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他們出去?你他媽憑什麼?」何彪大笑道:「論打,你他媽打不過我。論人多,你看看我這裡有多少兄弟,你憑什麼……」

何彪的聲音在此停止,因為他看到一群軍人沖了進來,將靠近門口的幾個漢子直接按倒在地。

帶隊的正是王遷安,他指揮著手下沖了進來,大喝道:「統統都給我抓起來!」

一群荷槍實彈訓練有素的軍人,和一群烏合之眾,戰鬥結果很是明顯。不到一分鐘時間,屋內這些人便全部抱頭蹲在了地上,非常的配合。

葉青也把侯大和侯三放了下來,兩人至今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侯大捂著傷口,驚愕地看著那些軍人,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王遷安走了過來,朝葉青敬了個軍禮,道:「葉先生,所有人都已經拿下,但何彪不見了!」

「何彪不見了?」葉青愣了一下,就在這地下室,何彪能跑哪去了?

侯三低聲道:「這地下室有兩個通道,何彪恐怕已經跑了。」

葉青皺起眉頭,何彪這個人還真是狡猾啊。估計他看到這些軍人進來,便立馬從那通道跑了吧。這都過去一分鐘了,想再追他肯定是有些難了。

葉青道:「把這些人全部帶回去,幫我準備一輛車,把他們送到醫院。」

「沒問題!」王遷安立馬跑去辦這些事了。

看著四周忙碌的軍人士兵,侯大侯三顧先平都是滿臉的驚詫,侯大忍不住道:「葉青,這……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葉青笑道:「哦,是我跟九川縣駐紮部隊暫借過來幫忙的。」

「暫借?」三人眼珠子都瞪圓了,什麼叫暫借?部隊的人都能暫借出來嗎?葉青到底是什麼身份,他怎麼能暫借出來這麼多人啊?

這三人當中,也就侯三對葉青稍微有些了解,知道葉青跟楊老五關係不錯。但是,縱然是楊老五,見到軍區的人也得繞著走,更不可能讓軍隊的人幫他做事了,葉青又是怎麼去部隊借的人呢?

這些疑問,葉青暫時都不會給他們解答。王遷安分出來一輛車,專門把他們送到醫院。

有軍區的標誌,車輛在醫院門口根本就沒人阻攔,直接沖了進去。醫院的人雖然沒跟軍區的人打過交道,但軍車把病人送過來,這也算是第一次了。誰也不敢怠慢,幾個醫生跑了過來,幾個病床也直接推了出去,簡直比救護車搶救病人還要迅速。

侯大侯三顧先平顧雲志被送進了醫院,還有侯三那些兄弟,也都分別被抬了進去。有軍車在這裡擺著,什麼押金之類的,根本沒人提,醫生直接上場開始給病人包紮。

葉青緊跟著顧先平這邊進去,不過還好,顧先平和顧雲志傷的都不重,主要包紮一下就好了。

「葉青,你……你幫我一個忙……」顧先平躺在病床上,虛弱地道:「陳俊……陳俊受傷很重,你能不能……能不能找人救救他,他都快……快死了……」

「陳俊在哪?」葉青驚愕,道:「沒在醫院嗎?」

顧先平:「本來……本來是在醫院的,但是,沒錢交押金,又……又被護士給扔出去了……」

「他媽的,這護士還算人嗎?」葉青忍不住爆了個粗口,急道:「那陳俊現在在哪呢?」

顧先平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你……你去問一下護士,是他們……他們把人扔出去的……葉青,你快點找到他,我……我怕他快不行了……」

葉青重重點頭,道:「顧老師,你不用擔心,交給我了!」

… (下午還有五章,十更爆發了,求月票求推薦鼓勵。)

葉青從顧先平那邊問了陳俊的情況,便立馬跑出病房,準備去尋找陳俊。剛走沒兩步,王遷安便帶了一個四五十歲的男子走了過來。


「葉先生,首長怕你們遇到別的麻煩,特別讓我跟著你幫點小忙。」王遷安攔住葉青,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縣醫院院長林國強,跟首長是老鄉。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跟林院長說!」

「是的,葉先生,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就可以了!」林國強笑著跟葉青握了握手,他雖然不知道葉青是誰。但是,他已經聽說了今晚武安平做的事。能讓武安平派兵抓了洪天祥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物啊。所以,他對葉青也恭敬了許多。

