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林身上的仙元猛然一濃,隨即那磨盤的旋轉速度變猛然一快。

虛空中瞬間便佈滿了無數的裂紋,一片血海在裂縫內一閃而過。


一股奇異之力緩緩的繚繞在龐泰頭頂,隨即便快速的將龐泰包圍。

龐泰臉色一變,黑日之力瘋狂的切割向四周,可是絲毫都不能改變他緩緩上升的身體。


“啊啊啊。”龐泰身上的黑日之力猛然一濃,裏面還摻雜着仙力。

許林冷冷一笑,隨即便來到了磨盤之上,指尖點在了輪迴天卷之上。

“攝。”

瞬間龐泰的上升速度便猛然一快,他的掙扎顯得更加的蒼白無力。

一抹光華閃過,許林狠狠的拍了一下輪迴天卷,隨即便是一道裂痕出現。

“就算是毀了這件法寶,我也要讓你好無反抗之力的死亡。”

磨盤的速度急速增快,眨眼間便快了十幾倍。

龐泰怒吼了一聲,隨即便被磨盤形成的氣流吸入其中。

一股奇異之力閃過,隨即龐泰的身子便快速融化,龐泰怒吼了一聲,隨後便只剩下了一縷魂魄。

魔魂決瞬間發動,很快那靈魂便急速變弱。

許林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入草木道。”

話音剛落,龐泰虛弱的魂魄便射入磨盤消失不見。

隨後那磨盤虛影旋轉了幾圈後便緩緩消失,佈滿裂痕的輪迴天卷落在許林手中。

“只差一步便可位列仙班,可惜了。”許林眼神幽幽,隨即便落在了小鬼所在的院子裏。

邋遢老頭也在院子裏等着許林,看到許林下來,都高興的迎了過來。

許林眼神閃爍寒光。“一會進入皇宮,我要讓陳楓成爲真正的帝王。看來我該做點什麼了,天雷宗,歐陽紫夜,哼。”

翻手間,許林掌心便多了一個戒指,這是龐泰的儲物戒。 邋遢老頭被許林用祕法恢復了生機,老態盡去,化爲了一箇中年人,而小鬼他們六個在許林仙元和丹藥的雙管齊下,也都恢復了體內的傷勢,甚至修爲還稍有精進。

現在小鬼的實力已經是低等仙獸級別了,小白的實力也有人類神融期中期,陳楓是渡劫初期,而天罡三人則是相同的修爲,都是神融期初期。

在許林離開的十六年裏,他們能夠擁有現在的實力,看來他們幾個都下了一番苦功夫啊,或者說,他們被龐泰逼得不清啊。

不過現在一切都該結束了,許林這次助陳楓掌控帝位以後便會離開天辰大陸,前往玄都山,迴歸天劍門。

這不僅是因爲想念師父了,還有許林察覺到自己的天劫將會不一般,雖然體內的靈元已經化做了仙元,按說那天劫早該降下來了,可是到現在都沒有什麼動靜,很可能這天劫已經發生了一些什麼變故,在想到自己渡成嬰劫的時候,有個雷神葉家使壞,許林心中似乎有了決斷,恐怕這次的天劫將會是自己的一個殺劫。

現在子瞳的神魂被強制召回了神界,恐怕也是遇到了什麼事,或許神界中發生了一些什麼。

自己在往生界內看到的景象恐怕是真的,自己很可能就是那神界中的人,只是現在這神界自己是去不成了,唯一奢求的就是在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面對這場這場生死危機,就算是失敗了也算是葉落歸根了。

輕輕的呼出一口濁氣,許林雙眼中浮現一股狠厲。“走,咱們去皇宮,我看這次還有誰敢使絆子。”

