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飛,領剪羽組織,並將剪羽改名爲決裁之軍。”

張飛咧嘴,連連點頭。張飛想要軍隊,老爹就滿足他。

“渡鴉氏族長渡青青,巡夜使。”

“是。”石階下,一個渾身裹在黑羽氅裏的白淨女人應聲。

“王攸,值日使。”

“是。”王修的妹子歡聲道,然後又衝我微微一笑。

“冥河蛭,長明使。”

“岐窮極,肅殺使。”

“是。”魁梧的岐窮極聲音洪亮。

“陰語兒左石像生,王修右石像生。”

“太極,負責成立臨時委員會,調度諸多事宜。”

太極拱着胖身子,笑呵呵應下。

老爹說:“冥河蛭,墓淨司原有四燈陰路巡檢,你要儘快招攬人手補齊,恢復制度,將這幾天大量滯留陽間,無法轉入輪迴的遊魂接引走。”

“是!”

“另外三奉使,務必儘快熟悉職責,學習司職祕術,盡最快速度完成修行,準備投入接下來的戰鬥。其中,王攸,你要多努力。”

小丫頭被老爹點名,小臉興奮的紅撲撲的,連連點頭。

“另外,岐窮極,你還要分出一部分族人,配合魯大師,將墓淨司地上建築儘快完成。嗯,有什麼困難還可以找太極。”

“遵命!”

老爹的班子算是搭建成形,不過,這些人鬼妖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王修和陰語兒暫時又不在墓淨司,老爹還是比較累的。

“老爹,我回去就安排王修和陰語兒回來。”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老爹搖頭,“王修和陰語兒先在你那邊幫襯,等這件事了,再回來述職。”

當夜,就在這地宮之中,老爹的房間內,我將半部手札拿出來,交給老爹,在我的幫助下,老爹跟我一起進入鬼門之中。

嗷嗚一聲,一大黑影撲了過來,老爹一驚,我忙解釋,“老爹,這是鬱壘神將的夥伴,白睛啖鬼虎,叫老黑。”

這時,兩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

平靜的神荼,嬉笑的鬱壘。

“燕趙,他是你爹?新的翁仲公?”鬱壘問道。

我點頭,把老黑的大腦袋推搡到一邊,拉過老爹,介紹道:“師父,這就是我爹,燕行!”

鬱壘嘖嘖出聲,“不錯,不錯。”

一旁的神荼開口:“燕趙,你們父子與阮家恩怨以了,今後這墓淨司就交給你們了。”

神荼又看向我爹,說道:“燕行,既然你成爲墓淨司的執掌使,那就有權利學習鬼門之術,從今天開始,由我來教導你!”

“喂喂,大哥,讓我來吧!”

“燕行,我們走——” 神荼根本不管鬱壘,拉着老爹進入他的墳墓。

鬱壘撇撇嘴,說道:“又沒得玩了。”

一旁趴着的老黑也嗚嗚叫屈。

我看着這一幕,不由脊背又一涼,擦,原來鬱壘拿我當玩具了?

鬱壘見我直勾勾盯着他,臉皮一耷拉,“臭小子,有真麼瞪你師父的嗎?”

“老黑,我看這小子最近進步不大,帶着小子操練起來!”

呃——

又被扔進地獄裏遭了一夜的罪,我被老黑丟出來,意識迴歸本體時,老爹早就醒了。

“老爹,咋樣?”

就連老爹這樣的實力,虎軀也是微微一震,“能堅持!”

