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也去廚房幫忙吧?”喬文乃臉蛋一紅,猶豫了下說道。

她明明對葉蕭有很多話想說,可是當見到了葉蕭的時候,大腦卻陷入了一片空白。

這種感覺讓她又羞又窘,不由得耳根發燙,只想快速地逃跑離開這裏。

喬文乃今天穿了一身碎花長裙,簡約時尚的小白鞋,長長的頭髮在腦後紮成了一個馬尾,顯得既青春又可愛,十分養眼。

就連葉蕭也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她本是一個清秀如水的姑娘,無論何時何地,都透着一股書卷的香氣,溫和而內秀。

這樣的氣息,葉蕭只有在小班昭的身上感受到過。

“小班昭…”葉蕭看着喬文乃,突然眼中閃過一絲恍惚,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

這一刻,眼前的喬文乃與葉蕭記憶中班昭的身影,無限重合起來。

在葉蕭的記憶裏,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覺得喬文乃與小班昭有一點神似,但無論是在面容還是氣質上,都有明顯的不同。

可是現在,在葉蕭吸收了第一塊玲瓏十二章之後,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就變得特別的強烈。


“葉大哥?你是在叫我嗎?”喬文乃愣了一下,有些疑惑地問道。

“沒什麼,可能…我認錯人了。”葉蕭愣了一下,隨即嘆了一口氣,尷尬地笑了笑。

班昭是大漢王朝的史聖,飛昇仙界的仙人,一生驚才豔豔,是所有人心中女神一般的人物。

喬文乃則是一個普通的圖書館管理員,沒有任何顯赫的家世,父親是個爛的不能再爛的人渣。

兩個人多的生活軌跡,完全沒有相同的地方。

這中間的間隔也差了整整兩千年。

可自己卻三番兩次在喬文乃的身上看到了小班昭的影子。

難道真的只是錯覺?

“那…我先去廚房了…”喬文乃被葉蕭盯着有些不好意思,耳根瞬間紅了,小聲說道。

“等等,你看你認不認識這件東西。”葉蕭叫住了少女,說道。

隨即,他的念頭一動,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代表白起的戰將玉牌,遞給了喬文乃。

被葉蕭吸光了征伐之氣,白起的玉牌已經變得暗淡無光,就像是一塊廉價的玉石,顯得毫不起眼。

“這是什麼?”喬文乃疑惑地接過玉牌仔細端詳了一番,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不認識…”

“真的不認識?一點印象也沒有嗎?”葉蕭還不死心,繼續問道。

“葉大哥,我應該認識這個玉牌嗎?”喬文乃眨着美眸,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果然,是我的錯覺。”葉蕭搖了搖頭,有些自嘲地說道。

班昭兩千年前就已經飛昇了,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

可就在葉蕭要收起玉牌的時候,異變突起。

原本暗淡的玉牌,猛地爆發出一陣奪目的光彩。

“怎麼了?”喬文乃被這突然而來的變故嚇了一跳。

“噌”

下一刻,玉牌化作一道光芒,從喬文乃的胸口沒入。

這一瞬間,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到連葉蕭都沒有來的及做出反應。


“葉大哥,剛剛的那道光是什麼?他怎麼跑到我的身體裏面了?現在怎麼辦?”喬文乃着急地說道。

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面。

一塊玉佩,竟然化作一道光飛到她的身體裏。

這樣的事情,只有在哈利波特里纔會發生吧!

“不要慌,你現在的感覺怎麼樣?”葉蕭問道。

“嗯…沒有不舒服,反而感覺身體暖暖的。”喬文乃稍稍冷靜了下來,想了想,回答道。

“先不要說話,深呼吸…”葉蕭走到喬文乃的身邊,將手掌按在喬文乃的胸前。

一股真氣帶着神識從掌心中發出,進入到喬文乃的身體裏。

真氣入體,喬文乃身體中的經脈,肌肉在葉蕭的眼中逐漸清晰起來。

只見,在喬文乃的丹田處,有一個乳白色的亮點,正隨着女孩的呼吸,一閃一閃地發出光芒。

這個亮點,正是消失不見的白起玉牌。

葉蕭操縱着真氣試着與玉牌溝通,可是嘗試了幾次,白起玉牌都沒有任何反應,彷彿陷入了沉睡。

更讓葉蕭驚訝的是,白起玉牌彷彿與喬文乃的靈魂相融,成爲了她靈魂的一部分。

“這是,認主了!”葉蕭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泛起滔天巨浪。

玲瓏十二章是班昭的本命法寶,根本不可能認班昭以外的人爲主。

無論是葉蕭也好,諸葛良才也罷,他們能做到的也只是用手段來驅動玲瓏十二章,並不能真正讓十二章認主。

可眼下,這塊白起玉牌竟然認喬文乃爲主了!

難道眼前的喬文乃是小班昭轉世投胎?

不過,這個想法一經出現,葉蕭就立馬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在葉蕭的認知裏,仙人便是長生不死的存在。

如果飛昇仙界,連長生不死都做不到,那還算哪門子的仙人?

無數驚才豔豔的修煉者,努力修煉,爲的不就是飛昇仙界,可以長生不死嗎?

