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葉寒看着夏紫嫣的眼睛,關切的問道,“你感覺怎麼樣?”

夏紫嫣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看向自己原本中槍的地方。

“你的傷我已經治好了,我小時候學過一些神功,可以治外傷。”葉寒硬着頭皮,隨便扯淡道。


葉寒此時也只能隨便找理由,畢竟將一個人的槍傷馬上就治好,而且連傷口都沒了,這實在是太神奇了一些。

夏紫嫣看着葉寒的眼睛,輕聲說道:“謝謝你。”

“沒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如果不救你,我這輩子都不會安心。”葉寒說道。

夏紫嫣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靠到了葉寒的懷裏,身體微微有些顫抖。

“怎麼了?”察覺到夏紫嫣的顫抖,葉寒連忙問道。

“我沒事。”夏紫嫣的聲音很輕,此時她彷彿說一句話都要用盡全身的力氣。

而將她摟在懷裏的男人,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在她面對這輩子最大的危機的時候,葉寒抱着她,殺出重圍,並且跳下懸崖的時候,用他自己的身體給她做了肉盾,幫她擋下了所有的衝擊力。

夏紫嫣一直冰封着她的心,但第一次在遊輪上見到葉寒的時候,她就記住了葉寒的身影。

直到再次相遇,夏紫嫣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沒有忘記這個人。

後來,葉寒給了她一次又一次的奇蹟,夏紫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葉寒走進了她的心裏,融化了她那冰封已久的心。

“沒事了,你好好休息,我們很快就能離開了。”葉寒拍了拍夏紫嫣的背,安慰着她。

葉寒也不知道自己幹嘛要安慰她,也許只是單純對她的愧疚。

“我出去偵查下,你好好休息。”葉寒說完,準備放下夏紫嫣。

但下一刻,夏紫嫣就抓住了他的手臂。

“嗯?”葉寒轉過頭,問道:“怎麼了?”

夏紫嫣咬着嘴脣,似乎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一秒後,葉寒完全愣在了原地。

夏紫嫣居然吻在了他的嘴脣上。

夏紫嫣的嘴脣很涼,彷彿還沒從失血過多中走出來。

但是葉寒感受到的,是無比的溫暖,和灼熱。

一切都是夏紫嫣主動,葉寒壓根就沒有反應過來。

下一刻,葉寒瞪圓了眼睛,驚訝到了極點。

夏紫嫣居然這麼猛,還伸了舌頭!

葉寒就像一個受驚的小鹿,被夏紫嫣瘋狂的侵.犯着。

此時的葉寒在想着,自己虧了還是賺了,嗯,很明顯是虧了,怎麼說自己也是被逆推的一方啊。

葉寒感覺的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就沒差點把夏紫嫣撲倒了。

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先不說夏紫嫣的身體還很虛弱,外面還特麼一羣敵人在搜捕着他們,時機不對啊。

葉寒忍着體內的火焰,輕輕的把夏紫嫣推開。

夏紫嫣低着頭,不敢直視葉寒的眼睛。


原本慘白的臉色,變的通紅。

“我……我去偵測下敵情!”葉寒往後退了兩步,結果一不小心摔在地上。

“小心!”夏紫嫣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上前想要扶住葉寒,結果她自己也被石頭拌倒,一下子就壓在了葉寒的身上。

結果兩人一下子又貼在了一起,那姿勢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兩人都能感覺的到彼此的呼吸,別說夏紫嫣了,就連葉寒都感到了不好意思。

更要命的是,夏紫嫣胸前的兩團大白兔就狠狠的壓在葉寒的胸膛上,完全就沒有體諒他的感受。

“你沒事吧。”葉寒硬着頭皮說道。

夏紫嫣紅着臉搖了搖頭,然後雙手撐住地面,想要站起身。

但她一點力氣都用不了,失血過多的症狀還在干擾着她。

葉寒連忙將她扶起,然後將她靠在石壁上,紅着臉說道:“你好好休息,有什麼事就喊我。”

