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婉清,現在怎麼樣?她在哪裏?”

“她現在過的很好。她回絕情山認錯了。現在師父待她很好。怎麼?你也想回去嗎?”穆塵雪嘲諷般的說道。

莊高寒冷冷一笑,沒有迴應穆塵雪的問話。


“我突然想起還有其他事情要去做。就不陪你,再見,穆小姐。”

莊高寒突然停下了腳步,隨後轉身就要離開。

“你去哪裏?又想中途離開嗎?”凌天憤然說道。

“管你什麼事。我去哪裏,做什麼,還輪不到你說。你管好你自己再說。”莊高寒惡狠狠的瞪着莫妙離說道。

隨後大步朝着來時的方向離去。

“師父,怎麼辦?要現在殺了他嗎?”穆塵雪低聲問道。

“別打草驚蛇,現在還不是時候。很快,很快爲師會親手解決了他。”

“是。”

穆塵雪再次在前面帶路,凌天跟着其後。

順着道路而去,很快,兩人便來到了崖邊。只見一座奇特而精緻的建築依照地勢而造。

建築和懸崖可謂是混爲一體,不分你我。

“師父,我們到了?”穆塵雪看了看眼前的建築有些緊張的問道。

“大概是到了。”凌天卻很淡然。

兩人大步朝着崖邊的建築走去。

來到這裏之後,即便是遇到了黑衣人也沒有人進行盤問。彷彿能進來這裏的人,都已經默認爲組織上的人了。

無需警戒。

“你們兩個到底怎麼回事?”

就在凌天和穆塵雪想要踏進一座建築的時候,一個黑衣人厲聲喝到。

顯然,他不會理會眼前人到底是誰。不能踏足便不能踏足。

“你不知道他是誰嘛?天蛛宮宮主莫妙離。”

“我不管你們是誰?就算是幽魂教教主來了,也是一個樣。大王吩咐了,這裏,只有領了大王令牌的人才能進去。你們速速離開。”

穆塵雪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凌天制止住了。

“明白了。那麼臨教主來了嗎?”凌天開口問道。

黑衣人一臉嚴肅,完全不苟言笑。

“應該來了。你們可以去大殿看看。順着這條路走到盡頭,轉右再走到第二個亭子的時候,便到了。”

“好。”

凌天和穆塵雪兩人速速離去。

“師父,那個地方到底有什麼?徒兒是不是應該偷偷去查看一下?”穆塵雪開口問到。


凌天搖搖頭:“不必。到了這裏的話,我們所有的行動都會被人暗中監視的。”

“是嗎?那我們豈不是要暴露了?”

“此話怎講?”

凌天微微蹙眉,看着穆塵雪。

“我發現自從莊高寒找過我們之後,周圍給我的感覺就變了。”

“是嗎?”凌天有些好奇起來。

雖然對於穆塵雪所說的話並沒有什麼絕對的證據,但人存在危險的環境時,爲了保護自己,通常第六感還是很靈驗的。

“沒錯。怎麼說呢? 絕色魔後︰嫡女二小姐 。是不是他們已經知道莫妙離根本就不可能來這裏?”

聽完穆塵雪的這番話後,凌天嘴角微微一揚。

“沒錯。莫妙離確實是不可能出現在這裏。看來這一次是爲師想得不夠周全了。”

“什麼意思?”穆塵雪倒是懵了。

“沒什麼。如果沒有猜錯的話,莊高寒出現在那裏其實就是一個局。”

“什麼?什麼局?”穆塵雪越聽越糊塗了。

“也就是,我們來這裏。從一開始就被策劃好了。”

這一下穆塵雪總算是有些明白了。

“這麼說,當時莊高寒找我聊天只不過是爲了確定我是不是真的穆塵雪。不,應該說通過我來確定師父到底是不是莫妙離。”

“沒錯,所以現在他們或許已經正在準備了。”

話音剛落,頓時一羣黑衣人衝了出來。

他們一個個臉色嚴肅冷酷。手中刀劍更是在一動一擺之中閃爍着凌厲的寒芒。

“殺!”

