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你才怪!」雲茜兒翻了翻白眼,但還是耐心的解釋道:「這是晶卡,裡面並不能裝東西,但可以記錄數據,因為金幣攜帶不方便,所以大面額的金幣人們都習慣換成晶卡,晶卡是全大陸同行的,如果想要換成金幣的話,也可以直接去各大城市的錢莊兌換。」

「銀行卡……」林羽心中釋然,原來這就是異界版的銀行卡。

「這是大家一起努力得到的,理應是大家所有,況且我們是兄弟嘛,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我的錢就是你的錢,還分那麼清楚幹嘛,這五千金幣就交給大哥你保管吧,日後我們吃喝嫖賭可就靠他了。」將晶卡交還給林默,林羽拍了拍手笑道,說完見雲茜兒怒瞪著自己,這才發覺有些不對勁,急忙改口道:「我們負責吃喝,二哥負責嫖賭。」

「他敢!」雲茜兒一聽更怒,徑直拽起朱有財的耳朵,怒罵道:「你要是敢去嫖賭,老娘非弄死你不可。」

朱有財委屈的自求饒:「我什麼都沒幹啊,這都是老五說的啊,你打老五去啊,你打我幹嘛,我冤枉的啊……」


林羽三人頓時轟然大笑,之前抑鬱的氣氛一掃而空,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接下來的日子應該會更有趣。 夏雨猶豫了一番,不再覬覦兒子手裡的錢,以她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來看,兒子不是一個亂花錢的人。

離開麵館,陳宇來到一個電器店,看了看一台台洗衣機,他問道:「老闆,這洗衣機怎麼賣?」

「七百五一台,兩年保修。」中年老闆張建國笑容滿面的說道。

「五百一台,不要保修,你願意賣的話,我就買一台。」陳宇說道。

「七百一台,怎麼樣?」張建國說道。

「太貴了,五百一台,要賣就賣,不賣就算了!」陳宇說完后,轉身朝外面走去。

鎮上商品的價格虛高,那些做生意的,幾乎都是奉行能宰一個是一個。

別以為熟人就會便宜,很多做生意的,陌生人更便宜,就是因為人熟,才收你更貴的價格。

彼此太熟了,你怎麼好討價還價?送上門來的賺錢機會,大多數老闆都是能宰你一刀是一刀。

「真的不要保修?」張建國追問道。

「嗯,我自己就會修。」陳宇靈機一動的說道。

「你會修電器?」張建國詫異的問道。

「你這裡的所有電器,我都會修。」陳宇神情篤定的說道。

「小兄弟,這台空調壞了,你把它修好,那台洗衣機,我四百塊錢賣給你。」張建國說道。

本來不相信對方,一想到之前聽一個朋友說,鎮上有個精通維修的小孩……

「不知道這個小傢伙,是不是吳廠長說的那個小孩?」張建國心中暗道。

「有沒有工具?」陳宇問道。

「等一下。」張建國說了一聲,快步去拿了一套工具出來。

陳宇打開空調試了試,用工具將其拆開,不到二十分鐘時間,他就停了下來,笑著說道:「好了。」

「厲害!」張建國測試了一下,情不自禁的豎起大拇指。

「這是四百塊錢,麻煩你把這台洗衣機,幫我送到陳氏麵館。」陳宇拿了四百塊錢給對方。

「小兄弟,你叫什麼?」張建國笑著問道。

「陳宇。」陳宇說道。

「小兄弟,我代理這家公司的電器,在千石鎮沒有維修站……」張建國說道。

「就地解決,不返廠維修,廠家願意給多少錢一台?」陳宇笑著問道。

「二十塊錢一台。」張建國說道。

「零件廠家提供,修一台五十塊的工錢,願意的話,就把電器送到王氏維修廠。」陳宇說道。

保修期內的電器,在千石鎮又沒有維修站,一旦壞了就只能返廠維修。

剛才

一台價值五百塊左右的洗衣機,對方開價就是七百五,明顯把他當成肥羊了。

此時風水輪流轉,送上門來的報仇機會,陳宇豈會心慈手軟?