隨即許林便率先沖天而起,往着帝都城內飛去,小鬼他們七個緊隨其後。

皇宮之上籠罩着一個強悍的結界,嚴密保護着皇宮。

這個結界很是強大,就算是許林全力出擊下也不能一下破開,而且一旦驚動,皇宮內的無數強者便會如蝗蟲一般飛涌而來,將膽敢挑釁皇室威嚴的人斬殺。

不過這次許林卻是沒打算偷偷摸摸的進入皇宮,在臨近的一刻許林瞬間便是一掌拍出,裏面所蘊含的力道讓整個皇宮都彷彿發生八級地震,瞬間便是一陣搖晃。

數聲長嘯從皇宮內部由遠而近,眨眼間便有十多個仙風道骨的中老年修士疾馳而來,渾身散發着駭人的靈力波動,卻是都在渡劫期的修爲。

“來者何人?”一位修爲稍微高點的中年看着許林一等高聲喊道,他聲音中夾雜着極爲精純的靈力,直透人心神,不過他這小伎倆對於許林卻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許林也不回答,隨即又是一掌拍出,強悍的仙力化做蒼勁的仙獸,咆哮着衝向結界。

緊隨着仙獸之後又是密密麻麻的魂印,魂印急速化做本形,猙獰的衝向結界,眨眼間周圍便是風雲翻涌,悶響陣陣,龐大的威勢直叫人嚇破膽。

在那些中老年修士愕然之間,仙力化做的仙獸和猙獰的魂印瞬間便和結界衝擊起來,悶雷般的響聲震得耳膜發痛,伴隨着的還有玻璃破碎般的咔嚓聲。

許林雙眼猛然閃過一道寒光,隨即身子便欺身而上。“給我散。”

如同不可抗拒的天威,許林話音剛落,那仙獸和魂印兩者瞬間便給許林讓開的一條通道,隨着許林的前行,沿途的仙獸和魂印都急速融入許林拳頭之中,眨眼間許林便彷彿耀眼的天神,連高空中的太陽都在剎那間失去光輝。

“破。”

震人心神的聲音在耳旁炸響,隨即那強悍的結界便急速消融,龐大的威勢席捲向四周。

龐大的衝擊波攜帶着巨力,瞬間就將十幾個老頭衝的七零八落。

許林如同無敵的戰神,渾身散發着駭人的氣勢。

那十幾個中老年驚怒的望着許林。“你是什麼人?”

許林嘴角微微翹起。“沒事,就是過來玩玩。”

說着話,陳楓的身影從許林的背後緩緩出現。

陳楓此時似乎是明白了許林的良苦用心,顯出身影后立馬便苦着一張臉。“各位長輩,對不住了,我攔不住我大哥啊,他的脾氣還是那麼的暴躁,沒辦法啊。”

“你大哥?大帝你什麼時候有一個大哥了。”一個老頭滿臉的不相信。

陳楓只是淡淡的一笑。“我認得大哥。好了,不說了,各位長輩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趕緊把這個結界修好吧,我還要去朝堂,你們去通知一下各級官員半小時後上朝,不來的後果自負。”

等說到最後的時候,許林都能聽到所隱含的陣陣寒氣。

說完,陳楓看了一眼這十幾個老頭,隨即便快速往皇宮內部飛去,許林他們快速跟上。

在陳楓後面飛行的許林臉上浮現一股笑意。“這小子還挺聰明的,居然猜到了我這次是給他撐腰的,助他真正的掌控帝位,排除異己。”

見陳楓帶着衆人遠去,那些老頭臉上浮現一股陰晴不定之色。“怎麼辦,看來這皇宮是要變天了,趕緊通知國師吧。”

“我早就通知了,只是還沒有回信,恐怕國師也遇到了什麼麻煩,我看剛纔那個男子實力就不比國師差。”


“好了,別說了,最後不管是誰勝了都跟咱沒太大關係,跟着誰咱們不都是混嗎,趕緊將結界修復好。”

十幾個老頭都點了點頭,隨即便投入到修復結界之中。

陳楓帶着許林等人來到了一個最高的宮殿前。

這座宮殿極是龐大,四周佈滿了各種逼真的浮雕,蘊含着淡淡的靈力波動,卻也不是什麼凡品,恐怕這浮雕裏面已經佈置了不知有多少的禁制,來保護宮殿。

高達數十米的宮殿之上纏滿了龍紋,而在那龍紋中還蘊含着濃郁的龍氣,恐怕這些龍紋也是出自於大師之手,內蘊強悍龍魂。

三字金色大匾橫掛在大門之上。蒼龍殿。

陳楓他們穩穩的落在宮殿前面的廣場上。“這是先帝請獸神佈置的,可接星域蒼龍之力。”

