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澤看清魔族真身後,不禁大吃一驚,烈風青牛!木澤趕緊跟同來的一名族人說了兩句,那名族人飛快的跑了出去。

木澤提高嗓音說道:「對面,可是牛魔族族長烈風青牛茂典嗎?你我兩族向來互不侵犯,今ri為何來我族大開殺界?」

話音剛落,只聽部落中傳來三聲哨音,聲音尖細而悠遠。只見三枚信號彈一飛衝天,在高空之中炸響,爆出紅sè彩煙,在空中凝而不散。

茂典哈哈一笑,說道:「你就是神木族族長木澤嗎?怎麼,還想請救兵來嗎?哈哈哈,本魔想殺就殺,想走就走,你能耐我何?今ri我龍魔族二公子昊焱殿下有興來你族遊玩,是你族的榮幸。可你的族人卻不長眼,掃了二公子的雅興,死不足惜。」

-----------------------------------------------------------------------

唉,可憐的木氏部族,剛開篇這麼幾章就被魔族虐了兩次,而且兩次都是龍魔二公子帶來的滅族之危。唉,別怪我心狠,我只是記錄者,不能左右歷史的(裝無辜狀中)。

神木部落會被摧殘嗎?木拓等人如何逃出升天呢?一切盡待您的推薦票之中。謝謝各位書友,給點票票吧。 「父親!」木拓四人也來到木澤近前。木拓向父親木澤遞了個詢問的眼神。

木澤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9級魔獸,咱們對付不了。你帶著母親先逃,萬一打起來,咱們誰也走不了,我盡量爭取時間,增援很快就能到。」

木拓聽后大吃一驚,竟然是9級魔獸,心裡頓時如淋冰雨,被打了個透心涼。心道,恐怕真要打起來。誰也別想走。

木拓後退半步,沖宣兒小聲說道:「宣兒,你帶著母親和師傅師母先走,我留下陪父親。要快!」

步文敕聽后也是大驚,以自己七級初期的修為,要說對付8級魔獸還許能有一拼,但9級魔獸,自己卻是連一拼之力也沒有呀。

但事情趕到這份上了,步文勅也不是當縮頭烏龜的人。木拓的話剛說完,步文勅也對沈凌雪說道:「雪兒,你保護宣兒和她母親快走。我們三人可以堅持到援兵趕到,但沒辦法照顧到你們,聽話快走,別托我們後腿。」

二女聽后,心中焦急,但誰都沒有動。她們知道,面對9級魔獸,這三個男人只有當炮灰的料,怎麼可能頂的住呢?這是要把生的機會讓給自己呀。

於是二女誰也不動。都堅定地說到,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木拓與步文勅都看到了二女眼中的堅持,心中不免都湧出了一份豪情,有妻如此,夫復何求呀。

於是對於二女堅定一同赴死的決心,兩個男人都不再堅持。時間也不允許他們互相扯鋸。還沒有讓自己的女人享受到幸福,便都要陪自己去赴死了,兩個男人只能把一份愧疚化為漫天戰意。

而木拓的母親並不是靈師,目前還在大後方被族人們保護著。所以對於幾個人的決定和當前族中面臨的嚴峻後果一無所知。

五個人堅定了決心之後,木澤吩咐人立即通知族人們逃命。步文勅畢竟是在戰鬥中成長過來的,馬上制定了作戰計劃。

步文勅小聲說道:「族長,木拓,咱們三人都是白水晶靈師,一會打起來咱們用組合魔法,你們只需要引動靈晶之力便可,一切控制以我為主。雪兒、宣兒,你們只負責提供靈力輸出,明白了嗎?」

眾人點頭表示明白。五個人中,只有步文勅修為最高,以他為中心主攻最合適不過,所以眾人並沒有反對。畢竟對面的是9級魔獸,論個人實力,他們只有等死的份,或許組合魔法還能帶來一線生機。

