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老大,有人要搶你們小區的房子,江河哥去的時候,正趕上他們去收你家的房子,江河哥當時二話沒說就和他們幹了起來,我知道我們兩個人不是他們一幫人的對手,所以我被干翻之後,才想到要趕快跑回來報信。」

「什麼?居然有人去海信園小區強收房子?真是找死。」江城怒目圓睜,他上輩子最虧欠的就是父母,這一世,他不想父母再次出現不測。

「跟我來。」

在聽完小孩所說之後,江城如一道流星般瞬間竄了出去,那速度之快,就算是這裡面最強大的武者也沒怎麼看清楚。

「今晚有仗打了,大家抄傢伙跟著江城老大走啊!」

等著二百餘位武者浩浩蕩蕩奔出來的時候,才發現江城早就消失在了茫茫夜幕之中。

「我去,這速度也太快了。」張志豆忍不住吐槽。

「小孩你對這裡比較熟悉,前面帶路,連我們老大的家人都敢欺負,真是找死。」

兩百餘名武者浩浩蕩蕩,在小孩的帶領下奔著海信園小區行去。

… 居然有人敢動自己的父母,這是江城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將速度催動到極致,江城如一隻獵豹一般飛速趕往海信園小區。

海信園小區離棚戶區不算太遠,再加上江城速度如電一般快,所以他在奔跑了半個時辰后,就看到了夜幕中的海信園小區。

陳大忠和他的手下來海城已經有三天了,就在前幾天,他的故鄉陽城那裡的蟲子忽然間就多了起來,那段時間,陽城內到處都有蟲子肆虐,街道上的蟲子漸漸的比人都多,陳大忠作為陽城第一大勢力的領袖,自然知道陽城守不住了,於是他乾脆拋棄了軍方,自己帶著一群手下來到海城發展。

他們一群武者來到海城后,本來以為可大展宏圖,可事情遠遠比他們想的更加複雜,如今海城內的各大勢力都已經逐漸穩定,想要在如此多的狼嘴裡分一塊肉,確實非常不容易,就算想奪取一塊地盤,也要好好斟酌一番。


於是,陳大忠把主意打到了這片無人關注的筒子樓來,這一片區域的大哥早在三天前就被他收買了,雖然這片小區已經破敗的不成樣子,可蒼蠅再小也是肉,陳大忠已經做好了準備,他要把海信園小區當做自己的第一個據點,以後,這裡也將作為陽城勢力的老巢,也將會是他人生輝煌的起點。

陳大忠帶領著弟兄們挨家挨戶敲門,或是利誘,或是威逼,一切都進展的很順利,直到他來到江城家門外的時候,才受到了不大不小的阻力。

就在陳大忠的兄弟敲江城家房門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竄出兩頭瘋狗,對著他們拳打腳踢,那一馬當先的小子還挺猛,拿著一把戰斧,上來就剁死了他的幾個兄弟。

在陳大忠親自出手后,終於制服了這個有些瘋狂的小子,陳大忠見江河拿的武器甚為不凡,所以沒敢輕易殺死他。

此刻的江河,已經被陳大忠打的有進氣沒出氣了,陳大忠是聰明人,他每敲開一處房門,便會將房間內的主人帶走,讓他們協助自己敲門,或者就在一旁站著給他充門面也好。

就這樣,陳大忠身後跟著的原住民越來越多,人都有從眾心理,小區內的居民見陳大忠身後跟著如此多的街坊,知道很多人都把房子轉讓了出來,他們一般會選擇少數服從多數,掙扎到最後無奈地打開房門,迎接陳大忠的人入住。

也就剛開始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困難,當陳大忠身後跟著的原住民越來越多的時候,讓居民開門也就變得越來越容易。

直到陳大忠敲到江城家門口的時候,他才遇到了大阻礙。先是莫名其妙遇到兩個瘋狗襲擊他,接著就是這家人不給他開門。

「老鄉,開門啊!我們是你的朋友,我們這次來的目的,是用糧食換房子的,你透過貓眼看看,你的好多街坊都用糧食換了房子,而且他們也都跟著我來了,這樣的好事現在可不好找了。」

