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看你的樣子,你似乎很在乎這小子。」花無道看著葉峰,邪笑起來。

瑤光玉容一變。

「像你這種美人,只能是我花無道的……」花無道邪笑,忽然伸手抓向葉峰,五指間迸射出火焰。

葉峰色變,就在他打算帶著瑤光躲入聖皇圖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花無道,這兩人,你不能殺……」

聲音傳來之時,五道彩色光芒掃向了花無道!

「孔雀族!」花無道色變,急忙後退。

五色光芒並沒有繼續攻擊花無道,花無道一後退,五色光芒就憑空消失不見。

聲音掌控者

「孔雀族有三大長老,不知閣下是哪一位?」花無道看著老者。

「老夫孔宣!」老者淡淡笑道。

「孔宣!」花無道瞳孔一縮。

「花無道,你走吧,他們兩人交給老夫就行了。」孔宣笑道,他雖然在笑,可語氣卻不容置疑。

「花某人能不能問一問,老先生為什麼要帶走他們?」花無道笑道。

「這是我孔雀一族的事……」孔宣笑道。

花無道臉色微變,強笑道:「既然如此,花某人就告辭了。」

說著,花無道憋了葉峰和瑤光一眼,轉身破空飛走。

葉峰心中暗驚,以花無道的實力, 空速星痕

這時,孔宣忽然看著瑤光,笑道:「姑娘,如果老夫沒猜錯,你應該是姬家的人吧?」

瑤光看著孔宣,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姬家……」葉峰臉色微變,莫非瑤光姓姬,她的真名叫「姬瑤光」?

「姑娘有傷,有什麼事,我們下去再說吧。」孔宣一笑,率先飛向下方的樹林,也不擔心葉峰和瑤光會逃走。

「我們下去……」瑤光輕語,聲音有些急促。

葉峰伸手扶著瑤光,朝著下方飛去。


下方樹林中,葉峰和瑤光一落地,孔宣就笑了起來:「幸好姑娘的傷勢並不重,這顆丹藥應該能治好姑娘的傷。」

孔宣一翻手,一顆丹藥便朝著瑤光飛去,葯香四溢,沁人心脾。

葉峰替瑤光接住了丹藥,他看著瑤光,傳音問道:「他想害我們的話,用不著丹藥,丹藥應該沒有問題!」

瑤光接過丹藥,服了下去,調息片刻后,她原本紊亂的氣息終於穩定下來。

「姑娘,我孔雀族需要姬家的人,老夫希望你跟我回蠻荒古林。」孔宣笑道。

葉峰不解,姬家的人跟妖族是什麼關係?妖族的人為什麼需要他們?

「如果我不跟你回去呢?」瑤光緩緩開口。

「老夫自然不會強人所難,不過……」孔宣看著葉峰,笑道:「老夫說不定會請這位小兄弟去蠻荒古林坐一坐。」

瑤光臉色一變。

「老先生,以你的身份,這樣威脅一個女人,不覺得有失身份嗎?」葉峰說道。

「嘿嘿,人類小子,為了我孔雀一族的將來,老夫就算死也無所謂,更何況其他東西。」孔宣一笑。

「我跟你回去!」瑤光忽然開口。

「呵呵,姑娘是聰明人,做出的決定也相當明智!」孔宣笑道。

「瑤光,他為什麼要帶你去蠻荒古林?」葉峰忽然傳音給瑤光。

「我不會有事,我離開之後,你不要再回盤龍城,你可以去人王城的紫月商會。只要帶著我的令牌,他們就會尊你為少主!」瑤光傳音,同時把一快紫色令牌遞給了葉峰。

葉峰沒有伸去接令牌,他心中震驚,一塊令牌就能讓紫月商會的人尊自己為主,瑤光和紫月商會到底是什麼關係?

就在他震驚之時,瑤光把令牌放入了他的手中,他的臉色一變,抬頭看著姬瑤光,問道:「瑤光,你和紫月商會到底是什麼關係?還有,孔雀族的人為什麼要帶你去蠻荒古林?」

「以後有機會的話,我會告訴你的。」姬瑤光輕語。

葉峰臉色一變。

「嘿嘿,人類小子,她以後將會成為我孔雀一族的祖母,你放心,我們不會虧待她的。」孔宣笑道。

葉峰聞言臉色劇變,孔雀一族的人居然想人讓姬瑤光做孔雀老祖的妻子!

「你的話太多了……」姬瑤光目光冰冷的掃了孔宣一眼。

孔宣一笑,不再多言。

「瑤光,你不能去蠻荒古林!」葉峰凝視著姬瑤光。

「你走吧……」瑤光輕語。

「人類小子,老夫不想我孔雀一族的祖母和人類有任何關係,若不是看在姬姑娘的份上,你根本沒有機會活著離開,如果你還不走的話,就再也走不了了。」孔宣緩緩開口。

「我本來就不打算走,以你的實力,想殺我易如反掌,你為什麼不動手?」葉峰看著孔宣,笑道。

「小子,你以為老夫不敢殺了你嗎?」孔宣語氣冰冷。

葉峰根本沒有理會孔宣,他看著姬瑤光,笑道:「瑤光,這老傢伙殺了我之後,你還會去蠻荒古林嗎?」

姬瑤光眼中閃過異樣的光芒,好半天她才緩緩開口:「你死了,我會殺了孔宣為你報仇……我現在還不能死,等我殺了我的那些仇人之後,我會去下面陪你!」

葉峰一笑,轉頭看著孔宣,笑道:「老傢伙,動手吧,你不是想殺了我嗎?」

孔宣臉色一沉,冷笑道:「既然你想死的話,老夫就成全你!」


冷笑聲中,孔宣抬手劈向葉峰的頭顱而去!

