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歡你的。”葉逸的話音剛落,雙脣已是吻在了春妮的櫻桃小嘴上,雙手也不斷遊走在春妮神祕的每一處。

月初無月,白雪皚皚,敲打着窗,融化爲一點又一點,屋外寒冷屋內熱,尤其是被窩裏。


“等……等一會,我怕,阿哥……你輕點。”

“嗯……這樣可以嗎?”

“嗯……啊!”

“……”

冬至未至,天剛曉,時候卻已不早了,李欣從打坐中清醒過來,推開門,站在陽臺上欣賞雪景。

瞟了一眼葉逸的屋子,李欣眉頭一皺,“這傢伙,往幾天也沒這麼起得早啊,今早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李欣正在嘀咕之時,卻發現王沫也從屋裏走出來,站在陽臺上活動了一下修長的美腿,“咦,小欣,你也起來了,早啊,對了,你們昇宏那邊很少下這麼大的雪吧,怎麼樣,漂亮嗎?”

“嗯,就是有點冷,不過我喜歡。”李欣修煉鳳舞九天訣之後,對這天空的鵝毛大雪多了幾分親近,“小沫,這傢伙呢,我怎麼沒聽到動靜,難道起牀了?”

王沫拉了拉腿,“咦,大門外不是這傢伙嗎,不會是出去買早點了吧。”

李欣低頭看去,只見葉逸哼着小曲兒,一頭的冰渣,手裏還提着一些小籠包子什麼的。

“這傢伙,這麼冷的天,還要跑出去買早點,說他勤快吧,家裏不是有東西麼,自己動手也不錯吧。”王沫埋怨一句。

李欣卻露出一個笑容,說道:“不管怎麼說,這傢伙買了咱們喜歡的早點,去叫莎莎吧,別辜負了他的好意。”

“喲呵,小欣,我早就知道你這個人啊,一天麼唸叨着某人這不好,那不好,其實啊,心裏在意着呢。”

“哪有,不和你扯了,我去洗臉。”李欣轉身進屋,李欣瞟了一眼葉逸,眼中閃動着精光,“能有這樣一個男朋友,還真是不錯啊,不知道我的白馬王子,什麼時候會成爲他。”

葉逸打開門,高聲喊王沫,李欣和白莎莎下來吃早點,心裏卻在擔憂着萬一被她們看出什麼破綻來。

不過當葉逸看着李欣和王沫一臉幸福和顏悅色,不由鬆了一口氣,葉逸也沒想到,昨夜一夜春風,竟然睡過頭了,只是春妮的賢惠實在讓葉逸有些吃不消,她竟然比葉逸起得早,爲葉逸煮了早點。

葉逸離開之時,又和春妮親熱了一番,然後纔買了些早點,以掩蓋自己的罪行。

“怎麼樣,好吃麼?”葉逸打開電視,看早間新聞。

“嗯,好吃。”白莎莎左右開弓,一口一個小包子,只是她吃了四五個之後,卻突然“咦”了一聲。

“怎麼了?”李欣低頭喝粥。

“我怎麼覺得這包子像是昨天我們去的美食街那一家狗不理包子店的。”

“是有那麼幾分味道,這附近也沒有一家做的包子有這麼好吃哈。”王沫也露出疑惑之色。

葉逸眼看要露陷,心中暗呼糟糕,而此時李欣卻突然指着電視,說道:“快看,快看,是有關德邦集團的新聞哎。”

“下面是一則關於金融市場的新聞報道,據金融有關部門統計顯示,上個月因德邦集團捲入販毒製毒一案,上證指數下跌了五個百分點,有專家稱,這是……”

“沒勁兒,現在這新聞,越來越沒點實際的東西了。”白莎莎看了一眼,隨即低頭吃包子,只是眼睛來回在葉逸身上瞟。

“關於德邦集團有可能被**收購一事,本臺記者準備採訪德邦集團現在的負責人,令記者沒有想到的是,德邦集團的負責人竟然捲款逃走,如今已不知去向。”

葉逸饒有興趣地看着新聞,電話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是蘇冰雲吧?”李欣話裏帶着一點醋意。

“嗯。”

“那快接啊,說不定,又有什麼事要找你商量呢。”

“小欣,你幹嘛這麼說,那我開免提,好嗎,我們之間是師生關係,呵呵。”

