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69章、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走過來的那個人,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戴著黑色的墨鏡,身上穿著一套很寬鬆的休閑服。

司徒俊愣了一下,站起身來,「這位大叔,你有何指教?」

「年輕人。」這個四十來歲的墨鏡男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了另一邊的丁當,「這異能術可不能隨意使用的,你不知道這個道理嗎?」

「我是在教訓流氓,有什麼不能用的?」司徒俊冷冷地說道。

「他們可不是流氓,他們是城管。」

「在我眼裡,他們就是流氓!」司徒俊說,「對付這些流氓,沒什麼好客氣的。」

「你剛才用的是放電術吧?很厲害。」墨鏡男人問道。

「無可奉告。」司徒俊道。


「年輕人,這放電很容易造成傷亡的,你不怕嗎?」墨鏡男人似乎有意在和司徒俊抬杠。

「我已經把電量調到最低了,而且還用了水來作為導電體,我對他們已經夠客氣了。」司徒俊有點不耐煩了,「電死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少他們幾個。」

「年輕人,上天有好生之德。就是流氓,就是罪犯,也要給他們一條生路,你說對嗎?」這墨鏡中年人似乎在說教。

「哼,輪不到你教訓我!」司徒俊越發惱了。

「小俊,我們走吧。」水靈靈拉了一下司徒俊的手。

司徒俊回頭看了看水靈靈,後者朝他使了個眼色。

「那好吧。」司徒俊也不想跟這個嘮嘮叨叨的墨鏡男人多話,就轉身走了。

走出了不遠,司徒俊終於開口了。

「靈靈,你剛才想跟我說什麼?」

「小俊,那個墨鏡男人有點來頭。」水靈靈回頭看了一下,低聲說道。

在那邊,那個墨鏡男人又走到丁當身邊,似乎和他聊著什麼。

「有來頭?什麼來頭?他就是市長,我也不鳥他!」司徒俊昂著頭,說道。

要知道他司徒公子,那可不是好惹的。

雖然司徒俊和父親司徒雷的關係並不太好,不過,他也經常有意無意地抬出父親的名頭。畢竟,有了一個億萬身家的父親,他幾乎不用怕任何人。這,就是富家公子的通病。

「我是說,那個男人身上有一股很強烈的氣場,非常強大。我們最好不要和他發生正面衝突!」水靈靈說道。

「呃?你感覺到了?」司徒俊愣了。

水靈靈的異能,不僅是在通靈術方面,而且,她還能感覺到他人身上帶著的能量和氣場。所以他那天所說的丁當身上陽氣很重,並非虛言。

「嗯,這個男人的內力很深厚。我想,他很可能是一個修真者,或者就是個異能者,而且他的功力絕對不輸給大哥。」

「不會吧?他有這麼厲害?」司徒俊吃驚地回過頭。

只見,那個墨鏡男人已經背過身,竟然把手搭在了丁當的肩膀上。

「咦,他們兩個人好像會認識啊?」司徒俊說道。

水靈靈也看到了,點了點頭,「是啊,他們應該是熟人了。」

「兩個異能者?」司徒俊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我們一個晚上,就見到兩個異能者了?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給大哥去。」

「好了,不說這些了。不早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行啊,靈靈,我們走。」司徒俊又笑了,他一把摟住了水靈靈那柔軟的腰肢,走了。

水靈靈也抬起頭,靠在他的肩頭,溫柔地看著他的側臉。

這個男人,其實真的挺帥的,也有一股豪氣。

可是,水靈靈對他的感覺,卻總是那麼淺,雖然他們已經有了那層關係。

放下水靈靈與司徒俊不表,且說丁當和那個墨鏡男人那邊。

「齊總經理?怎麼是你啊?」見到那個中年男人摘下墨鏡,丁當吃驚地叫道。

齊天白很友善地朝他笑了笑,「丁當,這麼巧啊,我們又見面了。」

「是啊,太巧了。」丁當也笑了。

這個齊天白,與一般的企業老闆截然不同,他很隨和,也很低調。而且,他能記住別人的名字,無論對方是有錢人還是沒錢人。

丁噹噹然也希望自己以後能做一個有錢人,但他並不希望變成慕容流雲那樣的目空一切,為所欲為的富家公子,他更喜歡成為齊天白這樣的低調的有錢人。

「丁當,你怎麼會在這裡擺攤賣藝呢?」齊天白看了看周圍,問道,「這是你的業餘工作?」

「還業餘呢。」丁當嘆了口氣,「我連正式的工作都沒有找到呢,我這是被逼得沒辦法了,才出來擺攤的。哎,我都不知道自己的下頓飯到哪裡去吃啊。」

「是嗎?」齊天白點點頭,「這麼說,那天你來我們公司應聘后,還沒有找到別的工作啊?」

「您知道了啊?」丁當張大了嘴巴,「是啊,我那天不是得罪了你們公司的那個李謀藝導演嗎?我也沒法子在你們公司找份工作。哎,現在,我還沒找到工作,身無分文,連飯都沒著落啊。」

「你還沒吃飯啊?」齊天白吃了一驚,「走,跟我來吧,我請你吃飯。」

他伸出手,就搭在丁當的肩膀上。

丁當只覺得心頭一熱,鼻子一酸,眼淚竟然滑落了下來。

「怎麼,你哭了?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就哭了?」齊天白反而笑了,「我年輕的時候,也曾經餓過肚子,揭不開鍋,我可一點沒哭。沒什麼,一切都會過去的,年輕人,堅強點。」

