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辰站在寢室的門口,與魏仁武只隔著一道門,她低著頭,有些害羞地說:「雖然你沒有回答我,但是我知道你就在門後面,你在聽我說話。」

魏仁武確實沒有說話,也確實在聽著。

「我之所以撇開阿全和阿通回來,是有話想跟你說,你難道就不應該開開門,讓我進去嗎?」林星辰在等著魏仁武開門,可是房門卻一直沒有打開,讓林星辰略感尷尬。

「好吧,你不打開門,也沒有關係,我就在這裡說,你就在門后聽。」林星辰輕呼一口氣,盡量不讓自己感到失望,「還有不久,就快畢業了,我有些話覺得是時候說給你聽。其實,我覺得這些話,或許早就該告訴你的,可是我就是鼓不起這個勇氣,雖然我不知道現在算不算好時候。不,現在根本不能算什麼好時候,畢竟你可能不再把精力放在這上面,但是我怕我再不說的話,就沒有機會說了。」

聽到這些,魏仁武大概知道林星辰想要說些什麼,他想站起來,把門打開,然後把林星辰深深的擁在懷裡,但是他忍住了,他把拳頭攥緊拳頭,強行讓自己不能這麼衝動,因為現在的確不是什麼好時候,他也失去了那份勇氣。

「我喜歡你。」如此美好的一句話,林星辰卻說得如此的苦澀,「聽著很可笑吧,這麼幾年的生涯,這句話都一直是你在對我說,現在大學快畢業了,我卻在對你說這句話。是的,我也覺得很可笑,明明我也喜歡你,這麼幾年,我到底在幹些什麼?是的,我真是愚蠢,我其實早就喜歡你了,這就是我想對你說的,我一直沒有接受你,只不過因為你的作風,我無法接受,我希望你能改變一點。當然,你的性格來講,你很難改變自己,你也的確沒有改變,我就不該奢望這些,直到快畢業了,我才明白這一點。其實,我就不應該去想你會改變,你如果真的改變了,或許我就不會喜歡你了,你就是你,獨一無二,我喜歡的那個你。」


魏仁武捂住自己的嘴巴,他的眼淚不住地留下,他不敢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他怕自己會忍不住說出口:「我就在這裡。」

林星辰還在門口,她仍然在等魏仁武開門,可是門依舊沒有打開,就好像魏仁武根本沒有在後面,也沒有聽到林星辰在這裡的告白。

林星辰其實也拿不準魏仁武是否在門後面,她只是想說出自己想說的話,無論魏仁武是否能聽見。

「你聽得見,對嗎?」林星辰還是想確定一下,「沒關係,你聽不見,我也只是想把我想說的說出來。」

「也許,你已經不那麼喜歡我了,以前你很喜歡和我告白,可到了最近,次數也越來越少,你也許已經厭煩了我一直不答應,也許是因為你越來越有名,案子也越來越多,所以你也沒有時間再來找我了。這些,我都能理解,男兒該志在四方。可是,最近看到你越來越冷漠,心事越來越繁重,與我們的距離也越來越疏遠,我真的很擔心你,你讓我幫幫你,好嗎?」林星辰還沒有絕望,她還是希望著魏仁武能開門。

可是,這道門就像一道被鎖死了的門一般,就是沒有打開。

「好吧,我一定是在對空氣說話,你其實並沒有在門後面,你說不定已經躺在了床上,蒙頭大睡。」這是林星辰最後的試探,也是林星辰留給自己的最後一點希望。

五分鐘過去了,門沒有開,林星辰的希望也跟著破滅掉。

「仁武,我走了,不管你有沒有聽見,我都走了,不管你有沒有聽見,我也再不會對你說這些話了。」林星辰的確走了,她沒有半點回頭,也沒有半點留戀,該說的,她已經說了,該做的,她也已經做了,魏仁武依然沒有打開門,她也理所當然地沒什麼可留戀的。