陳大忠拍了幾下房門,可是房間沒有絲毫聲音。

「我說金鳳,你就趕緊開門吧!一套房子可以換半袋子大米,這種好事打著燈籠都沒處找了。」

說話的是金鳳的鄰居桂枝,他幫助陳大忠說好話都是有提成的,只要能哄騙金鳳開門,她就可以得到二碗大米。

過了好一會,房間內才傳來金鳳的聲音。

「你們走吧!我們不缺糧食,也不賣房子。」金鳳的聲音裡面隱藏著些許恐懼的味道,也不怪金鳳害怕,換了是誰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會恐懼。

「老鄉,開門吧!我們是好人,半袋大米換一間六十平的房子已經很划算了,我們絕對不騙人,不信你透過貓眼看看,你的好多鄰居都背著大米呢!」

「我們真不賣房子,你們還是走吧!」金鳳的聲音有些顫抖,像是在害怕。

「老鄉,這麼說就是你的不對了,我們好心好意來收你的房子,你居然把好心當做驢肝肺?再不開門我們開槍了。」

其他房主聽到這裡,都是敢怒不敢言,他們中大部分人都不想用房子換糧食,都是被陳大忠經過一番威逼利誘后才乖乖就範的。

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他們就算反抗也沒什麼用,反抗到最後甚至都可能丟掉性命。

「開槍?你開一下試試?」陳大忠也沒有想到,在這個窮人聚集的筒子樓里,居然有人敢頂撞他,陳大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在這時候大笑幾聲。

「小城,是你回來了嗎?這裡危險,你趕緊跑。」

「快跑,不要管我們。「

房間內傳來了金鳳和江大年焦急的聲音。

原來是這家主人的兒子,陳大忠嘴角劃過一抹不屑,聽著傳來的聲音還很稚嫩,一看就是個十**的小青年,不知深淺。

還真是不知者不畏,他陳大忠是堂堂a級武者,就算是在海城,那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沒人敢輕視他,更沒人敢威脅他。

「小子,你挺有種啊!在海城,還真沒幾個人敢這樣當面頂撞我。」人群自動讓出一片空白的空間,把江城和陳大忠裸、露在了眾人的視野當中。

「把我哥江河放了,我給你留個全屍。」江城看著躺在地上,氣息十分微弱的江河,雙拳緊緊握在了一起。

「這不是老江家那孩子嗎?腦子秀逗了不成?連a級武者都敢惹。」沒錯,陳大忠的胸前此刻正掛著一枚a級武者徽章,那徽章十分光亮耀眼,代表無比尊貴的身份。

「看著吧!老江家那孩子今天肯定會被打死,他居然敢這麼囂張的和一個a級武者說話。」海城的a級武者確實不多,每一個a級武者都是大人物,或者是各個大勢力的頂樑柱,或者是中小勢力的一家之主。

小區內的原住民大多認識江城,畢竟一個小區的人在一起生活了幾十年,說不熟悉那是不可能的,此刻所有人都開始為江城默哀,並把他當成了死人。

「哈哈哈!」陳大忠怒極反笑,他掃了一眼江城,瞬間便看到了江城胸前掛著的c級武者徽章,隨即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還真是不知者不畏,你一個小小的c級武者,居然也敢挑戰我的尊嚴,今天我就讓你知道咱們之間的差距是那天和地。」

陳大忠已經把江城看成了死人,a級武者和c級武者有著天壤之別,陳大忠相信他在一招之內就能幹死江城。

… 街坊鄰居們現在看江城,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得罪了a級武者,江城註定不會有一個好的結局,被直接一刀殺了都是輕的。

嘎吱!

