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王瑤還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和許玉峯是怎樣勾結在一起的以及許玉峯是怎麼指使她的,同時王瑤還提供了一份錄音,就是希望陳明別追究她的責任。

在得到錄音還有王瑤的供述視頻後,陳明也打消了追究她責任的想法。

畢竟幕後主使是許玉峯,王瑤就是個工具而已。

拿到證據後,陳明並沒有第一時間爆出去。 而是在等着市中心的地塊動工,自己的計劃還沒進行完呢。


這麼好的一次讓許玉峯傷筋動骨的機會,陳明自然不想錯過。

而王瑤拿出來的證據,以許玉峯的能力恐怕不會對他造成什麼損失。

所以最重要的還是市中心的工地。

一晃過去一個星期。

這天,正在辦公室坐着的陳明終於收到了市中心的地動工的消息。

想了想,於是陳明離開大地集團,開車前往了廬州福利院。

在將明銳地產轉讓給許玉峯之前,陳明就以明銳地產的名義將市中心的那塊地給捐贈了出去。而捐贈的對象正是廬州福利院。

在捐贈之前陳明做過調查,福利院院長是個老古董,頑固不化的那種,不過爲人正直,一心都是爲了福利院。

而且將自己一生的時間基本上都奉獻在了福利院。

現在陳明要做就是去找馬向南,帶着其前往市中心的地塊找許玉峯。

名義上,現在市中心的那塊地是屬於福利院。

而且不僅如此,明銳地產還有負責幫福利院建設好新的福利院,另外地塊所有的收入也都要投入到福利院中使用。

如此一來,恐怕這下全廬州都要知道許玉峯的大名了。

十多億的地捐贈給了福利院不說,還要負責福利院的建設以及配套設施的完善,這可是廬州數十年來,乃是以後的很多年都沒有人能做到的善事。

市中心,廬江路上的一大片空地上。

工人正在不停的忙碌着,數輛挖掘機在不停的工作着。

而許玉峯和杜博明有說有笑的站在新建好的項目部,看着這一切。

不過如今他們還不知道陳明所做的一切,如果知道的話,肯定不會笑的這麼開心。

到時候能不能笑得出來甚至都是一個問題。

就在許玉峯跟杜博明打完招呼,準備離開時,一輛車突然停在工地大門前。

看着熟悉的車牌,許玉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隨後當他看見陳明從車上下來時,眼眸之中頓時閃過一抹冷意。

“你來幹什麼?”

“許總,好久不見,沒想到你動作挺快,這才幾天工地就開始動工了。”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這塊地現在是我的,我想什麼時候開工那是我的事。”

“不不,許總,你可能誤會了,這塊地不是你的,當然也不是我的。”

許玉峯一怔,沒能明白陳明的意思。

“你什麼意思?什麼地不是我的?咱們可是都簽了協議的,你想反悔不成?”


“當然不是,許總,準確來說現在這塊地屬於廬州福利院,所以誰也沒有權利使用它。”陳明微微一笑解釋道。

“什麼?福利院?你耍我?”許玉峯臉色一變,沉聲道。

“怎麼會,許總,這裏有份捐贈協議,你看看就知道了。”

說着,陳明從馬向南手中拿過捐贈協議,遞給了許玉峯。

許玉峯看着捐贈協議,臉色逐漸陰沉,當看見協議上籤訂的時間後,於是就再也忍不住了!

“陳明,你特麼耍我?”

“許總,別這樣說,我這可是幫着你做善事,積點德,按理說你應該感謝我纔是。”陳明沒有絲毫在意,笑吟吟的道。

“我感謝你媽!”

許玉峯揚起手中的文件砸向陳明,然後猛地朝着陳明衝了上去。

陳明當然不會傻站着讓他打,躲開了許玉峯後,繼續道:“許總,氣大傷身,你這樣咱們怎麼談正事呢?”

許玉峯剛想說什麼,一旁的杜博明走了過來,看着許玉峯的模樣,忍不住道:“怎麼回事?”

“他把我們給坑了!”許玉峯殺人一般的目光盯着陳明。

聞言,杜博明皺了皺眉頭。

當許玉峯將事情解釋完,杜博明的臉色已經變得比許玉峯還要低沉了。

下一秒,只見杜博明一個箭步衝到陳明跟前,一把拽住了陳明的衣領。

“你敢動我一下試試,就算你身後有杜家,我也把你送進去!”陳明冷冷道。

杜博明一怔,不過卻沒有想要鬆開陳明的跡象,當然擡起的拳頭也沒有落下。

“鬆開!”陳明冷冷道。“以爲有杜家給你撐腰,你就能爲所欲爲?現在可是法治社會,出了事杜家也保不住你!”

