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的舉動,可是把二人給激怒了,兩人身形一動,幾個眨眼間便是將陳風給圍在了其中。

「竟然毀我鼎爐,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許駝鈴眼中冒火般的說道。

「雄心豹子膽倒是沒吃過,但這是我所在的王朝,你們敢在這裡殘害如此多的拚命百姓,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管。」陳風冷言相對,說話之間,他已經拔出了青虹琉璃斬。

兩名化神境小成的強者,陳風還是第一次對上,壓力,是絕對有的。

「既然你想死,我們便成全你!」

賽神醫說話間,身形驟然化成一團綠色氣旋,驟然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陳風一直在警惕他們二人,眼見一人消失,當即精神力擴散開來,很快便是依稀的感覺到了賽神醫的身影。

賽神醫憑藉速度兜了一個圈,正在朝他的後背處襲來。

雖說陳風感應的到,但那速度,也著實夠快,就連他的精神力,也只能看到一團綠光在急速飛馳。

嗖~

沒有任何猶豫,陳風一個青雲動瞬閃,巧妙的脫開了對方的攻擊。

陳風瞬閃的位置,並不是撤退的位置,而是那許駝鈴的身後。

「無意劍法。」

陳風一閃而至,手中青虹琉璃斬迸發出一道凌厲的青芒,一劍斬下,那身為化神境小成境界的許駝鈴,竟然是一時沒能反應過來。

帶他豁然驚愕的時候,陳風的劍已經落了下來。

「呀……」

許駝鈴怪叫一聲,旋即身體一側,顯現的躲過了劍的鋒芒。

雖然避過了腦袋,但左手卻沒能躲避,陳風一劍快如破竹,直接是將許駝鈴的左手小臂斬斷。

綠色的鮮血,噴涌而出,那斷裂的小臂,驟然朝下方掉落了下去,而許駝鈴,則是手捂傷口,狼狽的躲開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

「化神境小成,竟然這般脆弱!」

陳風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一擊就得手了,也不知道是許駝鈴分神,還是後者戰鬥實力太弱。

… 「陳風已經開戰了,咱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大家全力進攻帝都,拯救那些平民百姓。」