說起來慢,其實這也只是片刻之間做出來的決定。牛魔茂典話音才落沒多久,就見人類族群開始大面積向遠處逃去。

而二魔面前只留下了五個人,準確的說應該是五位靈師。每個人的靈晶此時都是透體而出,在身前懸浮環繞。

以步文勅為首,是七枚白水晶,木澤是六枚白水晶,沈凌雪是六枚紫水晶,木宇是四枚白水晶,宣兒是四枚紫水晶。

牛魔茂典一看當前形式,不禁放聲大笑,說道:「哈哈哈,木澤族長,就憑你們幾個,還想跟本魔對抗嗎?別說是你們,就連你們的族人今天一個也別想跑!」

說完,牛魔掄起狼牙巨棒就要動手。龍魔二公子昊焱卻抬手一攔,說道:「茂典大哥,這幾個靈師正好給我歷練一下修為,就交給我吧。你去收拾那些逃走的人類便可。」

牛魔茂典也是聰明之輩,一聽就明白了昊焱的意圖。昊焱修為卡在8級後期已有千多年了,一直沒有找到契機做出突破。與人類高級靈師戰鬥,能夠在戰鬥中引動契機的可能xing是相當大的。

尤其是與修為相當的人類靈師戰鬥是最合適不過的了。眼前這五名人類靈師或許修為較低些,但是能夠善加利用的話,也不失為一次大好的機會。

於是牛魔茂典對昊焱一拱手,說道:「好,那就有勞二公子了,人類多狡猾之輩,二公子還請多加留神,速戰速決。」

「無防,這幾個人類,我還沒放在眼中,大哥只管去追殺那些人類即可。這棵神樹也是該歸還我們魔族的時候了。」

牛魔哈哈一笑,發出一聲牛吼,領命而去。吳焱卻一臉從容地向眾人緩步走了過來。

對於二魔的計劃,步文勅眾人也都聽的一清二楚。但苦於現實的殘酷,並無分身之力。唯有在心中暗暗祈禱能有奇迹的出現,讓族人們多逃出去一些吧。

其實步文勅之前讓族人放出求救信號並不是無的放矢的。做為在魔族統治區域內開闢出來的領地,如果沒有幾位修為高深的靈師坐守,怎麼可能確保千年無憂呢?

所以,在神木部落之中除了木澤之外,是還有著三位八級靈魔修為的靈師存在的。其中包括一名光系治療師和兩名紫水晶魔法師。

其他有靈力修為的族人並不多,基本上都送出去修習了,或是在周圍城市的靈師學院中出勤任務。

畢竟,做為以守獵為輔,圈養為主的部落並不需要多少靈師守護。有三名靈魔修為的靈師鎮守於此,如果不是全面開戰的話,魔族是不敢前來sāo擾的。

這也是之前牛魔茂典剛進部落之後,並沒有太過張狂之故。本來二魔便是打算化為人形,來神木部落轉一圈看看,如果沒有什麼收穫,就悄悄離開的。

因為9級魔族化為人形后,只要不發生打鬥,是很難分辨出是人是魔的。只有在打鬥中,看能不能凝聚出靈晶戰鬥,以靈晶與魔晶形狀的不同才能分辨出是人是魔。

這也是牛魔茂典頭腦簡單之故,雖然自許聰明,但魔族畢竟是魔族,尤其是做為牛魔一族的族長,茂典平時站在上位之態發號施令慣了,哪受得起幾名小小人類的頂撞,幾句話不合,就魔xing大發,動起手來。


而當二魔被人類困住的時候,牛魔更是怕二公子生氣,回去后牽怒於自己,想在二公子面前找回點面子,所在才開始爆發了一擊。

但當木澤等人到來之後,牛魔卻又冷靜了下來。神木部落中有多名靈魔修為的靈師鎮守,他可是知道的。所以才沒有馬上發動攻擊,而是與木澤聊了幾句。

木澤是為了等待救兵而拖延時間。牛魔茂典同樣也是想拖延一下時間,看看人類之中會出來幾名高級靈師之後,再做打算。畢竟發生了這種打鬥場面之後,人類靈師是不可能再隱藏起來的。

