,雙腳到膝蓋的位置,不知何時多出來一副石頭殼子。

“嘿嘿!!怎麼樣?免費送你石膚術!”

秦文和大步走來,面露壞笑,三發雷電術後,他便立即賞了劍修一發‘石膚術’,對於自創的‘石膚術新用法’,他十分的滿意。

石膚術在增強防禦的同時,能會降低被施法人的速度,當劍修閃身後退之際,雙腳突然卡住減速,能不摔倒都是運氣好。

“你這誰!這是什麼玩意!”

劍修都要瘋狂了,身體是怎麼被覆蓋上石頭殼子的??沒有感應一丁點的靈氣波動,這是怎麼做到的!

“嘿嘿…”

秦文和只笑不答,一步步逼近,黑色長刀揮舞,將劍修打得連連後退。

他不能浪費時間,敵人還有個三品境的存在,自己斬殺了刀修,想必那三品境也坐不住了。

果然,當他逐漸將劍修逼入絕境時,那三品境修士終於出手了。

他召回二品法修代替自己,提着長劍就衝了過來,途中便就施展法術,一隻巨大火鳥憑空顯現,火浪如潮,捲動十方。

火鳥速度極快,直插劍修身前,撞上了秦文和幽冥斬。

火鳥嘶鳴,半隻翅膀消失不見。

秦文和急退,臉色微紅。

三品修士殺來,靈氣纏繞之間,操控火鳥協助攻擊,一人一鳥,打得秦文和身上銀光閃爍,不斷倒退!

“小子,肉身再硬也的死!”

三品修士獰笑,長劍斬出數道劍氣,以靈氣催動的劍氣,比之劍修的攻擊力度,強大數倍不止。

一旁的火鳥洶洶燃燒,缺了一支翅膀,便用利喙來啄,它雖是靈氣聚集而成,卻有靈性,專找弱點處下手,讓人不得不出手抵擋.

秦文和體內真氣快速被消耗,霸體功法全開,也被打得渾身巨疼,不得已之下,只能又刷了層石膚術,反正現在被兩人圍攻,也不在乎速度了。

有了石膚術和霸體的雙重保護,總算讓他鬆了口氣,雖然被打的狼狽不堪,但至少性命無憂,甚至還能抓住時機反殺一刀。

“………”三品修士。

三品修士越打越驚,這是從哪裏跑出來的怪物,簡直比那個女修還有難纏。

女修是憑藉金色小劍法寶逞威,而秦文和不同,完全是靠自身的修爲和功法,就能硬拼三品境修士。

天空上,凱麗纏鬥四品金丹境,地面上,秦文和硬抗三品修士,此刻還在攻擊女修的修士,只剩下劍修和法修,而那劍修的雙腿,還一直處在‘石膚術’加持狀態。

面對這樣兩個‘看守’,女修終於爆發了,趁着法修施法時的空檔,她抓住金色小劍,閃過劍修的攻擊後,竟將金色小劍當成暗器,射向了可憐的法修。

小劍如金色閃電般,一閃即逝,刺入法修體內,強大的劍氣他體內爆發,瞬間將他炸的四分五裂。

女修投出金色小劍的瞬間,就從須彌袋中掏出一種符籙,對着劍修遙遙一指,符籙‘砰’的爆成一團煙霧,煙霧中跳出一隻青色巨蟒,吐着舌芯,向劍修衝去。

“不好,是封靈符!”

劍修大驚,那青色巨蟒是被封印在符籙中的妖獸,至少有三品戰力,他根本不是對手。

劍修轉身就逃,可雙腿加持着石膚術,速度大減的他,如何能逃出巨蟒的蛇吻。最終還是成了巨蟒的零食。

兩個‘看守’陣亡,女修喘了口氣,手捂胸口,臉色蒼白。

她有傷在身,真氣被耗盡,若不是炫光劍護持,早就被那四品金丹修士滅殺了。

也是因爲四品修士的存在,她才一直不敢使用封靈符,現在沒了顧慮,立刻指揮巨蟒去解救秦文和。

女修也認出了秦文和,可實在想不到,自己居然會被對方所救。

還有那強悍的肉身,以及古怪的道術,居然連三品修士都能斬殺。

“我來幫你!”

女修召回炫光劍,沒有法寶的護持,她可不敢上前。

青色巨蟒一尾巴掃飛火鳥,它是三品妖獸,可不會懼怕小小的火鳥術。

三品靈徒境修士驚顫,放棄了秦文和,揮劍擋住纏繞而來蛇尾,一股巨力透過長劍,撞擊在胸口,他哇的一聲噴血急退。

半空上,金丹修士怒喝連連,眼見屬下將要覆滅殆盡,他卻無法出手,只能用吼叫發泄憤怒。

“啊啊啊…..你們都要死啊!!”

