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生,老爺子說話一向雷厲風行,你們要想繼續留在蘇家,就要儘快把這件事情解決了。”

“好了,好了,我們還有工作要忙,就不打擾你們想辦法了。”

衆親戚說着紛紛起身,迅速離開了會議室。

蘇江面如死灰,咬牙切齒的說道:“爲什麼楊經理非要蘇妲己做負責人?難道他們倆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嗎?”

蘇同生哼了一聲,說道:“我看蘇妲己那個賤人肯定跟楊經理有一腿,凌羽楓那個窩囊廢,腦袋上面都綠油油一片了。”

…… 蘇江嘆了一口氣,說道:“老爺子的話說的很明確了,只能去請蘇妲己出面。”


蘇同生一想到要親自去請蘇妲己,就覺得腦袋生疼,如果早知道會是現在這樣的困境,昨天晚上他幹嘛要打那個損人電話?豈不是斷掉了他的後路嗎?

“我給她打個電話吧。”蘇同生有氣無力的說道。

蘇妲己在家顯得很鬱悶,連看電視都沒有勁頭。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正準備去接,凌羽楓突然拿過了手機,說道:“蘇同生的電話,我來接。”

說着接通電話,並開了擴音。

“妲己,你現在沒事的話,到公司來一趟。”蘇同生的語氣很傲慢。

蘇妲己聽到這話,心中更加來氣,心想,蘇同生使壞,把她的負責人身份換掉了,現在還想讓她去公司,繼續受他的氣嗎?


剛想拒絕,凌羽楓示意她不要說話。

只聽凌羽楓淡淡的說道:“不好意思,妲己現在身體不舒服,感冒了,所以去不了公司。”

“感冒?哼,凌羽楓,你這個窩囊廢,趕快把電話給蘇妲己。”蘇同生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凌羽楓什麼都沒說,直接掛掉了電話,隨手關了機。


蘇妲己看到這裏,有些疑惑的說道:“幹嘛關機啊?”

“你知道蘇同生爲什麼打這個電話嗎?我想應該是雲海公司不想和他談,他沒有辦法,只好來求你了。”凌羽楓淡淡說道。

“真的假的?”蘇妲己有些懷疑。

“真的。”

蘇妲己趕緊從沙發上站起來,着急的說道:“那我們還等什麼呀?趕緊去公司啊。”

“不用着急,現在最着急的是他們,而且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老爺子肯定也生氣了,不然蘇同生不會給你打電話的。他都已經把你的負責人給剝奪了,難道你還打算去幫他嗎?”凌羽楓說道。

蘇妲己細想了一下凌羽楓的話,倒顯得有些猶豫了,畢竟她也是蘇家人,不能眼睜睜看着蘇家沒落。

“那現在怎麼辦?”蘇妲己問道。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悠悠的說道:“你放心,蘇同生會親自上門來求你的。”

“可……”蘇妲己還是有些擔憂。

“別擔心了,我跟你說過了,雲海公司的董事長跟我關係很鐵,不會有問題的。”凌羽楓說道。

蘇妲己似乎想到了什麼,朝着凌羽楓笑了笑,說道:“真沒有看出來,原來你的心思還挺縝密的。”

凌羽楓淡淡笑笑,沒有說話。

另一邊,蘇同生沒想到凌羽楓竟然直接掛掉了電話,等到他再打過去的時候,提示已關機。

蘇同生氣憤的直接把手機摔在了地上,瞬間報銷。

“這個窩囊廢,越來越猖狂了,連我的電話都敢掛,我看他真是活膩歪了。”蘇同生越說越憤怒。

蘇江還算冷靜,他很清楚如果蘇妲己不出面,那他們父子倆可就真的要被趕出蘇家了。

“同生,蘇妲己不願意嗎?”蘇江問道。

蘇同生搖搖頭,說道:“蘇妲己沒有接電話,是凌羽楓接的,那個廢物說蘇妲己身體不舒服,感冒了。”

蘇江皺起了眉頭,說道:“爲什麼偏偏這個時候感冒?我看她絕對是裝的。哼!”