「謝謝林院長了,你別說,我還真有一件事想找你幫個忙。」葉青道:「你們這邊有沒有一個姓鄧的醫生啊?」

「姓鄧的醫生?」林國強想了想,道:「你說的是小鄧吧,他是我們外科醫生,剛調到醫院沒多久。」

「估計就是他了。」葉青道:「能不能把他找過來?」

「沒問題。」林國強攔住旁邊一個護士,道:「讓鄧醫生現在過來。」

院長的吩咐,那護士當然是一溜煙就跑去辦這件事了。而林國強則是有些疑惑地看著葉青,道:「葉先生,你認識小鄧?」

葉青淡笑道:「本來不認識的,但是,這次不認識也變成認識了!」

「怎麼了?」林國強很是詫異,不知道葉青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葉青就把剛才那個鄧醫生讓護士把陳俊扔出去的事說了一遍,聽完葉青的話,林國強臉色都綠了。醫院這邊,不交押金不給看病,這也的確是個事實。但是,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醫生把垂危的病人扔出去醫院的事情,這簡直就是在挑戰公眾的道德底線嘛。尤其現在王遷安還在這裡聽著,這件事如果傳出去了,那醫院的名聲也算是徹底毀了啊!

「這個小鄧,究竟是怎麼做事的!」林國強緊皺眉頭,沉聲道:「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就算沒有交費,也不能見死不救啊。他竟然把病人扔出去,這種行為,真是可恨!太可恨了!」

說話間,那鄧醫生已經被護士帶了過來了。

鄧醫生是剛轉到縣醫院沒多久的,他以前就是在鄉下醫院,可費了好大的勁才調上來的。所以,他尤其珍惜自己現在這份工作。被院長林國強召見,他就跟以前的大臣見皇帝似的,恨不得沐浴更衣了再過來。見到林國強,更是點頭哈腰,賠笑不止。

看著他這樣子,林國強更是厭惡,瞪眼道:「鄧醫生,這位葉青先生說,你把他的朋友扔出了醫院?」

「啊?」鄧醫生愣了一下,看了看葉青,他並不認得葉青啊。而且,這件事連院長都親自來詢問了,恐怕可不簡單啊。

「沒有啊。」鄧醫生搖頭,道:「我什麼都沒做啊,我都不認識這位先生。」

「是嗎?」葉青瞥了他一眼,突然抓著他走到旁邊的病房,指著病床上的顧先平,道:「你不認識我,應該認識他吧!」

看到顧先平,鄧醫生終於想起來是什麼事了。看著林國強那吃人的眼光,他差點嚇尿了,顫聲道:「院……院長,他……他們沒交押金,還……還佔著床位。當時……當時床位不夠用,所以……所以我讓護士騰了一下……」

「這麼說,葉先生說的是真的了!」林國強大怒,道:「我真沒想到,我們當醫生的,竟然能做出來這種事。那個病人受傷那麼重,都快死了。你想到的不是如何救他,而是讓人把他扔出去,你還算是人嗎?你……」

「林院長,教育屬下的事情,待會再做也可以。我現在就想問問,我那個朋友究竟被扔到哪裡了!」葉青看著鄧醫生,道:「他受傷那麼重,被扔了出去,再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是給我交代這件事?醫院能不能負起這個責?」

林國強憤然瞪著那個鄧醫生,道:「還愣著幹嘛?說啊,你把人扔到哪了?」

「我……我也不知道……」鄧醫生都快嚇哭了,顫聲道:「是小麗護士找人扔的,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你還不知道?都能把人扔出去了,你還有臉說不知道!」林國強憤憤罵了一句,匆忙帶著葉青去找那個小麗護士了。

小麗護士正在前面忙碌,聽林國強開始追究陳俊的事,也是嚇了一跳,第一時間就把所有的責任推到了鄧醫生身上。而鄧醫生也不甘示弱,把責任往小麗護士身上推,兩個人就這樣在林國強面前吵了起來。

