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的十幾分鍾過去了,藥方雖然散發着亮光可依舊老樣子,沒多少太大的變化,雷動也只能無奈的瞥了一眼藥方後,閉上雙眼,開始沉思起來。

按照剛纔谷二皇帝講的那一段長長的故事來說,若這些事情都是真的,爲何這水人的師傅不去救她?

“難道,難道是?” “難道,難道是?”

“犯天譴?這可是要遭天災的!”雷動心中一冷,淡淡的道。

此刻眼神有點呆滯,空洞的看着不遠處的石門。若真的是按雷動現在想的那樣,這件事情可不好辦了。

心中開始有點沉悶起來,但在看看石門,想了想那谷二皇帝的樣子,雷動也是非常的無奈。

可能谷二皇帝在見到雷動時的一跪,就是爲了讓雷動更好的幫助他。

“呼!”雷動長吐一口氣,眼睛又開始微微緊閉。

也是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但是此刻雷動可以放鬆一會了。

體內的內氣能量與毒丹中能量已經變得非常薄弱,看着手中已經慢慢浮現出來的藥材名稱,雷動心中還是倍感欣慰的。

“哈哈,就讓我來看看,這到底什麼樣的藥草,才能讓人氣死回生???”雷動兩隻眼睛貪婪的看着手中泛黃的紙張,低聲語道。

“虎兇鯊鰭,白靈仙果,刺天纖……”雷動喃喃的念着,念道最後雷動的話語越來越輕。

這單單第一種煉製丹丸的藥材,說實話雷動都沒看見過,就別提後面的那十幾種名字雜亂而且奇特的藥草了!

擦了擦額頭微微的一絲汗液,雷動將泛黃的紙張收入了儲物戒指中,推開石門就看見谷二皇帝那期盼的眼神了。

“先生怎麼,怎麼樣了!”谷二皇帝驚喜的問道,隨即右手拉住了雷動的胳膊,向着牀邊拽去。

“丹丸所需的藥草我馬上寫出來給你,但是這藥草我好多都沒有聽過!煉製丹丸確是特別的難!”雷動無奈的看了一眼谷二,輕聲回答道。

聽聞雷動的話,谷二皇帝的臉色又開始慢慢的變暗,低聲嘆了口氣。

緩緩的兩人走到離牀邊不遠的書桌臺上,雷動拿起筆就在紙張之上將那一味味藥材寫在紙張之上。

“皇帝陛下,這是生死丹所需的藥材,這些藥材要越多越好,煉製這些丹丸絕對不會那麼簡單!”雷動怔了怔身形,緩緩的說道。

—————————————————-我是斑馬線—————————————————

“這麼一說,你是光明正大的出來的???嘖嘖,本事可不小,就連谷二皇帝都對你畢恭畢敬的。”鳳一擠眉弄眼的看着雷動,嬌笑着說道。

“對了,他們沒跟你過來吧???”再次看了看外面街道上人來人往的人流,鳳一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

聽着此刻鳳一對自己的話語,完全就是有點對自己刮目相看的那種語氣,雷動心中也有點微微有點自信了,嘴角一斜,輕笑一聲說道:“別擔心,我和谷二那廝說了,我不喜歡被拘束。藥材準備之後,就去廣場中央貼告示,所以你現在就要派個人去格弗斯城中央廣場去盯着。而且我說了,讓他們不要跟過來!後果自負!”