可惜,木澤此時卻是暗暗叫苦。因為兒子木拓明天便要舉辦婚禮,前兩ri族中的靈師全都派出去請客人了。包括那三名靈魔在內,打算把一些交往甚好的朋友都叫過來熱鬧一翻的。

三名靈魔出發前本來並沒有打算全部出去請人,畢竟族裡需要有人鎮守。但木澤說,有步文勅這位七級靈聖在此鎮守也就足夠了。不管怎麼說,步文勅老師也是玄冰學院的高材生,戰鬥經驗可是並不比這三名靈魔差的,差的只是靈力修為比較低一些而已。

三名靈魔聽后也是微微點頭,表示有同感。步文勅的名氣他們還是知道的。想當初,步文勅畢業前在全國靈師學院大比中的表現,以及畢業后帶領學員們在全國靈師大比中的表現那可都是威名遠播的。

尤其步文勅畢竟是南方人,所以在南方各院校和靈師之中,也都是以步文勅是南方人而自豪的。

因此,三名靈魔便都放心而去,同時約定快去快回,計劃於今ri結婚前一天必定能夠趕回的。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千百年來並無事端的神木部落,偏偏就在族內空虛的時候來了這麼二位瘟神。而且一個是9級魔獸,還是很難對付的牛魔族族長烈風青牛茂典。另一位是龍魔族二公子,看樣子也是修為高深的樣子。

對此木澤有什麼好說的?也許這都是天命所至吧。木澤只能暗暗祈求上天能夠給神木部落多留幾點火種,同時也期盼正在趕來的高人們能夠看到求救信號后快些趕回來救援。

三支紅sè求救信號可是只有在有滅族之危時才會發出的。而且做為魔族眾多的南方地區來說,每一座人類城市都會有專人負責接收各種求救信息,並且會按求救等級馬上傳回學院派人出去營救,同時收回已經死亡的靈師靈晶。

牛魔茂典與木澤對峙了幾句之後,本來是想看看人類中能出來幾位高級靈師后再做去留的。但卻看到人類族人紛紛落跑,面前的五個人類靈師,修為最高的也不過七級靈聖而已,頓時來了氣焰。剛要動手,卻被昊焱指派去獵殺普通人類了。

牛魔茂典轉身而去。馬上就對逃跑中的人類發起了攻勢。步文勅知道不能再耗下去了。馬上一步跨出,站在了眾人的前方,其他四人,木澤在前,二女在中間,木拓在後,以步文勅為道排開了一字長蛇隊形。


只見步文勅身前七枚靈晶光華閃爍,分向四周把五人包圍其中,其他四人的靈晶被步文勅的靈晶牽引,發出豪光,同時向四周散去,在眾人周圍形成一片光幕,把眾人籠罩在內。

眨眼間,豪光散去,五人已是蹤跡全無,原地之中卻是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白sè老虎。這便是步文勅修為突破到七級靈聖之後召喚出來的聖獸「百鍊烈晶虎」。

人類靈師在修為達到七級靈聖之時,都能夠召喚出一種聖獸。不同的是,紫水晶靈師是用魔法進行召喚。而白水晶靈師卻是化型出心中理想的聖獸之後,對其進行靈魂喚醒。

這點卻是比紫水晶靈師強大的多了。因為紫水晶靈師召喚出來的聖獸可是隨機的,每次召喚可不一定能夠召喚出什麼樣的聖獸出來。雖然被召喚的聖獸修為都不低,但萬一召喚出來的是非攻擊xing聖獸那可就麻煩了,比如召喚出一隻蟲子之類的,別以為聖獸中就沒有蟲子。

雖然紫水晶靈師的召喚獸是隨機的,但如果有強大的聖獸肯與靈師簽訂主從契約的話,契約達成之後,靈師每次召喚便都能將此聖獸召喚出來了。免去了隨機召喚帶來的不確定xing和隱藏的危險。

