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下可更把那些大媽們給迷暈了。

她們現在簡直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的兒子叫過來,憑藉着謝靈薇的這個姿色,就算打斷他們兒子的腿,入贅也要貼上啊!

這要是娶回家,那他們家的基因可是要得到質的改變了啊!

可是,當沈義和謝靈薇挽着胳膊走出別墅的時候,他們的心也都是跟着顫抖了。

羨慕!

無限的羨慕!

他們此刻真的是感慨萬千,只恨自己怎麼沒有沈義這樣的好兒子!

不僅有才華,能賺錢,還能找到一個這樣漂亮的姑娘!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啊!

若是自己的兒子有沈義十分之一的能耐,他們家也都振興了。

“現在可以放開了嗎?”

出了別墅以後,沈義出聲。

這卻遭到了謝靈薇一個大大的白眼,道:“怎麼?我挽着你的胳膊你卻吃虧咯?”

“不是。”

沈義撓撓頭,有些汗顏。

說實話,謝靈薇在玉城有着四大美女之一美稱。

謝靈薇這樣家境又好,人美聲甜,性格品德都在線的女子,沈義是不抗拒的。

但是,夏靜竹的事情讓他心中還有些傷疤。


多年來的青梅竹馬,卻是心猿意馬的離開了自己。

本以爲重生回來可以許她一世幸福,沒想到看到的卻是她本質裏的性格。

太諷刺了。

自己當年居然沒有看出她的心,竟然在臨死之前還在心心念着她。

“不是就好!走!陪我逛街去!”

謝靈薇搖頭晃腦的說着,然後便是把沈義拉上了車。

紅色的瑪莎拉蒂如一道疾馳的紅色閃電,一路來到了市中心的商業街。

多少男裝品牌大店,幾乎都被謝靈薇橫掃了一遍。

整整一上午,謝靈薇買的衣服幾乎都需要用卡車來拉了!

沈義有些無語。

說是來陪她買衣服,結果買的大多都是給自己的男裝!

這丫頭究竟在賣什麼關子。

“好了,街也逛完了,說吧,你今天找我有什麼事?”

沈義笑着看向了謝靈薇。

不料,這卻使得謝靈薇撅起來紅潤的小嘴,一臉的不滿,“你把我當成啥人了?給你買衣服,就是另有所圖唄?”

聽到這話,沈義有些汗顏,急忙搖手解釋,“你想多了!”

“哼!不理你了!”

謝靈薇說着故作生氣的就扭過了頭。

緊接着沒過幾秒她便又嘿嘿的笑了出來,道:“說實話,今天找你來,還真是有事。”

…. “噢?”

沈義聞聲笑了,終於是要說正事了嗎?

實話實說,沈義並不反感謝靈薇。

甚至對她還有那麼一點好感。

但是也僅此而已。


在沈義看來和謝靈薇更多的還是停留在朋友那一個層面上,或者說是合作伙伴的層面。

並沒有發展到男女朋友的關係。

也許是因爲夏靜竹的事情對自己造成了衝擊。

讓自己不會輕易地踏出那一步,也許只有時間能讓自己的心傷得到抹平。

一路上,謝靈薇一邊開車,一邊訴說着最近發生的事情。

陳龍華那顆大毒瘤,始終還是未能剷除。

若他還在華融集團,那麼華融集團轉行做電商的可能性就會變得微乎其微。

因爲不僅是他一個人。

他所擁有的勢力,足以和謝靈薇這個董事長所匹敵。

如若他撤退,那麼華融集團就會轟然倒塌。

這種模式,叫做小股東要挾大股東。

實在是讓人難受。

“唉,按照你說的方法,讓他退股其實不是特別難,但是如何填補集團內部退股後的空缺卻成了問題!”

“陳龍華和他的黨羽們擁有華融集團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若是他們撤離,就得將華融集團現有資產的百分之四十割讓給他們!”

“如果這樣,華融集團必將傷筋動骨!到時候想去做電商,經濟上也未必能允許啊。”

謝靈薇開着車,目光很是惆悵。

沈義也是聽明白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陳龍華走了以後,集團就缺錢了唄?


“這個好辦!不就是錢嗎?”


沈義笑了。

現在,自己最不怕的就是缺錢。

錢,是現在沈義身前最小的障礙!

“什麼?你能填補?”

謝靈薇美眸微睜,滿臉不可思議。

幾個月前,沈義還是一個連母親醫藥費都拿不出來的窮屌絲。

這一轉眼,居然放下豪言,能收購華融集團百分之四十的股權了?!

這也太可怕了!

“先別太驚訝,華融集團資產龐大,以我現在的能力是無法買下你們百分之四十的股權的!”

“但是未來,一定可以!”

“我需要時間!”

“同樣的,你們想趕走陳龍華同樣也需要時間,到時候,時機成熟,我便可以替陳龍華填補華融的股權空缺!”

沈義說着,微微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

他沒有告訴謝靈薇,自己已經擁有了姚氏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權的問題。

更沒有告訴她,自己現在已經是玉城市最大網咖連鎖店的老闆。

有了這兩個項目的支持,沈義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有足夠的資金,一點一點繼承華融集團的股份。

到時候,自己在華融集團也就會享有一席之地!

那個時候,自己就不僅僅是華融集團一個投資顧問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坐享電商帝國半邊天,纔是沈義的最終目標!

可是這些話剛一說出口,便是遭到了謝靈薇一個大大的白眼。

“你就是想要我們謝家的股份唄?莫不成你想鳩佔鵲巢?!”


謝靈薇故作生氣的嘟起了小嘴,看似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

沈義聞聲笑着搖搖頭,“你也可以這麼理解!反正陳龍華要是走了,總要有人來彌補空缺,與其讓外人來,不如讓我這個知根知底的人來!起碼,我不會害華融集團!”

“哼!”

聽聞這話,謝靈薇氣的把頭直接扭到了一邊,道:“你要是真想要我們華融集團的股票,你就娶我嘛,到時候所有的都是你的!何必這樣費勁呢?”

“什麼!?”

沈義沒聽清,只感覺謝靈薇剛纔說的話如蚊子振翅一般,根本沒聽見。

誰知道,此刻謝靈薇卻是一張臉唰的就紅了。

“沒,沒什麼!”

她連忙又打岔,“不說那些了,今天我來找你,是有些私事兒的。”

“什麼私事?”

沈義沒有細想剛纔謝靈薇說的什麼,然後便是直接回問。

誰知道,謝靈薇此刻竟然扭扭捏捏了起來,道:“我,我想讓你充當我一次男朋友。”

“哈?”

沈義直接是醉了。

這麼狗血的劇情,居然讓自己碰上了?

沈義當年也是一個酷愛網絡小說的二逼青年,對於這個橋段可以說熟的不能再熟了!

一般女生提出這種要求,那潛在的意思都是女生對男主角有意思。

難不成謝靈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