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聶海奇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在其周身,卻是開始有着無數的元氣開始凝結!隨後緩緩的注入到聶海奇的這一副虛擬的身體之中!

看着這一幕,金色的小人下意識的說道“虛擬之力汲取天地元氣!也就是說即便是我不認可他說的奧義,他也是可以得到隱匿於天地間防禦奧義的認可!這簡直太難以相信了!一個年僅十七歲的少年,竟是可以做到如此地步!簡直太恐怖了!此子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過去,大約過了近一刻鐘的時間,聶海奇終於睜開了眼睛!而此時,金色的小人已經自那種吃驚的狀態之中清醒了過來!

看着聶海奇微微笑到“不知道你可是想好了!”

聶海奇明顯的感覺到,此時的小人對自己的態度要比先前好了許多,但是究竟是爲什麼,聶海奇也不知道,因爲剛剛在他思索的時候,好似進入到了一種空靈的狀態之中!對於外面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

所以也自是沒有聽到小人的話語!

但是既然不知道,聶海奇也沒有深究的打算!重重的點了點頭道“我已經想好了!”

“願聞其詳!”小人道!

沒有理會小人語氣中的那一絲善意!

聶海奇自顧自的說道“防禦!乃是抵擋一切攻擊的力量!

爲自己贏得安全!這就是防禦!

防之意,乃是預防,在敵人攻擊未曾抵達的時候,能夠準確的判斷出其位置,並進行預防,使其不能夠傷害到自己!此爲防!

何爲御,御之力,乃是禦敵制勝!

在防守住對方的攻擊的同時,進行反擊!這就是御!

防敵人之攻擊!御用天地法則,進行反擊,並且在防守之中取得勝利!

防禦,不單單是提防,抵禦!更爲重要的是,如何在防禦的同時尋覓到對方的破綻,並且進行有效的反擊!這纔是關鍵!

生死之際,考驗的纔是你的防禦!

先前與犀牛大戰之時!我利用手中天靈法器的能力,施展出極爲強橫的技能!要是在以前,我自認爲,我絕對逃不過自己的那一擊!

可是犀牛本身也僅僅只是元氣所凝結而成,可是就餓是如此,在那種生死危機之時!他卻是可以利用自身的翅膀,形成颶風攻擊!使得我的攻擊停頓一秒!

而在那一秒的時間裏,他卻是可以施展元氣替身,並且利用了翅膀,將自己的假身完全的包裹在其中,迷惑我的視線!

並且在我警惕性降到最低的時候,潛到我的身後,進行攻擊!

在生死危機中,尋覓生機,並尋找反敗爲勝的機會,這也是防禦的一種!而在這其中,還有一種防禦是最厲害的!

那就是尋覓到我的破綻之後,持續的攻擊,不給我任何的喘息的餘地!使得我只能夠疲於應付!這種防禦,稱爲攻擊!

攻擊也是一種防禦!而且是最犀利的防禦!

防禦之形態,變化無窮,只要是爲了保證自己的安全,而做出的一切努力,皆可成爲防禦的手段!”聶海奇一口氣說出瞭如此的長篇大論!

待到聶海奇最後的一個字落下,眼前的小人已經呆住了,根本就不能說出一句話!

看着小人的表情,聶海奇一時間也是搞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心中也是極爲的忐忑,生怕自己說錯了什麼!

而在這忐忑的等待中!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度過!

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聶海奇終於忍不住了,不禁出聲道“不知道我這樣說,可是正確!”

但是即便是聶海奇問話,可是眼前的這個小人卻是依舊不做一絲回答!

聶海奇實在是不想再這樣下去,隨後身爲九指氣印師的威壓沒有絲毫的掩飾向着小人壓了下去!

小人在聶海奇釋放出威壓的那一瞬間便是感覺到了危險!眼睛瞬間恢復到了清明!身體直接凌空翻越!退後了數十米!

在小人雙眸恢復到清明的一瞬間,聶海奇便是收回了自己的威壓!聳聳肩,“你終於醒了!”

小人自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但是身爲奧義的力量,自是不會有着人類那麼多駁雜的感情,所以僅僅只是一會,小人便是恢復到了正常,但是看着聶海奇的眼神之中卻是多了什麼又少了一點什麼!

最後深深的吐出一口氣道“先前的防禦奧義,你確信都是你自己領悟的麼?”

