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小子,你找誰啊!”依舊是那名火爆的保安將寧無華的身影攔住。

似乎太久沒有出現在這裏,這名保安已經不認識自己了,無奈的聳動肩膀,說道:“我找徐令安!”

“董事長?那是你說見就能見的嗎,快走快走!”保安小哥依舊毫不客氣的敷衍着。

寧無華沒有生氣,好聲好氣的說道:“小哥,不防用你的對講機彙報一聲,告知對方寧無華來找他,我想他很願意見我的!”

保安小哥身子一怔,敢這麼說的人肯定和董事長關係不淺,有些心虛的拿起對講機,嘰裏呱啦的說了一大堆。

沒過多久,保安小哥的臉色頓時轉變的十分和諧,甚至有一些討好。

“寧先生,是小弟有眼無珠,你現在一旁等待一會,上面下來人接你!”保安小哥說着,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像是保鏢一般滿臉笑容的看着寧無華。

寧無華輕輕點了點頭,沒過一會便下來一人,這人寧無華認識,甚至可以說是生死之交,並不是張志強,而是那個詭異的男子。

詭異男子的話不多,站在寧無華面前打量了一番,鼻息傳出一陣冷哼,轉身便漫步離去,像是有意要帶領寧無華一樣。

寧無華也毫不畏懼的跟了上去,畢竟這人就是這麼詭異,若不是還有溫度都不會以爲對方是活人。


很快,在詭異男子的帶領下,寧無華來到頂層像是派對的辦公室中,這裏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完全沒有變過。

讓寧無華想不到的是,詭異男子將寧無華送至頂層,並沒有下電梯,而是徑直離去,難道真的不怕寧無華對徐令安做出什麼事情?

很快,一陣輕盈的腳步聲響起,緊接着是一陣巴掌的聲音傳來:“哈哈哈,這是太陽打西面出來了啊,寧董怎麼這麼賞臉來我這裏做客啊。”

“哪裏哪裏,這不是許久未見,心中對徐董惦記的很嘛!”寧無華敷衍輕笑,聽出話語中的數落,只能阿諛奉承兩句。

“呵,你我之見就不用說這些客套話了,寧董這次來,是想取我的性命嗎?”徐令安很是挑釁的看向寧無華,眼中的不削甚是囂張。

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在意對方的舉動,很是隨意的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直奔主題道:“我這次來找徐董是談合作!”

“合作?你我之見竟然還有合作?真是笑話!”

可能是許久未見,寧無華的直覺告訴自己,徐令安在有意躲避着寧無華,不知道是出於什麼事情,但肯定有什麼地方不對。

“話別這麼說,眼下湘平之亂肯定徐董比我瞭解,現在只有我們本土企業聯合才能對抗外來企業,難不成徐董對那礦資源不動心嗎?放眼整個湘平,只有咱們兩個人聯合起來,才能對付外界不是嗎?”

寧無華說的很直接,就是要告訴徐令安,自己已經全部知道那礦資源的信息,看對方是想與寧無華合作,還是已經找好了合作對象。


“哦?這件事啊!哈哈哈……”徐令安尷尬的笑了笑,眼神偷瞄了一下屋內,又趕忙轉身說道:“礦資源天下人錘鍊,想必你我二人聯手也未必能奪得,這件事情我自由安排,不用寧董費心。”

“哦!那既然如此,今日就多有打擾了,我先告辭了!”寧無華覺得事情不好,剛剛那個眼神似乎在示意着什麼。

“別,既然寧董已經想好怎麼來了,就應該能想到,不會那麼輕易的走吧!不知道是我主動挽留寧董呢,還是寧董自覺的把命留下?”徐令安嘴角頓時勾起,那一臉的邪魅宛如鬼煞一般恐怖。

“呵呵……”寧無華冷笑。

“既然我已經想好怎麼來了,當然會想好怎麼回去,今日你動不了了,因爲那礦資源沒有我,誰人都進不去,也帶不走!”寧無華說的是事實,就看徐令安信不信了,畢竟那拈花書生可是虎視眈眈的在看守。