「謝謝,謝謝齊總。」丁當更感動了,「我不是因為餓肚子哭了,我是很感動。像您這樣的人,可不多了。」

「你可別恭維我了。」齊天白笑了,「走吧,我們到那邊吃吧,邊吃邊聊。」

兩個人來到路邊的一家豆漿店,說是豆漿店,其實這裡還有賣油條、油餅和包子。


二人點了一些吃的。東西一送上來,丁當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他實在是太餓了,竟然也顧上不禮節,就用手抓起包子,油條,風捲殘雲一樣地就把盤子里的東西給收到肚子里。

他吃得太快,竟然打起了嗝。

「呵呵,你慢一點啊。這些東西都是給你吃的,你著急什麼呀?」齊天白也笑了,看著這個挺可愛的年輕人。

看到這個年輕人的時候,齊天白彷彿又回到了從前。

在他也年輕的時候,也有過很多的青蔥往事,也有過很多的尷尬經歷。那時候的他,單純而率真。

誰,沒有年輕過呢?

不到片刻,桌面上的東西,竟然都被丁當一掃而空了。

「哎呀,齊總,真不好意思,我把你的東西也吃了啊?」丁當這才發現了不對勁,撓了撓頭,有點後悔。

「沒事,我已經吃過了,這些都是你的。不夠的話,我們還可以再點。」齊天白依然微笑著,看著丁當。

「不用了,不用了。」丁當擺擺手,「我吃飽了。」

「對了,丁當啊,你要是沒找到工作的話,乾脆,你就來我們公司吧,怎麼樣?」齊天白說道。

「什麼?到你們公司工作?」丁當愣住了。

幸福,也來得太突然了吧???????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70章、李導演的禁慾人生

又是新的一天。

直到十一點鐘,李謀藝才匆匆趕到了鴻宇影視公司。

今天,他沒有去現場拍片,也沒有像平時那樣,在八點半鐘就趕到公司了,而是到了同事們就要吃飯的時間,他才到了這裡。

今天晚上有個夜場的重頭戲,不過,白天倒是沒什麼拍攝任務。

齊總經理交代過了,最近天氣酷熱,最好不要讓演員白天出去拍戲,免得中暑了,還是先拍夜場的吧。於是,李謀藝把所有需要在白天拍的外場戲都推后了,這幾天,他只拍夜場戲和室內戲。

不過,勤奮的李謀藝與其他導演不同,即使沒有拍戲,他也會準時趕到公司,在那裡構思一下自己要指導的劇情,看看資料,也規劃一下以後的工作。

本來,這些工作,也可以在他自己的家裡完成。

不過,他並不想多呆在家裡。

在這裡,會讓他想起過去,想起已經和自己離婚的妻子。這個家,是他的傷心之地。除了回家睡覺,他就不想多呆上一分鐘。

可是,今天卻是個例外,他李謀藝竟然在自己的家裡一直呆到了十點半,這才出了家門,匆匆趕到自己的辦公室來。

這一切,都是因為昨天那個不尋常的晚上。

開著車,李謀藝卻總是不安分地搔著癢。

難道,是自己得了皮膚病了?怎麼會這麼癢啊?

李謀藝一邊開車,一邊隔著衣服、褲子抓著癢,這種從他早上醒來就不斷出現的痒痒,真是讓他難受。

要不是昨天晚上喝的那酒,也許,自己還不會出這種狀況吧?難道,真是酒精造成的嗎?

討厭喝酒的李謀藝,怎麼又喝上了酒呢?難道,他就不怕得上哮喘嗎?

這,要從昨天晚上說起。

昨天晚上,李謀藝早早收工,回到了家。可是,也許是因為回來得太早了,他一直心神不寧,總覺得好像會出什麼大事。

家是呆不住了,他就一個人上了街。

李謀藝有點胖,他也很久沒去鍛煉了。趁著這閑下來的工夫,他乾脆換上運動服,穿上運動鞋,就上了街去暴走。這暴走,是他最喜歡的運動,不會太累,也不會傷害膝蓋和心臟。

他住的地方,其實離市中心不遠,走著走著,他就步行來到了秀水街。

這條街上,到處都是一些桑拿、酒吧和足按推拿會所,其實,裡頭有很多都是從事**服務的。上次曾經嚴打過一陣,但過後,這裡又死灰復燃了起來。


只要有需求,就會有市場。李謀藝很了解這一點。

不過,他對這些地方並沒什麼興趣,在私生活方面,他可以說是非常的保守。

可是,走過這條街的時候,他還是看到了許多裸露著大腿,胸口浮現出深溝,在翹首弄姿的女人,那些女人甚至還對經過身邊的他,投來意味深長的眼神。

站街女!李謀藝很清楚這一點,那些女人,只要你靠近她,她就會主動和你搭訕,然後是談價錢,接著,當然就是接客了。

李謀藝已經憋了很久了。自從與妻子離婚後,他就沒有找過其他女人。不是他身體不行了,而是他實在是對那方面沒了動力。

除了他的妻子,他幾乎很難對別的女人產生出強烈的yuwang。

此外,他也沒有像一般的單身漢那樣,通過自我解決來釋放壓力。信奉佛教的他,總覺得那種做法,對身體不好,他是寧可禁慾也不會自瀆。

身體里的性能量幾乎爆棚的李謀藝,在走過這條街,見到這些半裸露的女人的時候,他還是會有一點原始的衝動。不過,很快,這衝動,就被他壓了下去。

他的腦海里,又浮現出自己的妻子,還有,就是妻子身邊的那個老男人,那個奪走了他的妻子的製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