“也不算是,因爲我似乎在融合了法器之後,心中的那一絲感悟與之共鳴,方纔有着現在我領悟的奧義之法!”聶海奇坦誠到!

“不錯,不錯!如此誠實!卻是出乎我的意料!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錯,雖然參悟奧義力量是不允許其他人干擾與干預的!可是你所說的這奧義乃是在天劫降臨之前就已經領悟的,所以也算不上干預!並且法器之力本就不屬於外界的力量!那也是一個人的實力的表現!

不錯,你先前所說的一切都是防禦之奧義的根本!你確實有着這個實力,也有着這個天賦,領悟氣印師之天地大劫第十劫的防禦奧義!

既然如此,那麼我便成爲你的奧義的本源之力!助你成就十指氣印師之實力!”小人淡淡的說道!

說完,小人卻是直接化作了一縷氣線,飛入到聶海奇的眉心之中!

而隨着小人融入到聶海奇的眉心的那一瞬間,聶海奇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以及靈魂都是被一股極爲柔和的力量所包裹!

不僅僅如此,聶海奇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力正在被那股柔和的力量所滋養着!並且聶海奇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隨着那股柔和之力的注入,其自身的精神力也是拓展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但是這些都不是讓聶海奇最驚訝的地方!

最讓聶海奇驚訝的事情是,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經脈正被那股柔和力量不斷的開拓着!並且自己的身體的強度也是不斷的增強着!

與此同時,現實之中!

聶海奇的第十指的指腹上終於開始凝結出那紅色的印記!

隨着最後的一個紅色的印記的形成,聶海奇身上的威壓卻是再一次的翻倍的提升!

十指氣印師的威壓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壓制,毫無保留的向着四周拓散開去!感覺到握握手都是有着無盡力量的雙手!聶海奇終於忍不住仰天長嘯!

陣陣音波恍如實質一般,向着四周擴散出去!不知道是偶然還是巧合,那音波的波紋竟是與那威壓所散發出去的波紋相互疊加!相輔相成!聲勢甚是嚇人!

而隨着聶海奇的聲音的響起,聶成和屈天都是自冥想之中清醒了過來!而在二人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卻是正好那音波之力與威壓重合着撲面而來!

聶成袖袍一揮!也不見有什麼其他的動作,那迎面而來的威壓與音波的波紋便是像遇見了天敵一般!紛紛散去!

聶成嘴角泛起一絲笑意自語道“沒有想到,竟是真的領悟到了防禦奧義的根本!卻是出乎我的意料呢!雖然僅僅只是十指氣印師,但是實力卻是直逼初級眉印師,不錯不錯!”

屈天察覺到威壓之中的力量,嘴角也是露出一絲微笑,喃喃道“不愧是少主!果真厲害!”

而這時,聶海奇也是終於察覺到了屈天這邊的情況!眉頭微蹙,身形微抖,卻是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現,卻是在聶成和屈天的面前!


看着聶成的面容!聶海奇的雙手卻是不自主的攥在了一起!就那樣直視着聶成,卻是什麼都不說!

而不知道爲什麼,聶成也是如聶海奇一般,沉默不語,就那樣靜靜看着聶海奇的雙眸!

在聶成身後的屈天,察覺到空氣中的低氣壓,實在是忍受不了,肩頭微抖,卻是直接消失在聶成的身後,回到自己的閣樓之中去了!


聶海奇和聶成誰也沒有率先打破這份沉靜,就那樣安安靜靜的看着對方,什麼都不說!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過去!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聶成嘴角卻是泛起一絲苦笑,輕輕的吐出兩個字“海奇!”

聽見這兩個字,聶海奇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吐沫,喉結微動,卻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出來,雙手攥的卻是愈加的緊!

身體的顫抖也是愈加的厲害!最後更是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在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眼角卻是劃落兩行清淚! 看着聶海奇落淚,聶成的心裏很不是滋味!猶豫着,聶成道“孩子,對不起,是父親對不起你們!”

聞言,聶海奇緩緩的睜開眼睛,看着眼前這個恍若天界仙將一般的男子,最後還是咬了咬牙,隨後漸漸地單膝跪在半空中!鄭重道“孩兒見過父親!”

