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顏絕伸手撕下一塊衣服然後在腿上將那血洞給包紮起來,冷笑道:“我還以爲是李方那個老傢伙還活着,沒想到卻只是一個養子而已,真是可惜了。”

李元聞言也不惱,只是嘿嘿一笑,神色怪異道:“你應該慶幸活着的人是我,如果是方哥的話,你覺得你還能站在那裏好好說話嗎?”

聽到李元的嘲諷之言,完顏絕臉色不禁一變,語氣森然道:“既然你還有嘴硬的力氣,那就繼續戰鬥下去好了。”

說罷, 完顏絕將目光轉向一旁的李開天,冷聲道:“李開天,你的傷勢應該差不多了吧,去幹掉這個老不死的!”

李元聽到完顏絕的話,臉色一變,獰笑一聲道:“怎麼,你怕了?”

完顏絕哼哼一聲,“我不是怕了,我只是給你一個手刃叛徒的機會,記得到了地獄之後不用感謝我!”

一直沉默着的李開天站起身來走到李元的面前站定,他望着李元的眼神有些複雜,也有些怪異,良久之後,才慢悠悠道:“真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是你。”

“很意外嗎?”李元目光凝重的望着李開天,面對這個背叛了離家的人,李元絕對不敢有半點大意。

李開天搖搖頭,道:“我不是感到意外,我只是好奇,你這麼多年都沒有現身,爲什麼選擇了在這個時候現身?”

“我的職責是守護李家,現在李家有難,我自然要出面!”李元很自然地說道,“如果不是你選擇了背叛家族,怎麼會有現在的事情發生!”

李元憤怒地指着周圍那些已經死掉的李家子弟,怒吼道:“你看看這些人的屍體,如果不是因爲你,他們怎麼會死!”

“那是他們的命!”李開天瘋了一樣,神色猙獰的盯着李元,咆哮道:“家主之位本該是我的,這一切都應該是我的,可是李開山奪走了我的一切,既然如此,那我得不到,就要毀了他!”


“你已經瘋了,無可救藥。”梨園嘆息一聲,他本想勸告李開天改邪歸正的,但是現在看李開天的樣子,完全沒有一反省的樣子。

“我瘋了,沒錯,我瘋了!我這是被你們給逼瘋了!”李開天哈哈大笑着,對李元道:“少說廢話了,我小時候就聽說過你的事蹟,傳言中你要比我爹的天賦還要更高一些,實力也要更強一些,今天就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有多強!”

“你這個逆子!”李元長嘯一聲,終於是選擇了在這個時候爆發體內的宗師之力,他的身體周圍的地表因爲他的爆發而凹陷了下去,形成一個方圓數十米的深坑,大地龜裂,無數條裂縫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砰!

李元的拳頭狠狠地轟在了李開天的腹部之上,遭受此重擊,李開天當場吐血倒飛出去,不過就在他飛出去的瞬間,手中的鐵柺也兇狠的砸在了李元的左臂之上,發出沉悶的咚響。

李元看着被自己擊飛吐血的李開天,再看看自己骨頭碎裂的左臂,臉色不禁徹底陰沉下來。

“哈哈哈!老不死的東西!”李開天從廢墟里站起來,隨意的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塵土,冷笑道:“老東西,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柺杖,算是扯平了!你這爆發了宗師之力,也沒有變得比剛纔厲害多少嘛!”

李元咬着牙沒有說話,他剛纔到底是心有不忍,選擇了留手,所以出拳的動作慢了一分,威力也小了一些,而他的這些不忍的表現卻被李開天當做了他實力不濟的提現,反而抓住機會很混的打碎了他的骨頭,這讓李元真切的認識到,自己倘若再要留手,那就是等於自殺!

“我本想留你一命的,不想殺你。”李元嘆息一聲,忽然怒目圓睜,吼道:“可是你爲什麼偏偏要自己找死!”

沒有了顧忌的李元再次動了,這一次,李開天卻再也沒有了反手攻擊的機會! 李白趕到現場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起倒在血泊之中的李元和李開天兩人。

看着死不瞑目的李開天和那個倒在血泊之中還有呼吸的李元,李白迅速的落了下去,看着李元道:“你是誰?”

