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清,這就是你們常說的那些太子公主們的生活吧?”凌峯身邊的女人不凡大家族出身的,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可沒有少談論這些事情,還有網絡上也是頻繁的傳出那些富豪子女們糜爛的生活軼事。

“還好了。”楚文清可沒有凌峯那一身本事,他在車上嚇了一個半死,到現在還有些後怕,就在剛剛悍馬車還跟一輛汽車發生了刮擦,更別說中間還有好多次差點碰倒路人。

“姐夫,怎麼樣我的車技好吧,他們也就會玩玩那跑車,要讓她們開着悍馬他們都沒我厲害。”楚小雅一副得意的表情。

“小雅,你平時就這麼開車的?”楚文清要上學,平時也跟自己的妹妹見面,可是他從來沒有特意關注過楚小雅的生活,在他的印象中楚小雅是一個乖巧聽話並且單純的小妹妹,可是今天這件事讓他知道了楚小雅明顯的沒有在家裏表現出來的乖巧。

“呀……怎麼會,我可是一個乖寶寶,不信你可以打聽打聽。”楚小雅吐了吐舌頭,有些心虛的挺了挺胸膛,一副正義的樣子。

“回家再收拾你。”楚文清用手指用力戳了一下楚小雅的腦袋。

“哼,不理你了,姐夫,你來這裏幹什麼,難道是來找美女的,我告訴你這裏的美女大部分可是有主的。”楚小雅的眼睛轉個不停,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幾人說話的空擋身邊的車子來來往往,而且車上也無一例外的都有一個或者兩個女孩子。

“真是世風日下啊!”凌峯什麼人,那可是從千多年前活下來的,如今的社會風氣真的是跟以前相差甚遠。

“姐夫不是吧,你可不要跟我說你只有我姐一個女人。”楚小雅一臉不信任的看着凌峯,作爲新時代的年輕人,尤其是大家族出來的人對這個社會的認識可比一般人要深刻得多。

“好了小雅不要說了,凌老師你約好了嗎?現在這個點應該已經放學了。”

“嗯,我想一會兒他就要到了。”早在到楚家的時候凌峯就給謝西打過電話了。

就在這時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孩走了過來。

“凌爺爺好……”謝西有些拘謹,也有些難爲情,面對着這麼多人喊一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爺爺真的是有些不習慣,可是自己的父親跟爺爺可是再三囑咐一定不能失了禮數。

“爺爺?哈哈笑死我了,同學你不會是喊錯了吧?”聽到謝西的話楚小雅哈哈大笑起來,不過被楚文清拉了一把就止住了,不過卻是有些好奇的看着謝西。

“嗯,你的車呢,今晚跟我去吃飯,婉柔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一定來見見你,說起來我也有十多年沒有見過你了。”凌峯的話讓謝西汗了一把,而楚小雅卻是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凌峯,這是什麼情況?

“家裏沒有給我買車,我的生活費還是自己打工賺來的呢。”說起這謝西就一肚子委屈,謝家對子女的教育還是非常的重視的,尤其是謝家的男孩子。

“哦,那就一輛車吧,反正這車大。”悍馬車要想裝下六個人還不是穩穩地。

吃飯的地點離學校並不遠,地點是楚小雅找的,名字叫私房菜,只是一座上下兩層樓的小菜館,不過聽楚小雅說這裏非常的有名,如果不是事先預定都吃不到。

席間凌峯很是對謝西噓寒問暖了一番,說實話凌峯還真的是沒有這樣經歷過,要不是有楚小雅在裏面調皮搞怪這頓飯那吃的一定是十分的怪異。

“砰”

包間的房門被人一下子撞了開來,不過下一刻就聽到外面乒乒乓乓的打了起來。

“阿大什麼事情?”楚小雅大聲的向外面喊着。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楚家丫頭,真是無趣。”隨着聲音一個年輕男子走了進來,他身後還跟了一個身穿黑衣的保鏢,看樣子楚家的保鏢是被他的人擋住了。

進來的人凌峯見過,而顯然楚文清也認識。

“蔡宇鵬,你要幹什麼?難道當姑奶奶好脾氣嗎?”楚小雅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臉上說不出的難看。