姬瑤光閉上了眼睛。

眼看葉峰即將死在孔宣手中,一道笑聲從樹林深處傳來:「定!」

孔宣身體一滯,頓時無法動彈,眼中儘是驚恐之色。

姬瑤光猛的睜開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葉峰看著被定住的孔宣,臉上也充滿了不可思議。

「嗤嗤……」樹林中傳來落葉的響動聲,似乎有人從樹林深處走來。

葉峰和姬瑤光同時凝目看去,樹林深處走來一個身穿長袍的孩童,他的長袍拖在地上,嗤嗤作響。

看到這個孩童,葉峰和姬瑤光彷彿看到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眼前不禁一陣眩暈。當葉峰和姬瑤光穩住心神的時候,孩童早已經從他們身邊走過,走到了孔宣前方。

葉峰和姬瑤光轉身看去,只見孩童一笑,伸手抓向孔宣而去,孔宣身上散發出五彩霞光,霞光散去,孔宣居然變成了一隻巴掌大小的孔雀,落入孩童的手掌。

姬瑤光和葉峰心中震驚不已,堂堂孔雀一族三大長老之一,居然如此輕易就被人鎮壓了。

「我已經很多年沒吃孔雀肉了,小孔雀,你說我應該怎麼吃了你?」孩童看著掌心孔雀,嘻嘻笑道。

孔雀抬頭看著孩童,眼中露出了祈求之色。

「嘿嘿,別這樣看著我,我這個人心軟,說不定會不忍心殺你。」孩童一笑。

葉峰心驚,此人到底是誰?居然想吃掉孔雀一族的長老。

忽然,孩童轉身看著葉峰,笑道:「你想讓我殺了他,還是放他走?」

「前輩……」

葉峰剛剛開口,孩童就板起了臉,沒好氣的罵道:「狗屁前輩,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


聞言,葉峰一愣,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跟孩童說話。

「嘿嘿,別人都叫我小頑童,你也這樣叫我好了!」孩童嘻嘻笑道,這個孩童不是別人,正是小頑童!

「小頑童?」葉峰臉色一變。

姬瑤光美眸一閃,她也沒聽說過這號人。

「小兄弟,你到底想讓他死,還是放了他!」小頑童笑道。

葉峰目光一閃,笑道:「小頑童,我想讓你放了他!」

「嘿嘿,剛才他不是想殺了你嗎?你為什麼讓我放了他?」小頑童饒有興趣的看著葉峰。

「你可以放了,不過,必須讓他答應一個條件!」葉峰笑道:「如果我以後遇到危險的話,他必須出手幫我!」

「嘿嘿,還小子,這個注意不錯!」小頑童低頭看著手中的孔宣,笑道:「怎麼樣?這個提議不錯吧?」

孔宣想也沒想,拚命點頭。

小頑童一笑,一指點在孔宣的頭頂,頓時一個符文沒入孔宣眉心,接著他對孔宣說道:「如果你說話不算話的話,誰也救不了你!」

孔宣眼中露出恐懼之色,拚命點頭。

「好了,你可以走了!」小頑童一笑,放走了孔宣,孔宣頭也不回,破空飛走。

孔宣離開后,小頑童看著葉峰,笑道:「我救了你,你總該給我些回報吧?」 回報?葉峰一怔,他想不出自己能給小頑童什麼回報。

「把你身上的殺人曲交給我……」小頑童笑道:「我這個人不喜歡占別人便宜,剛才我救了你,你給我殺人曲,我們都不吃虧!」


「殺人曲!」葉峰色變,他沒想到小頑童居然想要殺人曲。

「嘿嘿,怎麼樣,想好了沒有?」小頑童笑道。


葉峰點了點頭,小頑童救了他和瑤光的命,他根本沒有理由拒絕小頑童。

當即,葉峰取出捲軸,眉心釋放出無數靈魂念頭,化作符文,一個個符文不斷飛入捲軸,這些符文蘊含著殺人曲。沒多久,葉峰念頭一動,收回了靈魂念頭,並把捲軸交給了小頑童。

「嘿嘿,小兄弟,後會有期了……」小頑童一笑,大袖一揮,化作一陣黑霧破空飛走。

「瑤光,你聽說過小頑童嗎?」葉峰看著姬瑤光。

「樓蘭聖域沒有這個人。」姬瑤光說道。

「難道他是其他聖域的人?」葉峰皺眉。

姬瑤光並沒有說話,也不知在想什麼。

忽然,葉峰臉色微變,正色道:「洛家恐怕有危險了,陸天兆雖然答應過你不親自對付洛家,可是他很有可能會利用龍家和李家的人對付洛家!」

「你放心,只要陸天兆不出手,李家和龍家都奈何不了洛家。」姬瑤光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天器子會出手!」葉峰瞬間明白了姬瑤光的意思。

「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我陪你去一趟盤龍城。」姬瑤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