三皇子蕭策,手拿長槍,身披黃金鎧甲,首當其衝的朝帝都的方向沖了過去。

這番台詞,本應該是皇帝蕭十三的話,但現在被蕭策搶走,蕭十三並未有任何不高興,反而是多了幾份欣慰的感覺。

「策兒長大了,知道要為你去承擔事情,無論今日結果如何,我想咱們都不會留下遺憾。」旁邊的簫覓風,對蕭十三輕聲說道。

「呵呵,是啊,不留遺憾。」

蕭十三欣然一笑,旋即整個人的氣勢驟然轉變。作為皇帝,他一直都是微笑示人,很少以武者的姿態對待他人。

而今天,到了真正需要戰鬥的時刻,天地境大成的蕭十三,也終於在此刻迸發出了他武者的威嚴。

紫家那邊,紫夢琪一馬當先,她身後緊緊跟隨著紫家的三位長老。

大長老紫靈珊,已經成功突破了天地境小成,而另外兩位長老,還沒有突破,僅僅只是九星宗師境。

不過,這並不影響她們的氣勢,面對帝都城內十幾名達到天地境大成的強大存在,她們毫無畏懼。

另一邊,霸天宗和萬合宗,以及李無雙的宗門,三宗緊隨其後。天地境之下的人雖然害怕,但丈著這一股氣勢,眾人還是熱血衝天。

再往後,便是八閣,八閣更是人多群雜,不過實力大多一般,也都是有些硬著頭皮了。

聚集了西域幾乎全部強大武者的團隊,上下足足三千人馬,這般浩浩蕩蕩,倒是令天空中正處於戰鬥中的許駝鈴和賽神醫有些驚愕。

「嘿嘿,想不到一個小小的王朝,竟然能這般團結,真是令人動容的畫面。不過,武者一途,可不在人多,老子一腳踢下去,怕是也能死個千八百。」賽神醫不削的冷哼道。

「你的對手是我!」陳風手提青虹琉璃斬,正色說道。

「嘿嘿,你真是狂妄自大。」斷了一臂的許駝鈴,忽地看向陳風,他的臉頰上沒有絲毫痛苦的表情,反而是在笑,而且笑的很囂張。

「你笑什麼?」陳風眉頭一皺。

「我笑你小子很傻!你真的了解我們鬼域嗎?」許駝鈴若有所指的說道。

「……」

陳風眉頭一皺,忽地感覺到了一絲不妙,愕然回頭,卻是看到一隻手臂不知何時竄到了他的身後。

砰~

那小臂,正是許駝鈴之前被陳風斬下去,而此時此刻,竟然詭異的悄然飛到了他的身後,並且其中還夾帶了武元力,將陳風狠狠的大了一拳。

噗……

一口鮮血噴出,陳風莫名其妙的向前一個趔趄,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有這一手。

穩住身形,陳風驚奇的看到,那一截小臂,在半空劃過一個弧度,然後奇妙的飛到了許駝鈴的身邊,後者一身胳膊,竟然是直接癒合在了一起。

似乎是出於炫耀,許駝鈴還晃了晃手臂對陳風嘲諷道:「看到沒有,這才是我們鬼醫一族的厲害之處,身體的任何部位,包括腦袋被砍掉,都是可以再度復原的。你一個人類的小小武者,是無法感受到我們鬼域諸多勢力的強大之處的,更何況光是論武元力,我們也比你高出一個等級,今日之戰,你毫無勝算。」

聞聽此言,陳風也是愕然驚醒,原來鬼醫一族竟然還有這種手段,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就如同妖獸一般,天生就有比人類強橫數倍的肉體。

「戰鬥還沒有結束,不要太早下定論,就算真的如你所說,只要我一擊轟碎你的靈魂,你一樣煙消雲散。」陳風冷然說道。

徐駝鈴聞言,臉上的笑容更甚,大笑道:「不得不承認,你小子腦筋轉的倒是蠻快。不過請你說話的時候再想一想,就憑你的本事,能一擊轟碎我的靈魂?我堂堂化神境小成武者,要是被你一擊轟碎靈魂,那我真是死的瞑目了。」

陳風沒有搭腔,他也是知道,要一擊轟碎對方的靈魂,這似乎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是對方傻傻的站在那裡讓他打。

「經就該如何是好……」

陳風內心不斷的思緒著,對方的肉身竟然砍不爛,而且你砍掉他的胳膊腿,那胳膊腿還能成為暗器,這絕對令人感到頭疼。

轟隆隆~

就在天空三人依舊陷入對持的時候,城內的大戰可是激烈的爆發了,三千多名武者闖進偌大的帝都,那仍處在工作中的鬼醫一族的人,自然是沒辦法在繼續進行煉人工作,都很憤怒的和眾人戰了起來。

砰~

砰~

雖然人多勢眾,但能夠匹敵天地境大成武者的人並不多,眾人拼的過的上去拼,以多打少,而那些自知實力弱小,連對方一擊都抵擋不住的武者,便是把目標轉向了巨大鼎爐。

最坑人的,無疑是這些鼎爐,在十幾萬民眾的注視下,這些令他們聞風喪膽的鼎爐,被一一轟碎。

「混蛋!」

許駝鈴和賽神醫看到此情此景,當即立刻大怒,那幾個下屬的死活他們都不在乎,但是這些鼎爐里的藥材,可都是十分稀有的。

此番他們受命於鬼醫一族的族長,特地選了個不起眼的小王朝,要在這裡執行煉製五十萬人的計劃,以充當姚廣和骷髏王大戰的炮灰。

在第一時間佔領帝都以後,二人還以為這次的任務將會很輕鬆的完成呢,可他們沒想到,僅僅過了半個月的時間,阻礙就來了。

十幾個鼎爐,哪架得住三千武者的轟擊,眨眼之間,便是全都崩碎了。許駝鈴和賽神醫肺都氣炸了,但他們又能如何,眾人轟擊鼎爐,之時眨眼之間的事情,現在就算把他們都殺了,鼎爐損失的藥材,也奪不回來。