雷動此刻也有點傲然的擡了一下頭,眉頭微微動了動。


見着雷動如此自信的談笑風生,此刻這座屋院之中其他人也是挺開心的。至少從現在的形式來看,雷動的任務很成功,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我就說麒七大哥做事不會出差錯的嘛!嘿嘿。”貓九這個小蘿莉此刻也是抱着一隻金色毛髮的小貓湊上前來,輕聲的說道。

雷動也是開心的摸了兩下貓九的腦袋,大步流星的走向房屋之中。

“各位,最近我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我先進去了!”雷動雙手抱拳對着其餘的人輕聲說道。

貓九很可愛的點了點頭,其他人也是笑着表示理解,就是鳳一那丫頭狠狠的盯了雷動一眼,隨即向着屋外走去。

慢慢的走到自己房門門口,雷動抹了抹儲物戒指,說真的,這次來一重天,原本以爲一點用也沒有,卻忽然讓自己的實力猛增到了內皇的實力。

推開自己的房門,雷動緩緩進去,隨着房門被自己輕輕的關閉之後,雷動瞥了一眼房間內,隨即內氣能量瞬間擴張到了房間的每一個地方。

“哇!!!內皇的感覺真好啊!!!”雷動大聲說着,雖然現在的實力在1品內皇,但是說實話這感覺以前真的從來都沒有過的!

如果自己的實力到達內聖的實力,那豈不是更加的牛了?那是真的以前想過卻真的以爲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到達!

雷動現在只感覺全身毛細孔非常的清爽,那種淡淡的十分舒爽的感覺讓的雷動非常的癡迷!

“砰!砰!砰!”門口傳來了劇烈的敲門聲響。

“誰啊?”雷動有點不耐煩的說道,剛剛纔進入房間,就有人來敲門,這可是雷動最煩惱的事。

“我呀,麒七大哥!”隨即蘿莉那淡淡的話語聲響很快就傳到了雷動耳中。

聽聞聲音是小蘿莉貓九,雷動也是隻能將門給打開。

“麒七大哥,我不會打擾你休息了吧?”貓九眨着那大大的雙眼,崛起小嘴問道。

見着蘿莉這麼可愛,原本雷動那煩躁的樣子已經全無,右手又情不自禁的摸到了貓九的腦袋之上,問道:“怎麼了,有什麼事找我啊!”

隨即身形蹲了下去,與蘿莉的身高剛好持平。

“麒七大哥,你知道爲什麼我叫貓九?而你叫麒七嗎?”蘿莉腦袋想着移動到了另外一邊,兩隻眼睛正視着雷動的雙眼,低聲問道。

雷動直接被這個問題問倒了,有點發愣的看了一眼蘿莉開始沉思起來。

自己加入這獸門鏢局之後,遇到鳳一,在給自己取名字完完全全是鳳一他們拿的主意,若是按先來後到的排列,貓九應該比自己先來的,可是按名字來他確是排第九。

“爲什麼?”雷動愣愣的看向貓九輕聲問道。

“嘿嘿,麒七大哥,如果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告訴你。”蘿莉嘴角微微一斜,輕聲說道,那小小的右手舉起短短的無名指,輕聲說道。

聽着蘿莉的話語,雷動又是一愣,按照這麼說來,蘿莉的意思很明顯,想要靠這個簡單的問題敲詐自己。

心中想明白了,雷動也是嘴角一笑,瞥了一眼蘿莉,情深說道:“嘿嘿,我不想知道了!” 雷動這麼一說,小蘿莉此刻是微微一愣,隨即翻了個白眼瞥了雷動一眼。

“說吧,你想要幹什麼,直接說,麒七大哥能辦到的就幫你!”

雷動心中也是明白了,貓九肯定是有事要自己幫忙,小孩子就喜歡玩一點花頭。

“好吧,既然麒七大哥這麼說了,那我貓九可不能變成小人,反正你答應我我幫我做這件事,我就把那名字的緣由和你說,而且還給你一個驚喜!”貓九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見着雷動對自己點了點頭,小蘿莉隨即轉了轉身子,關上了房門後,悄悄的走到雷動的身邊,嘴巴緩緩靠近雷動的耳邊,輕聲說道:“麒七大哥,幫我去搶婚!!!”

