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馬爾斯迪,老頭現在地下城可是呼風喚雨的人物,這些都是他靠着自身的能力換來的,裏面沒有半點老劉的裙帶關係。首先是在彈藥袋的製作事宜上,焦頭爛額的格雷斯在一大堆的布口袋裏掙扎的時候,想起了這個神使大人帶來的胖老頭。結果人傢什麼好處都沒要,只是告訴格雷斯在發放布料的時候,把要裝在袋子裏的東西也發下去,回頭要求婦女們上交包裝好的成品。

事情就這樣完美的解決了,看着婦女們上交的一箱箱彈藥,格雷斯發現這個老頭不簡單。所以在隨後的彈藥庫選址和迴歸人員分配上,格雷斯都請教了馬爾斯迪的意見,並且都得到了圓滿的成功。馬爾斯迪也因爲這兩件事而逐漸從幕後走上了檯面,開始是爲了矮人們解決一些難題,而眼下的難題就是如何把手頭這些玻璃變成金幣。

在皇宮行走多年的馬爾斯迪,對於物品質量的要求可是帝國級別的,那些在矮人看來很結實的木頭邊框,在馬爾斯迪眼裏可是過不了關的。矮人們對於馬爾斯迪的挑剔本來也有不少微詞,但是當馬爾斯迪把問題提高到矮人族信譽高度上來說事的時候,這些不滿意的聲音消失了。

本來嗎,達拉特城只是個市場而已,商品最後還是要跋山涉水的送到各個城鎮去的,中途萬一出現包裝破裂,那這些玻璃也就等於是廢了。看到矮人們接納了自己的意見,馬爾斯迪就離開了,這些矮人是他這輩子見過最守信的人了,只要答應你做什麼,那就一定會做好。所以馬爾斯迪又夠奔了自己的下一站,裁縫工廠,至於昆頓交代的東西,等回頭來拿就好了。

“是您來了,今天不知道又帶了什麼好布料啊?”

“沒有什麼新鮮貨色,不過我帶來一些製作小褂的粗布,相信這些東西是不會嫌多的。”

“真是太感謝您啦,最近老是麻煩您幫忙。”

裁縫工廠現在只有五個裁縫了,她們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布料裁剪出來,至於縫製就都像彈藥袋一樣,以任務的形式發下去,所以工作也算是比較輕鬆了,甚至下班後還可以自己在家縫幾件掙點外快。馬爾斯迪的人類身份讓他成爲了地下城的採買員,像是布料食材等等東西基本都是靠他來回捎帶的,而格雷斯需要做的這是派一個矮人來回帶着他使用傳送陣而已。

“你們忙吧,我還要去送食材,今天有新獵到的魔獸供應,記得中午來嘗一下。”

馬爾斯迪告別之前順便推銷了一下自己的菜品,就匆匆趕往大餐廳了。如果說地下城裏有什麼讓馬爾斯迪驚奇,那這裏的伙食水平絕對要算一個,十幾天來馬爾斯迪一直按着皇宮裏的標準,在爲這些矮人們採購食物。也因此每每被市場的菜店老闆誤認爲是達拉特王宮新來的大總管,經常都會有折扣回扣這類的送給馬爾斯迪,馬爾斯迪也不說明也不拒絕,反正錢都在自己口袋裏,花多花少還都是自己的。

“大總管來了,各就各位裝備幹活了!”

格雷斯家的老太婆一聲令下,一羣矮人老太太各就各位,手持菜刀飯勺等武器準備戰鬥了,這都是昨天馬爾斯迪帶回來的活魔獸鬧得,原本想着做點最新鮮的食物,就買了一隻活的回來,結果那個魔獸大鬧廚房之後還是跑了,現在還在通緝中呢。馬爾斯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從空間戒指裏倒出了大量的食材交給婦女們後,就找了個僻靜的角落,開始喝葡萄酒。老頭跑了一上午也有點餓了,打算吃飽了再去釀酒工廠看看。

“大總管,來嚐嚐新作的菜式吧。”

一盤冒着熱氣的烤肉被放在馬爾斯迪的面前,馬爾斯迪也不客氣,切下一塊就丟進嘴裏。末了還露出了滿意笑容。

“手藝不錯,真是想不到,就憑一本食譜,你們就能做出這些菜來。這道菜就賣一個金幣一份吧,雖然有點賠錢,但是多買一些以後,你們的手藝也就練出來了。”