心中雖然不爽,但這事關係到他們父子倆以後在蘇家的前程。

“同生,我們親自上門去找她。”蘇江想了一下,說道。

蘇同生有些不情願,但他也想不到其他辦法了,只能如此。

教練,我沒吃! ,很是簡陋。

蘇同生父子倆臉上同時露出了嫌棄的樣子,蘇江還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不耐煩的說道:“這種地方簡直就是乞丐住的地方,真是爲蘇家丟臉。”

蘇同生也跟着嘲笑道:“他們家現在在公司一個月也就能拿幾千塊錢,這點錢他們還想住上大別墅嗎?有這裏當狗窩就夠他們燒高香了。”

“難道他們還想住到雲端小區嗎?”

雲端小區是東海市最高檔的小區,那裏的業主非富即貴。

蘇老爺子一直都想要住進去,可惜身份和地位還達不到,蘇家人都知道,老爺子最想要的願望,就是有生之年能夠住進雲端別墅小區。

到了門口,蘇同生大力的在門上錘了幾下。

蘇妲己和凌羽楓正在客廳沙發上坐着,一聽到這種敲門方式,就知道是蘇同生父子來了,凌羽楓示意蘇妲己回臥室,他來接待。

一打開門,蘇同生就怒氣的說道:“凌羽楓,你爲什麼掛我電話?你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話音剛落,蘇同生就憤怒的握緊了拳頭,準備給凌羽楓一拳,但他的拳頭剛剛打出,凌羽楓一腳就踹到了他的肚子上。

只聽“噗呲”一聲,竟把蘇同生給踹出個屁來。

與此同時,蘇同生那一拳頭偏離了方向,砸在了門框上,一陣生疼傳來,疼的蘇同生齜牙咧嘴。

蘇江迅速上前,怒罵道:“你這個窩囊廢,竟然對我兒子動手,你活的不耐煩了吧?”

凌羽楓冷峻的眼神射過去,冷聲道:“閉嘴,不然跟他一樣的後果。”

蘇江渾身一震,他一直都把凌羽楓當成了窩囊廢,沒想到這窩囊廢兇起來,如此恐怖。

蘇同生此時捂着肚子,怒目瞪着凌羽楓說道:“凌羽楓,你真是反了天了,竟敢動手打人。”

“你們來求人,態度還這麼傲慢,這是求人該有的態度嗎?難道你們還不清楚自己的處境嗎?真的想被老爺子趕出家門嗎?” 寧小閑御神錄

蘇同生父子聽到這話,微微一怔,他們也清楚,此次前來的目的。

蘇江冷哼了一聲,說道:“凌羽楓,我們不是找你的,我們來找蘇妲己,讓她出來。”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妲己是我妻子,現在她生病了,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來處理。”

“妻子?哼,凌羽楓,你還好意思說這話,你這個吃軟飯的小白臉,真是丟我們男人的臉。”蘇同生一臉嘲笑。

蘇江也跟着說道:“蘇妲己同意你這麼叫她了嗎?我告訴你真相吧,蘇妲己之所以能夠跟雲海公司談下合作,她可是出賣了色相,你現在腦袋上面都綠油油一片了。”

…… 凌羽楓皺起了眉頭,項目的合同,凌羽楓心中很清楚,是怎麼回事。

蘇江竟然如此的污衊蘇妲己,凌羽楓慢慢走到了蘇江跟前,眼神冷峻,帶着殺意。

蘇江渾身一震,不由得往後退了兩步,聲音顫抖着道:“你要做什麼?”

凌羽楓冷冷的說道:“我警告你,不要胡說八道,不然後果自負。”

蘇江嚥了一口唾沫,不敢再亂說話。

“你們站在門口乾嘛?”李文淑和蘇海這時回來了。

“蘇海,你女婿打了我兒子,哼!”蘇江看到蘇海,馬上有了一種優越感,傲慢的說道。

兩人雖然一起長大,但蘇海從小就懦弱,蘇江經常欺負蘇海,蘇海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到了中年,依然如此。

“凌羽楓,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蘇海瞪了一眼凌羽楓,身邊的李文淑卻擺了擺手,看着蘇江說道:“大哥,你兒子爲什麼被打,難道你不清楚嗎?我看你兒子心術不正,就是欠打!”