“搶婚?????”雷動嚇到立即退了好幾步,冷汗都被嚇了出來。


“對,就是搶婚!前兩天我在路上碰到一個花花公子,他是這裏有名的地痞無賴!居然敢調戲姑奶奶我。我真的被氣死了!”貓九抓狂的說道。

面對此刻蘿莉發怒的樣子,雷動就覺得好笑,若是這敢調戲貓九的人,想必應該是腦子沒長出來吧。

而且按貓九這麼小的年紀,平常誰會去調戲?難道是那些喜歡蘿莉的大叔?再說蘿莉的實力雖然自己沒看到過,但是絕對不會那麼平常與簡單!

“這件事難道你擺不平啊?按照你貓九大小姐的實力,不是分分鐘千刀萬剮啊!還需要我幫忙啊!”雷動撇嘴一笑,抖了抖肩膀說道。

見着雷動調戲自己,小蘿莉嘴角撅了起來,嘟着嘴巴看了一眼雷動:“麒七大哥,別調戲我行嗎?如果我自己想去,還會來找你啊!”

聽聞蘿莉的話語,雷動撓了撓頭,嬉笑兩聲說:“好吧,那你說吧,要我怎麼做。那人是誰?”

聽見雷動答應自己,蘿莉才浮現出得意的笑容,說:“木賢!木家莊大莊主的小兒子!”

木家莊?小兒子?對於這個雷動還是有點耳聞的,木家莊小兒子現在才12歲,不說毛沒長齊,這結婚?不太可能吧!

“這,,,貓九你不會在和我開玩笑吧??”雷動張大嘴,低聲問道。

“沒有啊。他明天就要娶水家莊小公主水秀了。妹的,調戲我居然還敢娶別人。麒七大哥這次你一定要幫我!”蘿莉大聲說道,說完那小臉彷彿是被氣的嘟了起來。

胖嘟嘟的樣子說來是尤爲的好笑,雷動立馬捏了兩下蘿莉的小臉說道:“好!那麒七大哥就幫你討回公道!若卻有此事,那麼我就將水家大小姐水秀給綁過來!如果只是個誤會,那你大人有大量就算了!”

見雷動如此說話,蘿莉此刻也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呼!”想想自己剛剛把上個任務完成一半來休息一下,想不到這一回來就碰到這麼一茬,真是有夠悲催的。

“好,這件事我就放在心裏了,明天上午我就陪你一同去!”雷動雙手拍了一下,對着蘿莉大聲說道。

“恩!那貓九就不打擾你了!”說完,貓九的身姿飄然一動,消失在了一動,而且房門也是被她帶上了。

“呵呵,這小丫頭!”雷動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輕一笑。

身形緩緩走到牀榻邊上,隨即身形躺在了牀上,大口的吸了口氣,隨即又緩緩的吐出。

說實話,在一重天的日子裏,每天好像都有忙不完的事情,雷動突然感覺到生活也是充實的多了,在想想現在擁有的實力,嘖嘖,別提有多開心了。

右手一翻,手掌之中緩緩浮現出一張泛黃的紙張,雷動兩眼凝視着紙張,這就是那生死丹丸的藥方。

兩眼再次掃過紙張上的字體,雷動又將藥材的量記在了心中,他現在的意思是想將這張藥方給毀掉,可是又怕自己腦中記住的會有誤。

將這藥草一味味的記在腦中,雷動此刻才放心下來,右手手掌之中此刻也是緩緩升騰出一絲絲淡淡的火苗,將這張泛黃的紙張給慢慢的燒掉。


“嘶!”突然,就在火苗與紙張碰到之際,雷動眼睛一撇,撇到紙張右下角處那淡淡的一小行字!

“九重天—輝宗!”

