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山大陣開啟,不光是執法堂轟動了,就連整個玄天宗都是人心惶惶。

其中也是有著不少的優秀弟子跟隨著執法堂的腳步往山腳趕去,一些長老也是如此。

呂嵩原本在準備著下月的排名大會,正忙得不可開交,護山大陣的突然開啟也是讓得他都是一愣。

在這等關鍵時刻,他們竟是選擇動手了?

隨後,呂嵩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趕往山腳的人群之中。

山門之外,林天龍與三十多名守山門的弟子靜靜的對峙著,誰也沒有先動。

見得眼前這高手竟是遲遲沒有動手,大家都是感到有些奇怪,都已經鬧到這個地步了,為何他還不動手?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是不希望林天龍動手,因為如此便是能夠爭取到時間,待得高手前來便是能夠制服眼前二人。


但現在,他們卻是希望眼前這人趕緊的動手,因為看這人的樣子,似乎絲毫沒有擔心過宗內高手會到來,而且,似乎還有一點期待的樣子。

如此,便一定是有著些什麼陰謀,亦或是他們也還有幫手隱藏在暗處,準備在宗內高手趕到之時一齊動手?

看守山門的這三十多名弟子在心裡可是緊張得要死,若是真如他們想的那樣,那後果便是不堪設想! 雙方久久沒有說話,守山門的弟子是有些緊張,就連手中的劍也是緊緊的握著,但卻是沒有絲毫的退卻。

林天龍則是略顯得有些尷尬,原本自己就想早些進入宗內,也好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倒好,鬧得這麼大……

「那個,你們先將武器放下,咱們有話好說!」林天龍開口說道。

「沒什麼好說的,想要強闖玄天宗,那便先從我等的屍體之上踩過!」一名弟子大聲說道。

「哎……我都說了我是林天龍,你們卻是不信。」林天龍無語了,道:「但你們能夠為玄天宗做到如此地步,也算是沒有枉費宗門辛苦栽培你們了。」

之後,林天龍便是閉口不言,心中想著:「既然你們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為今之計便是只有等待宗內高層之人出現,希望來的別也是如同他們一般不認識我就行了。」

果然,沒出半柱香的時間,護山大陣山門處便是出現了一個缺口,從裡面蜂擁出一大堆的強者。

最前面那人,便是宗主呂嵩。

「參見宗主。」那三十幾名守山門的弟子見宗主都是親自出動了,想必眼前之事也就很好解決了,緊張的心裡頓時便是輕鬆了不少。

「人在哪裡?」呂嵩皺著眉頭巡視一圈之後,發現除了眼前這二人之外,貌似沒有其他人了。

「就是他們二人。」一名看守山門的弟子指著林天龍二人道。

「嗯……就兩個?」呂嵩盯著林天龍喃喃道:「只得武皇修為而已,但為何我卻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莫非,他隱藏了實力?」

想到這裡,呂嵩心頭便是一沉,若是隱藏修為來到此處,想必是有著什麼詭計,須得小心對待。

「閣下,敢問你二人隱藏修為來到此處卻是為何?」呂嵩沉聲問道。

同時,也是在體內偷偷的運轉著武技,若是對方的回答沒能令自己滿意,亦或是對方直接動手的話,自己也能夠在第一時間出手。

聽得呂嵩這話,林天龍頓時苦笑,自己剛才卻是忘了將面貌變回來,所以才是令得自己的師兄都是沒能認出來。

想到這裡,林天龍便是抬手往臉上一抹,他可不敢再以現在這副面貌解釋什麼,這樣做的結果只是越描越黑而已。

就在林天龍抬手之時,呂嵩便是以為對方是要動手的跡象,於是乾脆來個先發制人,甩手便是一擊擊出。

林天龍剛把面貌變回來,攻擊便是到了近前,抬手之間便是將呂嵩的攻擊給輕而易舉的化解了。

隨後林天龍便是無奈的苦笑道:「師兄,是我啊!連我你都要打?」

「嗯?」自己的攻擊被對方輕而易舉的化解了,呂嵩正準備再次出手,便是聽到了對方這樣的一句話,不由得一愣。

這,這不是師弟的聲音么?

