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決定,對於明智的人來說,往往都是在短時間內做出的,因爲在那麼點時間裏你都不能拿定主意的話,那麼也就意味着你的思緒已經受到影響,已經亂了,不適合再做多餘的思考,否則必然反受其亂,事情的結果,也就難以如同期待的那樣發展。

這在後世的成語中,也被叫做,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青辰抽出了冰弓玄箭,這箭的威力說實話他還沒有見識過,是否真的能夠射死金烏,他並不知道,剛剛也不過是射中了兩隻金烏的腳而已,不過,就算是沒有那麼強的威力,他這個分身也有接近於大羅金仙的實力,再加上超度法則中的借貸法則。

足以弄死這幾隻傻鳥了,反正他現在是用的后羿的身體,要遭到天道的報復,也不會報復到自己身上來,這樣雖然對后羿不夠厚道,不過這個后羿本身就菜,剛纔還差點被羲和乾死了呢。

其實這也是很讓人納悶的事情,后羿怎麼着也不該這麼弱啊,好歹也是射死了金烏的男人,怎麼會在這個版本中被金烏的老孃先差點掐了呢?

而此刻金烏的老孃,仍然是風情萬種地對青辰賠笑着說:“大兄弟啊,其實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了,我只是說他剛纔被我的孩子們的神火所傷,卻並不是威脅,因爲我有法子可以治好他的傷,而且這世間也只有我,纔可以治癒得了神火的傷啊。”

這話一說出口,青辰立馬就不服了,好傢伙,吹牛吹得太離譜了吧?您那是什麼火,以爲我沒見過世面嗎?還治不好,要不是我跟我媳婦兒現在鬧掰了,憑着她的九轉玄功和超度法則,我們夫妻倆聯手起來你以爲世間還有我們治不了的疑難雜症?

神農都不一定有我們懂,懂王在此,懂不?

他不屑地笑着搖搖頭:“你憑什麼就以爲,別人也治不好,這種事情,就不用你掛心了,況且這種誤會最好以後你還是別造成,否則的話……”說着,后羿的眼中閃過一抹寒光,屬實讓羲和心頭一驚。


她暗自讓心鎮定下來,仍然自若地按照之前的想法進行着誘導:“你知道嗎,太陽星,和太陰星的由來。”

青辰微微頜首,“當然,一隻是盤古的左眼,一隻是盤古的右眼,盤古大概是個近視,要不然右眼的視力,怎麼會比左眼差這麼多呢?”

羲和對於青辰的揶揄並不在意,自顧自地說:“金烏的神火是來自太陽星的,確實只有我的太陰星宇可以治療,要是延誤了治療期限,您的這位龍族朋友,可能就有危險了,您確定不考慮一下?”

“是麼?”青辰眯着眼睛,“可是我記得,太陰星上,並非只有你一位大神啊。”

羲和巧笑嫣然,捂着嘴說:“嫦曦確實也會,這不錯,可是她常年蹤跡難尋,你又去哪裏找到她呢?”

“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青辰看羲和臉笑得都快僵了,話鋒一轉道,“不過啊,咱還是聽聽你的意見吧,要不,你來試試?”

好傢伙,羲和的臉總算是可以鬆快一會兒了,剛纔就一直假笑,不過總算是有回報的。

這種事情,就算對方對自己有所戒備,只要他肯讓步了,那自己就可以得寸進尺,等得手之後,對方就沒有後悔藥可以吃了。

混沌亂龍在女媧身邊,低聲喘息着,看樣子生命體徵真的就快不明顯了,羲和將太陰魂咒取下,放置於混沌亂龍的上方。

肉眼可見的火毒在混沌亂龍遍體的經絡中顯示出來,那應該就是羲和所說的太陽神火中的侵蝕作用了,看樣子確實是有點厲害,她沒有糊弄自己。

“怎麼治?”女媧問道。

羲和莞爾一笑:“很簡單啊,既然是受了火毒,那就得用陰毒來解,我正在給他種陰毒。”

“果然是女人,夠陰毒的,”青辰打了個哈欠,“說不定啊,順便把我們倆也毒死了。”

羲和的腿抖了一下。

她有些慌張,但還是試探性地問了一下:“呵呵,你說什麼呢,怎麼會呢,就算是有毒,那豈不是連我自己也中招了嗎?”