比如玄冰學院的圖騰玄冰鳥,便是與第一任玄冰學院院長簽訂了主從契約,從而成為了他的專屬聖獸。之後玄冰鳥圖案也成為了玄冰學院的象徵圖騰。

但聖獸是很少肯有與人類靈師簽訂主從契約的。因為主從契約簽訂之後,如果人類靈師戰死,那聖獸也會追隨主人而去。這是主從契約的強制xing,對聖獸來說是非常危險的。

但反過來主從契約給聖獸帶來的好處也是巨大的。當人類靈師修為達到靈仙之後,主從契約便會自動解除。與靈師簽訂主從契約的聖獸也會隨著契約的解除而化身為天獸飛升神界。

此時,修為達到靈仙的靈師已經算是脫離了肉身之體,化身為能量體,能夠融入天地,達到天我同在之境。壽命更是可達數萬年之久,如得神抵傳承,便能飛升神界達到永生。

之前風魔道人便是在達到靈仙修為之後,用了萬年時間去遍尋神抵傳承的。可惜並沒有找到,還因自身突變得到的神識而引來了天譴,最終險些被天譴打的神魂全滅。

------------------------------------------------------------------------

終於寫完這章了,昨天因為去參加了我們唐山地區的動漫展,所以一天都沒有時間寫作。今天早上馬上著手開始寫,用了半天兒多時間,終於算是趕出來了。沒有使我們的斷更,唉,此中辛苦也只有各位書友能夠體會,所以,給兄弟幾張推薦票吧。 步文勅等人組合化型的百鍊烈晶虎匯聚了五人的靈力,比步文勅自已幻化的白虎不知要大了多少倍。

五個人全部藏身於白虎體內。步文勅催動靈力喚醒了百鍊烈晶虎的靈魂,並與之融合。佔據在虎頭位置形成主控之勢。

木澤和木拓分別佔據虎身和虎尾,做為防禦和輔助攻擊。

宣兒和沈凌雪藏身虎腹,負責提供靈力補充。

百鍊烈晶虎屬xing與人類不同,為「晶」屬xing。可以引動天地靈力幻化為晶體進行攻擊。

只見白虎身形向前一探,張開虎口發出一聲震天虎嘯,無數閃光幻化為晶體隨著嘯聲從白虎口中噴吐而出,直奔緩步而來的龍魔二公子昊焱shè去。

昊焱說了句:「來的好。」衣襟無風自動,身形懸空而起。一股護體神罡透體而出,形成盤龍之姿把昊焱護在其中。

這是魔龍一族的本體護體神罡,防禦力極強。龍魔的修鍊除了提升自身魔力之外,龍魔的身體強度也是修鍊的一項。所謂是魔體雙修。

龍魔的身體本就異常堅韌,防禦力極強,經過煉體強化之後,身體更是堅不可摧。所以,當龍魔幻化為人形后,龍魔的龐大身體便能以護體神罡的形態出現來進行防禦。

其實不光龍魔一族這樣,其它魔族也同樣是魔體雙修的。幻化為人形后,本體都能以護體神罡的形態出現來進行防衛。

白虎的一招虎嘯流星打在昊焱的護體神罡之上,全被擋了回去。幻化出的流星晶體更是被彈的四外亂飛。

但白虎並沒有住口,虎嘯流星的后勢不斷加強突刺,似乎不把昊焱的護體神罡打出個破洞來,決不罷口。

昊焱一臉輕鬆地隱在護體神罡之內,等著白虎的這招用完,感覺無比輕鬆,心想:你不會就這麼點能耐吧?快點用殺招吧,也好讓本公子開開眼界。

但昊焱等了一會,發現白虎這招虎嘯流星還沒用完,也不見招勢用老,無數晶體幻化的流星還在不斷襲來,自己身邊已經被反彈而回的無數晶體包裹住了。

等等,昊焱突然感覺到哪裡不太對勁。這些反彈而回的晶體為何沒有消失?而且圍在自己的護體神罡周圍凝而不散?