葉青在旁邊聽得煩躁,上去抓著鄧醫生的衣領便將他摔在了一邊,憤然瞪著那個小麗,道:「我就想知道,我朋友被扔到哪了!說!」

小麗護士被葉青嚇得一個哆嗦,嘴一撇,差點沒哭出來。但是,看著葉青那兇悍的表情,最後還是抽抽噎噎地把扔陳俊的地方說了出來。

得知陳俊被扔的位置,葉青二話不說,直接奔出去尋找陳俊了。林國強憤憤瞪了鄧醫生和小麗護士一眼,叫上幾個男護士抬著擔架也跑了出去。

醫院後院是一條廢棄的舊路,路邊還有一個臭水溝。陳俊此刻便躺在臭水溝里,那些髒水流進傷口,痛得他全身哆嗦,卻沒有力氣掙扎分毫,根本無法從那臭水溝里爬出來。

陳俊拼盡全力,用胳膊將自己的上半身支撐起來,這才沒讓自己的腦袋也沉入臭水溝里。不然,就算不是流血過多而死,他恐怕也得被這臭水溝給淹死了。

他已經在這裡掙扎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了,而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小路上連半個人影都沒走過。天色已經黑的什麼都看不見了,陳俊知道,這條小路是不可能再會有人來了。

「呵!」陳俊苦笑一聲,他以前只能算是一個街頭的混混,他想過自己很多結果。要麼進監獄,要麼被人砍斷手腳,無力掙扎,然後支個小攤過一輩子。再或者真的連擺攤都沒力氣了,那就拿個碗出去討飯。怎麼樣都是一生,最窮莫過討飯,不死終會出頭。

但是,他想過那麼多結局,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躺在一個臭水溝里等死。那渾濁的臭水流過他傷口時,陣陣劇痛,讓他連昏迷都做不到。

「做好人,做好人嘛,做好人就是這種結果嗎?」陳俊竭力抬頭看著天空,他感覺到自己的力氣在一點一點地流逝。他的胳膊,已經麻木,恐怕再也支撐不了他的身體。他知道,當他徹底沒有力氣的時候,就是他被淹死在臭水溝里的時候了。

天空密密麻麻的全是星辰,陳俊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晴朗的天空。可是,這一刻看到這些,他卻覺得是那麼的諷刺。

「誰他媽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到底做錯什麼了啊!我他媽不甘心啊……」陳俊拼盡全力罵了最後一句,肘部一軟,身體直接跌入臭水溝中,連腦袋也沉了進去。

陣陣惡臭沖鼻而來,這一刻,陳俊只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異常的清醒。他倒在水溝中,甚至能夠聽到遠處傳來的腳步聲,以及陣陣呼喊聲。

「陳俊!陳俊!」

陳俊竭力想要抬頭,但他實在沒有力氣了。只聽著那腳步聲從岸邊走過,又逐漸遠去。看樣子,這個呼喊他的人,根本沒有發現他。

陳俊絕望了,這大晚上的,他沉在臭水溝里,想找到他談何容易。難不成,自己就要這樣死了嗎?他媽的,老子還是個處男啊,這麼死了也太浪費了吧!

在水溝當中趴著,陳俊只聽到那腳步聲再次折了回來。可是,對方並沒有停留,而是從他旁邊又走了過去,依然在呼喊著他的名字。

陳俊徹底絕望,腦袋也因為缺氧而逐漸變得昏沉,肺部好像快炸了一般。缺氧窒息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想要呼吸,但一呼吸,卻把那臭水都給吸進了肺里,更讓他難受無比。最關鍵的是,這麼一來,他的腦袋也更加迷糊了。

正在陳俊快要徹底昏迷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後背,直接把他拎了起來。

「找到他了!」一個驚喜的聲音,緊接著便是有人在他胸口連按幾下。


「哇!」陳俊張嘴狂嘔出幾口髒水,這才終於睜開眼,只見旁邊站了幾個人。其中一人,赫然正是葉青!