突然的這麼一小行字,落入雷動的眼睛之中,也是幸虧這張紙居然是不怕火燒,不然就剛纔雷動手掌之中的溫度肯定是一下就將這張看起來要風化掉的藥方給燒燬了。

“嘶,這九重天?自己現在是在一重天,按上次鳳一說的,這重天共有九,這張藥方就是從九重天出來的!那這輝宗?”雷動心中喃喃的道。

只是雷動沒感覺到,就在自己將輝宗兩字呼之欲出時,那胸口的玉牌突然開始閃起一道翠綠的光芒。

“輝宗?輝宗?”雷動低聲的唸叨着,他彷彿好像知道這個地方,好像自己去過這個地方。

“嗡~”也是突然,雷動腦子好像短路了一般,發出了鳴叫聲,眼前一黑昏倒過去,那手中的泛黃藥方也是在雷動昏倒之前的瞬間,被其收入儲物戒中。

“雷動!雷動!”

“誰?誰在叫我????”

“雷動,我很開心,你現在已經有內皇的實力了!可是,你的實力還遠遠不夠。我曾經在你出走的時候,給你的腦子中留下一道結鏡,你只要說7次輝宗,就能和我有一次心靈交流。我想也差不多了!”

“師傅???你是師傅嗎?師傅,你現在在哪裏????我好想你!!!師傅!”雷動突然想明白過來,除了師傅,沒有比這聲音更加慈祥的人了。

“呵呵,雷動,別哭。師傅每次都會比你先走一步,若是你想追趕我!那麼久加快你的步伐,千萬別慢下來,你可千萬別泄氣。師傅可是聽說了你的一些豐功偉業哦!好好加油!”

這道話語一完,這無袍道人的聲音越來越小,只留下一道長長的笑聲,在雷動的腦中傳播着。

“師傅!師傅!”


雷動忽然挺起身子,從牀榻上緩緩爬起,兩眼空洞的看着眼前空無一物的房間。

“什麼師傅啊?我剛進來,就被麒七大哥嚇了一跳。沒事吧!”突然貓九的聲響緩緩傳入雷動的耳中。

“咦?貓九?這麼早,來幹嘛?” “咦,貓九?這麼早來這裏幹嘛?”雷動擦了擦額頭上些許冷汗,愣愣的看着貓九輕聲問道。

這不問還好,一問,貓九就不開心了,忽然身形一動,立馬跑到了雷動的面前,那輕盈的小手重重的打在了雷動頭上。

“幹嘛?麒七大哥,欺負人!不是說好的今天要幫我去搶婚的嘛!怎麼,才幾個小時,你就忘記了???”貓九有點不樂意的說道。

這麼一說,雷動此刻才反應過來,可是自己剛纔做夢好像才幾分鐘吧,也是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雷動可想不起夢中的對話了,可能是有點累了吧,雷動緩緩的重牀榻上爬起,立馬去梳洗一番。

從洗漱間出來,雷動看着蘿莉那一臉怒意樣子,有點過意不去了。

“走吧,現在就出發!”雷動拉了拉蘿莉的小手,向着門外走去。

此刻蘿莉纔將自己的臉色變得好看許多,小手也是仍有雷動牽着,向着門外走去。

格弗斯城中,今天格外的熱鬧,好像任何人都是知道今天木家莊與水家莊要喜結良緣,兩家最小的兒子與女兒今天要娶嫁,驚動了差不多半個格弗斯城,也是因爲這木家莊與水家莊有名氣吧!

“你說着木家莊和水家莊他們兩個莊主有毛病是吧?讓兩個小孩子結婚,這兩小孩可能連那些事情都不懂!結什麼婚?”黃色衣裝的中年男子指着不遠處就要向着這邊過來的迎親隊伍,低聲念着道。

“你懂什麼???人家大戶人家結婚一定是要那個嗎?思想不乾淨?你難道就沒聽說嘛?土家莊的土力和金家莊的金暉還有火家莊的火彥三家已經聯合起來,好像是要打倒水家莊的水乾,這水乾逼不得已纔將自己的小女兒嫁出去的。”一旁的青衣男子看不過去了,立馬就將原有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