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姬藍公主指著柳狐玥的方向說:「去,把那個賤奴才給本公主抓回來,本公主要好好的收拾她,讓她不看好自己的魔寵,跑出來亂咬人,該死,本公主的臉可要被毀掉了。」

幾位來自於木靈國的戰士加快速度,從柳狐玥頭頂上方飛過,伸手欲將柳狐玥給攔下來,然而柳狐玥現在眼裡只有小灰灰,攔她者,必死。

就在那幾個戰士伸手攔她時,柳狐玥抬起了掌,火球瞬間自她掌心內飛出,狠狠的打向幾個戰士的胸口,他們就像斷了線的風箏,飛向了半空。

姬藍公主見此,十分惱怒的吼:「該死,你這賤人,竟然敢違抗本公主的命令,你以為是魔法師就很了不起嗎。」

姬藍公主不打算再派人出去攔下她,她打算自己親自動手,狠狠的教訓柳狐玥。

因為她現在一肚子的火沒地方發泄。

藍色的身影驀地從姬藍公主的頭頂飛過,落到了姬藍公主面前的不遠之處。

他冰峭一樣冷的臉,綳的很緊,目光閃爍令人心顫的犀利光芒,使得姬藍公主立刻頓住了腳步。

在對上了鳳逸軒的雙眸時,她有那麼一瞬間心驚了。

她瞪大了眼,望著鳳逸軒愣了好一會兒后才回過神來,問:「鳳逸軒!」

再看看已經追著小灰灰跑了很遠的柳狐玥,她不甘的指著鳳逸軒背後的女子,跳腳的驚道:「鳳逸軒,你來的正好,趕快把那個賤女人給我抓回來,她的魔寵把我的臉給刮花了,你看,你看。」

說完,姬藍公主便仰起了臉,將那張被小灰灰刮花的臉呈給鳳逸軒看。

跟隨在鳳逸軒身邊的幾個隨從,無一個不是用鄙視的目光看著姬藍公主。

她若是知道那個被她稱為「賤婢,賤人」的女人,便是他們的王爺現在含在嘴裡怕融化,棒在手心把碎捏的王妃娘娘,不知道眼前的公主還敢不敢再如此的囂張。

鳳逸軒無動於衷的冷視姬藍公主的臉。

而伊皇后卻站在寢宮外頭看熱鬧,見到鳳逸軒來了之後,伊皇后才不緊不慢的朝姬藍公主走去,用手拍了拍姬藍公主的肩膀說:「公主啊,你消消氣……」

「逸軒,你快點去把那個女人抓回來。」姬藍公主嫌棄般的推了推伊皇后,一門心思都在鳳逸軒的身上,對著鳳逸軒撒嬌。

這時,鳳逸軒轉身,問身旁的貼身隨從:「王妃往哪個方向跑了?」

「回王爺,王妃剛才從那個方向追去了。」某位隨從指著柳狐玥離開的方向道。

鳳逸軒身子一閃,眨眼間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在鳳逸軒眼裡…… 在鳳逸軒眼裡,姬藍就是一個腦子壞掉的女人,他不屑與一個無頭無腦的笨女人計較,但是,別觸到了他的底線便可。

待鳳逸軒離開了之後,姬藍公主卻愣住了。

她指著鳳逸軒離開的方向,回頭一臉疑惑的問伊皇后:「他他,剛才說什麼?」

伊皇后一臉看好戲的笑著道:「公主啊,那位穿著紫色衣服的女人,可是軒兒如今最寵愛的王妃啊。」

「啊!!!!」姬藍公主大叫了一聲,臉上的怒意更加的深,憤憤的大吼:「原來是那個賤賤賤賤賤王妃,來人,把那個賤王妃給本公主抓回來,本公主要好好的拷問拷問她,你們天水國若是無法給本公主的臉一個交代,那本公主就親自動手。」