第216章 不速之客

聞言,徐令安頓時一震,似乎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消息。

當然這段時間徐令安幾次派人前去查看,甚至派出詭異男子前去,都是無功而返,這才讓徐令安有了合作的衝動。

沒想到寧無華直言的兩句話讓徐令安很是觸動,甚至有些動了心,若是真的,這合作當然可以考慮,但兩人之前的恩怨很深,寧無華肯定會做出許多手腳。


徐令安心中頓時有了一個計劃,忙輕笑道:“那礦資源的位置我都派人打探好,稍加時日就可以採伐,你這話說的很是輕敲,我倒要聽聽怎麼就沒有你,誰人都進不得了?”

寧無華心中一喜,看來真被自己猜中了,這徐令安表面強壯淡定,但其實一直都沒有查詢到礦資源的下落纔是,不然又怎麼會出言試探自己。

“既然你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了,那就只能看咱們誰能成功了,不過那資源附近好像有什麼東西,就算很強悍的異能強者都進不去,徐董還是要小心一些啊。”寧無華說的很是戲謔,就是在挑撥對面的好奇心。

徐令安一怔,這話似乎扎心了,之前詭異男子確實是受到了阻礙,而且對方很是強大,就算是詭異男子都靠近不了。 聞言,徐令安頓時一震,似乎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消息。

當然這段時間徐令安幾次派人前去查看,甚至派出詭異男子前去,都是無功而返,這才讓徐令安有了合作的衝動。

沒想到寧無華直言的兩句話讓徐令安很是觸動,甚至有些動了心,若是真的,這合作當然可以考慮,但兩人之前的恩怨很深,寧無華肯定會做出許多手腳。

徐令安心中頓時有了一個計劃,忙輕笑道:“那礦資源的位置我都派人打探好,稍加時日就可以採伐,你這話說的很是輕敲,我倒要聽聽怎麼就沒有你,誰人都進不得了?”

寧無華心中一喜,看來真被自己猜中了,這徐令安表面強壯淡定,但其實一直都沒有查詢到礦資源的下落纔是,不然又怎麼會出言試探自己。

“既然你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了,那就只能看咱們誰能成功了,不過那資源附近好像有什麼東西,就算很強悍的異能強者都進不去,徐董還是要小心一些啊。”寧無華說的很是戲謔,就是在挑撥對面的好奇心。

徐令安一怔,這話似乎扎心了,之前詭異男子確實是受到了阻礙,而且對方很是強大,就算是詭異男子都靠近不了。

“那東西既然如此厲害,不知寧董事長是如何進入的?”徐令安故意用質疑的語氣問道,言下之意他並不相信寧無華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做到,不然也不會摒棄前嫌來找他這個死對頭合作了。

“如果你是以徐家制藥董事長的身份問我,我好像沒有義務告知你這些,但如果你是我的合作伙伴,我自然會把一切我所知道的事情告訴你。”寧無華不緊不慢的說道,將自己想要與徐令安合作的態度表現的十分明顯。

“呵呵!看來寧董事長還是對我有所提防啊!你這麼沒有誠意,讓我如何能夠放心的和你合作呢!”徐令安老謀深算,又一直都對寧無華心存芥蒂,本能的就對寧無華的計劃產生排斥,認爲他隨時會在背後捅自己一刀。

聽完徐令安的這番說辭,寧無華並沒有灰心,他其實感覺到徐令安已經心動了,只不過還是放不下之前的過節,畢竟想讓兩個曾經勢同水火的人突然走到一起,還要共同合作幹一件事,這的確有些不符合常理,兩個人難免不會懷疑對方心懷鬼胎。

“徐董事長,我可以拿出我的誠意,只要你有合作的意向,我今天就可以帶你去礦山轉一轉,保證讓你看到你想要看到的東西。”寧無華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胸有成竹的說道。