說完,葉寒不做停留,離開了山洞。

看着葉寒離去的背影,夏紫嫣的臉色依然有些發紅,她剛纔做了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把自己的初吻奉獻給了葉寒。

而且還不受控制的伸出了舌頭。

越想,夏紫嫣的臉就越紅。

有誰知道,東海黑道女王,被稱爲美女蛇的夏紫嫣,居然會露出這樣的一面。


山下,杜高飛依然坐在車裏,此時的他漸漸的失去了耐心。

佐木依然有些焦急,他已經不止一次的催促手下快點搜索,但到現在都還找不到葉寒和夏紫嫣的蹤跡。

“杜老大,不好了。”杜高飛的通話器裏,傳出了手下急促的聲音。

“你大爺的,那麼慌張幹嘛!”杜高飛拿起通話器,沒好氣的罵道。

守衛在山下公路的手下看着快速駛來的車輛,顫抖着聲音說道:“老大,軍車,有軍隊來了。”

“什麼?軍隊?”杜高飛一驚,頓時喊道。

“是衝着咋們來的,還有直升機!”這名手下已經快被嚇破膽子了,畢竟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黑道成員,哪有見過這麼大規模的軍事行動。

五輛軍用卡車停在了他的面前,一個個全副武裝的武警跳下車,將槍口對準守衛的十幾名手下。

“啪!”這名手下被嚇得手機都掉到了地上。

東海武警指揮部,唐景勝看着現場傳來的視頻,命令道:“封山,今天誰也走不了。”

“快走,軍方的人來了。”杜高飛轉過頭看着佐木,驚慌道:“他們還出動了武裝直升機!”

直升機?

佐木一聽,頓時也有些亂了分寸。

軍方的人一來,他們就別想要葉寒的命了。

“華夏軍方出動了,你們必須在十分鐘內殺掉葉寒,然後自行撤離,注意,不要讓軍方的人抓到你們。”佐木對着無線電說完,然後一把搶過駕駛座的位置,啓動了汽車。

而杜高飛也拿起通話器,對着手下的人喊道:“軍隊來了,不想死的快跟着我跑。”

一時間,數十輛汽車驚慌失措的逃離,現場亂成了一鍋粥。

與此同時, 在日本漁村的日子 -10,正高速的飛行着,往山上飛去。

這架直升機,是掛彈飛行,可想而知,軍方的人這次是來真的! 不是說八個月之後一定相聚嗎?靈冰襲是在欺騙於她?

右手動了動,從懷裡取出一個小小的雕塑,以靈冰襲為原型的小人兒。在紫櫻不解的狀況下,清靈向內輸入真元,片刻之後,沒有任何回應……

呵~這麼長時間了,連個回信都沒有。

清靈自嘲的笑了笑,強打起精神來,把靈冰襲的事情強行壓入心底,臉上撤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抬頭正視紫櫻,說到,「在我回來的時候發覺中域大陸上空的怨氣有異常……」

「院長已經知道了,不少長老已經趕赴中域查明真相,解決根源。「紫櫻打斷了清靈的推測,說明了這些事情都已被知曉的事實。

「如今中域大陸上發生的事情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的根源在西方大陸迷霧森林裡,迷霧森林的王者幽冥要讓鬼域重新復出,這次仙道學院的強者雖然傾巢而出,也不知道能不能阻止這場浩劫。一旦鬼域復出,那這個世界,五大地域都將被黑暗所籠罩……」

「到那時人類也將成為奴僕,修真者的時代結束是嗎?」清靈可以想象屆時整個世界都被鬼物統治的可怕,所以那樣的事情一定不能讓它發生!

