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土豪:“土豪,求包養!!!”

雨甜姐兒:“老公,我暈了,你能來擡我嗎?”

BBbbbb:“我在評論裏,看到我老婆叫他老公,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諸位我是不是應該離婚。”

Diamond 王老五:“國民老公錢壕!”

不會屍變的屍體不是好屍體:“老公,還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

…………

明明很愛你:“錢壕的老婆可以繞水球一圈了。”

我姓教:“現在的人,真不要臉,只會叫老爸,大哥,老公之類的,你說是吧,外公?”

…………

我愛錢壕:“老公!”

壕迷:“找男朋友的標準:錢壕。”

…………

評論的人,太多了,在瞬間,就暴漲到五百萬人,密密麻麻的評論往下拉着看去,全是這樣類似的話語。

在瞬間,錢壕就又有了另一個名號——國民老公。 一場新聞發佈會,一個帖子,一個億,徹底讓錢壕,成了名人。

從‘史上最有愛的壕二代’到‘國民老公’;從十幾的粉絲,到幾千萬的粉絲;從點擊量極少,到佔據各大網站風雲榜第一名;從一個低調的人,從全國大半年數人都知曉的名人……

錢壕正在以光速創造着奇蹟,創造着傳奇,創造着歷史。

微薄上、貼吧上、論壇上,關於錢壕的消息,正在以瘋狂的速度暴漲着,僅僅半個小時,他風雲榜第一的位置,幾乎無人可以撼動,那搜索量太恐怖了。而他的微薄粉絲,也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暴漲到兩千萬,還在慢慢的增長之中。相信這一天結束後,他的微博粉絲數,會增長到一個很高的程度,雖然可能比不上一些影帝、歌王、女神,但是今天的增長量,絕對是史前第一。

而在那些狂熱的女粉絲,大呼‘老公,我愛你’,‘求包養’,‘求帶走’,‘求包養’的時候,一些粉絲也是慢慢的降低了溫度,也是恢復了平靜,他們的目光注意到了其他的地方。

這不,在那個記者寫的名叫《一億華夏幣的故事:論山南省第一壕二代錢壕的爲人》的帖子最後面專門用紅色自己標記的,還有各大報紙很顯眼的地方上,他們看到了一個消息:今天晚上,在平和大酒店,錢氏集團要舉辦慈善晚會。


中午開新聞發佈會,晚上便是慈善晚會,還不夠一天,就將兩件事都辦了,真的太趕了,但這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錢壕也會參加!

史上最有愛的壕二代,國民老公錢壕也會參加?!

到時候,可以親眼見到他?!

“去去去,晚上一定要去!”一瞬間,錢壕的粉絲們,就暴動了,瘋狂了,尤其是在華京市的女粉絲們,都狂熱了,因爲,她們近水樓臺先得月。

“錢壕老公,求帶走!”不少女粉絲的心中,喊出了這麼一句話。

緊接着,不少人便開始打扮,準備好熒光棒、簽字筆等東西,準備着晚上就去平和大酒店,要去圍堵,一定要見到國民老公。至於那些在外地的粉絲們,也是一陣無奈,今天晚上就舉辦慈善晚會,實在沒辦法,時間根本來不及,當然,也有一些太狂熱的粉絲,家裏有錢,也是土豪,當天就訂了飛往華京市的飛機,當時就隨意收拾了一下行禮,就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腦殘粉一旦瘋狂起來,那可是很恐怖的,尤其是女性腦殘粉,瘋狂起來,誰都攔不住。

錢壕似乎在無意間,就擁有了一大批的粉絲。

而這一切,錢壕這位當事人,引起了這個海嘯般風波的人還不知情,竟然一無所知,他在離開了錢氏集團後,就坐着車,往家裏而去。

這新聞發佈會,還有慈善晚會,劉總都包辦了,他什麼都不需要幹,這是最爽的,他可是一點意見都沒有。

而所有事都被劉總和他下面的集團高層負責了,所以,錢壕沒事幹了,坐在車上很無聊,就運轉着紅鸞天鑑,慢慢的修煉着,這紅鸞天鑑,的確是好東西,雖然錢壕暫時還不知道它有什麼用,有什麼特殊,但是在達到了第一重紅鸞星動,凝聚了一顆紅鸞星之後,錢壕更加精神了,比之前精神了很多,而且他是越修煉越精神,因爲這紅鸞天鑑本就是修煉精神之力的法門,很少見。

錢壕打開窗子,這次在車裏,不是牀上,所以不能盤膝而坐,就這樣坐着,雙手隨意的放着,張着嘴,在吸收着空氣的靈氣。

這些白顏色的和空氣顏色相同常人根本分不清的靈氣,進入了錢壕的嘴裏後,便順着體表經脈遊走一圈,淬鍊一下下身那裏,然後,再回到嘴裏,接着,順着剛打穿的一條路,穿過錢壕的頭顱,越過青銅牆壁,沒入那神海之中,最後,融合進了那顆小星星之中。