按着老劉的意思,這個大餐廳的收入都用來支付廚師的工資和購買食材了,老劉不想剋扣這些矮人什麼,至於建設矮人城的資金,老劉還有其他的辦法,也不差矮人兜裏這點小錢。但是馬爾斯迪對於這事一直都有自己的主見,在他看來老劉給矮人的太多了,自己當年做個內務總管,每年也不過就一萬多金幣的收入,甚至都不如地下城城的矮人老太太賺的多。

而且隨着矮人的不斷迴歸,工資的數額也越來越大,光是這個月就要差不多一千萬金幣,後面還有兩萬多人要回來,那就是每年要十億左右的金幣用來發工資啊!想到都頭大。更可氣的是這些錢最後大都變成食物被吃掉了,今天馬爾斯迪買食材就花了兩萬多金幣,都夠菲爾姆斯皇宮裏吃三天了。

“馬爾斯迪爺爺,我們都好久沒見到師父了,你能帶我們去看他嗎?”

黛比和卡德每到吃飯的時候都會來大餐廳幫忙賣酒,倆孩子對這個同爲人類的老頭頗有好感,馬爾斯迪也是從心裏喜歡這兩個小傢伙,所以每次見到都會在一起聊一會。


“你們的師父在外面打仗呢,暫時是見不到了,等下午有時間和我一起去葡萄園玩吧,回頭我再領你們到王宮裏去轉轉。”

“好啊!我們都來這裏一個多月了,一直想回城裏看看的,謝謝爺爺,到時用傳送陣就由我們來幫忙吧。”

“哦?你們也在修煉鬥氣嗎?”

“師父說是祕密,不讓說的。不過是爺爺的話就沒事了吧。”

卡德現在也不像剛遇見老劉時那麼沉默寡言了,偶爾還會說些氣人話。

“小弟不要亂說了,馬爾斯迪爺爺和師父是好朋友,知道的。”

“嘿嘿,爺爺我偷偷告訴你,現在我和黛比姐姐都很厲害哦,用個傳送陣小意思啦。”

“如果是真的,以後我就每天都帶着你們兩個再身邊,你們說好不好啊?”

看着倆孩子雀躍的樣子,馬爾斯迪就知道倆孩子說的都是真話。不禁慶幸阿黛兒找了個好歸宿,看看老劉身邊的人,哪一個不是有着超乎常人的不同之處啊,這樣的人早晚是要做一番大事的。

“爺爺,我們要去幫忙賣酒了,您一定要等我們哦。”

“好,快去吧,爺爺還要你們爲我開啓傳送陣呢!”

餐廳裏的人漸漸多了起來,雖然午飯還沒準備好,但是並不妨礙矮人們喝上一杯美酒。三三兩兩的矮人湊在一起或是聊着家常,或是比較着互相的工作,他們每喝掉一杯酒,馬爾斯迪就心疼一下,也難怪老頭小氣,這一杯現在達拉特都要上萬金幣,而且還是屬於貴族消費,老百姓聽說過的都少。

而老劉和昆頓視乎都不在意這些事情,一直都是拿那些矮人們和剩下的去賣,真是敗家至極啊!下午要再去一次葡萄園,看看還有什麼可以提高產量的辦法,不然這矮人越來越多,以後一斤都別想賣了,都留着給矮人自己喝就好了。


“你先來了,馬爾斯迪。”

馬爾斯迪想事情的功夫,彼得來了。和他在維德爾城說的一樣,彼得的嘴現在是給地下城的伙食喂刁了,連達拉特王宮的飯菜都不稀罕吃了,每頓都要來地下城混吃混喝。

“陛下您來了,我剛剛想事情來着,沒注意到您。”

彼得對於馬爾斯迪的恭敬已經習慣了,說過多少次馬爾斯迪都不肯改,也就隨他去了。可是隨後馬爾斯迪就說出了一個令人頭疼的消息。 “快坐下吧,我連午飯都替你點好了,吃完了和我說下你都想什麼了,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馬爾斯迪聞言連忙告謝。

“那真是太謝謝陛下了!我其實一直在想着怎麼能提高葡萄酒的產量,您知道現在人越來越多了,我們已經沒有多餘的拿來賣了。”

說完,馬爾斯迪才侷促的找了個地方坐下,屁屁沒敢都坐在凳子上。

“馬爾斯迪,你還是老樣子,有些東西不能太多的,不然就不值錢了,這是昆頓叔叔說的。所以只要隔段時間從矮人的杯子裏擠出那麼一點酒,就可以了,賺同樣的金幣當然是賣出去的東西越少越划算了。”

彼得還在教訓馬爾斯迪呢,豈不知現在的葡萄酒,連供應地下城都不夠了。

“哎,就算是這樣,那至少也得先夠自己喝的吧,從昨天開始我們就已經是在消耗庫存了……

飯後兩人帶着倆孩子來到了葡萄園,大批的婦女都在採集葡萄,堆在地上的葡萄已經有一人多高多高了,可是相對於格里芬尼留下的巨大葡萄園來說,這些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原料最少還不是問題,剩下的就要好辦一些了,陛下,不如我們就一直跟着這些婦女,看看產量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吧?”