「沒錯,就是這樣。」紫櫻點頭,毫不隱瞞的坦言。

「長老們為何不請求聖地施以援手?聖地的力量一定可以阻止這場浩劫的!」清靈抬頭望天,頭頂上的天空一片蔚藍,白雲漂浮,可實際上她心知肚明,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還漂浮著一塊陸地,那邊是聖地的所造。

紫櫻隨即也把目光上抬,移動過去,「太上長老們何嘗沒有請求,可是聖地卻好似沒有人存在一般毫無回應,也是出於無奈,太上長老們便自己率領一眾長老衝去西邊,希望可以阻止浩劫的發生把。」

「怎麼會這樣!?」

難道聖地要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的發生而袖手旁觀?說到底聖地中的修著也是人類的一部分把?他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小妞,不要把別人都想的那麼好,下界修真者的死活與他們何干?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不管一窩螞蟻的死活一般,普通人類對於他們來說皆為螻蟻。」

紫寶的話讓清靈靈覺一閃,體會到了其中的意義,雖說如此,可一個逆天而行,勢要成仙的修真者,若是沒有一顆正直的心,那他即便是真的成仙,也是枉然。

難道修真者都是這樣嗎?修鍊到了一定程度,便藐視比自己弱的一切生靈?

這樣的事情也不是全然,至少在清靈心中,院長便不是那樣的人,他和自己一樣,有血有肉,心中對親人,對朋友的羈絆是不可磨滅的。

「紫櫻,內院的空間門借我一用,我也要趕去迷霧森林,和同伴們共抗敵!」

當務之急清靈也要儘力趕上同伴,他們已經提前走了一日,自己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那可不行!」紫櫻搖了搖頭,「如今的迷霧森林中布滿毒氣,只有毒仙人的解毒丸能夠暫時抵抗毒氣對人體的侵蝕,並且……」

「並且什麼?」紫櫻的欲言又止,讓清靈有些著急,都這個時候了,她還吞吞吐吐的作甚?!

紫櫻目光微微移動,落在了清靈的腹部,有些拘謹的說道,「並且你如今有了身子,那種地方實在不是你應該去的……」

「什麼有了身子?!」清靈傻了眼。心想紫櫻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隨即她也低頭順著紫櫻的目光看去,懷裡的白色蛋為了方便攜帶被裹進了衣服里,而這一路趕來,清靈沒有注意,這顆蛋的重量撐的衣帶鬆散,如今的位置正好是在自己的腹部,看起來確實像是挺著肚子走來……


揮手間,清靈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被紫櫻詢問的眼神盯得發毛,那對琉璃般的眸子好像是會說話,似乎在說,『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是誰的~~是誰的……』盯得清靈渾身打了個哆嗦,立即扒開外衫,一伸手便把懷裡的白色蛋給攬了出來,「誤會,你誤會了!」她左手托著一顆西瓜大小的白色蛋,右手指著說道,「這個、這個是我的……靈獸夥伴!」

紫櫻愣了愣,隨後怪異的看了清靈一眼,嘴角動了動,微小的聲音從中傳出,「靈獸夥伴會是一顆蛋?……」

「好吧,既然…你沒有身子,要是想趕去迷霧森林也可以,之前長老和學員們走之前帶走了毒仙人研製出的所有解毒丸,這一日時間也應該又研製出了不少,你去毒仙人那邊走一趟,順便把新制出的藥丸也給長老們送去把。」

…………………………………… 上一次地下拳場的事件後,華夏軍方就祕密的注意着山口組的行動,但這一次被十幾名忍者和僱傭兵給溜了進來,這是東海安全廳的重大失職,而東海安全廳廳長也當到頭了。

華夏一直是國外僱傭兵的禁地,建國後一直禁止僱傭兵進入華夏。

NJ僱傭兵襲擊事件給了軍方的人一個狠狠的一巴掌,後來華夏全國加強了警戒,結果這一次還是被僱傭兵給溜了進來,而且還是北極狐組織。

在發現了這些僱傭兵的蹤跡後,龍牙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反應,而武警部隊也快速的封鎖了邊境。

他們都想補救,如果這次的事件傳了出去,那麼華夏**和軍方的臉就丟光了。

在全面戒嚴的情況下,居然還有國外的僱傭兵進入華夏,這簡直是丟人丟到家了。

“副隊長,這些人開始逃走了,是否對他們開火。”直升機上,一名龍牙成員對龍希說道。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龍希,拿着軍用望遠鏡,看着山下混亂的場面,說道:“不用,他們誰也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