徐令安狐疑的盯着寧無華,似乎想要用深邃且犀利的眼光看穿他內心的想法,不過見寧無華泰然自若的樣子,他實在找不到理由不相信他。

“你知道我想看到的是什麼嘛?”徐令安前傾着身子問道。

“發光的石頭。”寧無華面無表情的從嘴裏說出幾個字。

“看來寧董事長早已知悉了一切,既然你不計前嫌來找我合作,那我也就不再推諉了,不過咱們合作這件事一定要保密。”徐令安見寧無華可以準確的說出他想要找的東西,足以證明他不僅知道礦山的所在地,而且還親眼見過那些東西,這讓徐令安徹底打消了疑慮,在一邊答應和寧無華合作的同時,他心裏也開始謀劃防備寧無華的主意。

就在兩人站起來準備握手的時候,徐令安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前臺的工作人員說有兩個外國人在樓下找他,這讓徐令安感到一頭霧水,雖然他生意做得很大,也不沒少跟外國人打交道,但都是在飯局上面逢場作戲,還極少有人找到公司來的,更何況最近也沒有預約,更沒有和外國人的業務往來。


“寧董事長,實在不好意思,麻煩你先去旁邊的休息室少坐一會,等我見完客戶之後,咱們再慢慢商量合作的細節。”徐令安一臉歉意的說道。

“沒關係,你忙你的,我不着急。”寧無華見徐令安已經口頭答應和自己合作的事情了,心裏也輕鬆了不少,於是便端着茶杯悠然的往旁邊的休息室走去,他這幾日累的夠嗆,又擔心小白他們的情況一晚上沒睡好,正好可以趁這個時候,忙裏偷閒的在休息室小憩一會。

雖然寧無華十分疲憊,但這裏畢竟是徐令安的地盤,他自然不敢忘乎所以的扯開了睡,在迷迷糊糊中,他聽到隔壁傳來嘰裏咕嚕的聲音,一聽就是外國人,徐令安生意早已遍佈世界,所以寧無華也沒有多想,只當是徐令安在會見自己的外國客戶。

過了一會,寧無華聽到一陣高跟鞋敲打地面的聲音由遠及近,他立即睜開眼睛從柔軟的沙發上坐直了身子,看到一個打扮的十分精幹的女祕書來到自己身前。

“寧先生,我們董事長有請。” 琴魔大帝

“好,有勞了。”寧無華點頭回應道,然後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從沙發上起身,徑直回到徐令安的辦公室。

寧無華一來到徐令安的面前就發現徐令安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似乎想對自己說什麼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徐董事長,咱們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吧!”寧無華看到徐令安這個樣子,心裏涌出一絲不妙的預感,擔心徐令安會改變主意,於是立馬主動說道。

“這個…寧董,我看這件事還是先擱置一下吧!這可是一個浩大的工程,我們公司這邊還沒有做好進山採礦的準備。”徐令安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

“剛剛你不是已經答應合作了嘛!怎麼可以這樣朝令夕改!我要不是看中你們公司的實力,就不會來找你合作了,準備工作又不是很複雜,以你們徐家制藥的實力,要調集人手工具還不是一兩天的功夫?”寧無華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

“寧董,實話跟你說吧!有人不想看到我跟你一起合作,其實我內心也不想放棄這次機會,但對面來頭很大,不是我能夠惹得起的,所以只能跟你說聲抱歉了。”徐令安搓着手一臉爲難的說道。

“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在這湘平市還有你徐令安徐大總裁惹不起的人?”寧無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徐令安,平日裏囂張跋扈,在湘平市隻手遮天的徐令安此時臉上竟然帶着一絲懼色。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這小小的湘平市算個屁啊!人家想要弄死我,跟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徐令安自嘲的搖頭說道。

寧無華看到徐令安前後的態度轉變如此之快,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他之前會見的外國客戶,心想徐令安之所以會這麼說,一定跟他們脫不了干係,於是也不再留在這裏跟徐令安囉嗦,立馬轉身往外面跑去,想要追上剛剛離開的外國人,看看到底是什麼勢力能夠讓身爲地頭蛇的徐令安都如此忌憚。