蔡宇鵬今晚也是約了人出來瀟灑,從包廂邊上經過聽到包廂裏楚小雅傳來的聲音心中一時癢癢就讓保鏢趁楚家的人不注意一腳把房門踹開了。

“我現在姓沈。”蔡宇鵬糾正道,現在京城有誰不知道他沈宇鵬的大名,原來或許蔡宇鵬面對楚家的人犯憷,可是自從過繼到沈家以後他就無所畏懼了。


“哼,走狗屎運的傢伙。”楚小雅撇了撇額小嘴,他十分的看不起蔡宇鵬,以前的時候蔡宇鵬就是沈星等人的跟班,沒想到居然鹹魚翻身成了沈家的少爺。

“這幾位美女是誰?”蔡宇鵬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到凌峯四人了,至於謝西蔡宇鵬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

“沒事就出去吧,我們還要吃飯。”凌峯對着蔡宇鵬揮了揮手,對這些公子哥兒凌峯不想也沒有興趣跟他們打交道。

“男人?晦氣。”蔡宇鵬聽到凌風開口一下子反映了過來,向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啪”

下一刻傾城出現在了蔡宇鵬的身前,一個耳光就抽了過去,現在可不是在楚家他也不用忍耐。

“敢打我?TMD你們都是死人啊!給我好好教訓他們,只要不打死就行。”

自從過繼到沈家以後誰看到他不是一副巴結的樣子,就連說話都不敢得罪他更不要說是打他了,如今居然讓一個小丫頭給打了。

不過他身後的那個保鏢並沒有動。

“MD,你在幹什麼,聽不到我說話嗎?”“啪”蔡宇鵬一個巴掌甩了過去。

“少爺,我不是他對手。”那個保鏢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剛纔他就沒有看清楚傾城的動作,所以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動手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白癡,還沒有打就認輸了,我養你們這些東西有什麼用。你們等着……”自己的保鏢不是人家對手蔡宇鵬也就像是失去了爪牙的老虎,有道是好漢不吃眼前虧走爲上策吧。蔡宇鵬指了指包廂裏的人恨恨的走了出去,那個保鏢臉色一陣變換也跟着走了出去。

“小姐對不起。”蔡宇鵬走了以後楚家的保鏢走了進來,他們有些狼狽,看樣子是在沈家的人手裏吃虧了。


“沒事,你們先退下吧。”楚小雅鬱悶的揮了揮手,原本蔡宇鵬在京城的圈子裏也就小有點名氣,畢竟他的後臺是沈星,可是沒想到沈星一死倒是成全了他,讓他一下子混進了京城最頂尖的圈子。

“這個蔡宇鵬是沈家的新少爺?”凌峯跟沈家可是有殺子之仇的雖然沈家現在還沒有查到,可是不保證他們永遠查不到,到時連累了跟自己有關的人就不好了。

“是啊,一個走了狗屎運的小癟三而已。”楚小雅恨恨的插着面前的菜盤,“對了,這位小姐姐你剛纔真的是好威風啊。”楚小雅雙眼放光的看着顧傾城,他對那些保鏢的實力沒什麼概念,可是剛剛顧傾城那一下真的是十分的漂亮。

“你呀就不要打什麼鬼主意了,那是你姐夫的侍女。”楚文清白了自己妹妹一眼,現在他已經接受了楚小雅對凌峯的稱呼了。

“真是掃興,算了不吃了,姐夫我們走吧。”楚小雅把筷子一扔小嘴嘟了起來。

凌峯沒有說話而是把眼光看向了謝西,這次主要是來看他的。

“凌爺爺,我也吃好了,要不我們走吧,我怕回去晚了學校要關門了。”面對凌峯謝西說不出的難受,今晚這頓飯吃的就算是龍肉他也是如同嚼蠟。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吧。”

有楚小雅在這裏這頓飯當然不用凌峯付賬。

“怎麼現在就要走嗎?我們的事情還沒有理清呢。”走到停車場的時候一行人身邊圍上了一羣人,爲首的正是被打了一巴掌的蔡宇鵬,他身邊還有一個年輕人,看蔡宇鵬站的位置這個年輕人的來頭應該很大。

“宗師級嘛,真的是不值錢了啊!”對面的那個年輕人是一個宗師級的高手,這要是放到幾年前那可是橫掃一方的高手,可是現在似乎冒出一個人來就是宗師大宗師的。

“姓蔡地,你想幹嘛,忘記剛纔的教訓了。”面對對方這麼多人楚小雅一點都不怵,京城有京城的規矩,如果一個公子哥兒要是打了一個小公主那可就要淪爲京城的笑柄了。

“黃少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這幾個可都是極品啊!尤其是那對雙胞胎。”蔡宇鵬有些討好的向着青年笑了笑。