“好,對於這些事你比較在行,我來就是看看能有什麼幫忙的,你想做就做,我跟着你就好。”

看着葡萄園的風景,兩個人倒也不會無聊,倆孩子都跑到園子裏玩去了,倆老頭坐在土坡上閒聊着打發時光。

“這片園子如果是我以前發現的,我就把周圍建上圍牆派兵把守,這是多大的一筆財富啊,就這麼丟在這裏真是讓人不放心啊。”

“是啊,也就是在這魔獸森林裏吧,換做別的地方一早都給採沒了,不過防範的措施還是要有啊,萬一有人知道了這裏,那肯定會招來大批人偷竊的。”

“回頭我要和女婿商量一下這件事,這可是一個大工程啊,還是趁早辦的好,要知道這一筐葡萄做好了就是幾萬金幣的葡萄酒啊,招賊是遲早的事情。最少要再建上幾座箭塔,讓劉易斯派點火槍手在上面看着。”

兩個老沒出息的在這七嘴八舌的討論這葡萄園的防衛問題,彼得越說越擔心,甚至想馬上去找老劉讓他出面辦理這件事情纔好。對於這個窮了半輩子的老皇帝來說,有了財富就要看緊了,否則就等於是留給別人掂心的。

“陛下,差不多了,有人已經回去了,我們也跟着去看看吧。”

話說倆老頭在這爲了老劉的葡萄園和葡萄酒擔心,老劉現在確實在爲自己的未來擔心,自打天魂地魂和人魂聚首以後,老劉這個人魂就一直在考慮自己的未來,是做一個不死不滅的神仙?還是做一個坐擁天下的王者呢?可是他現在想這個有點不是時候,因爲無聊的阿黛兒正抓他陪着練習鬥氣技能呢。只是一個愣神的功夫,就被阿黛兒一個烈焰暴擊給掄飛了。

“哎呦!老婆你就不能輕點嗎,我的腰都摔斷了。”

一羣在邊上看熱鬧的小矮人見神使大人吃了虧,連忙都跑了,這功夫要是誰憋不住笑出聲了,回頭不定怎麼挨收拾呢,趕緊跑一邊偷笑去吧。

“我就說是神使夫人厲害一些吧,你看都兩次了,神使大人就是打不過神使夫人。”

“去,那是神使大人捨不得打,不然掏出那把神器來,一下就給揍死嘍!”

“咋不揍死你,我看就你欠揍。”

正在這扯淡呢,身後的傳送陣紅光一閃,彼得就出現在他們身後了,嚇得幾個小矮人連滾帶爬的溜走了。彼得倒是嚇了一跳,怎麼自己長得很嚇人嗎?爲啥見了我跟見了亡靈似的呢。

“爸爸您來啦!”

老劉發現來的是彼得,連忙從地上爬起來,給他問好。阿黛兒也收好了武器,過來給彼得請安,彼得這次可是一點沒客氣,拉着老劉就往沒人的消停地方走。

“這次可真的是大事件了,快找個地方我好好說一下吧。”

“爸爸別急,這兩天我軍隊這邊都沒什麼事情,萬一有要我做的,我有時間。”

老劉說完又給彼得遞了一杯葡萄酒,掏出幾個在附近採到的野果子,讓彼得慢慢說。

“就是葡萄酒啊,現在有點供應不上了,矮人們現在都只喝葡萄酒,麥酒都沒人瞅得上眼了,可是葡萄酒製作的太麻煩,從昨天開始就已經在使用庫存頂着了。還有關於葡萄園的防衛問題,那個也是大事,要趁早辦啊,不然萬一有人找到了這些葡萄,那我們可就真的賠大錢了。”

老劉有仔細詢問了關於葡萄酒生產速度慢的原因,最後發現問題是出在脫澀的工序上。本來葡萄就很容易破,再經過幾次折騰和擠壓,那些果粒大成熟度高的倒是有不少都給擠碎了。不但每次脫澀都要對鐵罐進行清理,還浪費了大量的優質原料,直接影響了脫澀的速度和效率。可是葡萄不脫澀根本就沒法用啊,這倒是難住了老劉。