隨後仔細的盯著林天龍的臉,發現他的那張臉正在緩緩的變化之中,不一會兒便是停止了變化。

這個時候,出現在呂嵩眼前的,便是林天龍的樣子。

「師弟?」呂嵩見是林天龍的模樣,心下便是一驚,於是便出聲問道。

「師兄,他們不認識我也就算了,沒想到連你都是要對我出手……難道我的氣息還會有錯?」林天龍不由責怪道。

呂嵩聽了這話,下意識的便是感覺著林天龍的氣息,他發現,雖然這氣息比起林天龍在玄天宗之時要強大許多,但這的的確確就是林天龍的氣息。

「師弟,真的是你啊!」呂嵩頓時便是大步走到林天龍面前,給他來了一個熊抱,道:「你小子一走就全無音訊,害得我們替你擔心!」

「對了,聽說你去了東域那邊,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收穫?」呂嵩接著便是問道。

「師兄,你要我在這裡說?」林天龍若有所指的看了眼四周道。

呂嵩一聽便是明白了林天龍的意思,說道:「也是,咱們先上山再說。」

這時,呂嵩便是注意到了慕容復,對著其說道:「這位朋友,也請一同進入吧!」

慕容復點點頭便是跟在二人的身後,打量著玄天宗里的一切,雖說在書中已是看過了玄天宗的樣子,但親身經歷才是會更加的深刻。

既然確定了是林天龍,當下所有前來支援的弟子以及執法堂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林天龍在經過執法堂的人身邊之時,便是在其中發現了三個熟人,其中兩個豁然便是李雲以及李江這兩兄弟,至於另外的一人,便就是林天龍在第一次進入玄天宗之時,為其帶路的那名弟子。

這二人見到自己之時豁然都是瞪大了眼睛,李江現在也是將修為提升至了初階武尊的地步,雖然在他剛才見到林天龍的第一眼之時看到的是一個武皇高手,但直覺告訴他,林天龍必定是隱藏了修為。

而李江也是有了初階武皇的修為,想必是在執法堂任職,他看著林天龍的時候,表現出一種極其囂張的表情,似乎是在對林天龍說:你完了,我哥已經是武尊高手,而你,不過才是武皇而已!

也正是因為呂嵩在場,他才是沒有明說,而是用面部表情表達了出來,若是呂嵩沒有在此的話,想必他會在言語上對林天龍進行攻擊!

對於這種人,林天龍則是看也不看一眼,徑直跟著呂嵩往山上走去。


林天龍等人離去之後,山門處就只剩下執法堂與看守山門的人。

「哥,那小子也太囂張了!以為武皇修為就能勝得了你么?」李江憤憤道。想起剛才林天龍經過自己身邊的時候,那種被無視的感覺,李江便是覺得心中有怒氣。

若不是自己的修為不夠,定要親手教訓他一番。

「小弟,你也不小了,需要學會怎樣去考慮和判斷事情了!別整天到處樹敵,不說南域,就只玄天宗之內,天賦比你強的人比比皆是!」

李雲對著李江失望的搖了搖頭,說道:「林天龍的修為,絕不會是表面上的這麼簡單,我能感覺得出來!」

「哥,我知道錯了!」李江頓時便是認錯。

「哎!」李雲繼續搖頭,聲音之中帶著些教訓的成分,道:「每次犯錯你都是這麼說,但每次你都會繼續犯錯,真是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你才能夠長大!」

李江低頭不語,李雲便是再次嘆息一聲道:「或許,是我與父親太過於寵溺你了,什麼都滿足你,才是導致你現在的目中無人……」

李雲接著又是沉默了一下,才是悠悠的說道:「或許……沒了我與父親給你當後盾,你才是會變得成熟起來吧!」

李江豁然抬頭,眼神直盯盯的看著自己的大哥,說道:「哥,難道說,你……」

不等李江說完,李雲便是說道:「不錯,我感覺自己無法戰勝林天龍,剛才在他經過我身邊之時,我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而這種壓力,必定是比我修為要高的人才能夠讓我感覺得到。」

隨後李雲便是轉過頭,望向那已經走到山腰之處的林天龍,沉聲道:「不過,我卻不會那麼輕易的就被嚇倒的,這一站,我會盡全力應付!」

一股戰意從李雲身體之中散發出來,直指林天龍,林天龍感覺到這股戰意,便是回過頭看向山下。

臉色嚴肅的對著李雲點了點頭,然後便是轉過頭繼續向山上走去。

林天龍對於李雲卻是沒有半點的看不慣,一切都是源於他的弟弟李江,所以對於一個明知不可敵卻還是敢於應戰的人,是值得林天龍尊敬的。

「為了宗門不退半步!你們這次做得不錯。」李雲在與林天龍對視之後便是看向了看守山門的弟子。

看守山門的弟子只得無奈苦笑,接著,李雲便是突然厲聲道:「但是,你們卻是做得有些太出色了,我玄天宗弟子的身份玉牌豈是別人輕易能夠作假的?」

「等輪值之後,你們全都禁閉三天,好好地反省反省……」

……

「什麼,天龍你說你現在已經是武聖高手了?」在聽完林天龍的闡述之後,呂嵩便是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良久之後,呂嵩又說道:「還有你身邊的這位,你說他是你的表哥,來自中州的慕容世家?」

