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將無上陣台祭出,這座陣台是以神域頂尖的手法煉製,其中刻印的陣紋可隨心所欲的轉變,只見他手捏印訣,身形驀然緩緩消失不見。

隱舞看到這一幕,頓然一臉的吃驚,她以為葉楓施展的是遁隱秘術,但是這火陽絕地的空間很不穩定,她早就嘗試過根本無法將身形隱入虛空,葉楓是如何做到的?

實際上葉楓並非施展遁隱秘術,而是以印訣操控陣台中的陣紋,藉助陣法之道,將自身烙印入空間,從而實現將自身藏入虛空。

陣紋的力量可以讓不穩定的空間波動變得穩定,這就是陣法之道的無窮奧妙。

葉楓藏匿行蹤,很快便從金色火焰區域返回,進入了紫焰區域。


紫焰如蛇,四處竄動,時而會有一團熾烈的火焰炸裂開來,火光跳動,瀰漫殺機。

以紫焰煉體后,葉楓的肉身完全不懼紫焰的煅燒,以陣紋穩定空間波動,小心潛行,很快就找到了追蹤者的身影。

這是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身穿一襲黑衣,頭頂上懸浮一座寶塔,邁步行進在紫焰中。

對方所走過的路徑,正是當初他所開闢出來的通道。

「神宗的長老!」在這名黑衣老者的腰間,葉楓看到了一塊令牌,代表的正是神宗長老的身份象徵。

這裡四處瀰漫的紫焰皆被寶塔散放的光華阻隔在數米開外,孤雲鐘沒有研究過陣法,一點也沒察覺到自己不小心觸動了葉楓留下的陣紋。

不過畢竟是武尊級的存在,強大的神念橫掃虛空,葉楓也不敢靠的太近,以免會被發現。

「若是讓他一路追蹤過去,到時候我和隱舞必然會暴露。」葉楓內心沉吟,武尊境的長老級強者很強大,在境界上遠超過他,實力遠非武聖境可比。

「就這樣衝出去的話肯定不行,我還無法與武尊正面抗衡,想要擊殺此人,必須要藉助外力!」

葉楓無聲無息的退走,時刻注意那孤雲鐘的同時,在附近尋找有陣紋存在的的區域。

兩個時辰后,孤雲鐘的腳步突然停下,神念感應到了前方出現微弱的空間波動,顯然是有陣紋烙印於虛無中。

「這該死的鬼地方到處都是這些東西。」孤雲鍾小心翼翼繞行,神念時刻注意著出現空間波動的區域,以防止陣紋的力量突然爆發。

精神高度集中之下,這位神宗長老便放鬆了對四周其他方向的警惕。

藉助陣紋將自身烙印虛空隱匿,葉楓悄無聲息靠近過去,陡然出現在孤雲鐘的身後,殺氣灌注重劍,血光璀璨。

然而,孤雲鍾非常的謹慎小心,第一時間察覺到危險,頭頂上懸浮的寶塔落下一道光華,抵擋葉楓手中的殺戮重劍。

與此同時,孤雲鐘身形如鬼魅一般快速橫移。

「定!」

葉楓將陣台祭出,陣紋變幻,以六級陣法將這位神宗長老附近的空間定住。

「破!」

孤雲鍾冷喝一聲,周身震蕩,陣台便被高高彈起,被定住的空間瞬間恢復正常。

武尊境強者非同小可,六級陣法很難起到作用,但是也讓孤雲鐘的身形稍微停滯了一下,為葉楓的出手爭取到了時間。

一步跨出,葉楓出現在孤雲鐘的近前,一拳打出,砸在其胸口上。

嘭!

葉楓的肉身力量何等的強橫,已經達到了當前的極限,縱然有罡氣道力護體,孤雲鍾也被打的倒飛出去,卻並未受傷。

孤雲鍾看到出手之人的面容,剎那間露出驚色,「你居然真的還活著!?」

旋即這位神宗長老的老臉上便露出一絲冷笑,「沒想到你這小兔崽子的命還真夠硬的,在火陽絕地中一個多月都沒死,但是你居然敢偷襲老夫,卻是自尋死路!

