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傾雪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她並未再提重生之事,江沉也十分自覺地將這件事埋在心底。

江沉呆呆的坐了好一會。

本來,他是不相信那虛無縹緲的重生之說,他也只是將慕傾雪當成一根救命稻草。


可是那篇功法《造化·逆神篇》卻讓江沉徹底相信了。

神州大地之上的功法,除了不入流的功法之外,大抵分爲天地玄黃四階,每階又有上中下三品。

逍遙王的家傳功法《麒麟相》是玄級上品功法,在大御王朝中已是頂級了。

但是這《造化·逆神篇》遠遠超越《麒麟相》,是神帝級功法,在修煉的一瞬間,江沉就能理解其中的一切,徹底融會貫通。

這與見解,經驗無關,這是他的功法,無論前世今生都是他的。

“大黑,招焱!我們走,去砸場子去!”

忽的,江沉的眼睛裏閃過一抹狠辣。

報仇不隔夜,更不要說已經過去三天了。

有招焱這個大高手在,江沉不介意先收點利息……至於付玉堂和南宮情兩人,江沉要慢慢的折磨他們。

少年意氣,哪裏懂得隱忍?

“汪汪汪!”

大黑狗聞言,耳朵一下子支棱起來,幾步就跳到江沉的面前,眼睛裏流露出一抹躍躍欲試的神色。

“你這傢伙,不會也……”

看着大黑狗臉上那極具人性化的表情,江沉的臉色呆滯了。

“汪汪汪!”

大黑狗眉開眼笑,連忙的點頭。

江沉的臉色黑了黑:“爲什麼我沒重生?”

“不過無妨,傾雪說我日後是神界大帝,那我就一定會成爲神界大帝。”

江沉豪情萬丈,他一手牽着大黑狗,身後跟着招焱,便走出了逍遙王府。

三天過去了。

江沉與慕傾雪的事情,並未在金陵城中流傳。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江沉和慕傾雪的事情若是宣揚出去,固然能引得一些個熱血青年來找麻煩,但卻無疑化解了逍遙王府的困境。

有慕傾雪這尊大神在,誰敢動逍遙王府?

無論南宮情還是付玉堂都不傻,他們自然不會說出這件事的。

但是,逍遙王世子與南宮世家小公主退婚的事情,卻被人繪聲繪色的宣揚開來,傳聞中的江沉,已然是一個薄情寡義,軟弱無能的廢物。

爲了討好付玉堂,讓付玉堂做他的靠山,江沉主動與南宮情解除婚姻,將南宮情送給了付玉堂。

在傳聞之中,南宮情已然成爲受害者。

“江沉這個軟弱無能的廢物竟然出門了!”

“爲了討好武功府的大人,竟然將未婚妻送了出去,這樣的人,還配當人嗎?”

“可憐南宮姑娘對世子一往情深,卻不料他竟然這般薄情寡義!”

“呸!什麼世子,我看就是一坨屎。”

江沉本就是紈絝,在金陵城中聲名狼藉,現在逍遙王府衰敗,平日中藏在心底的罵聲統統被宣泄出來。

“我是薄情寡義軟弱無能的廢物?”

江沉的臉上流露出一抹陰狠的笑,“還把未婚妻送給別人?”

“大黑,跟我去咬人!”

江沉心中有氣,卻並未拿周圍百姓撒氣。

“汪汪汪!”

大黑狗不滿的叫了幾聲。

“主子,大黑說它是黑帝大人。”

招焱是妖族,能聽懂大黑的叫聲。

“管它是黑帝白帝,會咬人的狗才是好狗。”

“天池商行,南宮天池創立的商行。就是這裏了。”

來到一座富麗堂皇的樓閣之前,江沉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招焱,給我砸!”

“是!”

招焱眼中閃過一抹興奮。

轟!

招焱一出手,就將天池商行的招牌砸了。

“大膽!竟敢在天池商行鬧事!”

天池商行的人反應極快,此時已經有十幾個護衛衝了出來。

“大御武功府辦事,閒雜人等,滾!”

招焱取出武功府長老的令牌,招焱的另外一重身份,是武功府長老。

剛剛要反抗的商行護衛見到那塊令牌,瞬間打了一個激靈,哆哆嗦嗦的退到一邊去。

“去吧,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江沉一腳踢在大黑狗後腿上。

“汪汪汪!”

這裏的垃圾,黑帝大人我豈能看得上?

大黑狗撇了撇嘴,然後它看着一邊的護衛,嘴角流出了哈喇子。


那個被大黑狗盯上的護衛,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聯想到這三天城中傳聞,不少人都看出來了,什麼武功府辦事,分明是這位逍遙王世子上門尋仇了。

“主子,要不要將這裏搬空了?”

招焱躍躍欲試。

“哼。”

江沉的眼睛一閃過一抹暴虐,道:“我家狗都看不上的垃圾,搬回去作甚?一把火燒了!”

大黑眼中的不屑,江沉當然看在眼中。

逍遙王功勳蓋世,家財萬貫,江沉什麼沒見過,這區區一個商行分會的東西,還不入他的法眼。

現在逍遙王府勢單力薄,就算是將這裏搬空了,也會吐出去的。

按照江沉的心性,他來此不是搶劫,而是尋仇。

不如一把火,統統燒了。

“大膽江沉,你還有臉來我南宮世家的地方鬧事!”

天池商行的大掌櫃見狀,大聲呵斥。

“汪!”

大黑狗一個虎撲就將那元海境一重的大掌櫃的撲倒在地,一屁股坐在他的身上,任憑大掌櫃的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開來。

“江沉的狗怎麼變得這麼厲害!”

周圍圍觀的人對大黑並不陌生,平日江沉縱狗咬人,橫行金陵,大黑也算是明星狗了。

大黑雖然兇狠,但還不是武者的對手,卻不料今日一撲就制伏一尊元海境的武者。

“南宮世家的地方?”

江沉一腳踩在大掌櫃的臉上,獰笑道:“沒有我逍遙王府,南宮世家算個屁!”

“說我軟弱無能,薄情寡義?好,今日本世子就薄情寡義一個給你們看看!”

“招焱,燒!”

江沉肆無忌憚的大笑道:“從今日起,南宮世家在金陵城的產業,小爺我一家一家的燒!”

江沉留着南宮情,沒有讓慕傾雪殺了她,就是讓她看到這一幕。

江沉的報復,絕對比殺了她更讓她難受。

…… 熊熊的烈火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吞噬了南宮世家的天池商行。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哆哆嗦嗦的看着這位肆無忌憚的逍遙王世子。

這樣的人,軟弱無能?

此刻,商行的護衛統統躺在地上動彈不得,南宮世家的高層,則是被招焱一根一根捏碎了骨頭,軟在地上直哼哼。

殺人報仇?那反倒落了下成。

“大膽江沉,竟然在王都縱火鬧事!”

一隊大約二十人的黑甲軍士趕到這裏,這是金陵城的城衛軍,維護城中治安。

平日江沉在金陵胡作非爲的時候,他們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現在,逍遙王府衰敗,江沉爲保平安將未婚妻都送人,逍遙王是真的不行了。

這城衛軍也敢來找江沉的麻煩了。

“王都中鬧事?”

江沉晃了晃那代表大御武功府長老的令牌,森然道:“周肅,睜大你的也安靜好好看看!大御武功府長老在此辦事。南宮世家的商行不是本世子燒的,是招焱長老代表大御武功府燒的!”


南宮情加入武功府,不是以人上人自居嗎?

那麼江沉就用武功府這座大山,毀了她的家族。

商行大掌櫃的要哭了,武功府燒的?南宮世家連說理的地方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