沒有任何言語,他們一出現便是刀劍相向。

穆塵雪見狀,毫不猶豫,手中長劍當即出鞘。整個人護在了凌天的身前。

“師父,這些人交給徒兒處理就好。”

“好。你現在正是要多練練手的時候,不過,切記不能超出方圓四十丈之內。”

“是,師父。”

穆塵雪會心一笑,她當然知道凌天的意思。

這個方圓也就是凌天能時刻保證自己安全的範圍。這也正是穆塵雪一直覺得凌天神祕的地方。

以前是三丈五丈,然後是十丈十五丈,現在已經到了四十丈,這麼說來,師父的境界也在不斷提升。

難道這修仙是通過多少丈範圍來衡量的嗎?

帶着疑惑,穆塵雪當即閃身來到那羣黑衣人面前,毫不猶豫,當場就跟這些傢伙廝殺到了一塊。

凌天便坐在一旁從頭開始好好想想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一直回想到了一開始跟黑衣人碰面的一刻。

當即,凌天頓時幡然醒悟。

“這一切從自己想要揪出背後主使的那一刻開始,便上了這些人的當。”

“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僅僅是爲了引開我,根本用不着這麼大費周章。”


凌天看着穆塵雪身影飄逸的在這羣人中來回穿梭。境界確實在提升了之後,一切都開始變得行雲流水了。

而就在凌天觀賞了一會穆塵雪的戰鬥之後,腦袋之中突然閃過一絲靈感。

他突然就想到了對方這麼做的原因。或者說他們的真實目的。

“原來如此。爲了保莫妙離而故意設的局。 國士無雙之將軍年少 。”

說着,凌天便站起身來。

“塵雪,速戰速決。爲師有點急。” “收到。”

穆塵雪當即飛身撲去。身形一閃,如同跳脫的兔子一般,瞬間就來到的黑衣人的面前。

手中長劍一揚,便直接將眼前跟自己交手的黑衣人給結果了。

隨後,是其他的黑衣人。

一口氣,穆塵雪讓他們徹徹底底下了地獄,接受閻王爺的審判。

穆塵雪也是一陣無語。

畢竟在她的印象中,黑衣人的戰鬥力根本不可能這麼弱纔是。但是眼前的這些人,簡直就是弱雞得不行。

“師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蝕骨纏綿︰痴情闊少強寵妻

畢竟她相信凌天一定是想明白了這背後的一切事情。

“我們中計了。”

“中計了?”

穆塵雪一臉茫然不解。

倒不是因爲什麼,而是因爲這三個字,她如何都不會跟凌天這麼睿智的凌天結合到一塊。


但,沒曾想到的是,自己的師父竟然直接說了出來,毫不避諱。

“沒錯。從一開始,這些人都是假的黑衣人。他們的目的主要是爲了救莫妙離。”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有些懵。”

穆塵雪還沒有把所有事情串聯起來,所以還是不太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知道爲師一直想要找到暗潮,靈蛇背後的人。想要找到證據證明它們跟巫族,魔族的關係。所以便向爲師拋出了誘餌。”


“誘餌?就是這裏嗎?”

“沒錯。而且在拋出誘餌的時候,爲了不讓爲師起疑。他們還故意把莫妙離的真實行蹤透露給爲師知道。好讓整個計劃看起來像真的一樣。”

“這麼說,他們有辦法讓莫妙離在師兄師姐的手底下逃脫?”穆塵雪直接問道。

因爲這個纔是真正關鍵的地方。

“到底是誰來營救莫妙離?又或者說是誰出現在了丘川坡壽雲茶莊誰便是整件事情的策劃者。”

“明白了。那我們趕緊趕回去吧。”

穆塵雪當即喚出了天命焰火牛。

看着眼前的天命焰火牛,凌天差點沒背過氣去。

這些傢伙都是見色忘義的東西,還以爲除了自己就沒有人能夠將它們喚出來。

沒想到穆塵雪是一叫一個準。

“師父,快。”穆塵雪着急的叫到。

凌天雖然覺得現在回去也已經無濟於事,但看到穆塵雪這般着急便直接一躍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