李元看着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年輕人,他嘿嘿一笑,道:“你就是李白吧?”


李白聞言點點頭道:“我是李白,你是誰?李開天是你殺的?”

李元點點頭,笑道:“我是李元,是你太爺爺的弟弟,李家宗族祠堂的守護者。”

李白聞言不禁臉色一變,他連忙將李元從血泊之中拉起來,探查一番之後發現李元只是有些脫力,只是左臂骨頭碎了之後便鬆了一口氣,道:“老爺子,我娘她們人呢?”

李元笑笑,道:“她們走了,很安全,你放心吧,這裏還有敵人在,你要小心一些。”

李白點點頭,然後輕輕將李元放在一塊還算完整的青石板上,站起身來看向身旁不遠處的一座廢墟,道:“出來吧,完顏絕。”

完顏絕的身影從廢墟後面走了出來,他看着眼前的李白,笑道:“你大老遠的跑過來就是爲了送死嗎?”

李白上下打量了完顏絕一番,“你就是三榜神人完顏絕?看起來也不過如此。”

完顏絕也不惱怒,只是兀自冷笑,“等到教會和第六研究所的人趕過來,就是你的死期到來之時。”

“我以爲你會和我單打獨鬥呢。”李白不屑的冷笑一聲,道:“怎麼,你堂堂三榜神人完顏絕難道還會怕我不成?”

完顏絕無法反駁李白的話,他確實不敢現在跟李白交手,之前李元殺死了李開天,他在同時出手偷襲了李元,沒想到李元早就提防着他的偷襲,反手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之上,將他打成重傷,不然的話,他也不會無法隱匿自己的氣息,而被李白髮現了蹤跡。

“我確實不敢跟你動手,但是你一定會死!”完顏絕冷笑一聲,然後身形猛地朝着後面退去,與此同時,一直追在李白身後的坎蒂尼等人終於到了!

坎蒂尼落在地上,站在一塊廢墟上,有些氣喘的看着李白,憤怒道:“你這個人,怎麼跑那麼快!”

坎蒂尼真的是要累壞了,她那麼拼命得去追李白了,可還是沒能追上,要不是李白自己停了下來,她真怕自己會沒有耐心繼續去追下去了。

李白淡淡的看了坎蒂尼一眼,道:“胸那麼小還跑那麼慢,是因爲屁股太沉了吧。”

坎蒂尼聞言整個人都懵了,而跟在坎蒂尼身後的本森和愛德華聽到李白的話也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這個李白說的話,還真是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去迴應。

坎蒂尼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微微聳起的胸部,然後下意識地想要轉頭看一眼自己的屁股,可是當頭轉到一半之後,她停了下來。

“你剛纔說什麼!”坎蒂尼簡直要氣炸了,她發誓,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對自己的身材如此的不屑一顧!

在教會的時候,無論是最優秀最年輕的遠征十字軍騎士,還是聖子,甚至是俊美的傳教士,哪一個男人在見到她坎蒂尼之後不是被迷得神魂顛倒,甘願爲她做任何事情,甚至是願意爲她去死,她是教會所有年輕人心目中的女神,可是現在卻有人嘲笑她的身材不好!

“我的話你沒聽懂嗎?”李白撇撇嘴,道:“我說你身材真差勁。”

坎蒂尼要氣炸了,她憤怒的衝着李白吼道:“我要你死,現在就要你死!”

看到坎蒂尼失去了冷靜朝着他衝過來,李白冷笑一聲,女人就是女人,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都會關心自己的容顏和身材,一旦被人嘲諷便會陷入暴怒之中,果然不出他所料,就算是坎蒂尼也不能免俗。

面對坎蒂尼的含怒一擊,李白不慌不忙,擡手輕輕一探,便抓住了坎蒂尼的手臂,然後腳下凌波微步施展開來,身體迅速旋轉起來,將坎蒂尼狠狠地甩了出去!

當被甩出去的那一瞬間,坎蒂尼便知道自己剛纔衝動了,然而此時她想要後悔卻是已經晚了。

砰!