以後老爹按照手札修行,進入鬼門關學習鬼門之術即可,我鑽進老爹的天地通寶中,跟老媽告別。

出來後,艾魚容,大牙,張遼,獓因,蚩,陳仙還有崔玉齊刷刷在殿外等我。

再遠處,站着魯班,張飛,太極,王攸,冥河蛭,冥河蛇兄弟倆,渡青青等人鬼妖。

考慮到老爹需要腳力,我就把獓因留下給老爹當坐騎。因爲工期未完,魯班暫時留下。蚩和他的九黎族人因爲長相怪異,也一同留在地宮中,老爹雖然沒給他具體的司職,但有意將他和他的族人整編成一隻獨立的戰隊,類似於張飛的決裁之軍。

自有書收走艾魚容,張遼,帶着大牙,陳仙,崔玉跟老爹等人告別,而後走出地宮。

地宮外,老爹安排岐山氏留出一輛豪車,岐窮極親自把鑰匙交給了崔玉。

“辛苦。”

“應該!”

道別之後,崔玉轟響了油門,車子一撅屁股,揚長而去。

趕往長安之前,我還有一件事做,那就是返回沈城,跳進那仙女湖,找黃泉村的村長要些黃泉水文珠,若是能要到黃泉水,那就再好不過了。

路上,我跟陳仙說:“陳大哥,當初殺了你的候補城隍,你可別放在心上。”

陳仙搖頭說:“那姓宋的孫子勾引別人媳婦,好懸沒給我氣死,我也想着他一給你送完信,回來我就給他咔嚓了,你當我下手,我還省心了。”

我擦,就看那孫子噁心了,沒想到還他麼不是東西。

接着,我就開始說正事。

“陳大哥,仙女湖下連着一處黃泉村,這事兒你知道不?”

陳仙嘿嘿笑,那滾圓的肚皮一顫一顫,“怎麼能不知道,那老鬼摳搜得很,我當年幫他處理了一件棘手的事兒,才送給我兩顆黃泉水文珠,我直接扔給了搬山神獸當糖豆子嚼了。話說,這一次出門,搬山神獸留在家裏,也不知道安生不安生。”

搬山神獸皮甲極厚,我還記着老爹那對兇悍的天地通寶都沒能把它砸死,不過好像砸出了坑——

“陳大哥,你能找到黃泉村不?”我略微尷尬之下,繼續問。

陳仙也沒提被我老爹揍的事,點點頭,旋而問我,“咋了,兄弟,那老鬼要是得罪了你,告訴我,我去揍他!”

我連連擺手,告訴陳仙,是我有求於他。

我是旺夫命 陳仙得知我要救老媽,決定到了沈城,親自陪我下一次黃泉村。

大牙和崔玉好奇,也要跟着去。

車程過半,大牙忽然說道:“燕趙,你要是需要人手,我可以去請蓬萊島的梅七爺。”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梅七爺,那個爲情所困,喜歡收集鞋子的瘋癲老頭?

大牙點頭,說他在海里同化相柳殘魂時,梅七爺也終於打開了困擾多年的心結,重新感悟生死,就連實力也提高不少,如今,差不多摸到大鬼門檻了。他過來時,蓬萊島被梅七爺經營的越發強大。

能走出來,挺好!

我記住大牙的話,之前有過交情,又有大牙這面子,想必梅七爺能出山。

這事就交給大牙之後去辦。

等我們下了高速,七拐八拐地來到仙女湖畔,此時夜已闌珊。

這時節,早轉了涼,可湖邊總有些車喜歡挺下來,做做苟且的運動。

我們把車停下來,陳仙掃了眼車外,皺了皺眉。

我心有所感,笑道:“幹活的來了。”

話音未落,一醜陋的大鳥落在車旁,“咕咕”叫着,那張人臉擠出笑意。

“人面鳥,嚇走其餘車子。”人面鳥應聲而起,轉瞬就趴在了一車玻璃上,一下一下地懟着車玻璃。

“我擦你——”一男人氣急敗壞,“媽呀!”接着就看那車子晃動的比之前還厲害,然後轟隆隆發動起來,倒着退走。

人面鳥又跳到第二輛車,沒兩下,就清了場。

陳仙下車咧嘴罵,一羣小王八羔。

走近仙女湖,陳仙的眉毛突然一挑,一下子攔住我和崔玉,“老弟,仙女湖有古怪!”