「太貴了,三十怎麼樣?」張建國問道。

「就五十,不用講價了。」陳宇不以為意的說道。

張建國想了想后,點頭同意下來,保修期內的維修費,反正又不用他出一分錢。

看似一台電器的維修費高達五十,細細一算,這比返廠維修划算多了。

一台保修期之內的電器,從返廠維修再回到用戶手裡,至少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運費,維修費……各種各樣的費用加起來,就不止五十塊了。

用戶三天拿回電器,與一個多月拿回電器,之間的差距不言而喻。

鎮上的家用電器,大致分為三個牌子,在服務上超過另外兩家,他也能多賣多賺不是?

回到麵館,讓送洗衣機的人,把洗衣機搬到三樓,將其裝好后,陳宇下樓幫忙。

晚上八點,麵館關門歇業。

「你們肯定猜不到,今天賺了多少錢?」夏雨笑容滿面的問道。

「媽,你笑得這麼開心,今天肯定賺了一千多!」陳宇笑著說道。

「你再猜!」夏雨又道。

「一千二。」陳宇想了想后道。

「猜得真准,今天凈賺一千兩百零五塊。」夏雨笑道。

「這麼多啊?」陳衛國難以置信的問道。

「衛國,能不能讓老大和老二,來和你們學一下?」夏博宏神情期待的問道。

家裡的兩個兒子沒什麼手藝,給別人挑泥巴,累死累活一天,渾身上下都是泥,每天也只有十五塊錢。

要是兩個兒子學會做面,也去開個麵館,哪怕一天賺一兩百,也比給人挑泥巴強幾倍不是?

「爸,瞧你這話說的?只要大哥二哥他們願意,隨時都可以過來。」陳衛國笑著說道。

麵館又不是只有一家,多兩家又有什麼關係?吃面的人那麼多,一家人就算累死,也賺不完別人的錢。

在麵館成功賺錢之後,陳衛國就一直在考慮,要不要把自己的大哥,以及老婆的大哥二哥,也拉來開麵館。

洗了一個冷水澡,躺在床上的陳宇,又看著無限充值系統。

七夕節充值打五折這幾個字,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

「爸爸、媽媽、奶奶、外公、外婆今天累壞了,給他們充點力量和速度。」陳宇心中暗道。

見個人餘額還有六千兩百二十,他決定給爸媽他們,每個人都充值兩百。

「你給陳衛國的力量充值了一百紙幣,他的力量增加了0.2,當前為1.9。」

「你給陳衛國的速度充值了一百紙幣,他的速度增加了0.2,當前為1.0。」

「你給夏雨的力量充值了一百紙幣,她的力量增加了0.2,當前為1.3。」

「你給夏雨的速度充值了一百紙幣,她的速度增加了0.2,當前為0.9。」

「你給趙紅的力量充值了一百紙幣,她的力量增加了0.2,當前為0.9。」

……

「你給周麗的力量充值了一百紙幣,她的力量增加了0.2,當前為0.8。」

「還剩五千兩百二十塊,不知道壽命怎麼充值?」看了看個人餘額,陳宇開始研究壽命充值。

心中一動,壽命充值的信息,突然出現在屏幕上。

「一百塊錢充值一天,只能連續充值十天,之後一千塊錢充值一天,可以連續充值一百天。」

「再之後一萬塊錢充值一天,可以連續充值一千天。再往後十萬塊錢充值一天,可以連續充值一萬天……」

「這樣算下來,只要我有足夠多的紙幣、靈石、仙石、神石、聖石,就能與家人長生不死了!」

看了看充值壽命的相關信息,陳宇頓時興奮不已,久久無法平靜。

念頭一轉,一條條非正常充值的信息,出現在屏幕上。

「今天打折,身高充值套餐可以買一個,體重充值套餐可以買一個。」

想了想后,陳宇又用了一千塊,買了一個身高充值套餐和一個體重充值套餐。

身高充值套餐:一個月時間,身高增加十公分,原價一千紙幣,七夕節折后價五百紙幣。

體重充值套餐:一個月時間,體重增加十公斤,原價一千紙幣,七夕節折后價五百紙幣。

「三十天後,我身高能長到一百六十二公分,體重能變成五十六公斤了。」陳宇自言自語道。 一行五人這次學聰明了,找到一個地勢比較險要的地方休息了下來,待身上的傷勢都恢復的七七八八之後,這才重新上路。