還留在原地的那幾個隨從默默的翻了白眼。

知道是攝政王妃,你還敢如此的囂張,你已經不是腦子壞了,而是你從來沒有好過。

*


「灰灰,小灰灰,灰灰……」小灰灰跑入了一間鳳鸞殿。

此時的鳳鸞殿無人居住了。

看起來黑漆漆、陰森森,頗為凄涼。

柳狐玥彎了彎腰,小聲的喚小灰灰的名字。

拐入了鳳鸞殿內的內寢后,柳狐玥在內寢的床榻看到了背對著她,蹲坐在床邊的小灰灰。


「灰灰,我過來找你,你可不要再跑了哦。」柳狐玥輕輕的走過去。

然而小灰灰卻好似沒有聽見那般,只顧著啃它不知從哪兒得來的寶貝,吃的還津津有味,無暇顧及柳狐玥。

柳狐玥怕小灰灰又跑開,就在快到小灰灰那兒時,身子一撲,抱住了小灰灰。

可那床也瞬間的往下榻,柳狐玥反應過來時,整個人滾了下去,當然,她一直抱著的冰藻獸蛋與小灰灰也因為她的原因而一起滾了下去。

她重重的摔落到了深洞底下,頓時感到全身的骨頭似是要碎了那般,令她想動又動不了。

而懷裡的冰藻獸蛋早已從她的懷裡滾開,小灰灰被她壓在自己的身下,此時也是無力再與柳狐玥對扛。

痛,令柳狐玥的意識更加的清晰,她腦海里的第一個反應更是,這鳳鸞殿內怎麼還會有這麼深的洞。

而且,很變態的是,這洞竟然是挖在睡覺地方。


在上面睡覺人就不敢半夜滾下來,摔死。

她若不是有著戰士的強魄體質,估計骨頭都要摔碎。

「小灰灰,你在哪裡?」她有氣無力的喚了一聲。

小灰灰的小身子立刻在她身下縮了縮,以表示它被她壓著了。

柳狐玥輕輕的挪了挪身子,小灰灰就從她身下爬了出來,來到了柳狐玥的面前,兩隻爪子用力的拽拉柳狐玥,想將柳狐玥從地上扶起來。

柳狐玥哭笑不得的回頭看著小灰灰,道:「你別拉我,讓我自己慢慢起來,我脖子快斷了,手也快斷了,全身的骨頭都快碎了。」

小灰灰無辜的低下頭,嘴裡卻還嚼著它剛才吃的東西,柳狐玥動了動手指頭,小灰灰就過去拉住了她的手指頭,嘰嘰歪歪的說了一些話。 柳狐玥搖頭說:「我沒事,騙你的。」

小灰灰立刻甩開了她的手,插著腰桿,嘴裡的「咔咔」聲更響。

柳狐玥好奇的問:「你哪來的東西吃?」

小灰灰攤開了自己的爪子,把得來的食物遞給她看。

她伸手拿過了那菱角形用金邊鑲住的一顆綠色的翡翠石,而翡翠石的形狀就像暗門的開關。

她想了想,之前跟鳳逸軒睡在那兒的時候也好好的沒事,怎麼這一次來卻發生這種情況。

莫非小灰灰偷扳了人家開關,她誤打誤撞進入了人家的暗穴?