忽地,那湖水中竄出幾道人影來,前頭一個老頭,我一下子認出來,不是黃泉村那個老鬼村長又是誰?

可後面那幾個是什麼鬼?

陳仙眉毛擠得更厲害,伸手一指,“哪來的毛鬼,敢在爺爺地盤撒野!”

這一聲斷喝別說還真好使,不但那幾個鬼東西一滯,就連衝在前頭的黃泉村村長也一臉蒙圈的頓了一下。

“陳胖——陳老大!”那黃泉村村長就好像見了親人似的,就差抹着眼淚鼻涕衝過來。

“擦,你個老東西,咋這麼沒出息,叫着幾個兔崽子攆着跑?”陳仙罵咧道。

“陳老大,它們是新城隍的鬼差,老頭我打不過啊!”

陳仙一聽,眉毛好懸豎起來,一把扯住黃泉村村長的脖領子,問道:“你說誰?”

“新,新的城隍——”

“說清楚!”

“哎——”

不等這老鬼往下說,那幾個被一嗓子唬住的惡鬼突然醒悟過來,紛紛抱着膀子看過來,有一個臉色醬紫的惡鬼諷刺道:“哥幾個快看,這不就是那個叛徒陳大老爺嗎?”

“擦,還真是!”

“合該咱哥幾個發財,拿了這胖子,再搶走黃泉水文珠去喂搬山神獸,到時候,怎麼哥幾個也能進城隍廟去耍耍了!”

“你們說,去喂誰?”

“他麼的,還是個聾子,爺爺說,去問搬山——”

砰地一聲,陳仙竄上去就是一腳,大罵,“媽蛋,老子的搬山神獸,你們也配喂?趕緊滾回去把你們老大叫來,就說你陳仙爺爺回來了!”

那幾只惡鬼雖然心中駭然,但也沒跑,相視一眼,竟齊刷刷衝上來。

“他麼的,找死!” 陳仙,崔玉這些平時在自己一畝三分地都是土皇上的主,哪裏受得了這羣雜魚嘲笑,頓時怒火中燒,立即衝殺過去。

崔玉因爲是機關腿,真正搏殺時,一步竄出去,近乎帶着殘影,這乾巴巴的老頭一瞬間爆發出巨大的力量,轟地一下,踢殘了一隻惡鬼。

“哈哈,魯大師說的不假,踢起鬼來果然爽啊!”

崔玉原本實力稍弱與陳仙,這回有了機關腿,本身素質一下子反超了陳仙。

“擦,老崔,你這腳丫子真他麼的牛逼。”

陳仙豔羨的嘟囔一句,也迎上一隻惡鬼,直接掏出城隍印,鎮得細碎。

陳仙和崔玉切瓜砍菜似的,轉眼滅掉四隻惡鬼,只留那一個醬紫臉皮的惡鬼戰戰兢兢。

崔玉就要一腳面撅死這貨。

這惡鬼一下子跪在地上,哭嚎道:“陳爺爺饒命!小的一時豬油蒙了心,嘴上沒個把門的,我欠抽,我抽——”

啪的一聲,那醬紫臉皮的惡鬼狠狠抽自己一巴掌,看陳仙沒吭聲,恨着心又抽了一巴掌,這一下,直打的它自己鬼身亂顫,氣息都萎靡下來。

陳仙依舊不置可否,這惡鬼爪子擡到一半,終於再不敢拍下去,哭喪臉說道:“爺爺,你就饒了小的吧,小的願意給你當牛做馬——”

陳仙罵了句,然後問道:“跟爺爺說說,誰他孃的敢來這裏充當城隍爺?”