蘇江聽到這話,氣的渾身發抖,指着李文淑怒道:“你……”

李文淑不甘示弱的說道:“怎麼?難道我說錯了嗎?我告訴你,這裏是我家,我們家容不下你們兩位大神,請便吧。”

蘇海這時有些疑惑的說道:“大哥,你從來不來我們家的,今天怎麼會突然前來?是有什麼事嗎?”

蘇江和蘇同生互相看了一眼,臉露尷尬。

凌羽楓說道:“雲海公司聽說項目換了負責人,所以擱置了合作,他們此次前來,是要找妲己幫忙,老爺子估計也很生氣吧?”

李文淑一聽這話,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邊笑邊說道:“大哥,你們竟然也有求我們的時候,真是萬萬沒有想到啊。”

蘇江父子倆在蘇家的前途現在在蘇妲己手裏,他雖然很生氣,但也不敢反駁李文淑的話。

想了一下,蘇江慢慢的說道:“蘇海,以前我確實有些事做的很過分,我向你道歉,看在我們兄弟的份上,就幫幫大哥吧。”

蘇海倒是愣住了,從小到大,蘇江從來沒有對蘇海如此客氣過,蘇海反而有點不適應。

蘇同生把頭低了下來,這種情況,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丟人了。

蘇海看着蘇江說道:“大哥,你能有這樣的態度,爸那邊給的壓力,應該不小吧?”

蘇江知道隱瞞不住,說道:“爸已經下了死命令,如果這次挽回不了合作,我們就要被趕出蘇家了。”

凌羽楓微微有些驚訝,他雖然想到了老爺子肯定會施壓,但卻想不到老爺子竟然會這麼狠。

“你們自己拉的屎,爲什麼要讓我們家幫你們擦屁股?以前你是怎麼對我們家的?難道你都忘了嗎?我們不幫!”李文淑好不容易逮着一個機會,豈有不發泄的道理?

“弟妹啊,這次合作可不是我們一家的事,這關乎到整個蘇家,如果合作失敗了,你們家也會受到影響的。”蘇江放低了姿態,說道。

李文淑想了一下,確實對他們家也有影響,如果項目繼續讓蘇妲己負責,那他們得到的可不是一點點了。

“妲己在哪?”李文淑問道。

“生病了,在臥室躺着。”凌羽楓回答。

“什麼?生病了,你怎麼不告訴我?我去看看。”說着李文淑迅速跑進了房間。

房間裏,蘇妲己正躺在牀上悠閒自在的玩着手機。

李文淑一愣,坐到牀邊,在蘇妲己額頭上摸了摸,疑惑的說道:“你不是感冒生病了嗎?”

蘇妲己微微一笑,說道:“我沒病,這都是凌羽楓安排的。”

“窩囊廢安排的?”李文淑想了一下,隨即就明白了過來,嘖嘖了兩聲,說道:“沒想到這個窩囊廢也並不是一無是處啊。”

蘇妲己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滿的說道:“媽,你對他有太多的偏見了,而且他不是窩囊廢,你以後不要再這麼說了。”

李文淑輕蔑的哼了一聲,說道:“妲己啊,不能因爲一次的閃光,就能改變窩囊廢的身份吧?這幾年來,他都爲咱們家做了什麼貢獻啊。妲己,你不會真對他產生感情了吧?”

“媽,我們結婚都已經三年時間了,怎麼可能一點感情都沒有?”蘇妲己無奈的說道。

李文淑還想着找個機會,讓蘇妲己和凌羽楓離婚,現在蘇妲己對凌羽楓的感情慢慢在改變,這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妲己,你可要擦亮你的眼睛啊,窩囊廢永遠都是窩囊廢,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論何為操蛋 ?”李文淑哀其不爭的說道。

蘇妲己突然替凌羽楓感到不公平,如果李文淑知道雲海公司的合同是因爲凌羽楓才談下來,李文淑肯定會對凌羽楓刮目相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