林星辰是走了,可是在她離開的方向相反的地方的樓道里,站著一個人,一個長得十分清秀,但是表情卻十分沮喪的人。

這個可憐人是全開,他剛剛就一直在這裡,他看著,也聽著林星辰說完那一番話,他的心情十分複雜,複雜到他的心像被攪拌過一樣,混亂而渾濁。

然而,這個時候心情複雜的人並不止全開一個人,還有一個躲在門後面像個懦夫一樣的魏仁武,但實際上魏仁武並不是懦夫,相反他這樣做簡直用盡了他這輩子的勇氣。 魏仁武很失落,對於他來講,他是喜歡林星辰,而且兩人也認識了這麼長的時間,他的這份喜歡也能夠上升為愛,可是就在他能得到這份愛的時候,近在咫尺的距離,他卻選擇了放棄,這讓魏仁武如何不會失落。

可是,魏仁武卻不曾後悔,他認為自己本來就應該這麼做,如果換一個人的話,也應該像魏仁武一樣做,這麼做當然需要勇氣,魏仁武就擁有這樣的勇氣。

當然做這樣,會失去很多,包括這近在咫尺的愛情,可是這麼做卻是值得的,這樣能夠保護自己所愛的人。

人生就是這樣,愛情可以是相親相愛,也可以是克制,而且克制往往比大膽去愛更為重要,剋制意味著無私,如果只顧自己,不顧對方,大膽並不是大膽,而是自私。

魏仁武看起來像個自私的人,但實際上他比任何人都無私,真正自私的人,做不了他所做的那些事情。

魏仁武本來想好好休息一晚上,可是他卻怎麼也睡不著,當一個人遇到這麼多事情的時候,還能睡個好覺的話,那麼這個人就真的是沒心沒肺,且無藥可救。

魏仁武輾轉反側,白天的那些畫面,在他腦中久久不散,揮之不去。

他努力不讓自己去想這些,可是就是做不到,為了讓他自己好受一點,他便準備想想其他的,來沖淡一下自己的情緒。

其他的,還有什麼呢?當然只能去想「撒旦」了,這才是魏仁武最應該做的事,也是影響他正常生活的源頭。

魏仁武預估了很多種見到「撒旦」的情形,可是每一種的結果都不會太好,他實在沒有信心。

魏仁武在考慮如何能增加自己的信心,對於魏仁武這樣謹慎的人,只有增加了成功率,才能完全增加自己的信心。

像封凌所說的那樣,魏仁武真的應該考慮給自己找一個幫手,他需要後援才能增加一些成功率,有些事情和安排,一個人是絕對玩不轉的。

其實,最好也最合適的幫手應該是全開,從推理能力和身手以及綜合素養來講,全開是差了魏仁武一點點,卻也差不了太多,魏仁武如果能和全開合作,兩個人很多事情都無需多交流,便能想到一起去。

可是,魏仁武卻不能讓全開幫忙,因為全開是他的朋友,他沒辦法讓朋友和他一起犯險。

如果魏仁武不能找全開幫忙,那麼他也可以找不是朋友的人幫忙,這樣他就不會有這樣的心結,誰才是這樣合適的人呢?

有一定的刑偵經驗,又得是魏仁武能夠信任的人,還要有勇氣,願意和魏仁武一起犯險,更重要的是,這還是一個與魏仁武沒有太大牽連,讓魏仁武不受感情羈絆的人。

這些條件全都加在一起,這樣的人,還真不好找,但是這也並不代表這個世上沒有這樣的人。

老實講,魏仁武還真認識這麼一個人,魏仁武想來想去,這個人是完全符合魏仁武的條件。

這個人便是袁景,因為袁景一直想和魏仁武學東西,非常聽魏仁武的話,而且經過了兩個案子,魏仁武也能夠信任袁景,而袁景上一次願意假裝目標,把自己暴露給殺手,勇氣也有,最主要的是,魏仁武根本不在乎袁景,袁景就算是犧牲了,魏仁武的內心也不會有一絲波瀾,所以袁景就是最佳人選。