江城家破舊的木門被打開,裡面走出兩個人,一個是苗金鳳,一個是江大年。

「各位老大你們行行好,我們家小城年輕氣盛,他不懂事,你們就放過他吧!」任憑江城父母說破了嘴,也沒人理他們,陳大忠的手甚至連正眼都沒看江大年一眼,街坊鄰居們都露出了同情的神情,但是沒一個敢出來說句話。

「街坊們,求求你們,幫我兒子說說情,他還是個孩子,他今年才二十歲,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街坊鄰居已經把江城當做了死人,況且江城的對手是一個a級武者,他們更不敢出頭說話,如今社會的人情太淡。

就在江城和陳大忠對峙的這一小會時間裡,外面忽然傳來陣陣吵鬧之聲,此刻夜幕降臨,晚上黑咕隆咚的,也見不到究竟是誰來了,反正遠處看去是一大片黑壓壓的人影。

「怎麼來了這麼多人?看樣子像是來鬧事的。」

「大晚上的,誰在外滿吵吵鬧鬧的?你出去看看。」陳大忠吩咐他的一個小弟出去看情況,那小弟還沒走出三樓,就被樓下面衝上來的人一腳踹了回來。

接著,一大群散發著恐怖氣息的武者從樓下闖了進來,把三樓圍了個水泄不通。

「老大,我們來了,我們來支援你了。」


「艹,欺負人都欺負到我們老大的家裡了,你們是不想活了吧??」

「連我們老大家的房子都敢來收,你們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們老大的名頭。」一大群武者吵吵鬧鬧,大聲呼和,幾乎要把房頂掀翻了。

陳大忠粗略的估算了一下,發現來的武者大概有兩百多人,陳大忠這次帶來收房子的手下,一共就五十多人,和這二百多個覺醒者對打,他絕對不是對手。

他沒想到他收這個小區的破爛房子,居然會為自己招惹來這麼多的覺醒者,可是自己究竟惹了誰?記憶中這片筒子樓里沒有什麼老大級別的人物啊!

「敢問諸位,誰是你們的老大?」陳大忠也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於是忍著氣問到。

「艹,你是傻叉嗎?我們老大站在你面前你看不見?」兩百多個武者齊聲吶喊,這威勢十分壯觀。

人群騷動了,街坊鄰居們議論紛紛。

陳大忠看了一眼,發現他前面就站著一個人,那人便是江城,一個胸前掛著c級武者徽章的傢伙。

這群武者的老大難道是眼前這個人?陳大忠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難道眼前這個咬牙切齒的傢伙是他們老大?

想到這裡,他不禁計上心頭,他用手指了指身前的江城。

「你是他們的老大?不如我們來一場單挑如何?」

「單挑?你是腦袋秀逗了嗎?江老大別聽他的,咱們兩百多人一快上,就算那口水都淹死他們。」

「單挑好啊!我們這兩百多人單挑你們那幾十個人。」一群武者哈哈大笑。

江城剛才一直沒有動手,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父母跑了出來,他怕他一動手后,自己會照顧不了父母。

等到這群白縣武者到來的時候,江城才微微鬆了口氣,他扭過頭來對著白龍說道:「將我爸媽送到樓下保護起來,這裡太亂。」

苗金鳳和江大年此刻有些傻眼,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突然間闖進來的二百多個武者都是江城的手下,他們的兒子才回來兩天,怎麼一下就成了兩百多個武者的老大?

街坊鄰居們此刻看江城的眼神也不一樣了,那眼睛裡面有深深的敬畏,在他們眼裡,現在的江城和陳大忠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目送父母離開三樓后,江城終於放下心來,他從後背抽出那把龍牙,黑色的刀鋒冰冷如鐵。

「你要單挑?那便單挑吧!」

江城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一刀砍向陳大忠的脖頸。

陳大忠也是用刀的,他不緊不慢的抽出自己的鋼刀,刀鋒上面冰寒氣息涌動,居然結了許多冰碴子,陳大忠覺醒的能力是冰,他如今已經是一個準a級武者,實力強悍無比。

不過陳大忠引以為傲的並不是他身為準a級武者這件事,而是他的從小到大學的一身武功。

陳大忠的父親就是一名國術高手,所以陳大忠受父親的影響,從小就喜愛武術,學武多年,在陳大忠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打遍陽城無敵手,他從那時起就被陽城武術界稱之為宗師,手底下功夫確實了得。