“是麼,我怎麼覺得,你更像是男女關係,喂,說好的免提呢。”李欣搶過葉逸的手機,按下了免提鍵。

“葉逸,你個懶豬起牀了麼,看今天的新聞了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德邦集團,已經名存實亡了,你啊,這下滿意了吧,怎麼樣,要不要抽空請我吃個飯?咦,你怎麼不說話,是了,一定是害怕你的李大小姐吧。”電話那頭傳來蘇冰雲有些高興又有些調侃的聲音。

而葉逸,此刻卻已將頭埋進了碗裏,李欣撇着嘴,對着電話嚎道:“不就是請客吃飯嗎,老巫婆,我請你就是了,居然敢在背後說我壞話。”

“咦,是李欣啊,葉逸的電話怎麼到你手裏了,我明白了,那傢伙現在一定在埋頭後悔吧,小欣,你也別這麼大火氣啊,算了,咱們今天出來聚一聚吧,我請客。”

“不去,你愛請誰請誰。”李欣正準備掛掉電話,卻聽蘇冰雲說道:“別忙着拒絕,這過兩天,我就要和葉逸出一趟遠門,你就要見不着葉逸這傢伙嘍。”

“哼。”李欣按下結束鍵,狠狠地盯着葉逸,“喂,土包子,這一回,你怎麼解釋?”

“我解釋什麼?我怎麼那麼糊塗呢?啊,你是說要解釋我去哪裏吧,蘇冰雲不說,我也正好要告訴你們呢。”

“是麼?”李欣身體一冷,葉逸見狀不妙,一把把白莎莎拉在面前,“莎莎救我。”

只是葉逸這個動作,卻無異於火上澆油,因爲白莎莎很曖昧地坐在了葉逸的懷裏,嘴上還咬着包子,一臉羞紅,“你幹什麼,放開我,咦,你身上什麼味道?你塗了香水?” 葉逸暗道糟糕,慌忙推開了白莎莎,對李欣笑臉相迎,“小欣,事情是這樣,這件事,和小琪有些關係,過幾天,我要去黔西一趟。”

“嗯?”李欣原本以爲是葉逸找託詞,但一說到郭子琪,李欣立即正襟危坐,一雙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葉逸。

於是葉逸只得慢慢解釋,期間李欣會時不時問上一句,當然,有些東西葉逸該隱瞞還是得隱瞞,比如,假裝蘇冰雲男朋友這件事。

李欣等人聽完葉逸的講述,幾人消化了幾秒,最後李欣說道:“這麼說,如果我想去的話,還得讓老巫婆想辦法咯?”

“可不是嘛,所以啊,今天她請客,我們說什麼也得去,是不是。”葉逸其實還有一點沒告訴李欣,那就是,這進入玄天峯的名額,需要從東方家那裏弄來,這事得和蘇冰雲提前通個氣,否則,還真沒辦法了,唯一讓葉逸苦惱的是,春妮也要去,這件事,可有些麻煩的,也不知蘇冰雲會不會答應,所以葉逸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問清楚的。

“早點說嘛,算了,這客我來請,對了,小琪的電話聯繫不上,我們能找到小琪家嗎?”

“我去過一次的,還怕找不到麼。”

“我和小沫,也想去哎,說不定,還能見着不少帥哥。”白莎莎插了一句。

“可是也能遇見不少壞人吧,就你這身子,會有不少人惦記吧。”葉逸有些頭大,不知該怎麼拒絕。

“莎莎,你就別攙和了,過幾天我們兩個要出任務呢,小逸,你們兩個就放心的去度蜜月吧,咳,還有和你們那什麼老巫婆,哈哈。”

“哼。”李欣氣呼呼地上樓了。白莎莎咯咯一笑,拿起最後一個包子,心滿意足地走了,只有王沫看着葉逸神祕一笑,說道:“你這傢伙,明知道小欣是個醋罈子,卻還這樣,我看啊,你是故意的。”

“哪有,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葉逸裝糊塗。


“嘿,我說葉逸,你真把我們當傻子啊,告訴你吧,這包子,還有這豆漿,這附近的店不是這個味道,你別告訴我,你去了很遠地方買來的,想必,昨夜,你又出去幹壞事了吧。”

“這個,小欣不知道吧。”

“誰知道呢,不過,看在大家朋友一場的份上,我就幫你隱瞞一次吧,但是,你中午可要請我吃大餐。”