“還不錯,把那幾個女人帶回去,要是敢反抗直接廢掉。”那個黃少的話十分的乾脆,而他的那些手下也是毫不猶豫的執行了他的話。

可是結果卻是不盡人意,他的手下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被傾城傾國放到在了地上。


“宗師級,你們是什麼人?”黃少的眉頭皺了起來,兩女一動手他就知道自己小看這些人了,可是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爲他的身邊並不是只有這些保鏢。 第一百四十七章 黃少

“ 我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我們要離開這裏。”以凌峯的實力早就感覺到這裏有兩個大宗師級的高手,應該是那個黃姓少年的保鏢。

“口氣倒是不小,打了我的人還想就這樣走掉,不要以爲有兩個宗師級就可以天下無敵,這個世界高手很多。”黃少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也是作爲黃家的二少爺他有理由把眼睛長在頭頂上。

“哦,那你想怎麼樣?”凌峯忽然來了興趣,這個黃少應該就是那些所謂的隱世家族的人,以天庭的強大情報網絡這些隱世家族凌峯還是有所瞭解的,不過他也知道天庭瞭解到的只是一些片面的信息,至於那些隱祕的信息因爲這些家族藏的實在是太深了天庭的情報系統也沒有辦法知道,不過既然這些年青一代都出來了那這些家族就是要打算入世了,看來這次的東征華夏的人員應該是夠了。

在心裏凌峯已經把這些所謂的隱世家族拉進了東征的序列中,他就不相信十幾二十個金丹境界的人還不能讓這些家族俯首稱臣。

“磕頭賠罪,然後把這些女人都留下。”當黃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陣清風拂過他身前多了兩個四五十歲的男人,兩人一臉冷酷的樣子,像殺手多過像保鏢。

“這是我的侍衛,你們也可以有第二種選擇,打敗他們你們就可以走了。”黃少的底氣十足,這兩個人是黃家的死士,一個實力在大宗師初級一個在大宗師中級。

“少爺……”傾城傾國看向了凌峯,他們的臉色非常的不好,他們也是從大家族出來的,主辱臣死,黃少這麼侮辱凌峯兩人怎們能夠受得了,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那兩個人的對手兩人早就衝上去了。

“知道了。”兩個小丫頭想什麼凌峯當然想得到,而楚小雅跟謝西兩人似乎成了局外人,謝西是知道這個爺爺的厲害的,而楚小雅則是更多的想要看看凌峯怎麼處理這件事情,她雖然嘴上姐夫姐夫的叫得歡,可是心底裏對自己姐姐找這麼一個男人還有一些疙瘩,畢竟楚家在整個華夏也是一個大戶,楚家的大小姐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跟了一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男人這話好說不好聽不是,誰知道會不會有人暗地裏戳楚家的脊樑骨。

周圍的溫度忽然一下子降了下來,楚小雅因爲穿的少一下子打了一個冷顫,而他對面黃少的那兩個侍衛卻是臉色一變一個晃身從原地躲了過去,不過兩個人的腳上也是佈滿了冰凌。

“冰系異能?”其中的一個侍衛開口了,或許是因爲長期的不說話,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雕蟲小技。”說完兩人雙腳一跺,腳上的冰凌紛紛掉在了地上,其中的一個侍衛晃動間就到了凌峯的身前。

忽然凌峯嘴角露出一個戲謔的笑容。


那個侍衛閃身來到凌峯身前看到凌峯像是呆傻了一般站在那裏完全沒有反應,一個巴掌拍了過去。

在他眼裏雖然凌峯有着冰系異能可是力量實在是太小了,如果是偷襲或許還有些機會,可是一個異能者被武者近身以後後果可是非常悲慘的。

在他眼中凌峯一個倒退就脫離了自己的攻擊範圍,他微微一愣,很快就有攻了過去,在他的手底下凌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如果不是出來的時候家族有交代他早就發動絕招秒殺凌峯了。

“黃武,你在幹什麼?”黃少看着站在凌峯面前一動不動的手下心中有些憤怒了,這不是再給他丟人嗎?

“少爺,情況有些不對。”黃少身邊的另一個侍衛眉頭皺了起來,作爲黃武的搭檔他對黃武的瞭解是最深的,如今黃武這個情況一定是遭到了對方的暗算。

“你去,把他給我擒過來,我在家裏剛好缺一個書童,那個人的模樣剛剛好。”

黃少的話明顯是在侮辱凌峯,這讓凌峯的臉上有些不高興了。

對着攻過來的侍衛凌峯揮了揮手,而那個黃武也是身形一個晃動出現在了他的搭檔身前,然後兩人你來我往的打了起來。

周圍的人凌亂了,怎麼自己人打起來了,而且看樣子可是下了狠手的,要是一個不慎非死即殘啊!

