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守一這麼說.林天龍便是不再繼續阻止大家對自己的跪拜.反倒是以一種君臨天下、傲視蒼穹的姿態看著大家.

「既然大家都是為了武魂大陸.那麼.我也就不再推脫.」林天龍傲然道:「我從守一前輩口中已經是得知.大家都是參加了萬年前那場與域外天魔的大戰的前輩.而為了徹底的剷除武魂大陸之上的域外天魔魔患.大家甚至是付出了一生的時間.」

「尋常人的一生.不過匆匆數十載.就算是修鍊者.也大抵就是在幾百年近千年的時間而已.」林天龍說道:「但你們大家這一生卻是活了萬年的時間以上.也就是說.你們已經與域外天魔抗爭了整整一萬年的時間.」

「所以.我定然不會讓大家失望.」林天龍沉聲說道:「域外天魔.我定將它們盡數剷除.甚至.連根拔起.」

「順便說一下.我這裡說的臉更拔起.並不是單單對於武魂大陸而已.」林天龍雙眼微眯.看著蒼穹之上.說道:「終有一日.我會找到域外天魔的老巢.將它們整個族群.徹底的滅絕.」

林天龍此話一出.天空之上頓時風雲變幻.剛才還青天白日.在他的這句話出口之後.竟是頓時變得黑壓壓一片的全是烏雲.

在那烏雲之中.道道雷芒閃現.大風也是隨即颳起.這一切.貌似是在為了襯托林天龍說出口的那句話而出現.

「蒼穹誓言已成.」

一個威嚴無比的聲音自天穹之上傳出.整個大陸都是回蕩著這句話.

整個武魂大陸之上.自這個聲音出現之後.包括域外天魔在內的所有的生靈.不論現在在做什麼.都是抬頭驚恐的看著那滿是烏雲的蒼穹之上.

甚至有的人剛才還在與別人生死廝殺著.但這句話出現之後.雙方便是如越好了一般.紛紛停了手.齊齊抬頭看向天際.

就在大陸上所有人都在驚恐的望著天際之時.林天龍其實也同樣正在看向那天穹之上.不過他的臉上.卻是沒有別人的那種驚恐.

在林天龍的臉上.有的是堅定.還有不服輸的表情浮現.

「放心.終有一日.我定會履行我今日的諾言.將域外天魔徹底滅絕.」林天龍看著蒼穹.似是看到了那說話之人一般.

別人聽到這個聲音.感覺到的純粹是威嚴.但在林天龍聽來.這個聲音卻是無比的熟悉.雖然聲音之中充滿了威嚴.但這卻是沒有嚇到他.

這個聲音不是別人.正是鴻蒙的聲音.

林天龍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已經是無形之中觸發了這所謂的蒼穹威嚴.非是鴻蒙要故意為難於他.甚至.對於這蒼穹誓言.鴻蒙可能都是無法阻止.

林天龍在鴻蒙這話語之中聽出了些許無奈的意思.便是知道.鴻蒙.也只不過是這蒼穹誓言的傳話者而已.

在林天龍說完之後.鴻蒙的聲音再次響起:「小子.既然你觸發了蒼穹誓言.我也死無能為力了.只能是希望你能夠儘快的成長起來吧.因為.我們的時間.真的是不多了.」 不過.這次只是林天龍一人聽見了這個聲音.

「時間啊時間.」林天龍在心中苦笑.若是給自己多一些時間.達到甚至超越鴻蒙那個境界都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但現在.自己最缺的.便就是時間.

「林大人.」守一在一旁弱弱的問道.

剛才那天穹之上突如其來的聲音.著實是將他們給嚇了一跳.聽這意思.彷彿是剛才林大人立了誓言之後.這個聲音才是出現的.

並且.這個聲音說的話.彷彿是身為仲裁一般.若是林大人沒能實現自己的諾言.必定是會受到懲罰.

相反.若是他實現了誓言.這什麼天穹誓言就結束了.

「呵呵.沒事兒.只是觸發了一個什麼蒼穹誓言的東西.」林天龍呵呵一笑.裝作輕鬆的樣子.


「老夫斗膽一問.那蒼穹誓言.是什麼.」守一給自己壯足了膽子.對著林天龍問道.

雖然他自己的心中已是有了猜測.而且自認為**不離十便是自己所猜測的那般.但他的心中始終是有著那麼一絲希望.想要從林天龍口中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但林天龍的回答.卻是正好證明了他的猜測乃是真的.

「所謂蒼穹誓言.便是如同那天道誓言一般.對立下誓言之人形成約束力.若是立下誓言之人最終沒能夠完成誓言.那麼他也是會受到相應的處罰.比如……五雷轟頂之類的.」林天龍笑著說道:「總體來說.蒼穹誓言與天道誓言差不多.唯一不同的便是兩者一大一小.最終的懲罰.也是前者比後者大不少.」

林天龍在心中還有句話沒有說出來.那便是.蒼穹誓言.一般都是要有著神位以上的強者才是能夠觸發.尋常人一般是不可能觸發的.


另外.還有一種情況.那便是林天龍現在的這種.