大胖子朱有財依舊帶著雲茜兒走在隊伍的最前邊,林羽三人在後邊不時的調侃他們兩個,但後邊經過雲茜兒的幾次發飆之後,他們也不敢隨便調侃了。



如今幾人都已經換上了新的衣袍,看上去倒跟剛進入雲龍山的時候差不多,但幾人的心態且都已經有了質的變化。

輕鬆解決了一隻想要偷襲他們的二級魂獸鐵背黃牛,幾人再次分工將它做成豪華午餐,朱有財的烤肉技術再次獲得大家的肯定。大家吃得飽飽之後,選定了方向,繼續出發。

這時,距離他們剛進入雲龍山的時候,已經整整過去了六天。

「人心叵測啊!」朱有財突然感嘆了一聲。

「我說了不要相信她,是你們非要帶著她而已。」雲茜兒沒好氣的瞪了朱有財一眼,氣鼓鼓的說道。

林羽幾個大男人不禁苦笑,這六天來,他們可算是真正見識到了人生的殘酷,數次經歷生死,身上的那一道道傷痕猶如刻在他們心裡一般,這幾天的經歷將是他們一生最寶貴的經驗。

來自魂獸的襲擊雖然危險,但幾人小心應付之下還是能夠成功擊敗,也因此長了許多戰鬥經驗。最可怕的卻是人心,一看到林默肩膀上的那一道傷疤,林羽便感到一股無力感。

「當時我是真的相信她了,唉,沒想到我們對她那麼好,她居然還下得了手。」林默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肩膀上的傷疤,想到前天發生的事情,他便是感覺一陣后怕,這道由肩膀一直延伸到腰椎的傷口給他以及林羽一眾人都上了生動的一課。

防人之心不可無,特別是在荒郊野外。

「這也不能怪你,當時我們也相信她了,沒辦法,她扮得實在太過逼真了,當時一見到她身邊死去的夥伴,再加上她那可憐的眼神,我也是一點懷疑的念想都提不上來。」顧成東攤了攤手,同樣苦笑。

「是啊,太過逼真了,如果去演電影的話,估計秒殺一切影后。」林羽一想到那女孩的演技,便是被深深的折服。

就在他們重新出發的第二天下午,也就是四天前,他們遇到了一個看起來二十不到的女孩,當林羽他們發現她的時候,女孩全身果露著仰躺在地上生死不明,在她的身邊有著同樣果露這身體,死去的三男一女。

幾人身上都有明顯的打鬥痕迹,甚至有一具男屍已經沒有了命根子。

本來林羽幾人也不想多管閑事,準備繞路走開,但這個時候女孩卻是突然動了動,林默見還有人活著,急忙上前查看。這才發現女孩只是暈了過去,並沒有死,於是便讓雲茜兒幫她療傷,救醒了過來。

女孩醒來之後見到林羽幾人便開始大哭,從女孩的口中得知,原來他們也是學院的學生,這一次他們姐妹倆跟著三個學長出來歷練,沒想到走到這裡的時候,三個學長突然心生邪念,就要對他們姐妹倆欲圖不軌,姐妹倆反抗不過被用了強。

但她們不甘心,於是她的姐姐趁著一個學長不注意的時候,咬下了他那根罪惡的東西,又用魂力殺死了其他兩名正在侵犯她們的學長。但很不幸,她的姐姐也因此被那名學長給殺死了。她奮力殺了那名學長之後,便是因為體力不支而暈死過去,再醒來的時候,便遇到了林羽他們。

女孩講述的時候哭得梨花帶雨,人見猶憐,林羽等四個大男人皆是相信了她,但云茜兒卻不信,在女孩說要跟著他們隊伍的時候,雲茜兒極力反對,說是第六感就感覺這女孩不是好人。

但是大家都以為雲茜兒這是大小姐脾氣,還責怪她太過任性,但令大家沒想到的,卻是雲茜兒的第六感居然如此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