許林點了點頭,恐怕這等威勢的陣法也只有蒼龍能夠擁有佈置的能力了。

沿途中走過的侍女都恭敬的對陳楓行禮,不過許林卻從他們眼中看到了不屑,看來行禮也只是表面工作罷了。

許林冷哼了一下。“過了今天這種情況便不會在發生,不過這還要靠你自己,至於我今天就給你免費當個打手吧。”

陳楓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到寒光。“是我的東西誰也奪不走,今天我就讓這些小人的陰謀破滅。”隨即陳楓便推門走進了大殿。

大殿很是寬廣,在一個三米多高的平臺上豎立着一個奢華的王座。

兩排九根暗紅大柱將整個大殿支撐,陣陣威嚴雄渾的氣息在大殿中瀰漫。

陳楓兩腳微踏,閃身間便坐在了王座之上,許林他們都站在陳楓的身後。

“大哥,委屈你一下。”

許林淡淡一笑。“沒事。先處理好眼前的事。”

很快便有幾道流光由遠而近,眨眼間便來到了大殿之上。

而許林始終平靜,淡淡的看着下方的天辰帝國官員。

隨着時間的度過,這下方的官員可就有些受不了了。


“國師吶,怎麼就他一個小屁孩。”

“不知道,太師你知道嗎?”

一個身高不到一米五的老頭捋捋自己花白的鬍子,眼中露出思索之色。“老夫也不知道,先看看再說吧,看看他到底要玩什麼花樣。”


身後的官員聽到此話都安靜了下來,看來這太師還是挺有威信的。

半小時一晃而過,陳楓緩緩的直起身子,雙眼如刀般的掃視着下方。

“這次上朝我是要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國師龐泰在不久前已經身死,而且那個天雷宗的南宮極也死亡了。”

“什麼?”陳楓的話音剛落,下方大殿便如同炸開了一般。

陳楓眼中猛然閃過一道寒光。“都給我安靜。”

“我只是通知你們一下,還有個心理準備,對了,還有誰沒上朝,沒來的話以後就不用來了,事後我會安排人處理這件事情的。不過現在咱們該說正事了。”

“國師死亡了,但是誰來擔任國師吶?長老會都在閉關,沒空理我們,所以這事只有靠我們自己決定了。”

陳楓眼中冷冽盡顯。“人選的事我也不用你們傷腦筋了,我已經找好了,就是我大哥。”

隨即許林便是一指身後的許林。“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

“大帝,我認爲不妥,這人我們不知根不知底,恐怕會對帝國不利啊。”

陳楓冷笑了一下。“我知道底子就行了。”

“可是他的實力不足以擔任國師,所以這事不妥。”

“他的實力不行?國師就是被他殺的,實話告訴你們,國師想要殺本帝,是大哥救駕及時。”

“什麼?”

陳楓露出了不耐煩之色。“還有誰要說的,趕緊說,別怪我沒給機會。”

全世界唯你令我心歡喜 他殺了國師,那可是叛逆之罪啊,來人哪,趕緊將他殺了。”

“我看誰敢?”陳楓雙眼一瞪,身上充滿了一股煞氣。

看到許林哲樣,太師不屑的看了看陳楓。 鬼事手札 就你啊,實話告訴你,你就是個傀儡,還想翻身,做夢吧,你的小算盤打得挺響,可是卻是來錯了地方。”

“神衛。”太師一聲高喝,隨即便有數道黑影從虛空中涌現。

陳楓眼露寒光。“神衛給我殺了太師。”

不過好像陳楓的話並沒有什麼作用,神衛穿着一身的鎧甲疾速衝向陳楓。

醫妃翻身:誤惹冷情殿下 。“這是你們自作自受,大哥,交給你了。”

許林輕輕的點了點頭。“天罡你們三個去。”

隨即天罡三人便化作一道殘影,眨眼間便和神衛打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