「今天……你們在場的所有人,都將迎來鬼醫一族的怒火。你們的靈魂,都將打入萬劫不復之煉獄,你們將承受無盡的苦痛和折磨。」賽神醫雙目赤紅的咆哮道。

陳風對此毫不在意,他知道,眾人在選擇踏出這一步的時候,就已經明白失敗所面臨的後果了。


而在這種後果面前,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把失敗化為成功。


「想要動他們,先攻破我這一關!」陳風舉劍對指二人。

「狂妄小子,給我受死吧。」

賽神醫身形爆閃,那速度,陳風必須聚精會神才能勉強看到。

咻~

就在賽神醫再度攻來的同時,陳風又是一個瞬閃,悄然躲避開去。瞬閃這個技能,雖然算不得青雲動的上乘絕技,但也是非常實用的一招,陳風已經將其修鍊的爐火純青了。

又是一擊被躲避開來,賽神醫面色大怒,他連續的攻擊不成,令他自己都是有些尷尬。

「是瞬閃武技,想來這是他最大依仗,只要禁錮這片空間,他便是不能再像個兔子一般了。」許駝鈴冷哼道。

嗡~

沒等許駝鈴話音落地,賽神醫已經凝出了一股綠色能量,將周圍三十里的範圍都籠罩其中。

「混賬小子,看你還怎麼逃!」

賽神醫似乎是來了倔脾氣,非死也要打到陳風,禁錮完空間以後,立馬又是朝陳風沖了過去。

「真是煩人。」

陳風冷哼一聲,既然不能使用青雲動瞬閃,那邊只有正面相抗了。

兩人顯然依舊很是輕敵,在賽神醫攻擊的同時,許駝鈴毫無作為,看樣子是十分信任自己的夥伴,並且認為陳風只要失去了瞬閃的依仗,就全然沒有了辦法。

「鬼毒化骨掌。」

賽神醫的掌心,突然迸發出強烈的綠芒,綠芒中夾帶無盡的能量,這片空間,都是被這股能量涌動,發出陣陣顫動的波動。


「想要一擊將我擊殺嗎?哼,怕是你想多了。」

陳風雙目也是一凝,他順手一拋,手中青虹琉璃斬瞬間消失,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之外,玲瓏神塔驟然凝成。

轟隆隆~

劇烈的能量狠狠的撞擊在黑塔之上,玲瓏神塔迸發出耀眼的黑芒。

這黑塔的強度,不僅僅和陳風的實力有關,也和黑塔中的能量有關。

已經達到八重能量的玲瓏神塔,其防禦力強橫無比,絕不是化神境小成的武者能夠一擊轟破的。

當然,玲瓏神塔雖然防禦力強橫,但也有找其弊端所在,那就是在被他防護的時間裡,陳風的攻擊,也是穿破不了黑塔的。也就是說,他在防禦的時候,做不出攻擊的手段。

「什麼!」

一掌拍在那黑塔之上,伴隨著兩股能量的相互抵擋,賽神醫愕然發現,自己的一掌竟然沒能洞穿這詭異的防禦。

「這小子,有些手段。」

到了這個時候,賽神醫才忽然發現,陳風敢以生死境巔峰的實力,前來阻撓他們二人,絕非是腦袋進水,而是真真切切的有依仗。

「我的手段很多,你可要好好領會。」

陳風冷笑一聲,就在這時,賽神醫腦袋上的天際忽然空間撕裂,一隻巨大的龍爪破空砸下,直接將他震在了半空。

噗呲~

青虹琉璃斬所化的龍爪,一拍之下,其中便是夾帶了無盡的神器鋒芒,一股無形的青風刃,將賽神醫的衣襟盡數切割開來。

「紫電滅天掌!」

陳風破開玲瓏神塔,舉掌便是拍出一掌,紫色的電芒繚繞,這一掌,在賽神醫遭受重創的同時,第一時間打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