“哎,哎,小的這就說——”

我也湊過去聽。

原來,那走馬上任的新城隍,是直接從都城隍廟空降下來的,據說是衛西的小舅子,叫李正翔。

這個李正翔昨天剛到沈城,徵集了一些鬼物便衝上了城隍廟,本想速戰速決,但好懸叫搬山神獸掏死。

驚嚇之後的李正翔竟然起了把搬山神獸據爲己有的心思,徵集來的這些鬼物裏,有不少當地的,這些鬼東西告訴李正翔,說當初陳仙爲搬山神獸吃過黃泉水文珠,就臆斷搬山神獸喜歡那一口,後面就有了李正翔安排人手過來搶奪黃泉水文珠。

出主意的,就是這醬紫臉的惡鬼。

“那個李正翔如今在哪?”陳仙問道。

城隍廟裏有搬山神獸鎮着,一般人可是進不去,包括那個李正翔,所以陳仙有此一問。

“李正翔帶着大批鬼差,正圍着六道!”

陳仙一聽,連忙扭頭看我。

他奶奶的,要挑我的店?這李正翔是找死啊!

“陳大哥,老崔,咱們走!”

陳仙嗯了一聲,衝老崔說道:“殺了。”

崔玉只一腳,那鬼差慘嚎一聲,消散如煙。

黃泉村村長原地踟躕,陳仙哼了哼,“爺爺又救你一回,你看着辦吧。”

說完,也不管那老鬼,跟着我和崔玉竄上車。一路狂飆,等我們趕到六道所在的街口時,就撞見烏央烏央的鬼東西,這些傢伙正把我的一條街道圍堵死。

我注意到街口不遠的垃圾箱旁倚靠着一個流浪漢,正不住的打着寒戰,眼神迷惘地這邊看,見我看過來,又低下頭去垃圾箱裏掏東西。

我跟大牙耳語一句。大牙弓身變爲普通的小狗,兩三步竄過去叼住流浪漢手裏的袋子就跑,那流浪漢吃驚,丟出一破鞋底子去打大牙,沒打中,急跑兩步,趿拉上鞋子又去追。

對於這小插曲,那些圍住的鬼物只微微騷動了一下,就沒在意。有兩個甚至朝我們不屑地看了一眼,拖着長長的舌頭轉過去。

不一會兒,大牙返回,重新化爲人形。

這時,遠遠地聽見門前有人罵咧,“裏頭的人聽着,我乃沈城新到任的城隍大老爺,你家老闆燕趙叛出城隍廟,現已各地通緝,今天大老爺我的任務就是抓你們這些燕逆的餘黨,回都城隍那兒去覆命!”

情深難暖故人心 嘩啦啦,砰!

好像有東西從裏飛出來,撞亂了那羣鬼東西。

“他麼的,老子兄弟也是你們這羣渣渣通緝的?!”一聲爆喝之後,緊跟着門前乍現一片寒光。

是老貓!

我咧嘴一笑。

老貓穿戴上冰皇甲,隨即又宣了一聲佛號,接連又是兩道金光,唬的那些鬼東西又亂了亂。

前妻的男人 “果然是一丘之貉,看來你們跟燕逆、莫逆一樣不知死活,那就別怪大老爺我不客氣!鬼差們,上!”

老貓罵道:“壓根兒也沒人叫你客氣!孫子,看拳頭!”

說話間,老貓出手。

這一刻,那邊的鬼羣徹底亂了。

我們這邊,崔玉和大牙同時竄進街口,陳仙落在我後面。崔玉甚至不用城隍印,不管惡鬼兇鬼厲鬼,統統上去就是一腳板。

大牙化身猙獰大狗,龍甲,黑鱗,蛇尾,一抖身子,渾身放出相柳毒,他身邊的鬼物馬上成片成片倒下去。

我直接放出張遼和艾魚容,祭起赤色麒麟印,手執雷麒麟拷鬼棒,轉眼就把鬼羣掏出一個大缺口。

陳仙跟在身後,一邊拍,一邊罵,“叫你來老子的地界撒野,叫你撒野!”

堵在這街道的鬼羣就好像被熱水呲開的積雪一樣,瞬間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