“寧董…”徐令安在身後叫了一句,見寧無華頭也不回的跑出去,也只得作罷,心裏面開始盤算着新的計劃。

寧無華從徐令安的公司跑了出來,正看到兩個金髮碧眼的大高個拉開車門上了一輛車,他晃眼一看覺得這個車子十分眼熟,這不就是他昨天從那個神祕豪宅離開的時候開的那種車嘛!難道他們是那個崔莎的手下?寧無華心裏飛快的想到。

爲了印證自己的猜測,寧無華立馬叫了一輛車跟在那兩個外國人的後面,在駛離了市區之後,車子進入了郊外的山區,這個時候出租車師傅說什麼都不願意繼續往前開了,寧無華開出好幾倍的價錢也沒有用,無奈之下,寧無華只得下了車,徒步沿着山區公路往前面跑去。

來到半山腰的一個岔路口之時,原本密密麻麻的樹木從間突然出現了一到大門,崔莎閒庭信步的從裏面走了出來,看到左顧右盼一臉茫然的寧無華笑了起來。

“我就知道你會回來找我的。”崔莎得意的看着寧無華說道。

“剛剛那兩個外國人也是你的手下?”寧無華從驚訝中緩過神來,立馬來到崔莎的面前質問道。

“沒錯,正是我派他們去見徐令安的。”崔莎怡然自得的雙手抱在胸前說道。

“想不到你還真有些本事,竟然連徐令安都那麼怕你。”寧無華心裏還真有些佩服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女子的手段。

“我這麼做只是想斷了你的念想,你現在應該明白,除了和我合作以外,你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崔莎說得輕描淡寫,但卻給人一種強勢的壓迫感。

“好吧!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但你現在必須讓我知道跟我一起的那些夥伴們的情況,這樣我才能夠安心。”寧無華如是說道。

“跟我來吧!”崔莎朝寧無華勾了勾手,瀟灑的轉身而去,寧無華也沒有別的想法,立馬跟在她後面走去。 再次回到了這個神祕的豪宅之後,寧無華開始細細的觀察起周圍的情況,由於昨天急着離開這裏,他都沒有來得及關注這些情況。

“怎麼樣?喜歡這裏嘛!如果你喜歡,我可以把這裏作爲禮物送給你。”崔莎看到寧無華左顧右盼的樣子,冷笑了一聲說道,似乎是在警告他不要打別的主意。

“這個地方太陰森了,不適合我。”寧無華若有所指的說道,崔莎聞言不屑的白了一眼,也沒有再說什麼。

寧無華跟在崔莎身後來到了一個陳設奢華的房間裏,崔莎拿起旁邊的遙控器對着牆壁上的大屏幕按了一下,電視上立馬開始出現一個灰暗的畫面,只見佐伊和小白等人的脖子上都套着鎖鏈,此時就像一條狗一樣被拴在一個密室裏面。

“渾蛋!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對待我的朋友!”寧無華看到這個畫面,立馬怒不可遏的質問道,要不是心存顧忌,他恨不得現在就一拳砸到崔莎的頭上。

“如果你昨天不私自離開,也許他們現在會好過很多。” 最強重生:高冷老公,來戰!

“我現在已經答應你的條件了,你立即把他們的鎖鏈給去掉。”寧無華看到小白他們受苦,又急又氣,要是早知道這個崔莎如此冷血,他昨天就不會那麼貿然離開了。

“不行,如果他們不吃點苦,你是不會心甘情願和我合作的,他們什麼時候能夠重獲自由,完全取決你自己的態度。”崔莎轉過頭用一種陰冷的目光看着寧無華,讓寧無華突然感覺渾身不寒而慄。

“你知道你鎖鏈套着的那個穿白衣服的少年人是誰嘛!”寧無華平身最恨被別人威脅,他之前寧願找自己的死對頭徐令安也不接受和崔莎合作也是這個原因,如今見崔莎氣焰如此囂張,寧無華心裏一股無名之火涌了出來。