青辰欣然點頭,“陰陽結合,從來都是天理,但是也未必不是災禍的起源,從來冷熱交替,人容易傷風,當然,這個病理你身爲神族,不知道弱小的人族疾苦,可能不知道,不過,如果這種冷熱交替放大到一定程度,卻也是可以重創高境界的修士的。”

羲和被他說的冷汗直流,但是看看如今太陰魂咒已經將混沌亂龍牢牢鎖住,便心頭放下了不少,索性就跟青辰也不裝了:“不錯,你果然是知道不少,附身到后羿身上,看來你也不是一般人,不過如今混沌亂龍已經在我的手中,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現在成爲了我的俘虜,只能聽從我的指揮了。”

說完,混沌亂龍從地上站立起來,太陰魂咒盤旋着從半空落下來,縮小後拍中了混沌亂龍的額頭,瞬間混沌亂龍的眼神迷亂了,彷彿失去了神志一樣,變得有些呆滯。

這場景……青辰覺得有點熟悉,他以前似乎也用過類似的東西,而且比羲和這個要高檔一點。

對了!那塊七情六慾石。

青辰的眉毛挑了一下,不動聲色地點了下頭,“那你就來吧,看看他有沒有那個能耐殺了我。”

黑色的巨龍站到了羲和的身後,蓄勢待發,只要羲和一聲令下,就立刻衝鋒陷陣,任何敵人,都無所畏懼。

“混沌亂龍,”羲和命令道,“殺了眼前這個人。”

混沌亂龍遲遲不動。

“怎麼會這樣!”羲和難以相信,懷疑是出現問題了,又命令他,“你再給我擊潰那座大山!”

雷霆從天空瞬間降落下來,把夸父化身的那座大山擊得粉碎,山石紛紛從山頂滾落下來。

羲和傻眼了。

青辰看着她一直跳腳似的着急,演示完這場鬧劇,拍拍手說:“廢話,想不出來吧,因爲這條龍,早就跟我簽訂了主僕咒約,即使是被你用什麼邪功控制,他也絕不可能對我動手。” “因爲,我是他的主人,他當然不可能對我動手。”

羲和瞳孔驟然緊縮:“混沌亂龍的主人,你,難道你是……”

青辰輕蔑地一笑,“剛纔你表演完了,現在該輪到我了!”

“大威天龍,波若叭嘛吽!”

大紅色的巨龍,又出現在了天空之中,這一次,和往日不一樣,青辰根本就不用管它是否會發狂,是否會對什麼人動手。

兩隻腳被射到一起的金烏撲動着翅膀,竟然還是一起飛了起來,保持着驚人的一致頻率,在金色的光芒中,那兩隻金烏竟然折斷了自己的腿,將玄箭連着他們的腿扔掉之後,兩隻金烏互相依靠着,竟然合爲一體!

大紅龍咆哮着衝向了那隻合二爲一後最大的金烏,張開口將金烏吞入口中!

其餘的七隻金烏紛紛圍攏過來,七隻金烏也並排列陣,兩隻爲首,三隻爲身,兩隻作尾部,也居然佈置成一條龍的陣勢,和大紅龍對抗起來!

青辰身形閃現到了那條金色的龍身邊,擡起自己的手,就是那麼隨意的一掌,狠狠地對着金龍的身體拍了下去!

好傢伙,無情鐵掌!連女媧都看呆了。

在這一掌下去之後,那條金色的龍身體剛凝聚起來就支離破碎,分化成爲了原來的七隻金烏。與此同時旁邊的大紅龍的腹部閃現出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芒,那隻合成的大金烏似乎是想破腹而出,青辰沒有去管大紅龍,而是默默從空間口袋中,摸出很久沒有使用過的一件東西。

十二品功德金蓮,如今的世上僅剩下一枚的東西,那枚十一品的已經在須彌山之戰中用掉了。

七隻金烏在被青辰拍散之後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合力瞬間將青辰圍攻,彼此之間勾勒出密密麻麻的金色細線,每一道細線都帶着罡烈的太陽神力,又有着侵蝕元神的效果,反正是自從須彌山一戰羅睺的兵器殺神槍震驚洪荒之後,好多人的功法修煉都有意無意地往侵蝕元神這方面來發展,不過做起來難度相對較大,效果也微乎其微,真的能有不錯的效果的,也估計就只有像女媧的紅袖球這種級別的先天法器,還能稍微望望殺神槍的項背。

青辰如今只是后羿的身體,雖然巫族肉身強橫,但是還沒有到能夠硬剛太陽的地步,青辰只好在他們七隻金烏的攻擊之中左支右絀,而後實在沒有辦法,索性還是使用大羅洞天,一個矢量瞬間位移,逃出了他們的包圍圈。

他無奈地對旁邊一直在吃瓜看戲的女媧說:“喂,你不會是真的想救這麼看着吧?”