陳大忠的實力雖然是准a級武者的實力,可是讓他單挑一個s級武者,他也並沒有勝算。

所以,陳大忠在知道江城就是它們老大之後,最終選擇了單挑,因為他是陽城的單挑王,他有這個自信,就算是在海城,能夠打敗他的人也為數不多,一個手都能數的過來。

對方今天來了兩百多個武者,而自己這邊只來了五十多個武者,如果雙方對打起來,陳大忠這邊很有可能團滅。

在末世,覺醒者的地位十分之高,損失了一個覺醒者就等於損失了一股不小的戰鬥力,陳大忠可不想把自己的戰鬥力損失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擒賊先擒王,於是他選擇了單挑,想先乾死江城,其實他早就知道江城不是一個普通的c級武者,徽章並不能代表什麼,不過他對自己的實力更加自信,就算江城是個a/級武者,他也有把握一戰。

江城的刀很快,刀鋒上面黑色的火焰均勻流轉,陳大忠見江城的黑色腰刀砍了過來,嘴角劃過一抹不屑,他從小開始玩刀,看江城這平平常常的一刀砍過來,他直接走了一個上撩的刀術,后發先至,大開大合,刀背狠狠敲在了江城的刀鋒上。

倉啷啷!

兩把重刀交鋒,陳大忠感覺到了一股磅礴的氣勢,如大海,似大山,這種氣勢他只在他父親的身上感受到過。

嗓子眼一甜,一口鮮血就涌了出來,這是被江城那一刀震得,陳大忠丟不起這個人,於是他狠狠咽下了到嗓子眼的鮮血。

通過這一招的接觸,他了解到了江城的實力,那元氣的厚重程度甚至比s級武者都要雄厚,陳大忠心裡驚訝了一下之後,身體內的戰意也被徹底激發了出來。

… 聽說老大要和江城玩刀,陳大忠的小弟們都在心中冷笑起來,他們陽城敏幫在末世中行走的這兩個多月以來,但凡是單挑對打,他們老大還從來沒有輸過別人,甚至一個s級武者都死在了陳大忠的手中。

陳大忠從小玩刀,他每天都沉浸在刀術之中幾乎無法自拔,他手中的這把斬月是一把古刀,從小就跟著他行走江湖,他睡覺都要抱著這把刀睡,感覺這把刀就是他的戀人一樣。

沉浸刀術多年,陳大忠對自己的刀術十分自信,掃、劈、斬、突等等刀的八種法門,他運用起來渾然天成,已經漸漸有了刀法大家的風範。

沉下心來的陳大忠把手中的斬月挽出了一個刀花,他此刻想走一虛一實兩招,虛招斬手臂,實招劈大腿。


還沒等他醞釀出這虛實結合的組合招數的時候,江城的攻擊就已經到了,或是纏繞,或是截擊,江城的刀法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字——快。

江城的刀如狂風暴雨欲要傾倒那一株柔弱小草,又如那烈日炎炎炙烤著腳下的一片雪花,那刀法絢麗多彩,連綿不絕,看的人眼花繚亂,就連陳大忠的小弟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等等,先住手。」

陳大忠虛晃一招,跳出了戰圈。


「嗯?」江城眉頭微微皺在一起,這是他在上一世的末世初期,自己研究出的一套刀法,名字叫做狂風暴雨刀。

這刀法就追求一個快字,江城認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無堅不摧,自己的招數和那些練武的宗師比雖然不夠精妙,但是只要把刀法的速度發揮到極致,一招連著一招連綿不絕,那些武道宗師就算招數再為精妙也施展不出來,因為在他們使出精妙招數之前,一定會被江城的快刀死死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