昊焱的注意力剛一轉移,就見白虎終於住嘴了。但圍在昊焱周身的晶體卻並沒有沉默,而是開始分為兩股力量旋轉起來。

以昊焱的神龍護體神罡水平中心處為界線,界線以上的晶體開始順時針旋轉,而界線以下的晶體卻開始逆時針旋轉。

只是眨眼工夫,兩股晶體流就如龍捲之勢瘋狂地旋轉起來。不斷對昊焱的護體神罡絞殺著。

昊焱暗暗吃驚,沒想到這幾個人類的合體一擊竟然有如此威力,這兩股鑽石風暴的威力恐怕已達到了8級靈師的水準了。

昊焱吃驚之餘也是暗自高興,總算值的一試了。忙催動體內魔力,加強了防禦強度。但兩股鑽石風暴一正一反瘋狂地絞殺著,就如同兩片巨大的鑽石磨盤一般不斷地碾壓著昊焱的護體神罡。

雖然昊焱達到了8級後期的魔力修為,但被動挨打總是不如主動出擊來的強勢。尤其是這一擊的水準相當高,就算是9級魔族也要認真對待。

昊焱拼盡了全力隨著壓力的不斷提升而加大著魔力的輸出。看樣子是在苦苦支撐,可昊焱的嘴角卻微微翹起,似乎一付非常滿意的神sè。

步文勅看在眼裡,心道不妙。看昊焱的神態,自己引導眾人的全力一擊竟然也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威脅,今ri恐怕要凶多吉少啊。

唉,現在也只能豁出去了。步文勅猛一咬牙,催動靈力引導著方圓百米之內的天地靈力不斷加大鑽石風暴的壓力和速度。

靈力修為達到七級靈聖之後,便可以對方圓百米之內的天地靈力進行引導來輔助攻擊。靈師只要催動靈力將招法發出之後,便能藉助天地之力進行招法的強化了。這樣不光節省靈力,還能加強攻擊效果。

昊焱只感覺壓力突然一緊,知道人類的攻擊力度加大了。但這也同時意味著這一招鑽石風暴即將用老,力度的突然加大通常都是強弩之末的表現。

所以昊焱停止了魔力的輸出,把防禦魔力穩定在了當前水平,細心感受著強大的壓力是否帶給自己提升的契機。

正在此時,突然爆炸聲不斷在護體神罡外響起,巨大的衝擊波把昊焱的護體神罡炸的不斷晃動著,防禦險些被爆炸波撕裂。

昊焱只感覺體內氣血隨著護體神罡的晃動也是一陣翻騰。險些受到內傷,昊焱忙催動魔力穩住心神。只見剛才還在不斷瘋狂盤旋絞錯的兩股鑽石晶團已經逐漸停止了下來,而空中無數的鑽石晶體卻不斷向自己的護體神罡襲來。

鑽石晶體只要一碰到護體神罡就會立即發生強烈的爆炸。無數的晶體不斷襲來,然後不斷的爆炸。那種恐怖的衝擊就如同上百門大炮不停地進行著攢shè。


昊焱終於產生了一絲怒火。果真是狡猾的人類,招式變換竟然連個銜接的空隙也沒有出現,是不想讓自己緩一口氣嗎?

哼!可惡的人類,竟然能夠憑藉人多採取不間斷攻擊。還真是異想天開,要一口氣把自己擊殺不成?

昊焱心念一轉,加大著護體神罡的強度,一飛衝天,衝出百多米高。身後無數晶體也是直衝而上,不斷地追逐著昊焱進行著自殺式爆破攻擊。

昊焱此時對這種爆破的威脅卻嗤之以鼻,剛才只是自己大意所致,你們還真以為這種承度的攻擊就能傷到我嗎?只見昊焱舉起一根食指,向下一引。

一招紫曜流星發動,天空之上頓時出現數十枚汽車般大小的巨大隕石從天而降,向白虎砸來。

白虎知道厲害,頓時縱身一躍,身形高高躍起,躲過了隕石前鋒的攻擊。但後面的隕石隨即改變方向,追著白虎強勢砸來。

白虎無奈,引動攻向昊焱的鑽石星塵爆的餘威進行回防。將砸向自己的數十枚巨大的隕石在空中引爆。這才化解了隕石的威脅。


一片爆炸過後,一人一獸在空中對壘著,奇怪的是那個人卻是魔,而那隻獸則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