看你的樣子似乎受損的本源修復了?實力不僅沒有後退,而且還變強了許多,你的身上肯定有秘密!」

說話間,孤雲鐘頭頂的寶塔道兵飛起,在修為突破到武尊境后,他便煉製了這件上品道兵,擊殺一個連武帝境都不到的小輩,自是輕而易舉。

「你這後生太狂妄了,就憑你那點實力,豈能傷的到老夫?」孤雲鐘面露猙獰,只要將葉楓拿下,這個年輕人身上所有的秘密,就都是他一個人的了。

不過葉楓也很果斷,將陣台召喚回來,藉助陣法之力身形沒入虛空,快速朝著遠處遁去。

「休想逃走!」孤雲鍾追了上來,寶塔化作山嶽般大小,轟隆一聲便摧毀了大片區域,空間震蕩起伏,如鏡子般碎裂,葉楓也受到影響,身形從震蕩的空間中跌出。

不敢有絲毫的停留,葉楓以最快的速度繼續逃走。

儘管很想儘快抓住葉楓,孤雲鍾卻也不敢在這裡肆意妄為,擔心不小心觸動陣紋引來大禍,但他畢竟是武尊境的修為,速度要比葉楓快的多,再過片刻,就能追上了。

「吼!」

一個石洞中突然竄出一道龐大的身影,赫然是一頭強大的異種蠻獸,形態如蛟龍,比葉楓遇到過的火焰大蟒強橫許多。

能夠生活在紫焰中,這頭異種蛟龍就算沒有達到九階,也必然是八階中比較強大的存在。

這頭異種蛟龍本來是在石洞中沉睡,被孤雲鍾以寶塔道兵攻擊的波動驚醒,衝出來后,便朝著這位神宗長老撲去。

葉楓面露喜色,連忙藉此機會拉開與孤雲鍾之間的距離。

「孽畜找死!」

孤雲鍾殺機大盛,將寶塔道兵的威能催動,要擊殺這頭膽敢撲向自己的異種大妖。

轟隆隆的巨響聲不絕於耳,只是片刻之後,孤雲鍾便又快速拉近了與葉楓之間的距離。

「這麼快就結束了?」葉楓心頭一突。

孤雲鍾雖然突破到武尊初期才幾年的時間,但畢竟是神宗聖域的出身,修鍊的功法神通檔次極高,又有上品道兵在手,實力要比一般出身的同境界武尊厲害的多。

「到了!」

就在這時,葉楓的眼睛微微眯起,陣台向著前方飛去,定住一片虛空,並且陣台中刻印的陣紋運轉,將這一片區域微弱的空間波動全部都隱藏了起來。

在仙級陣紋被定住的瞬間,葉楓一衝而過,好似修為損耗極大,腳下一個踉蹌,栽倒在地。

「哈哈,小兔崽子,老夫這次看你還如何逃!」

孤雲鍾仰頭大笑,腳下的動作更快,目露凶光。

三百米,一百米,四十米……

轟!

一聲巨響陡然出現,爆炸的能量餘波如狂風席捲四周,仙級陣紋的力量洶湧,撕裂空間,黑色大浪兇猛撲擊,將孤雲鍾這位神宗長老的身形淹沒。

葉楓將雙臂抬起格擋,仍舊是無法抵擋可怕餘波的衝擊,身形倒飛出去,一道道血色的裂痕在體表出現,鮮血溢出。

為了迷惑追過來的孤雲鍾,葉楓裝作消耗過度的樣子跌倒在地,因此距離仙級陣紋爆發的中心不算太遠。

可怕的能量爆髮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抵擋的,葉楓墜落在地,渾身欲裂,十幾根骨頭折斷不說,身上更是鮮血淋淋,像是千萬把刀劍切割過一般,沒有一寸肌膚是完好的。

有些虛弱的抬眼望去,只見在仙級陣紋爆發的能量中心,孤雲鐘的身體被黑色大浪捲起,半邊身子瞬間爆碎就化成了灰燼。

這位武尊級長老並未立刻死去,身形化作一道光,想要從可怕的黑色能量中衝出,但是可怕的能量浪濤一波接著一波,他的身體終究還是如煙花綻放般崩碎,消散成了虛無。

這就是仙陣的可怕威力,縱然是殘破的陣紋,武尊強者一旦被捲入,也難逃殞落之局。


仙級陣紋的能量噴發持續了很久,最終一切恢復平靜后,破碎的空間開始緩慢的癒合,方圓十多里範圍內的紫焰都被撲滅,形成了一片空曠地帶。

神宗的武尊長老死後什麼都沒有留下,不論是乾坤袋還是上品道兵都在恐怖的黑色能量中化成了灰燼。

葉楓將自己的陣台召回,上面布滿了一道道裂痕,所幸沒有損壞的非常嚴重。

他並沒有立即離開現場,而是在附近隱藏。

半個時辰后,又有三道身影來到這片區域,每一個腰間都掛著神宗長老身份的令牌。

「孤長老死了!」

「他應該是不小心觸動了仙級陣紋,在火陽絕地中怎可如此大意?」

三位神宗長老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進入這片絕地禁區,還未找尋到葉楓的行蹤,卻折損了一名同伴,讓他們都感覺到了壓力。