“沒問題。”葉逸鬆了一口氣。

王沫站起來,伸了個懶腰,“還是有點困,我得去睡回籠覺了,至於大學的課嘛,就不去上了,天這麼冷,嘿嘿,反正也沒人會說。”

“說起來,我到好久沒去學校上課了,哎,不知不覺,最近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好懷念以前的時光啊。”葉逸這纔想起,自己的確有一段時間沒去學校上課了。

中午時分,葉逸開着車,到市中心一家不錯的飯店訂了餐,很快,蘇冰雲穿着一身白色裘衣從外面走進來,腳上穿着毛絨高跟鞋,黑色緊身褲凸顯出她傲人的身材,即使這樣厚厚包裹,也能凸顯出她美麗的資本,與蘇冰雲同行的,還有上官婉,這丫頭今天居然穿上了一套紫色外衣,頭髮盤起,插着一根紫釵,給人一種古典清雅的美。

當然,李欣也是經過精心打扮的,灰白色的格調布衫齊腰那麼高,充滿青春活力的時尚褲子凸顯了她充滿彈性的雙腿,令人看了一眼就想掐一下。

王沫的打扮有些成熟,嘴角還塗了淡淡的口紅,而白莎莎卻是最不講究的一個,依舊是半OL的衣服,從頭到腳都充滿了天真可愛。

不過,當幾人互相介紹入座之後,白莎莎卻撇了撇嘴,說道:“喂,你們都是葉逸的朋友嗎,我怎麼覺得我和你們好像是兩個次元的人,哎,早知道我就打扮打扮了,小沫,我給你丟臉了。”

白莎莎的話,伴隨着俏皮的動作無形中打散了飯桌之間的暗潮涌動,尤其是李欣和蘇冰雲兩人雙目相對,快要噴出火來,當然,兩人也暗暗較勁,暗自揣摩葉逸會認爲誰更漂亮一些。

當然,在座的除了上官婉面生一些,坐得也比較拘謹之外,其他的人都很熟悉了,彼此打量着,心裏想的東西,其實彼此都能猜測得出來。

而作爲最最最幸運和幸福的人,葉逸,此時的他正感受到一陣陣無形的劍氣從後背穿到前面,再從前面穿插回去。

“都說女人如老虎,這特麼也太沒見識了,簡直是如鬼神嘛。”葉逸嘀咕一聲,慌忙起身招呼服務員上菜了。

葉逸離開桌子這幾秒,白莎莎最先沒忍住,噗嗤笑道:“你們幹嘛都怪怪的,不就出來吃個飯嗎,弄得像打仗似的,那個,小婉,你放心,我呢是個自來熟,而且對葉逸那傢伙也沒什麼好感,你不用提防着我,你只防着小欣和蘇冰雲姐姐吧。”

上官婉愣了一下,隨即臉色一紅,說道:“那個,你說的,我不太明白。”

王沫拐了一下白莎莎,但還是沒能管住白莎莎充滿八卦的心,還有她那張呱唧的嘴,“哎呀,我的意思是,我們之所以能坐在這張桌子上吃飯,還不是因爲葉逸那傢伙,不過這葉逸也真是的,我怎麼也沒看出來,他有這麼大的魅力,你們都說說,他是不是給你們下了藥了?”

“莎莎……你瞎說什麼呢,來,吃瓜子。”王沫有些尷尬,雖說大家都很熟了,但這種男女之間的糊塗賬,是不能拿上臺面來說的。

如今被白莎莎點破,場面一時冷清了下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低頭嗑瓜子了。

“咦,你們剛纔不是聊得挺歡的嗎,怎麼,我來就不說話了?我就這麼不遭你們待見啊,得,虧我還加了兩道菜,我這就去叫服務員撤嘍。”葉逸疑惑地看了一眼李欣等人,將手中的紅酒擺放到桌子上,準備先避避風頭,和漂亮的服務員談一談店裏的特色菜什麼的,比應付這裏壓力要小多了。

“喂,你可別撤嘍,早上我沒吃多少呢。”白莎莎也說到吃,立即沒忍住。

葉逸一屁股坐下,掃了一眼個個驚爲天人的美女,心中充滿了感慨,“哎,這要是在古代,我都把這些人收進後宮,慢慢**享用,那該多好。”

葉逸越想越歡,最後口水都流出來了,只是他那猥瑣的樣子,任誰都知道他腦海裏想的什麼。

蘇冰雲咳嗽了一聲,說道:“其實,這裏除了小欣之外,咱們都算是一個組織的人,這麼聚一聚,也挺有意義的。”