一想到這裡,魏仁武的心情便稍微好了一些,他也計算過,該如何與袁景合作,並決定他一起床,就會去找袁景。

萬事俱備,他也終於能安心睡覺。

林星辰、全開、陸通,還有他的爸爸,只要他能打倒「撒旦」,他們便都會回到他的身邊,他現在的苦根本不算苦,苦盡會甘來的。

就在魏仁武正準備閉上眼睛的時候,他突然看到窗口有一個黑影。

魏仁武下意識覺得那是一個人影,他立馬從床上彈起來,大喊:「是誰在哪裡?」

「是我。」黑影緩緩向魏仁武的床邊移動。

黑影越近,魏仁武越驚恐,因為他借著月光,看到了了一張臉,一張血肉模糊的臉,這張臉雖然已經很難看得清楚面貌,可是魏仁武卻認得這張臉,就算化成灰,他也認得,因為這是他爸爸的臉。

「爸,你怎麼了?是誰幹的?」魏仁武力竭聲嘶地在喊,他想衝下床去抱住魏真,可是他卻怎麼也下不了床,就像被床給粘住了,他伸手去撈魏真,卻總是差了一點點碰到魏真。

「替我報仇。」魏真陰森森地說了這句話。

「到底是誰把你弄成這樣?這可才一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魏仁武有些激動,看到如此場景,他如何不激動。

「替我報仇。」魏真就好像沒有聽到魏仁武說話一樣,只是重複自己的這一句。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爸爸,你告訴我啊!」魏仁武聲嘶力竭地大喊。


「替我報仇。」可是魏真竟然還是這一句話,然後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朝後倒退了一步。

魏仁武確定魏真倒退了一步,因為他的身體遠了一點,臉上的模樣也越來越模糊。

魏仁武竭盡全力想要爬起來,可是他無論如何掙扎,他都爬不起來。

魏仁武只能看見魏真的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最後消失在月光之下。

就在這一刻,魏仁武突然像衝破了束縛一下,從床上飛身而起,可能用力過猛,他一個踉蹌卻沒床上摔了下去,狠狠摔在地上。

這一摔,直摔得魏仁武頭暈腦脹,昏天黑地,睜不開眼睛。

魏仁武調整了好久,才能睜開眼睛。

可是,魏仁武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寢室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一道刺眼的陽光從窗戶外射進來,射到魏仁武的臉上,溫暖而祥和。

剛剛還是黑夜,結果魏仁武一摔,竟然變成了白天。

咕咕!

魏仁武的肚子叫了一聲,才提醒了魏仁武,現在已經是中午,他的肚子也餓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這只是魏仁武做的一場噩夢。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魏仁武一直牽挂著魏真的安危,所以才會做魏真被迫害的噩夢。

知道這是一場夢,魏仁武才鬆一口氣。

魏仁武坐在地上,抹去額頭上的汗水,現在的時候,已經超過他的預期,本來他還想早點起床去找袁景,然而現在他必須一起床去吃飯,因為他確實餓了。

所以,魏仁武還是選擇去吃了個午飯,才慢吞吞的去到瀋陽市公安局。

又是魏仁武,又是那個不識好歹的門衛大爺。

兩個人分別站在公安局的大門口的兩側,像乾瞪眼似的,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動不動,一言不發,就像武俠小說里的兩位正在決鬥的絕世高手,都在等著對方先發招。

最終,還是門衛大爺先「發招」:「又是你。」

魏仁武「見招拆招」:「沒錯,還是我,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我怎麼會不記得你,我活了這麼大歲數,都沒有見過比你更沒有禮貌的人。」

魏仁武冷笑一聲:「那說明你活得還不夠,我希望你長命百歲,那麼你會見識更多沒有禮貌的人。」

「所以,你這次來又想幹嗎?」

「還是老規矩。」

「就幫你叫上次那個小夥子?」

「沒錯,既然你不讓我進去,那麼你就幫我把他叫出來。」

門衛大爺輕嘆一聲:「那真是可惜了,今天我辦不到。」

「怎麼?你是想公報私仇嗎?」魏仁武覺得門衛大爺是想故意找魏仁武的茬。

門衛大爺呵呵一笑:「我都這麼大年紀了,早就過了會衝動行事的年紀了,我實話告訴你吧,今天那個袁景,他…不…在……」

「哦?你怎麼知道?你不可能記得每一個人誰來上班,誰沒有來上班的,你沒那麼好的記憶力,而且他們進門的時候,也不需要在你這裡登記,所以你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不在,你肯定只是為了為難我。」魏仁武不相信袁景沒有來上班,本來袁景就是個新人,不可能翹班的,特別他還如此敬業,所以沒有合理的理由,魏仁武是不會相信的。