“黃武、周正你們兩個在幹什麼?”黃少的臉非常的難看,丟臉啊。

“是你,你對他們做了什麼?”看着凌峯黃少忽然醒過神來,一定是這個男人對他們做了什麼。

“傾國傾城,你們去教訓他一下。”凌峯拉起楚文清的小手嗅了嗅,完全沒有吧那個黃少放在眼裏,而一邊的楚小雅眼珠子卻是一陣亂轉。

“姐夫,剛剛是怎麼回事?”楚小雅擠到凌峯身邊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凌峯具有異能楚小雅也就微微驚訝了一下,處在楚家這個位置上許多事情並不是什麼祕密,他們楚家就有幾個異能者保鏢,他奇怪的是凌峯是用什麼辦法讓那兩個侍衛打起來的,雖然不知道武者的等級,可是楚小雅最起碼的眼力勁兒還是有的,黃少的這兩個侍衛應該非常的厲害,可是凌峯卻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們解決了這讓楚小雅對凌峯又高看了一眼。

“聽說過幻術嗎?”凌峯看着楚文清眼中的疑問微微一笑,對自己的女人凌峯非常的寵愛,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他們想問凌峯就會告訴他們,不過凌峯向着楚文清說話卻是讓楚小雅心中微微有些不快,剛剛可是自己問他的。

女人都是由小心眼的,雖然楚小雅跟凌峯沒有什麼可是對凌峯這樣忽視自己楚小雅還是有些不樂意。

“嗯,多少的知道一些,你剛剛不會用的就是幻術吧!?”楚文清是真的驚訝了,他所知道的幻術跟魔術差不多,可是剛剛也沒有見凌峯怎麼樣啊,難道凌峯剛剛一揮手就是施展了幻術,這真的是太奇幻了。

“嗯,只不過我的幻術有些不一樣。”看着在傾國傾城手底下苦苦支撐的黃少凌峯微微一笑。

凌峯使用的幻術其實就是大陰陽術,既然安倍兄妹能夠習成爲什麼凌峯不能,而且因爲凌峯的精神力更加的精純龐大它使用的大陰陽術威力更加的強大,今天只是牛刀小試就讓兩個大宗師強者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中招了。

“姐夫姐夫,你教教我好不好,你剛纔的動作實在是太帥了。”楚小雅用力的搖着凌峯的手臂,楚小雅並不是一個安分的女孩,這從他開悍馬飆車就能夠看得出來,他曾經找過自家的保鏢想要習武,可是習武是非常辛苦的,於是楚小雅就放棄了,最多也就是習練了一些女子防身術,如今看到凌峯只是輕輕地一揮手就解決了兩個高手他的心再次動了起來。

“你不行,這個幻術你學不了,好了傾國傾城把那個人捉住了。”

陰陽術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學的,這已經不是武學的範疇了,這已經晉升到了道術的層次。

“姐夫……”楚小雅拉着長聲嘟着小嘴滿心的不高興,而凌峯並沒有理他,而是把目光放在了被傾城傾國押過來的黃少身上。

這時蔡宇鵬等一干公子哥兒心驚膽戰的站在那裏一聲不敢吭,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黃少有多厲害,更加知道黃少的兩個視爲有多厲害,那可是子彈都不怕的傢伙,如今這三個高手被人家一網打盡他怎麼還敢開口討打。

“小子,你惹下大禍了。”黃少還是非常的硬氣,凌峯的情況蔡宇鵬跟他說過,華夏根本就沒有姓凌的大家族,凌峯更不可能是改名換姓,因爲那些大家族對自己的姓名可是非常看重的,姓名就是那些家族子的榮耀。

“怎麼還不服氣?”如果不是這些人當了凌峯的路凌峯纔不會跟這些人一般見識,可是你既然被“俘虜”了就要有一個俘虜的樣子,有誰見過這麼硬氣高傲的俘虜的。

“呸,你趕緊把本少爺放開,不然我讓你全家雞犬不留。”黃少是真的怒了,從小他就沒有受過這份罪,這要說出去讓他怎麼在圈子裏擡起頭來。

“吆喝,口氣不小,傾城給他個教訓,讓他學個乖,讓他知道不是什麼人都是他能招惹的。”

凌峯的話讓黃少一陣膽顫,他可從來沒有被人打過,如今渾身的力量被兩個丫頭禁錮住,可以說他現在也就是比一般人強壯一些。

“你們敢……”話還沒有說完傾城的小拳頭就打到了他的肚子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