他們並未懷疑到葉楓的頭上,此地依然瀰漫著可怕的能量波動,蘊含有一絲仙威在其中,顯然是仙級陣紋爆發后遺留的氣息。

「仙級陣紋爆發的力量非我等所能抵擋,我們也搜尋了很久都沒能找到線索,估計那姓葉的小子肯定是死了。」

「是啊,谷冥長老我們還是回去吧。」另外一名長老也如此說道。

從這三位長老的交談中,葉楓得知一個多月前追殺他的那些人,也是谷冥長老派來的,此人是天法老祖那一派系的大人物,在神宗一百多位長老中,手握實權。

他不敢靠的太近,最終谷冥長老決定離開,讓葉楓終於鬆了一口氣。 葉楓被陣紋爆發的餘波衝擊,卻只是一些皮肉傷,吞下一枚丹藥,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另外一邊,隱舞聽從葉楓的安排,一直都在原地等待,許久也不見葉楓歸來,且紫焰區域時而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讓她心神難安,非常的擔憂。

她不敢四處走動,因為有些仙級陣紋在虛空中移動,一旦不小心撞上,必是大禍臨頭。

終於,當葉楓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時,一時間她竟是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情緒,一下子將他抱住。

葉楓身體一僵,有些不知所措,殊不知這一個多月來都遊盪在生與死的邊緣,在這困境與絕境中,在隱舞這位性格淡漠的女殺手心中,不知不覺間留下了關於他的烙印。

兩人的身體貼的緊緊地,葉楓能夠感受到她發自內心的那種激動和擔憂。

「安啦,我這不是安全回來了嗎。」葉楓輕撫她的背脊,安慰著笑道。

隱舞也反應過來自己有些失態,連忙鬆開他,轉過身去,兩個人一下子都變得沉默。


「那個……我們繼續趕路吧。」

最終葉楓開口打破了沉默,以造化爐收取金焰,進行一場橫穿火陽絕地的壯舉。

隨著越來越深入,金色的火焰變得有些暗淡,呈現出暗金色。

顏色變暗,但火焰的威能卻變得更加恐怖,葉楓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哪怕是一丁點的火星被濺上,都足可讓他在一瞬間化成灰燼。

葉楓和隱舞被追殺而逃入火陽絕地,上古魔尊自是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

隱舞是他的親傳弟子,繼承了他在刺殺之道的衣缽,身上自然會有他所留下的印記。

通過留在隱舞身上的印記,上古魔尊可以隨時探知到她那邊發生的事情,自然也就知曉她現在並無危險。


「這小子肯定有異寶在身,不過老頭子我最好奇的,還是他從哪裡學到的陣法?」

血隱門所在的山谷中,上古魔尊在湖邊喝酒,不由得對葉楓身上的秘密大感好奇。

其實他早就發現葉楓的不同尋常之處,猜測應該是運氣好進入了一處秘境,得到了某種機緣。

身為上古第一人,他能夠擁有如此巨大的成就,自然也得到過秘境中的機緣,而且他探索過的秘境還不止一次,自然不至於窺探葉楓身上的秘密。

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下界的巔峰,這世間能夠讓他感興趣的東西,還真的不多。

「或許這小子從秘境中得到了陣法的傳承,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傳承。」以上古魔尊的見多識廣,也只能做出這樣的推測。

「能夠破解仙級陣紋,又有異寶可以收取火焰,說不定這兩個傢伙還真能橫穿過火陽絕地也有可能。」上古魔尊笑著自語。

突然間,他眉頭皺起,竟是突然失去了與隱舞身上印記之間的感應。

一旁的小男孩歪著頭,好奇望著師父,他還從未見過自己的師父露出如此凝重的表情。

嗖!

獨臂老人起身衝天飛起,一瞬沒入空中,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