說剛說完,他就有點不好意思了,女媧翻了個白眼,原來她在青辰和金烏打起來之後,就馬上把羲和給控制住了。

這個時候連孔宣和嫦曦也居然來到了戰局這邊,青辰有些好奇道:“你們怎麼出來的?”

“我放的,”嫦曦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女媧就搶答了,她無奈地揮揮手,“別管漂亮的嫦曦妹妹了,人家那幾只傻鳥在找你呢,還有你那條紅龍就快死了,不去救一下?”

她話剛說完,紅龍就被大金烏破腹而出,紅色的鮮血潑灑到周圍的空中,濺到了所有的金烏身上,那條紅龍就再也沒有動作的跡象,十二品功德金蓮承接住了它的身體。

青辰沒有惋惜,而是同樣站在了金蓮之上,對着被濺到了紅龍鮮血的金烏,再次使用了大威天龍。

“大威天龍第二式,四相咒!”

再一次的,羲和看見了那道透明色的獨立空間,如今的八隻金烏全都被困在了那片空間之內,與之前區別開的是,這次的透明空間中,瀰漫着淡淡的血霧。

金烏的光芒都黯淡了下來,光線中也摻雜着血霧,照射出來的光芒威力也沒有之前那麼毒辣了,大地總算是得到了喘息。

如今他只是一道分身,而且又是對付金烏這麼強的對手,不得不多出幾個大招來撐撐場面了,不過要是大招用多了,不知道會不會被什麼人認出來呢?

十二品功德金蓮的力量被后羿的身體汲取,超度法則以前青辰使用過一招,叫做“尊者誄吟”,是類似於釘頭七箭的那種殺人方式,而這種能力,通過混沌法則作爲媒介,就可以在玄箭上使用。

青辰站在了金蓮臺之上,再次挽開了冰弓玄箭,幽藍色的波瀾在箭頭上閃動着,射出之後,從天空落下了粗壯的天雷,並且同時降落下了一個“萬”字的藍色佛印。

“佛印神兵!”

那片立方體的獨立空間,被承載着佛印的玄箭穿透,空間越縮越小,穿破之後在狹窄的空間內,金烏根本無法藏身!

射中了一隻金烏!

青辰再次抽出一根玄箭,又搭上了冰弓,迅速地又射出去。

“砰!”

太陽暴體的時候,有金色的粉末從天空落下。

“不!”羲和絕望地大喊,“我的兒子!”

青辰卻並沒有理會她,她現在一定又在對混沌亂龍下令,可是從剛纔大紅龍出現的時候她就應該能夠發現,現在即使是命令混沌亂龍對青辰以外的人下手,她也做不到了。

大紅龍從來就不是一個生命,它只是一個表象而已,是承載功法的一種媒介,消失了以後,下次還是會出現,並不具備生命的特徵,之所以會有時候暴躁,那就跟青辰個人的心境有關係了。

羲和,到底還是白給了。

神界,帝俊已經徹底暴走了,而鴻鈞的弟子昊天,則擋在了帝俊的面前。


小小的童子,竟然能夠擋住神王帝俊,這種準聖級別的高手,鴻鈞的野心,或者說天道的傲慢,已經昭然若揭了,可是就是有些人不敢去往這方面想。

“翻天印!”

昊天接下了帝俊的翻天印,他的眼睛裏有着隱隱若現的紅色光芒。

“陰陽轉手。”

鴻鈞隨即將一道紅色的屏障設置在了神界的大門處,東皇鍾如今還是南天門,而這道紅色屏障,和東皇鍾竟然也互相連接起來,形成了一個正好扣住帝俊琵琶骨的支架,讓他根本就無法反抗。

真是屈辱啊,想來,剛纔昊天能夠接的下帝俊的一招翻天印,也是因爲鴻鈞偷偷控制了昊天的身體吧?否則根本無法輕鬆做到那種程度。

“鬆開!”帝俊緊緊握着拳頭,“鴻鈞,我告訴你,不管如何,他們都是我的兒子,而且現在我只剩下最後一個兒子了,我絕對不能讓他再死,否則我就無後了,我要是無後,我讓你也斷子絕孫!” “我兒子要是死了,我讓你也斷子絕孫!”