“我管他是誰,落到我的手中,哪怕他是天王老子也得脫一層皮。”崔莎不屑的說道。

“你還真說對了,他就是皇城集團的少公子,將來皇城集團的繼承人,你得罪了他就是跟整個皇城集團作對,你確定自己有這個實力?”寧無華十分硬氣的說道,雖然他知道這麼做不能讓崔莎放人,但至少可以給她一種威懾力,不至於讓她肆無忌憚的對佐伊和小白他們下狠手。

“喲喲喲!嚇死我了,接下來你是不是要說讓我立馬放人啊!我這就照辦。”崔莎故意露出一臉害怕的樣子說道,然後從一旁拿起一個對講機。

寧無華見狀露出疑惑的神色,他心裏對此本來沒有報任何的希望,他也看得出崔莎是故意做出這個樣子來嘲諷他而已,但是見崔莎拿起對講機說要放人,他實在摸不清這是什麼套路。

“給我把那個穿白衣服的小白臉衣服脫了,先打幾鞭子再說。”崔莎拿起對講機說道。

寧無華聞言臉色一變,立馬看到監控畫面裏出現兩個壯漢,一把將佐伊的衣服扯下來,然後舉起鞭子在他身上狠狠的抽打了起來,雖然聽不到聲音,但是從佐伊扭曲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現在有多麼痛苦不堪。

“別打了,算我求你了,你不是佐曼的朋友嘛!看在佐曼的面子上,你就高擡貴手吧!他可是佐曼的親弟弟。”寧無華看到佐伊被鞭打,既心疼又害怕,要是佐伊出了什麼事,他如何向佐曼和皇城集團交代。

“哦!對啊!我差點忘了,皇城集團的少公子不就是佐曼的弟弟嘛!但是我不明白,堂堂皇城集團的繼承人怎麼會跟在你身邊呢!”崔莎捏着下巴故作疑惑的問道。

“我…我是他姐夫。”寧無華猶豫了一會,並沒有從正面回答他和佐曼的關係,一直以來他都不希望別人說他攀高枝兒,認爲他之所以取得現在的成績,都是因爲背後有皇城集團在給他鋪路。

“哈哈!你還真是個要強的人,你以爲這些事可以瞞得住我嘛!湘平市的所有情況我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崔莎得意的笑着說道,認爲寧無華不願意正面承認和佐曼的關係有些多此一舉。

“知道你還問,趕緊命令你的手下停下來,要是我的朋友出了任何意外,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寧無華有種被人看穿心思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十分討厭,情緒也變得暴躁了起來。

崔莎冷笑了一聲,拿起對講機說了一通,寧無華目不轉睛的盯着牆壁上的監控畫面,看到兩個膀大腰圓的打手離開畫面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寧先生, 九十九病棟 !”崔莎如是說道,示意寧無華該準備帶她的人進山尋寶了。

“可以,你要是着急,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們去。”寧無華擔心小白和佐伊的安危,只得先答應崔莎的條件將她穩住,然後再慢慢的想辦法擺脫她的控制,他見崔莎這幫人心狠手辣,要是那些礦石落到他們手中,指不定還會給多少人帶去災難,所以心裏打定主意,就算拼上自己的性命,也絕對不讓崔莎拿到黃金石。

“寧先生早點這麼爽快,你的那些朋友也不會受皮肉之苦了。”崔莎面無表情的說道,似乎是把自己折磨佐伊和小白他們的原因都怪罪在寧無華的身上。

“老子早晚讓你加倍償還。”寧無華心裏暗暗發誓,嘴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來敷衍着面前的崔莎。

見寧無華答應帶她去尋找礦石,崔莎關掉監控之後,便立即召集人手,打算跟着寧無華現在就展開行動。

“崔大小姐,你派這麼幾個人就想挖礦啊?”寧無華掃視了院子裏的一排人對崔莎說道,他自然知道崔莎這次只是想要試探一下自己能不能找到黃金石,所以並沒有派出自己全部的手下,但是寧無華很想知道這個崔莎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力,於是故意這麼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