「你……你他媽終於來了!」陳俊睜開眼說的第一句話。

葉青不怒反笑,道:「是啊,我他媽總算沒有遲到。」

陳俊又嘔了幾口髒水,這才有氣無力地道:「有錢沒,借我點,交押金讓我住院。」

「放心吧,多少錢都有!」葉青拍著陳俊的肩膀,道:「等你好了,我帶你去深川市,讓你發大財!」

「深川市?你是不是想誆我啊?發財哪這麼容易!」陳俊擺了擺手,道:「一年能賺個五萬嗎?一年能賺五萬,就……就夠了!」

「哈哈哈……」葉青大笑道:「能!絕對能!」(下午還有五章,十更爆發了,求月票求推薦鼓勵。)

葉青從顧先平那邊問了陳俊的情況,便立馬跑出病房,準備去尋找陳俊。剛走沒兩步,王遷安便帶了一個四五十歲的男子走了過來。

「葉先生,首長怕你們遇到別的麻煩,特別讓我跟著你幫點小忙。」王遷安攔住葉青,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縣醫院院長林國強,跟首長是老鄉。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跟林院長說!」

「是的,葉先生,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就可以了!」林國強笑著跟葉青握了握手,他雖然不知道葉青是誰。但是,他已經聽說了今晚武安平做的事。能讓武安平派兵抓了洪天祥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物啊。所以,他對葉青也恭敬了許多。

「謝謝林院長了,你別說,我還真有一件事想找你幫個忙。」葉青道:「你們這邊有沒有一個姓鄧的醫生啊?」


「姓鄧的醫生?」林國強想了想,道:「你說的是小鄧吧,他是我們外科醫生,剛調到醫院沒多久。」

「估計就是他了。」葉青道:「能不能把他找過來?」

「沒問題。」林國強攔住旁邊一個護士,道:「讓鄧醫生現在過來。」

院長的吩咐,那護士當然是一溜煙就跑去辦這件事了。而林國強則是有些疑惑地看著葉青,道:「葉先生,你認識小鄧?」

葉青淡笑道:「本來不認識的,但是,這次不認識也變成認識了!」

「怎麼了?」林國強很是詫異,不知道葉青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葉青就把剛才那個鄧醫生讓護士把陳俊扔出去的事說了一遍,聽完葉青的話,林國強臉色都綠了。醫院這邊,不交押金不給看病,這也的確是個事實。但是,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醫生把垂危的病人扔出去醫院的事情,這簡直就是在挑戰公眾的道德底線嘛。尤其現在王遷安還在這裡聽著,這件事如果傳出去了,那醫院的名聲也算是徹底毀了啊!

「這個小鄧,究竟是怎麼做事的!」林國強緊皺眉頭,沉聲道:「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就算沒有交費,也不能見死不救啊。他竟然把病人扔出去,這種行為,真是可恨!太可恨了!」

說話間,那鄧醫生已經被護士帶了過來了。

鄧醫生是剛轉到縣醫院沒多久的,他以前就是在鄉下醫院,可費了好大的勁才調上來的。所以,他尤其珍惜自己現在這份工作。被院長林國強召見,他就跟以前的大臣見皇帝似的,恨不得沐浴更衣了再過來。見到林國強,更是點頭哈腰,賠笑不止。

看著他這樣子,林國強更是厭惡,瞪眼道:「鄧醫生,這位葉青先生說,你把他的朋友扔出了醫院?」

「啊?」鄧醫生愣了一下,看了看葉青,他並不認得葉青啊。而且,這件事連院長都親自來詢問了,恐怕可不簡單啊。

「沒有啊。」鄧醫生搖頭,道:「我什麼都沒做啊,我都不認識這位先生。」

「是嗎?」葉青瞥了他一眼,突然抓著他走到旁邊的病房,指著病床上的顧先平,道:「你不認識我,應該認識他吧!」

看到顧先平,鄧醫生終於想起來是什麼事了。看著林國強那吃人的眼光,他差點嚇尿了,顫聲道:「院……院長,他……他們沒交押金,還……還佔著床位。當時……當時床位不夠用,所以……所以我讓護士騰了一下……」

「這麼說,葉先生說的是真的了!」林國強大怒,道:「我真沒想到,我們當醫生的,竟然能做出來這種事。那個病人受傷那麼重,都快死了。你想到的不是如何救他,而是讓人把他扔出去,你還算是人嗎?你……」

「林院長,教育屬下的事情,待會再做也可以。我現在就想問問,我那個朋友究竟被扔到哪裡了!」葉青看著鄧醫生,道:「他受傷那麼重,被扔了出去,再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是給我交代這件事?醫院能不能負起這個責?」

林國強憤然瞪著那個鄧醫生,道:「還愣著幹嘛?說啊,你把人扔到哪了?」

「我……我也不知道……」鄧醫生都快嚇哭了,顫聲道:「是小麗護士找人扔的,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