聖尊异世重生 葉大哥,難道…很嚴重?” 菜鳥醫學生

“應該沒有什麼事情,不過,那個玉牌暫時是取不出來了。”葉蕭回過神來,無奈的說道。

“那玉牌到底是什麼啊?”聽到玉牌暫時取不出來,喬文乃不免有些沮喪,問道。

“你有沒有聽過玲瓏十二章?”葉蕭問道。

“是班昭大人制作的玲瓏十二章嗎?我在歷史書上看到過。”喬文乃點了點頭說道。

“嗯,那塊玉牌就是玲瓏十二章的第一章,白起篇。”葉蕭淡淡地說道。

“什麼…這可是國寶級的文物…”喬文乃只覺得一陣暈眩。



正在,四合院的門打開了,拓跋傾城亮閃閃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兩人,臉上掛着不懷好意的笑。

“啊…傾城姐姐…”喬文乃的臉瞬間通紅。

她這才意識到,葉蕭的大手正按在自己胸口的位置上,兩個人的距離離得太近,近到可以感受到雙方的鼻息。

“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拓跋傾城眯着眼睛笑着說道。 “不是…的,傾城姐姐,不要誤會,剛剛有一塊玉牌飛到我身體裏去了,葉大哥只是幫我檢查一下身體…”喬文乃急忙後退了兩步,小臉紅成了一個大蘋果,趕忙解釋道。


“哦?只是…檢查一下身體啊…醫生和病人的那種PLAY?”拓跋傾城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喬文乃,故意把尾音拖得長長的,臉上笑意更濃,說道,“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現在就走,你們繼續…”

“傾城姐…真的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喬文乃又羞又急,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那你說說,我想的是什麼樣子…”拓跋傾城咯咯笑着追問道。

“傾城姐…就是…你懂得…那個…”

“你說的那個到底是哪個?”

“就是…”



“好了,你在門口站了足足有十分鐘,該看的應該也都看到了,就不要再裝糊塗了…”葉蕭無奈地搖了搖頭,毫不給情面地拆穿了拓跋傾城的謊言。

從拓跋傾城上八十八樓的那一刻起,葉蕭的神識就已經發現了她。

只不過讓葉蕭有些驚訝的是,拓跋傾城是竟然認識喬文乃的,而且看起來兩人的關係還不錯。

“我這不是看你跟喬小姐氣氛正好,怕打擾你們倆嗎?”拓跋傾城收起了笑容,換上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說道。

拓跋傾城本就是一個誘人的魔女,此刻裝出一副楚楚可憐樣子,更是撩動人的心絃,不管是誰,在心裏面都會憐愛。

“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可是葉蕭卻完全不爲所動,彷彿沒有看到一樣,自顧自地問道。

“怎麼?我來就一定有事找你嗎?我就不能找鬱仙子有事?”拓跋傾城臉上再次變幻出笑容,笑嘻嘻地反問道。

“鬱盈盈在廚房。”葉蕭臉色不變,依然淡定地說道。

“咦?葉先生難道不好奇,我找鬱仙子有什麼事嗎?”鬱盈盈笑嘻嘻地說道,“說不定這件事情與葉先生有關呢?比如說今晚輪到誰陪葉先生…”

聽到拓跋傾城這麼說話,葉蕭一直板着的嘴角有了一絲抽搐。

不得不承認,拓跋傾城是葉蕭遇到過的最難纏的女人!

如果這個女人是敵人的話,葉蕭一套開山闢海裂空天地滅總能夠換得耳根清淨。


偏偏拓跋傾城是朋友,是盟友,是鏡主安排在葉蕭身邊的人。

可最讓葉蕭無語的是——拓跋傾城彷彿沒有下限!

一旦被她的話牽着鼻子走,就連活了五千年的葉蕭也會感到頭疼。

“說正事!如果不說,我可要走了。”葉蕭強行平復了嘴角的抽搐,板着臉說道。

“啊咧!葉先生不等一下鬱仙子的愛心料理?根據我們星閣的情報,鬱仙子在這之前可從來沒有下個廚房呢?”拓跋傾城笑嘻嘻地說道。

“…”葉蕭沒有說話,搖了搖頭,邁步向着門外走去。

“葉大哥…”喬文乃手足無措地喊道,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跟着葉蕭離開,還是留下。

“好了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正氣盟的洪長老無論如何都想見你一面,這次能夠消滅天魔,全是你的功勞,所以他們想要給你一些嘉獎。只不過名是沒辦法給你了,畢竟天魔的消息過於可怕,會造成普通人的恐慌,所以對外隱瞞了這件事,不過,物質獎勵…”

見到葉蕭真的要走,拓跋傾城這才收起一副嬉鬧的樣子,有些無奈地說道。

“算了吧,太麻煩了。”葉蕭停下了腳步,打斷了拓跋傾城的話,淡淡說道,“不過是一隻天魔而已,沒必要搞得那麼複雜。”

葉蕭跟正氣盟打過幾次交道,深知這些在地球修煉界掙扎的組織到底有多窮。

更何況,葉蕭殺了四個秩序者,搶走了他們的儲物戒指,已經不再是剛回到地球時候的一窮二白了。

因此對於正氣盟提供的東西,葉蕭還真有點看不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