當一個人所立下的誓言有可能造成的結果有可能影響到原始宇宙的秩序的時候.便是會觸發蒼穹誓言.

當然.也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立下這種誓言.就能隨意的觸發蒼穹誓言.

想要觸發這蒼穹誓言.前提條件便是.立下這個能觸發蒼穹誓言的人.他要有著足夠的實力.有著希望完成所立下的誓言才是能夠觸發.

否者.就算是你發誓要將整個原始宇宙轟滅.只要沒有有可能完成誓言的實力.那也是不可能觸發的.

甚至.還有可能因此而引得天道的懲罰.從此霉運連連等等.

林天龍之所以能夠知道這些.乃是鴻蒙將這一切傳輸到他的心神之中.所以他才是會說得如此的頭頭是道.

「五雷……轟頂.」

所有聽到林天龍說出這四個字的強者.都是不由得驚呆了.

說是五雷轟頂.其實也就是渡雷劫.

雷劫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們大家都是知道.在場的所有老怪物之中.人人都是經歷過雷劫.

他們每個人在這萬年的時間裡.都是分別經歷了八次次雷劫.他們知道.他們最多還能經歷一次雷劫.這整個渡劫過程便是結束了.

當萬年前的那場大戰結束快一千年的時候.在場的眾人見突破至武神是不可能的.並且有著那個桎梏的存在.就算是他們突破到了武神境界.那也是不能飛升的.

所以.當他們的大限來臨之際.便是選擇了散去自己的修為.轉入散修.

這裡的散修.可不是那種不靠任何外力.沒有任何勢力約束的那種散修.而是正真的散修.

若是以樊老的話來解釋.他們的修為境界那便是散仙.雖然無限接近仙人修為.但卻是始終要差上那麼一步.

在他們將自身帝級巔峰修為散去的那一刻開始.便是成功的轉入散仙.雖然他們的修為在散去之後的瞬間又回來了.並且還有著少許的提升.但卻是要面對更大的挑戰.

那便是.每千年一次的雷劫.

想要以散仙修鍊下去.一千年出現一次的雷劫.是無論如何也躲不掉的.

若是死在雷劫之下.不用說.那定時灰飛煙滅.相反.若是成功渡過了一道雷劫.那麼渡劫之人的實力便是會提升一些.

雖然不知道渡過全部的九次雷劫之後.到底會不會打破桎梏.飛升上界.但卻是每渡過一次雷劫.便是會增加千餘年的壽命.並且.在這千餘年的時間之中.不會再遇到任何的天劫降臨己身.

看上去轉散修貌似好處多多.但實則是困難重重.甚至要是一不小心被雷劫給滅了.那麼便是魂飛魄散.連轉世的機會都是沒有.

雖然如此.但依舊是有著許多的人選擇了轉入散修.為的.就是那有機會能夠多活一千年以上的時間而已.

參加了萬年前的那些強者之中.有著許多的人選擇了轉入散修.但最終成功渡過八次雷劫以上並且活到至今的.也就那麼寥寥萬餘人而已.

萬年前選擇轉入散修的強者之中.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已經死去.而在這些死去的強者之中.基本上都是因為渡劫失敗才會落得如此的下場.連轉世重生的機會都是沒有.

而林天龍所說的五雷轟頂.便是會比他們所經歷過的雷劫又要強上一個檔次了.

他們所經歷的雷劫.劫雷一次攻擊也就出現一條.並不會所有全部一齊出現.

而林天龍所說的五雷轟頂.便是一次性會有著五道雷劫同時落下.而第二波的攻擊便是會提升一倍的數量.如此循環往複的下去.只有經歷了五輪攻擊而不死.才算是渡過了雷劫.

就是深知渡雷劫的危險性.所以大家才是會在聽到林天龍說的五雷轟頂之後感到震驚.

其實.在他們的心中.更多的.還是擔心.他們害怕林天龍出事情.

可以說林天龍乃是他們所有人的精神領袖.若是連他都不能活下去.那麼其餘人又怎麼會有那個信心去擊潰域外天魔呢.

「放心.既然我能立下這等誓言.我肯定是有一定的信心的.」林天龍說道:「更何況.若是我沒有一點兒希望能夠完成我所立下的誓言.又怎麼可能觸發出蒼穹誓言給我作見證呢.」 在對守一等人解釋著的同時.林天龍在心中也想道:「雖說如此.但想要完成這一誓言.怕也是不可能會有那麼簡單的.」

但不論如何.就算是有著天大的阻礙.林天龍也是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這一誓言.

就算自己最終沒有能夠將這一誓言完成.而受到了懲罰.但至少自己儘力了.完全的無愧於心.

「至於你們要探尋的五彩光柱.也是因我而發生的.」林天龍說道:「現在的九天火焰山內部.已經是再無任何的秘密可言.」

「大家都聽到了吧.」守一對著所有人說道:「既然現在這裡已經是沒有任何值得我們再駐留的原因.那麼.咱們便跟隨著林大人一起.去蕩平天魔.如何.」

回答守一的只有大家齊聲發出的四個字:「蕩平天魔.」

當大家第一次整齊的回答之後.「蕩平天魔」這四個字便是接著從大家的口中發出.這一次.包括林天龍在內.所有人都是齊聲大吼著這四個字.