金丹修士發狂,張口吐出一片光華,那是一張金色大網,鋪天蓋地,向着凱麗罩下。

大網柔韌而堅硬,血色爪印無效,只掀起小小波瀾。

她急退,大網跟進,似似烏雲壓頂,如同被鎖定了一般。

凱麗無奈,只能化身數十隻蝙蝠,四散而逃。

這些蝙蝠都是血能顯化,有部分被大網罩住,一陣金色閃爍中,被化爲烏有。

蝙蝠被滅,血能消失,重現聚和的凱麗臉色發白,憑空失去一部分血能,讓金髮少女極爲難受。

好在她有‘始祖之血’,一旦支持不住,就會‘喝藥補血’,否則早就被金丹修士重傷了。

就在兩人激斗的時候,地上的戰鬥已經結束,巨蟒加上秦文和的組合,一個主攻,另一個‘搗亂’,在雷電術和石膚術的雙重模式下,靈徒修士悽慘收場。

“那麼,就剩下一個敵人了,你有辦法對付他嗎?”

秦文和問紅衣女修,他是打不動金丹修士,凱麗也只能糾纏,想要幹掉,或者打跑對方,只能看女修的手段了。 第三十五章.關紫寒

“只要炫光劍能擊中他就行了!”

紅衣女修揮了揮手中的金色小劍,小劍是一件極爲厲害的法寶,,在師傅出門前,特意往炫光劍中注滿了能量,威力強到爆炸!

可是,對方是金丹修士啊,他們倆一個是一品菜鳥,一個是二品先天,人家吹口氣就能滅了兩人。

“你沒有對付金丹修士的手段,居然還敢闖進來!!”

秦文和聲音發顫,這紅衣女修也太‘虎’了點吧!本還以爲對方有厲害的底牌,這才跳出來和敵人大戰三百回合。

“我…也沒想到這裏會有金丹修士呀!”

紅衣女修紅着臉,手指攪動裙角,她一向如此,所以師傅纔會送給她一柄炫光劍,能攻能守,厲害無比,別說四品金丹修士了,就是五品真師境來了,也只能望而興嘆。

“哦,對了,我叫關紫寒,你叫什麼?”

關紫寒瞥了眼天空中的戰況,金丹修士被纏得無法脫身,讓她徹底放心了!

“我是秦文和,道號‘魔虎’!你真的沒有別的手段了?”

秦文和很緊張,根本沒心思聊天,凱麗不是對手,一旦始祖之血被耗盡,他們都跑不掉。

他的心沒有關紫寒那麼‘大’,一直在思考着怎麼脫身,既然打不過對方,那不如先撤吧,

明知送死的事情,可不在‘隨時身死’的覺悟範圍之內。

“唉..我還騙你不成嗎?只有他被炫光劍擊中,不死也重傷!”

臨時老公,玩刺激! 額..我不是這個意思!”

秦文和憋屈,你說的那麼簡單,打中就行了!!可是怎麼打??


他們在天上飛呢,讓他一個一品菜鳥能怎麼辦!

咦…..飛???

他腦中靈光一閃而過,剛要抓住那道靈光的時候,肩膀被關紫寒猛拍,他愣愣的轉頭,靈光越飛越遠……


“你…..”

秦文和真想跳起來拍死對方,這就是傳說中的豬隊友嗎?坑人啊!!

“什麼你??”關紫寒歪着頭,奇怪的白了他一眼,隨後又笑嘻嘻的,從懷裏摸出一個大口袋,打開一看,裏面居然是一塊閃光的寶石。

“你不是問我爲什麼闖進來麼!這就是理由啦!”

寶石有拳頭那麼大,散發七彩光芒,關紫寒獻寶一樣的介紹寶石的來歷。

原來這並不是寶石,而是一個靈脩的靈胎,被一位來自玄靈島的前輩發現,準備帶回玄靈島點化。

可那前輩在途中遭遇伏擊,被敵人斬殺了肉身,只能元神逃遁,後來那元神遇見了關紫寒,讓她幫忙求救。

現在那位前輩已經被送回了玄靈島,而關紫寒卻在一次遊玩時,意外感應到了靈胎的氣息,這才偷偷跟進了光暗教分壇。

“靈脩…..一個石頭??”

秦文和驚詫不已,連石頭都能修煉!!它是怎麼修煉功法的???

“咦….你不知道靈脩??修士居然連靈脩都不知道,也太奇葩了吧!”

“我…..”

秦文和撇撇嘴,算了!還是不解釋了,關紫寒的性格太‘虎’,他有些承受不住。

他決定不在理睬對方,默默擡頭望天,還是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困局吧,靈脩什麼的…..跟自己有一毛錢關係嗎??

“剛纔的靈光是什麼呢??似乎和飛有關!!”

他捏這下巴,望着天空上亂飛兩人,努力回想那一閃而逝的‘靈光’。

是‘飛’嗎?……飛上天空!….我怎麼飛上去??

“咦……靠了!”

他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自己真的可以飛啊,不但能飛,還能防禦最大化,說不定真的就能陰死金丹修士。

“對了,你能飛嗎?”

單是自己能飛還不行,還需要關紫寒也能飛才行,否則就算他能困住金丹修士。不能讓炫光劍擊中對方,還是沒用。

“拜託,我才二品先天境啊,怎麼可能會飛!!”

關紫寒想看白癡一樣望着秦文和,二品的修士,怎麼可能會飛………

“唉..我不是那意思,我吧,有辦法困住金丹修士,不過他在空中,你能用炫光劍攻擊到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