連帝俊自己可能也想不到,他居然有一天,會這麼爺們的,對着堂堂道祖鴻鈞,也說出這種話,簡直是在這種時候,他纔有了睥睨天下的王者氣息,纔是真正的神王。

不過,即使是這樣,他現在卻已經完全被鴻鈞限制了人身自由,甚至可以說,對方可以隨時將他拿捏在手中,如同處死螻蟻一般。

遙想當年,東皇太一不過是大羅玄仙的境界,可也不是這種待遇,帝俊1如何也想不通,自己和那個弟弟,究竟是差別在了哪裏,弟弟到底是有什麼樣的手段,才能與虎謀皮,在鴻鈞這夥人手中艱難生存,獨立支撐着神界。

鴻鈞走下了客座,來到了帝俊的面前,帝俊死死地望着他,只想着他什麼時候要是對自己動手,那就只能大不了和他自爆了。

沒錯,逼急了也只能這樣了,這裏畢竟是神界,他的主場,現在東皇鐘不知道爲什麼也能被鴻鈞控制,要是靠着自爆的話,應該還能夠重傷鴻鈞。

“想做什麼,你就動手吧,”帝俊揚着下巴,“無論如何,我現在必須下去!”

沒想到,他的話剛說完之後,鴻鈞竟然當着他的面,對着他跪了下來!

場面頓時鴉雀無聲,周天其餘諸神都看見了這場景,也紛紛驚訝,帝俊雖爲神王,可是道祖鴻鈞可是大道聖人,可以說是天道的化身,實力早就遠超過任何準聖巔峯,哪怕現在唯一的另外一個聖人女媧,恐怕跟他的差距也有好大一截。

之所以用“恐怕”這種不確定的詞彙,是因爲其他人都還沒有成聖,還無法確定。

但是鴻鈞就是這麼跪下來了,他緩緩揮動着自己的袖袍,做出了拜服的動作,一張口,便彷彿有天雷傾響,“貧道,爲蒼生而跪,乞神王,不要再下界了。”

連帝俊都呆住了,誰也不會想到鴻鈞會對帝俊做出這個動作,不過,在鴻鈞自己心裏來說,也是無奈之舉。

不能真的把帝俊逼急了,他是神王,自己是道祖,絕對必須得在維持天道聖威的形象前提下,完成自己的目的,可是現在也實在太難做了。


那幾只金烏出現的也真是離奇,連鴻鈞自己都沒有算到。

本來按照妖族的恢復程度,再過幾百年,巫妖兩族就可以重新開戰,這次兩族就一定可以同歸於盡,那這次天道量劫也就圓滿順利地完成目的了,可是突然出現這麼幾隻金烏,一下子就把戰局的情況傾斜向了妖族!

沒得說的,有了這幾隻金烏,巫族絕對不可能再是妖族的對手,如果最後妖族是贏家,成爲天地間的主宰的話,這麼強大種族興盛起來,絕對不是天道想看到的。

所以,金烏必須死,戰局,得回到原來平衡的狀況才行。但是帝俊非要下界去,恐怕這次,鴻鈞是擋不住了。

“道祖,恕難從命,”帝俊終究還是帝俊,東皇鍾在識別到帝俊輸出的神力之後,就鬆開了禁錮,“今日,我就算是站在所有人的對立面,你們如何說我在道義上站不住腳,我也得下界去,那女人再不好,也是我妻子,那幾個孩子再頑劣,也是我兒子,他們做的事情我會爲他們付出代價,他們如果無法無天我會將他們收服管教,但是如果我繼續安坐神臺坐視不理的話,別說天道,我連最基本的倫理之之道,都喪失殆盡了!”

鴻鈞還跪在地上,樣子是在思索,他的身後站着昊天,眼睛還是紅色,身上應該是還有鴻鈞的法力,似乎是要繼續出手。

帝俊左手抽出昆吾劍,右手是無量尺,兩柄神兵都散發着撼動天地的氣勢,帝俊本人也像是一把無情的寶劍,冷冷地說,“擋我者死!”

自此,神王就這麼明目張膽地從南天門下界,再也無人敢阻擋,而鴻鈞,也一直在他的身後跪着,一直到他的身影從南天門出去下界到洪荒中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