“老公,如果只是要讓葡萄成熟的話,我可以幫忙的。”

奧莉薇婭自從生米熟飯之後,對老劉的態度大有改觀,雖然有時候還會犯倔,但是大多數時候還是願意給老劉幫忙的。老劉拉着奧莉薇婭的手,想到了一個不錯的主意,只是不知道這次奧莉薇婭會不會幫忙了。

“奧莉薇婭,我知道你想幫忙,但是你畢竟只有一個人,而且還是我的女人,總不能要你每天都去做那些粗重活,我有一個想法,你先聽一下,如果你認爲還可以的話,那我們就去試試。”

“嗯! 三國之我成了張角学弟 ,只要不是做壞事,我都會幫你的。”

“開玩笑,我除了晚上哪裏會做什麼壞事啊。我是想在你的森林精靈一族裏,請一些人手幫忙照顧我的葡萄園,爲此呢,我同樣提供他們衣食住行和相應的工資。你看看那些矮人女孩子還都要打扮一下呢,可是你的族人一直都是穿着樹皮樹葉什麼的,我這個族長的老公也跟着沒面子不是。到時大家都有了金幣,人類世界那些漂亮東西就都可以買了。而且還都是他們自己的勞動所得,既不是我施捨的,又不是偷的搶的,多好啊!”

“這個我以前說過不行啦,真的不行,我怕我的族人到了地下城就變得和那些矮人一樣,被你帶壞了。”

“呃!我是你老公啊,怎麼說的我跟個教唆犯似的。這樣好了,等他們來了以後,只要每天把果子弄成酒就好,然後我讓矮人到指定的地方去拿酒,保證不會接觸你的族人。至於飲食的事情就由你自己去辦,反正有傳送陣,來去都很方便的。”

“這樣的話……

“不要這樣了,老公知道你不喜歡在這裏打仗的,不如你就直接到葡萄園去吧,那裏的森林也很漂亮的。隨便在那邊弄點什麼食人花之類的做一些防禦,老公也好能在這邊安心打仗,你要是想我了就來看我,這樣好不好啊?”

老劉說着就把石板傳送陣丟出了兩塊,眼巴巴的等着奧莉薇婭答應。這下子奧莉薇婭倒成了衆人矚目的焦點,小美女被看得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不停的搓着衣角。老劉一看有門,連忙打蛇隨上棍,收起了一塊傳送陣,然後指着另一塊對彼得說:

“爸爸,剩下的事情就麻煩你了,把這個帶回去,順便讓矮人們把空桶啊榨汁槽什麼的都收拾乾淨,等着我去拿。我現在和奧莉薇婭去請她的族人來,那可是最會釀酒的種族了,等人來了我自己再去看看有什麼別的事情。”

“太好了,我現在就去辦,那個奧莉薇婭,這次多虧你了。要不是你幫忙啊,矮人族不久之後就要斷酒了。”

彼得說完收起傳送陣就走了,他哪能不知道老劉這點小心眼兒啊,現在要做都做了,看那個奧莉薇婭的樣子,是給老劉吃定了。真要是真來一羣森林精靈,別說是造酒了,連防禦的事情都解決了。

丟下彼得回去辦事不說,再來看老劉和奧莉薇婭。當奧莉薇婭半推半就的踏上傳送陣之後,老劉的心就徹底的放下了,自己這個精靈老婆倔歸倔,但是真有事情還是不會推脫不管的。

“嘿嘿,奧莉薇婭,當時你就蹲在那棵樹上吧?”

“傳送陣給我吧。”

奧莉薇婭想到那天被老劉偷看的事情,心裏還是羞得不行,臉上也紅的燙手。老劉看的心裏一陣獸血沸騰啊,恨不得就地正法纔好,就藉着給傳送陣的機會把奧莉薇婭抱住了,狠狠的給親了一頓。

“你別跟來,我會用傳送陣,你先回魔獸森林等我吧!”

深情軍閥愛逃妻 ,老劉打開真實之眼,才勉強看清奧莉薇婭穿梭在林間的身影,不過幾下之後就超出了範圍看不見了。擦了擦嘴角的餘香,老劉坐在地上又享受了一下精靈森林裏的寧靜於平和,才戀戀不捨的起身返回葡萄園。

對於這些森林精靈,老劉那可是垂涎已久了,這次一定要好好的準備一下,爭取把這些和奧莉薇婭一樣年紀的小精靈們,都給留下替自己賣命纔好。有了他們的幫助,建立精靈帝國就多了一份助力,可是這些精靈對於物質的要求真是很低的,老婆倒是無所謂,可是別人要怎麼搞定呢?總不能讓自己對那些毛孩子低三下四的吧!對了,加布林那老亡靈和精靈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問問他不就知道了嗎,想到這裏,老劉急忙夠奔加布林的實驗室。

“神使大人,我還沒完成您說的實驗呢,不過請您放心,再有兩天時間我一定會完成的!”