「嗯。」林天龍點點頭,說道:「師兄,我要說的就這些了,接下來換我問你了。」

「你是想問為何山門之處加派了這麼多的高手是吧?」呂嵩問道。

「難道是哪個勢力膽敢進犯我玄天宗?」林天龍問道。

「豈止是山門處,現在整個玄天宗都是加強了戒備,每個武宗修為以上的弟子都是得隨時做好迎戰的準備。」呂嵩說道:「你不在的這些時間,玄天宗確實是發生了一些足以撼動根基的大事!」

說到這裡,呂嵩便是看了一眼慕容復,道:「既然他是你的表哥,想來說出來也沒什麼。」

林天龍二人沒有說話,呂嵩繼續說道:「你在幻城搞出那些事情之後,天羽門以及眾多與之親近的宗門都是聯合到了一起,測查你的來歷!」

「就在前不久,他們便是查到了護心閣的閣主,也就是你,乃是來自我們玄天宗……」呂嵩說道:「之後便是派出高手前來,讓我們將你交出去任他們處置,我們自然是不肯,於是乎,當時便是與來者大戰了一場。」


呂嵩有條有理的說著,林天龍則是靜靜的聽,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什麼,但其內心之中,卻是有著一股無形之火緩緩升起! 林天龍將怒火壓制在心間,繼續聆聽著呂嵩的講話。

「那一次他們來的人也就幾位尊級高手,被我們輕而易舉的給擊退了。」呂嵩說道。

「接下來的幾次,他們派來的高手也就越來越多,越來越強,以至於我們都是有些疲於應對。」呂嵩說道:「就在幾天之前,他們又是來了一隊人馬!」

說到這裡,呂嵩停頓了一下,接著又道:「這對人馬也不多,但卻個個都是高手,光聖級巔峰高手都是有著三名之多!聖級之下的尊級高手也是有著十好幾位。」

「宗里聖級以上修為的也就那麼幾個老祖,而且其中還有幾位因為正在閉死關而不能出手,也可以說是我們通知不到他們。」呂嵩說道:「最終,三位同樣擁有聖級巔峰修為的老祖共同出手對付對方的三位聖級高手。」

「而我的父親,你的師傅,他在前不久突破了到聖級,在他修為還未完全穩固的情況之下,便硬是出手以一人之力擋住了八位尊級巔峰的高手,甚至,其中還是有著兩名半聖強者。」

聽到這裡,林天龍再也不能冷靜了,巨大的情緒波動令得呂嵩都是有些著急。

「師弟你先別激動,雖然三位老祖以及我父親都是受了重傷,但幸虧有你上次給我的四葉生機草,在療傷之時使用,更是加快了不少療傷的速度。」

呂嵩說道:「雖然三位老祖以及父親都是受了重傷,但對方也是不好受,三位聖級巔峰高手有一人便是隕落在了三位祖宗的手中,其餘兩位也都是重傷垂死的狀態!」

「至於父親的對手么,除了兩名半聖強者重傷之外,其餘的六位全都被父親擊殺!」

林天龍點點頭,至於其餘的幾位高手,那麼一定是呂嵩以及宗內的各位尊級以上的高手所對付。

「師兄,師傅他們的情況現在如何了?」林天龍問道。

「差不多快要恢復完成了,若不是有生機草,怕是沒個一年半載的是恢復不過來的。」呂嵩說道。

「那就麻煩師兄帶我前去看一下師傅以及三位老祖吧,畢竟這禍乃是由我引起的。」林天龍說道。

呂嵩點點頭,隨後便是帶著兩人穿行在玄天宗之內,不久后便是到了禁地之中。

三人來到了一個洞府的外面,呂嵩拿出自己的掌門令牌往關閉的洞府門前一晃,眼前這大門便是自行的打開了。

進入洞府之中,便是見到有著四人正各自盤坐在洞內的東南西北的四個方位,他們這是結成了一個陣法,可以相互輔助對方恢復傷勢。

坐在洞府門口背對著林天龍的便是玄天子,接著林天龍便是掃視了一眼其餘的三位,豁然發現坐在師傅玄天子對面的乃是一個熟人!

藏書閣的那一位天上長老!沒想到他竟是聖級巔峰的高手。

有人到來,四人便是睜開了眼眸,玄天子起身之後,轉過身來一看,頓時便是有些老淚縱橫的味道出現在他的面部。

「好小子,你可總算是平安回來了!」玄天子第一句話沒有問林天龍修為進展如何,也沒有問他在外邊經歷了些什麼事情,而是見到林天龍平安歸來,就已是開心至極,甚至老眼之中都是泛起了些許淚花。

「不孝徒兒林天龍拜見師尊以及三位老祖。」林天龍頓時便是對著四人跪了下去,說道:「都是因為我,才是給玄天宗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好小子,敢於承擔,夠氣魄!」藏書閣的太上長老宋江讚賞的看著林天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