隨着靈氣的融入,那小星星也是緩緩地增大着,上面的紅色,也是越來越多。

至於這體表經脈,看似無用,但其實,起的是淨化作用,空氣中的靈氣並非純潔的只有靈氣,還有很多雜質,而這樣的靈氣,是不能直接吸收進深海中的,因爲這會讓那顆星辰變得雜亂,變得渾濁,若輕一點,雜質積累太多,會影響未來,讓錢壕很難進階,前進的路被卡死;嚴重一點,會出現所謂的‘走火入魔’的症狀,那星星將會自動爆裂,炸死錢壕。所以,它是很有用的,就像是一個吸塵器,專門吸收雜質。

手指粗氣的靈氣,經過體表經脈洗滌一圈後,就只有頭髮絲粗細了,幾乎縮水了百分之九十九,可見靈氣中雜質之中;而且,每旋轉一圈,就要花費十五分鐘的時間,一個小時才能流轉四圈,所以,錢壕的修煉之路,很是艱辛,很持久,需要慢慢來。

不過,比起未突破之前的半個小時才流轉一圈,現在的速度可是變快了很多很多,提升了整整一倍,錢壕也滿足了。

錢壕雖然看似在靜靜地坐着,但其實在修煉;至於小胖子,在進入車之後,便手抵着下巴,低着頭,陷入了苦想之中。

在錢氏集團,他看到了那個神級策劃之中,大受觸動,想到了很多,已經入迷了。

他要成爲神級狗腿子,而那是神級策劃,兩者有着共同之處,所以,小胖子沉迷了。

其實,一旦修煉了法門,創脈成功,靈力的修煉就變得簡單起來,有了經脈的存在,靈氣就會被經脈自動吸收進來,錢壕本可以不理會的,不過實在沒事幹,他就修煉了一會之後。

傲嬌神君:至尊聖妃傾天下 ,幾分鐘之後,在凝練了一圈之後,他就吐了口濁氣,不再煉了,太沒意思了。而這時,那小胖子,還在苦思冥想鑽研之中。

“這小胖子,入魔了!”錢壕笑了一句,眼神一凝,就開始呼喚系統。 錢家大院,內院木樓中,錢不夠正在拿着山南省的地圖,在上面仔細地看着,時不時的,拿着筆,在上面標記着什麼。

突然地,趙忠跑了進來,有點急匆匆,道:“老爺,少爺出名了?”

“什麼?”錢不夠皺了起眉頭,這是什麼意思?接着,趙忠一五一十的,將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錢不夠。

“現在,少爺徹底出名了,他的微薄粉絲,暴漲到了好幾百萬,在千搜,海翼等網站,一直佔據着風雲榜第一名,現在少爺想低調都不行了,外院巡邏的特種兵,就告訴我,已經有好幾個女生,想要強闖大院了。”趙忠皺着眉頭說道。

“這一切,都是那劉鎮安(劉總)私自做的,他根本就沒有徵求老爺的同意,就把少爺包裝成了英雄,如今,少爺想低調,都不行了。他這麼做,可是徹底破壞了老爺的計劃啊。”接着,趙忠冷冷說道,眸子中涌出一絲冷冽。

這是對劉鎮安私自做主的憤怒。


“沒事。”不過,令趙忠詫異的是,錢不夠對此倒很平淡:“這麼做,其實也不錯。”

“啊?”趙忠一臉不解,爲什麼? 軍少妖嬈︰禁欲司令,身材好 ,讓他更安全嗎?現在爲何?

錢不夠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轉移了一個話題:“趙忠,你還有多久才能突破到地級?”

…………

而在另一方面,簽好說了一句“這小胖子,入魔了”,便眼神一凝,就開始呼喚系統。


實在沒事幹,他要找點事幹。

“第四個任務,第五個任務,反正成功了也沒獎勵,都是給你的回報,你直接兩個都說出來就是了,我一起完成。即使完成不了,我也可以用錢抵命。”也不知道系統聽不聽得見,錢壕心裏面這樣想着。

系統本就在他的體內,無需說話,他心中默唸,系統就會知道的。

這不,說完話後,才過了十幾秒,系統地聲音,便傳了過來:“第五個任務,用五百萬,賺取兩千五百萬,方式:經商,警告:不能直接自己投資。成功,沒有獎勵;失敗,扣除三年壽命,可用一億五千萬華夏幣兌換。”

“以五百萬,賺兩千五百萬,五倍的利潤?!”這個任務,倒是比先前的第四個任務,更簡單更明瞭一點,不過賺取五倍利潤這一點上,或許其他人會驚訝一聲,但錢壕卻沒啥反應。

他老爸錢不夠,就是靠經商才擁有了這麼多財產,當時的錢不夠,可是白丁起身,從無錢到有錢,這麼艱難的情況下,他都能成土豪。若有資產,他要賺錢,那不是不是小case,如果錢壕實在搞不定,直接找錢不夠,肯定很容易就搞定了。

所以,現在,錢壕關注的是另外一點:“三年壽命,值一億五千萬;上一次,是兩年壽命,值一億華夏幣,看來,一年的壽命,值五千萬。”


這一年的壽命,還真是不便宜。

“哦,對了,這兩個任務,還有一個額外的條件。”系統說道。

“是什麼?”錢壕問道。

“第四個任務,你籌集的善款;第五個任務,你賺的錢。無論你籌集了多少,賺了多少,無論超出了要求多少,是賺了一個億,還是賺了五十億,都不能給自己,都要用來做好事。”系統說道。

“全部拿來做好事?!”聽到這話,錢壕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他倒不是捨不得這些錢,而是想知道,到底是爲什麼?