“先不說這個,給我講一下要怎麼才能征服森林精靈。”

加布林給弄楞了,亡魂飄了好一會才定下來,神使大人的跳躍性思維太厲害,加布林有點跟不上老劉的節奏。

“征服森林精靈一個就是比他們漂亮,另一個就是箭法要比他們厲害,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靠!除了奧莉薇婭以外,老劉還真想不出誰更漂亮了,至於箭法嗎,估計是個矮人火槍手都比精靈厲害,因爲老劉有瞄準鏡!老劉又返回了卡斯林德,拉上阿黛兒和火槍手三兄弟纔再次回到葡萄園,格雷斯這時也已經準備好了老劉交代給彼得的那些東西,正在葡萄園等着呢。

他可不敢讓老劉去拿什麼木桶榨汁槽之類的,那可是神使大人啊,今天有森林精靈要來可不能弱了神使大人的面子。可是對於格雷斯的殷勤,老劉不但沒領情,反而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把他趕走了,原因是格雷斯長得太醜了。

“這不扯淡呢嘛,這幾個就夠醜了,在加上個老的根本就沒法下眼了,你趕緊走,去找馬爾斯迪去。讓他馬上到市場裏去給我買些最好的布料來,記得要綠色黃色這些自然一點的,快去吧,省的一會讓人家看見就來不及了。”

格雷斯這個氣啊,我在族裏也算長得不錯的了,不就是老點了嗎!至於這麼埋汰我不,我生不起氣走還不行嗎,格雷斯在極度氣憤中一步一個趔趄的上了傳送陣,消失在衆人的視野裏。

這時石板傳送陣上的魔法陣開始發光了,接着幾個魔晶一閃,十多個瘦小的身影出現了,等到閃光消失,老劉欣慰id看到一羣精靈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可能是之前奧莉薇婭已經交代過了,所以這些精靈出現後並沒有表現的很慌張,只不過是看到老劉以後,都縮到奧莉薇婭身後了。

“大家別怕,他真的就是卡尼亞先知說的那個神之使者,不過就是有點喜歡殺人啦。”

奧莉薇婭這話真是向着老劉纔會說的,否則以奧莉薇婭的性格,絕對會把老劉說成是一個嗜殺如命的惡魔。可是就這麼說,也都夠了嚇人的,十幾個精靈不但沒有因爲奧莉薇婭的解釋而從他背後出來,反倒是更往裏鑽了鑽。

“盡瞎說,殺什麼人殺人,我哪裏喜歡殺人過,當初那不是爲了給你們幫忙才動手殺了幾個教會的聖殿騎士嗎。孩子們都別怕哦,我就是你們的神使哈,還是你們族長的老公,來來來,都出來,我有好東西送你們做見面禮。”

老劉第一個動作就是把奧莉薇婭拉到自己懷裏,自己老婆給別人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接着老劉就丟出一桶精釀白蘭地和十幾個魔晶來,也不管精靈們要不要,每人手裏都塞了一個,連躲在**袋裏的紅都給老劉摳出來,放在肩膀頭上擺樣子。不過這幾個動作還真是起效了,精靈們拿着老劉遞來的魔晶,聞着香醇的美酒,加上也沒有族長姐姐可以依靠,精靈們竟然給老劉行了個禮,算是謝謝了。

“哎!都是我沒能早點把你們接來,看看這一個個瘦的,跟個樹杈似的。不過以後好了,現在大家到了魔獸森林,一切都和精靈森林一樣,你們想做什麼,想吃什麼就告訴我,大陸上有的咱們就可以有,皇帝老兒吃的都得是咱們吃剩下的。還有爲了大家順利到達魔獸森林,咱們先喝一點慶祝一下。”

老劉說完就開始從空間戒指裏往外拿酒杯,一人一個是一人一杯,饞得火槍手三兄弟直流口水,神使大人這種極品葡萄酒,只是在初到地下城的時候拿出一些跟大家換礦石來着,然後就變成傳說了。好在老劉最後也給他們仨每人分了一杯,纔打消了三人搶劫精靈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