李白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恨恨的將坎蒂尼甩進了廢墟之中,一陣碎石破碎的轟隆聲過後,大片的煙塵沖天而去,已經看不到坎蒂尼的身影。

“聖女殿下!”

看到坎蒂尼被李白甩飛,本森和愛德華想都不想便朝着那片廢墟衝了過去,生怕李白會衝上去對坎蒂尼進行追擊傷害到坎蒂尼。

李白倒是不在乎坎蒂尼究竟在做什麼,他在將坎蒂尼甩出去的瞬間,看到本森和愛德華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的朝着坎蒂尼所在的地方衝了過去,便是毫不猶豫的朝着退到遠處的完顏絕衝了過去!

躲在遠處觀望的完顏絕發現李白朝着自己衝過來之後,臉色狠狠地變了一下,他沒有想到李白居然會利用兩位紅衣大主教對坎蒂尼的擔心而選擇了在這個時候對自己出手!

完顏絕隱隱看了一眼完顏烈藏身的地方,當他發現完顏烈完全沒有現身的意思之後,只能無奈選擇了躲避李白的追擊,朝着第六研究所的四號和五號跑去,而完顏絕才跑出去不遠,便不得不再次改變方向,因爲東方影和心娘來了。

四號和五號隱隱和東方影和心娘對峙起來,就算完顏絕跑過去,也無法得到庇護,所以現在完顏絕唯一的希望便是教會的人。

但是在完顏絕和教會的人中間卻是隔着一個李白!

完顏絕有些驚駭的看着眼前這樣的不利局勢,他沒有想到李白只是簡單的一個算計便讓他陷入了這樣的危險境地!

“該死的!”完顏絕咬牙切齒的在心裏咒罵着完顏烈,這位老爺子到底在想什麼?難道是要李白殺了他嗎?!

李白纔不管完顏烈會想些什麼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幹掉完顏絕!

……

完顏烈知道完顏絕現在的情況很危險,他也知道現在只有自己才能阻止李白攻擊完顏絕,但是現在還不到他出手的時間!

他在等待一個出手的時機!

當李白即將斬殺完顏絕的時候,在完顏絕山窮水盡的時候,便是李白最爲放鬆的時候,而那個時候,他有把握可以在李白殺死完顏絕之前將李白斬殺!

李白並不知道完顏烈有這樣的算計,不過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因爲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殺死完顏絕,不用去考慮其他的事情!


完顏絕拼命的後撤,眼看就要退出李氏莊園的範圍,他不能不走,他不是一個喜歡將自己的生命安危寄託在別人手中的人,他要找機會自我救贖,他要反擊!

完顏烈看到完顏絕還要朝着遠方逃跑,不禁皺起了眉頭,如果完顏絕再繼續逃跑的話,他就很難在瞬間趕到出手了。

“不信任我嗎?”完顏烈嘆息一聲,有些無奈,他知道自己現在如果再不現身,他和完顏絕之間的關係絕對會破裂的。

所以,完顏烈選擇了現在出手。

李白突然地感覺到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出現在自己身後的時候想要轉身抵擋已經晚了,這個時候李白能做的事情便是施展金剛不壞之軀,硬扛這一下傷害!

砰!

李白的身形驟然墜落,如同一顆從天而降的隕石一般轟的一下一頭墜進了廢墟之中,整個地面都因爲李白的墜落而轟然爆裂,塵土飛揚。

完顏烈看不到李白在塵土之中的身影,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出手進行攻擊!

轟轟轟!

完顏烈火力全開,對着對面進行了無差別全方位的攻擊,這每一拳下去都足以讓一名普通的宗師身受重傷!