大家一齊不斷的吼著這四個字.聲音雖不怎麼響亮.但卻是輻射到了方圓數十公里的範圍之內.

在這聲音輻射的方圓數十公里之內.無論是人類亦或是妖獸.只要是聽到這聲音的.頓時便盡皆是熱血沸騰.隨即便是跟隨著這個聲音一齊大吼.

有著這些人的加入.一時間這個輻射的距離便是瞬間擴大至數千公里.並且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陸續加入的人類或妖獸的情況下.這個輻射的距離還在繼續擴大著.

直至連續大吼了數分鐘之後.林天龍再是舉手示意大家停了下來.

「我在九天火焰山之中.由於一些必須要做的事情纏身.沒有辦法離開.所以在地底呆了有整整一年的時間.」林天龍說道:「對於這一年來武魂大陸上所發生的一切大事原本我根本就不知道.但守一前輩以及是盡數的告訴於我.」

隨後.林天龍的神情便是變得尤其的嚴肅起來.說道:「域外天魔竟當真敢做出屠城這樣的舉動.相信我.他們會為這一年來所做出的事情.而感到後悔的.」

這句話從林天龍口中說出.讓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彷彿林天龍此時心中已經積累了天大的仇怨.將爆發一般.整個場面變得安靜無比.

「近一億人類.數億生靈.」林天龍冷聲道:「這個數字.我不敢忘懷.更不允許這些數字繼續增長下去.」

「為了阻止域外天魔對我武魂大陸繼續屠戮.我們要怎麼做.」林天龍不知不覺的便是動員起了大家.雖然大家根本就不怎麼需要.

「殺死它們.」

「把它們趕回老家.」

「光把它們趕回老家又怎麼能夠為武魂大陸上死在它們手中的生靈報仇.我們應當殺到它們老家去.將它們滅族.」

一時間.大家紛紛憤怒的表達自己的心聲.最後統一.便是.殺到域外天魔老家去.將它們一舉剷除.滅族.

「那麼.現在.身為五行絕體的我宣布……武魂大陸與域外天魔之戰、我們的復仇之戰.正式開始.」林天龍正式向全大陸亮明了身份.同時也是宣布了與域外天魔的大戰.正式打響.

林天龍說出的這句話.不僅僅是在其身邊的幾十號人聽到了.甚至整個大陸的生靈.它們都是聽到了.

能夠將自己的聲音擴散到整個大陸.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了五行絕體林天龍.已經真正的成長到了能夠帶領大家蕩平天魔的地步.

現在的他.修為在武魂大陸之上.除了蓬萊老祖之外.乃是最強.

「蕩平天魔、滅它們全族.」


當林天龍話音落下.整個武魂大陸之上的生靈都是為之歡呼.大吼著這幾個字.

南域.曾經的天羽門地盤.現在的玄天宗之中.正在演武場上檢驗弟子這一年以來的修鍊成果的天玄子、呂嵩、李恆等人.在聽到林天龍那充滿威嚴的聲音之後.頓時便是激動得老淚縱橫.

尤其是天玄子.林天龍可以說是他發掘到的.從林天龍還是武者的時候.他便是一路看著林天龍成長.現在.他的弟子.終於是成就了絕世強者.

甚至可以說.林天龍乃是成就了一個神話.

林天龍從武者修為修鍊到如今的大陸最強者.用了只不過四年左右的時間.這.豈不就是一個神話.

同時身在南域的人還有.林天龍的爺爺林嘯、父親林軒、母親慕容芳菲、林雷、林震以及眾多的林家之人.都是在為林天龍歡呼著.

在別人歡呼的時候.只有慕容芳菲一人卻是在落著淚.不是開心到落淚.而是真正的傷心落淚.


林軒去勸她.她的回答卻是:「你知道什麼.你們只看到龍兒的成就.卻是不知道他達到這個成就付出了有多少.而在他達到現在的成就之後.以後他便是要付出多少.」

的確.大家都是只看到了林天龍如今的成就.卻是忽略了他已經付出的和未來要付出的.唯獨只有身為母親的慕容芳菲.沒有被興奮沖昏頭腦.甚至現在她滿腦子想的便是.自己的龍兒以後會很累.而身為母親的自己.竟是沒有辦法幫他分擔.

就在大家都勸說無果.慕容芳菲繼續傷心哭的時候.老祖林震天現身在眾人面前.

「天龍這小子.自打他出身之時我便是一直在密切的關注著他.」林震天溫和的說道:「在他的經脈未通之前.修鍊止步不前甚至還有下滑的情況之時.從他那堅毅的臉龐和堅定的眼神之中.我便是看出了他想要成為一名強者.並且不願屈服在體質不行之上的決心.」

林震天溫和的說道:「而如今.他做到了.不論他曾經付出了什麼.付出了多少.最主要的便是.他做到了他自己一直以來想要做到的事情.就為這點.咱們就應該替他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