蘇冰雲話音剛落,李欣就接過去,說道:“喂,老巫婆,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擠兌我嗎?還是說,你想秀你的地位?哼,不就是異能組織的官麼,我纔不稀罕呢。”

蘇冰雲被當面罵老巫婆,臉色漲紅,說道:“我說李欣,我以前也沒得罪你吧,最多不就是第一學期讓你掛科了嗎,我是爲你好,你不會記仇了吧。”

“哼,誰知道你心裏裝的是什麼東西。”李欣嘟嚕着嘴,而王沫,上官婉,白莎莎,則一臉好奇。

葉逸見李欣和蘇冰雲卯上了,慌忙攤了攤手,說道:“行了,你們兩個別吵吵了,讓服務員看笑話不是,看看,這一桌子的好飯菜,多誘人,來來,先吃菜,那誰,服務員,都給滿上,滿上。”

“好的,先生。”服務員掃了一眼桌子周圍的美女,倒滿了酒之後,呆滯在一旁,摸了摸自己不俗的臉蛋,有些自卑地離開了。

“哼!”李欣端起酒杯,咕嚕一下,一杯紅酒一飲而盡,蘇冰雲也不甘落後,端起之後一口乾了,還順**了紅酒瓶,又給自己來了一杯。

葉逸嘆了一口氣,讓李欣和蘇冰雲兩人見面,就是一種錯誤,只是這種場合,葉逸還是覺得自己裝聾作啞會是最好的選擇,要不然,幫李欣,說不定蘇冰雲會抖出點什麼事來,那就得不償失了,若是幫蘇冰雲,那事情肯定就更大了,葉逸太清楚李欣的脾氣了,這丫頭就是屬貓的,這毛,得順着理。

這李欣和蘇冰雲暗自較勁,其餘的人,完全淪爲了幫襯的人,白莎莎和王沫自然是支持李欣的,而上官婉,作爲蘇冰雲的下屬,自然只能勉強和蘇冰雲在一條戰線上,尷尬地陪笑。


而葉逸則是深諳處世之道,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低頭吃着泡椒魚頭,吸吮着手指上的肉汁,味道好極了。

“喂,那誰,你是聾了還是瘋了啊,就知道吃吃吃,小心吃死你啊。”說到底,這爲男人爭風吃醋,着火點往往是男人本身,葉逸悶騷着不說話,李欣和蘇冰雲再怎麼想鬧騰,那也是後繼無力,李欣和蘇冰雲折騰了一會,見葉逸不出來表示一下立場,李欣頓時有些按捺不住,拿葉逸開涮。

“葉逸,你到是說句話麼。”白莎莎終於抽空停歇雙手,沒往嘴裏送東西。

“咳,那個,你們兩個,別鬥了,都是好朋友麼,對了,蘇冰雲,小欣也想去玄天峯,你看?”葉逸並沒有叫她蘇老師,顯然也是給蘇冰雲一定的地位,給一顆蜜棗。 今天葉子更新三章,一章補給大家昨天欠下的。這是第一章


蘇冰雲雖然和李欣較勁,但卻沒有較真,說道:“可以啊,反正這一次派去玄天峯的人選,我除了確定我叔叔家的弟弟一人之外,其他人人選都還沒決定呢,小欣想去,就讓她去吧,只是,你能照顧得過來麼。”

“誰要她照顧?喂,你什麼意思,你怕我拖累你們?”李欣有些不服氣。

“嘿,你那麼任性,誰知道呢。”

“哼,只要讓我去,到時候誰照顧誰還不知道呢。”李欣和蘇冰雲又卯上了。

葉逸慌忙攤了攤手,阻斷兩人的眼神,說道:“好,那就這麼決定了。”葉逸夾了一筷菜送入嘴裏,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你還想說什麼?”蘇冰雲還是比較瞭解葉逸的。

“你剛纔說,這去玄天峯的名額,又你決定?”葉逸出言試探。

蘇冰雲點點頭,“嗯,不過,給了小欣一個,剩下的四個名額,我和我堂弟各站一個,剩下的是你,至於另外一個麼……”

“我有個朋友……”葉逸適時地說道。

蘇冰雲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葉逸,說道:“那小婉呢?”

“這……”葉逸倒忘記了,上官婉跟過來,肯定也是要去玄天峯的,畢竟她是華山派的真傳弟子,總得進去撈些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