連續不斷的轟擊讓整片山林都跟着震動起來,彷彿地震一般,地面凹陷的範圍越來越大,整座李氏山莊都因爲完顏烈的出手而徹底變成了一片廢物,唯有宗族祠堂還十分堅挺的立在那裏。

不知道轟出了多少拳,完顏烈終於是收手了,他低頭看着眼前的滾滾煙塵,冷笑一聲,道:“沒死的話,就自己爬出來吧。”

完顏烈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所以他同樣也知道,自己這點攻擊,頂多給李白造成一點困擾,想要直接滅掉李白,還是有些難度的。

滾滾煙塵緩緩散去,那被完顏烈轟擊出來的深坑終於顯露了出來,一個黝黑的深不見底的黑洞出現在完顏烈的腳下,而在這黑洞之中卻不見李白的身影。

見此情況完顏烈不禁蹙眉,難道說剛纔的攻擊將李白給抹殺了?應該不會有這麼大的威力纔對!

就在這時,遠處的完顏絕忽然驚叫一聲,完顏烈轉頭看去,一道金色的身影突然從地底下鑽了出來,出現在了距離完顏絕不過百米遠的位置!

看清楚那道身影之後,完顏烈的臉色不禁一變,心中大怒起來,這個李白竟然在剛纔逃走了,從他的手裏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 完顏絕現在很絕望。

在看到自己面前的地面突然向上凸起的時候他就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當看到李白破土而出朝着自己閃電般衝過來的時候,他便絕望了。

毫無防備,身受重傷,哪怕是三榜神人完顏絕在面對這樣突然而至的攻擊時,也無法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下做出最佳的應對。

一百米的距離對於普通人而言就算最快也要將近十秒鐘才能跑完,而一百米的距離對於李白這種強大的宗師而言,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就可以完成的事情!

當完顏絕看到李白破土而出,從地面鑽出來,意識到危險降臨的時候,李白的身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兩人的距離之近,讓完顏絕可以清楚地看到李白臉上那毫不遮掩的殺機,看到李白瞳孔裏洶涌的殺意,完顏絕彷彿在此刻看到了死神的陰影出現在李白的背後,手裏高舉鐮刀,朝着他的腦袋毫不遲疑的斬了下來!

砰!

擊中了,但是被擊中的人卻不是完顏絕,而是李白!

李白的身影在空中翻滾着,轟的一聲砸入地面之中,濺起一陣煙塵,讓這本就化作廢墟的莊園變得更加凌亂了一些。

坎蒂尼站在完顏絕的身旁,精緻的發行如今已經被打散,凌亂的散落在肩頭,身上的白裙也沾染了塵土,看起來很是有些狼狽,她目光冰冷的望着李白落地的方向,冷笑道:“臭傢伙,我會讓你知道惹女人生氣的下場是如何的恐怖!”

完顏絕大口的喘息着,額頭上冷汗緩緩流淌下來,這是他自出生那天到現在,距離死亡的陰影最近的一次,只是差一點,哪怕坎蒂尼的攻擊再慢零點幾秒鐘抵達,他都會死在李白的手上!

“謝謝。”完顏絕回過神來,真誠的朝着坎蒂尼感激道。

坎蒂尼皺眉看了完顏絕一眼,道:“你的傷勢太重了,休息一下吧,戰鬥的任務就交給我們了,還有……你的同伴還真冷血呢。”

完顏絕聞言沉默了一下,然後擡頭看向一旁陰沉着臉站在空中的完顏烈,完顏烈到底還是出手了,可惜他的出手和沒有出手並沒有太大的區別,這也讓完顏絕深刻的認識到了完顏烈的恐怖之處。

一切都是可以犧牲的,爲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殘忍和冷酷!

……

李白咳嗽兩聲,從廢墟里爬了起來,在他的身旁還躺着一個李家子弟的身影,這個人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嘴裏低聲喃喃着:“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李白看着這名已經被嚇破膽的李家子弟,不禁嘆息一聲,伸手在他的身體上點了兩下,讓他的情緒平復下來,至於他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他自己的了。

李白走出廢墟,看着坎蒂尼狼狽的身影,調侃道:“呦,你們教會選聖女的時候是不是不看身材的?如果是那樣的話,你這個聖女還真是來得太幸運了。”

坎蒂尼聞言險些噴出一口老血,她的身材雖然不說凹凸有致,但是在這個年紀能夠有這樣的身材絕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可是她的驕傲到了李白的嘴裏卻變得一文不值,這讓她恨不得生啖其肉,狠狠地折磨死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