“哼,這件事沒完!”杜博明鬆開陳明,冷哼道。

“當然沒完了,我是這次捐贈的簽字人,所以有責任幫助福利院監督你們的工作。”陳明整了整衣服,笑着道。

“對了,忘了介紹一下,這位是***,福利院的院長。”旋即陳明看向***,介紹到。

“馬院長,這兩位就是幫助咱們福利院建設新院區的人了,你有什麼要求可以跟他們提,別擔心他們沒有錢,儘管提就是。”隨後陳明又朝***介紹一下許玉峯和杜博明。

“陳先生,真是太感謝你了,你這可是爲咱們福利院做了件大善事,福利院的各項設施都已經老舊了,財政那邊近兩年也沒有什麼撥款,如果不是靠福利院走出去的孩子自發捐贈一些,福利院都不知道該怎麼維持下去。”

“馬院長,你用不着謝我,應該謝的是他們。”陳明指指許玉峯和杜博明道。

“謝謝二位,真是太感謝二位了。”***立馬道。

“滾!”

***剛想上去跟杜博明握握手,可杜博明卻冷冰冰道。

***沒有在意,而是朝着許玉峯走了過去。

只不過許玉峯同樣也沒有跟他握手的意思。

***老臉有些尷尬,於是只好轉身回到陳明身邊。

他剛纔就站在旁邊,自然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這些對於他來說都不重要。


他只關心福利院的建設問題,對於什麼利益角逐沒有絲毫興趣。

“許總,讓他們停工吧,你的施工圖紙應該不是福利院的吧,如果繼續的話,後面可能會增加施工難度。”陳明衝着***笑笑,然後轉頭看向了許玉峯。

許玉峯聞言,冷哼一聲,轉身朝工地走去。

至於杜博明則是臉色低沉無比的直接離開了工地。 “馬院長,你放心,福利院的事情我一定會持續跟進的,一定給你一個嶄新的福利院。”陳明看向***,保證道。

***連連點頭看得出來對陳明很放心。

忙碌的工人全都停下來後,陳明帶着***就離開了。

把***送回福利院,於是陳明開車朝明雅地產趕了過去。

李濤的辦公室中,陳明將福利院的事情簡單的說一下,然後就讓李濤去準備工程圖紙了。

許玉峯那邊肯定不會主動幫着福利院建設。

不過當初自己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纔會在協議上增加了一條,兩年內建設完工。

所以陳明準備把工程圖紙準備出來,讓***拿着圖紙去找許玉峯。

另外除此之外,還要讓媒體多宣傳一下才行。

雖然有幫着許玉峯擴大名聲的意思,但也是防止許玉峯賴賬的好辦法。

於是隨即陳明找了幾家媒體,將許玉峯名下明銳地產捐贈廬江路上的地給福利院用於建設的事情說了一遍。

很快網上就出現了大量有關的新聞和文章。

許玉峯和杜博明徹底出名了!

從明雅地產離開,剛回到大地集團,高茹就來到了陳明辦公室。

指着手機上看見的有關明銳地產的事情朝陳明問道:“這是你做的?”

“沒錯,這下應該能讓許玉峯元氣大傷了。”陳明沒有隱瞞。

“我說你怎麼沒有自己開發的意思,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

“難道你不想看見這樣的事情?”

“當然想,不過這下許玉峯和杜博明肯定恨死你了,我擔心他們會對你…”

“有什麼好擔心的,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他們敢亂來我有的是辦法。”


“許玉峯那人睚眥必報,把他逼急了,他什麼都能做出來的。”

陳明笑了笑,自己當然知道許玉峯睚眥必報。

不過自己倒是不擔心他來報復自己,如果他明刀明槍的來,自己不怕他,如果是敢用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自己也不會放過他!

高茹在辦公室逗留一會,便到了下班時間。

兩人一起離開大地集團,路上去超市逛了一圈,買了些食材。

回到南湖,還是和往常一樣,高茹下廚,陳明等着吃飯。

吃完飯後,則是陳明刷碗。

八點多鐘,陳明帶着高茹一起離開別墅,在南湖邊上散散步,盡情的享受着二人世界。

重新回到別墅後,兩人一起洗澡,一起睡覺。

轉過天,兩人又一起去大地集團。

中午時分,高茹來到陳明的辦公室,兩人又一起去公司的食堂。

這段時間,陳明和高茹都習慣了在一起的生活,至於高茹也沒有在意公司內部的一些異樣眼光。

用高茹的話來說,就是她自己感覺高興就好,在意別人的目光幹嘛。

食堂二樓的包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