從剛開始的扶老奶奶過馬路,那一次任務錢壕本來失敗了,但是嘗試着花出了二十萬做好事,比預定額外花出了十萬,所以,系統法外開恩,算他任務成功,再到現在的,所有賺取的錢,都要用來做好事。

這雖然次數不多,但是死敵系統安排的,所以,引起了錢壕的注意。

必須做好事,這是爲什麼?

難道自己做了好事,系統會有額外的好處?還是?

錢壕陷入了猜測之中。

而就在這時,小胖子的聲音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老大,你怎麼了?”

聞言,錢壕回過神來,他轉頭,看了一眼不解的小胖子,搖頭道:“沒事沒事。我剛纔在想一些事情。”

小胖子‘噢’了一聲,也沒在意,隨即,他伸過頭,笑咪咪,道:“老大,想不想聽一個故事?”

“啊?”

“這是我剛纔悟那個神級策劃的時候,突然想起的一個很搞笑的小故事,老大你要不要聽一下。”小胖子神祕兮兮道。

“很搞笑嗎?”錢壕問道。

“嗯。”小胖子點點頭。

“好吧。”錢壕點頭,反正現在沒事幹,聽聽也沒什麼損失。

“故事的開始,是這樣,有一個人,他的女朋友跟個富二代跑了。”小胖子說道。

“很明顯,一個悲催的故事。”錢壕想道。

小胖子接着說道:“有一天,那個人開着車去公司接他的老闆,到地方了,他在樓下等老闆,正巧,碰到了他前女友和前女友的富二代男友,前女友冷笑着,道:喲,還在給別人當司機啊。而富二代則是:呵呵。”

“果然是悲傷的故事。”錢壕點點頭。

小胖子笑了笑,道:“那人正欲還擊,只見一雙手遞來一個公文包:李總您的公文包。那人擡頭一看是老闆,短暫楞了一下說了聲:嗯。然後開車走了,車啓動時,老闆還鞠了個躬道:李總慢走。卻不知什麼時候那人眼溼了框。”

“我的眼眶也是溼潤了。這老闆真不錯,跟着他混,值了。”錢壕感嘆道。

“這事,還沒完了。”小胖子嘿嘿笑了一下,很詭異,道:“那人一眼淚水,相當感動,開車離開了。就在這時,那位老闆,走到富二代面前:兒子,看看,你老子怎樣讓窮屌絲死心塌地!富二代豎起大拇指:爸,高!”

“噗!”聽到這話,錢壕傻眼了,張口,一大口鹽汽水噴了出來,那一雙眼睛大瞪着,徹底無語。

錢壕沉默了半天,擡起頭,看着笑嘻嘻的小胖子,突出了這麼一句:“妹呀,我猜到了開頭,但沒有猜對結局!” 那老闆,竟然是富二代的爹!

臥槽,太無語了,錢壕緩了半天,才平復過來,這他妹的太操蛋了!!!

這峯迴路轉,也來得太鬱悶了。

“怎麼樣,老大,這故事,還不錯吧。”小胖子笑嘻嘻,雙眼眯成了一條縫,湊了過來。

“好個毛線。”錢壕一把推遠了他。


“老大,看吧,這就是語言的魅力,那老闆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能讓人死心塌地,老大,您應該好好學學他。”小胖子說道。

錢壕揮了揮手,靠在車座上,睡了起來:“你不是狗腿子嗎,要哄好老打我,這纔是你應該學的。”

“鄙視你。”小胖子內心說了這麼一句,也靠在車座上,掏出那張寫滿了字跡的紙,想了起來,這宣傳單做成什麼樣,才能引起轟動了?

與此同時,錢家大院中,錢不夠問道:“趙忠,你還有多久才能突破到地級?”

“這個……”趙忠臉色一垮,寬闊的大手,搔着頭髮,將其揉成雞窩:“老爺,這個好像還有點久,地級的門檻,太大了。”

錢不夠停手,放下手中的筆,擡起頭,望着趙忠,道:“那就多練、多吃、多殺!”

練,自然是修煉;吃,吃的不是飯,而是丹藥;殺,當然是殺人,殺的是異能者。

“這一次,殺了十三個地級,一百三十多個人級,收穫挺豐富,你就放開吃,丹藥藏着掖着也沒用,實力纔是王道,等你突破到地級,有的是丹藥。”錢不夠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