「你不相信我?」門衛大爺很失望。

「難以相信。」魏仁武斬釘截鐵地回答。

「那我告訴你,這公安局裡,誰來上班了,誰沒來上班,我確實不會記得,但是你說的這個小夥子,他來沒來上班,我肯定記得。」門衛大爺呵呵一笑,對袁景沒來上班這件事,非常地確定。

「哦?你對他印象很深刻?就因為上次我來找過他,你就一直在關注他?」魏仁武連續兩個問題,只是為了表現對門衛大爺的不信任。

「是的,我對他印象太深刻了,他是在這個大門守了這麼多年,見過的警察中最特別的一個。」

「為什麼要這樣說?」

「因為,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哪個警察剛來上班一個月就被停職回家反思的。」 「我是不是很慘?才剛剛工作沒多久,本來一腔熱血想要干出一番大事,大事也算是幹了,可是結果卻不怎麼樣。哎!難道人生真的就這個樣子了嗎?你告訴我,我該怎樣做才能做好呢?我其實也沒做錯,問題也不在我這兒,然後我卻只能活在夾縫中,結果如此難堪,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我真的很想回去上班,我已經在家閑出鳥來了,你告訴我,我該怎麼回去呢?馬隊長根本不聽我解釋。這也不能怪他,主要我解釋的太沒有說服力了,如果我是他的話,我也會生氣的,可是我又能怎麼辦呢?」

袁景坐在自己剛租不久的單身公寓里的沙發上,他像是在對誰說話,可是他一個單身漢,剛來瀋陽不久,舉目無親,他的家裡又能有其他什麼人嗎?

確實,他的家裡只有他一個人,可是他卻並不是在自言自語,他也確實有一位聽眾,就在他對面的板凳上。

這位高傲地聽眾,在聽完袁景這一番肺腑之言之後,還冷冷地回了他一聲:「喵!」

沒錯,袁景的聽眾就是一隻純黑的波斯貓,有一隻藍色一隻黑色的一對鴛鴦眼,是袁景剛租這房子的時候在一條廢巷子里撿到的,當時袁景覺得這隻貓很特別,一般鴛鴦眼的波斯貓都是純白色的,而這一隻卻是純黑色的,所以袁景毫不猶豫地就把它帶回了家。


無人聽袁景的苦訴,袁景只有說給這隻貓聽了,袁景長嘆一聲:「哎!在家休息,真的好無聊啊,誰能救救我啊!『小瘦猴』,你能救我嗎?」

「小瘦猴」就是這隻黑貓,因為袁景剛把這隻黑貓撿回來的時候,真的瘦得袁景差點就沒認出這隻貓是波斯貓,這兩天袁景給它開的伙食不錯,體型差稍微有所恢復。

聽完袁景的訴求,「小瘦猴」當然沒有辦法像正常人一樣回答他,可是袁景卻在這時聽到了一句正常的回答:「我能救你。」

這句話當然不是「小瘦猴」說的,「小瘦猴」又不是妖精,它自然不能說人話,這句話當然是人說的,而且人聲來自於門邊。

袁景朝著門邊看去,一個穿著棕色夾克,一張年輕的國字臉,卻留著與年齡不太相符的八字鬍渣的男人正開著門走了進來。

毫無疑問,這個人就是魏仁武。

「你怎麼進來的?」袁景突然看見魏仁武,十分驚訝。

「門開著的,我就進來了啊。」魏仁武聳聳肩,很自然便回答了袁景。

「不可能啊,我記得我關緊了的。」袁景努力回憶,他記得自己是關上了門的,可是魏仁武就這樣進來,讓他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