「床底下偷來的。」

小灰灰點點頭,完全沒有意識這是它偷來的東西,只知道,它很好吃,所以就扳了。

柳狐玥抽了抽嘴角,身上的痛明顯的緩解了許多,這時紫焰也傳音給她:「徒兒,怎麼回事?」

「師父……」

紫焰的身影緩緩的浮現了出來,他看了看四周,覺得這裡面有一股氣息跟他的氣息很接近。

「這裡是哪裡?」紫焰不解的問,他可是閉關了許久,一直不敢出來,而這裡面卻令他覺得很安心,所以便出來看看。

柳狐玥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我是從鳳鸞殿不小心滾下來的。」

「這是密道入口,你找找開關,這裡一定有通往某一個密道的門。」

柳狐玥緩緩的起身,環顧四周,這是一個圓形的洞,仰頭望去是一片漆黑又看不見盡頭的入口。

她緊抱著魔寵蛋,在四周走了走,小灰灰跟在她的背後,調皮的摸來摸去,似乎在尋找著下一個可以吃的目標。

突然,小灰灰跳了起來,落到了柳狐玥的腦袋上,惦起了腳尖,伸手摸了摸牆壁。

只見……

背後傳來「轟轟轟」的聲音。

紫焰驚呼了一聲:「徒兒,在後面。」

柳狐玥猛的轉身,就見一道石門正在緩緩的往上升,為柳狐玥開啟了一條通道。

小灰灰指著通道嘰歪了一通。

紫焰說:「這個小傢伙看起來很敏感,不知道是不是裡面有什麼東西,徒兒,快進去看看。」

「是。」柳狐玥點頭,邁著小步往通道而去,踏入通道,她顯得十分小心翼翼,因為通常有寶貝的通道都設了很多的暗器。

可這些好像是柳狐玥多慮了,她走了一半,也沒有發現任何的危險。

拐了一個彎,柳狐玥終於看到了一點光線,那是另一個入口,小灰灰從柳狐玥的腦袋上跳了下來,先往那閃爍著亮光的地方奔去。

柳狐玥也跟著小灰灰快速的跑向了那道入口,當一人一獸進入那個洞府時,卻被眼前的一幕給驚住了。

那是冰天雪地的另一個空間,四周皆是冰,白色的冰。

而她的面前樹立著一柱由冰結成的天柱,它很大,十個人也無法將它給環抱住,它也很高,柳狐玥仰頭去看都無法看到天柱的盡頭。

四周皆是寒氣,使得柳狐玥覺得溫度瞬間冷卻了下來,小灰灰也趕緊跳回到了柳狐玥的肩膀,用她的溫度來取暖。 倒是柳狐玥懷裡抱著的魔寵蛋看起來十分喜歡這樣的溫度與環境。

紫焰這才發現了柳狐玥懷裡抱著的那隻正在左右搖晃的魔寵蛋。

「徒兒,你懷裡的這隻可是冰系魔寵獸。」紫焰望著那白色的蛋殼,頓時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問。

沒想到他徒兒的運氣這麼好,被冰封住的魔獸之墜若是可以得到這種魔寵,何愁解不開魔獸之墜的大禁咒啊。

柳狐玥低頭看著正搖晃的歡的魔寵蛋,輕輕點頭說:「是啊,聽說可以吸收大旦的冰元素,也可以釋放出大旦的冰元素。」

「那你趕緊,把它放在地上,這裡的冰元素夠濃夠多,只要它吸收夠了,就可以破殼了。」紫焰一臉驚喜的說。

柳狐玥就按著他所說的去做,將魔寵蛋放在了地上,小灰灰也低頭一臉期待,卻又一臉厭惡的盯著魔寵蛋,總之它現在非常的糾結。

魔寵蛋在接收到了冰冷的地氣后,搖晃的幅度越來越大,最後卻是旋轉了起來,四周的冰寒之氣瞬間朝魔寵蛋籠罩而去。

不,更準備的說,是魔寵蛋將四周的冰冷吸收走了。

柳狐玥感覺剛才的冷意沒有那麼明顯,而她腳踩著的冰卻漸漸的變薄了。

紫焰滿意的說:「這所謂的吸收冰元素,可不是什麼任何一種冰元素它都食用,你知道嗎,冰塊裡面也有不少的冰元素存在,這裡的冰又厚又大,面積也寬廣,正是適合這小傢伙吸收,由它的身體過濾出來的冰元素才叫純正。」

柳狐玥聽后,目不轉睛的瞪著那隻吸收冰塊吸收的很歡樂的魔寵蛋,紫焰的話令她十分的期待這隻小傢伙的出世。

像天柱一樣的冰柱也以肉眼的速度在變小,它不是融化,而是一點一點的變小,最後,只有普通的屋樑柱那麼大小,冰片也變薄了。

柳狐玥的視線緩緩的移到了那冰柱,瞳孔猝然一縮,神情頓時一怔,目瞪口呆的看著冰封在冰柱裡面的女子。

紫焰也被眼前的這一幕給怔呆了。

女子混身赤LUO,肌膚如雪,長發垂胸,兩手環抱雙臂,若隱若現的風影線,以隱密的地方,被長發有意無意的遮掩。

她啟開了雙眼,可卻雙眼無神,臉上的神情帶著一絲憂一絲愁,似乎有著萬般的不舍,卻又無法得到解脫。

而她那張面孔卻擁有絕色傾城之顏。

最令柳狐玥吃驚的是,她跟鳳逸辰找來的那位叫清寒的舞女擁有著一樣的容顏。

而她聽誰說過,那位叫清寒的女子跟前皇后寒雪吟長得十分像。

眼前這位與清寒相差不了多久的女子,又是誰?

前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