聶海奇的聲音之中不帶有絲毫的情感波動!但是也正是因爲如此!卻是使得聶成的心更加的糾結!身爲世間的不二強者!此時此刻面對着自己的孩子,卻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一時間,二人再一次的陷入到那無邊的沉默中!

二人卻是沒有人再去打破這份寂靜!此時二人周遭的空間都是因爲這沉默而變得壓抑了許多!

就在這時卻是響起空靈的女音“怎麼,你們父子就打算一直這樣下去呀!”

聲音響起的那一瞬間,聶海奇條件反射一般!猛的擡起頭,入眼的卻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女子一襲黑衣,如瀑的長髮溫順的鋪在女子的雙肩之上!


嬌媚的臉龐伴着那迷人的笑容竟是有着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

但是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爲重要的事情是在女子的眉心處卻是有着兩個紅色的印記!也就是說這看似柔弱的女子竟是一位二階眉印師!已然位於強者的行列!

而此時此刻的黑衣女子卻是挽着聶成的胳膊!神色溫柔的看着聶海奇!而先前的話自是這女子所說!

聶海奇緊盯着女子的面龐,最後方纔艱難的吐出兩個字“孃親!真的是你麼?”

聶海奇在說這番話的時候也是猶豫了好久!似乎對自己所言也是有些不大確信!畢竟自己的記憶之中母親乃是一個凡人,絕對不是什麼修者,並且還是如此級別的強者,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相信了!

可是那熟悉的聲音,那熟悉的面龐卻是無一不在提示着聶海奇,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自己的母親!

聞言,女子卻是笑了笑。道“怎麼?還不認識孃親了不成?”

得到女子的確認,聶海奇非但沒有掩去心中的驚訝,反倒是驚訝的站起身道“難道說不單單是父親,就是母親你也是氣師不成!”

沒有回答,女子只是點了點頭算是默認!

“可是那爲什麼你當初不讓妹妹修煉,那樣的話,妹妹就不會被病魔奪去生命了!”知曉了答案,聶海奇反倒是鎮定了下來,如是問道!

“因爲你妹妹並不是因爲疾病而死,而是因爲受到了詛咒之力!天之詛咒一脈的力量太過詭異!一旦被那種邪惡的力量所侵蝕,那麼只有兩個結果,一個是死亡,一個是淪爲武者!

而我們只能夠選擇讓你妹妹死去,別無他法!氣師的力量在沒有達到巔峯之前,在詛咒一脈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回答聶海奇的不是女子,而是聶成!


聽到這個回答,聶海奇反倒是更加鎮定了,因爲通過與法器的融合,聶海奇已經讀取了法器之中的記憶!所以也是知曉了詛咒一脈的來源!

可是聶海奇並沒有就此放棄,反倒是問道“可是妹妹那時只是一個凡人爲什麼會被詛咒一脈盯上呢!”

“因爲你的妹妹身體之中有着一種恐怖的力量!”女子沉聲道!

“什麼力量?”

“天生幻術的天賦!讀心術!”女子一字一頓的說道!

“什麼?”聶海奇聞言,身體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之多!

“看來你也明白了!?”聶成嘆氣道!

“讀心術,難道說是兔王的奪舍之體!”聶海奇冷聲道!

“沒錯當年盟主和兔王也曾想過放棄自己的肉身,進行靈魂轉移,可是盟主不知道爲何,在自己的奪舍之體現世的時候,也就是你的小師弟現世於人間之時,選擇了放棄奪舍!

可是盟主之舉!卻是使得當初的兔王也是心灰意冷,認爲自己一個人存於世上也是沒有任何的意義!所以在你妹妹出生之時,兔王也是放棄了奪舍!選擇了使用本身之體!

故而你妹妹也是得已;靈魂倖存,可是就是如此,又怎麼可能如此簡單呢!兔王看重的身體又怎麼可能是普普通通的身體呢!你妹妹天生讀心之力,只是被你母親和我一同封印了起來!

可是就是如此,依舊是被無數的詛咒一脈的人所凱覷!最後不得已,只能將你們轉移到鄉村之中!而我爲了能夠更好的將你們的身份隱藏,所以也是一直在千代神將的身邊,一直不曾離去!

可是百密一疏,那小小的村莊之中竟是有着詛咒一脈的嘍囉!雖然只是一個嘍囉,但是侵蝕你妹妹的思想還是小菜一碟!

雖然你妹妹的身體之中有着我們的封印的力量,但是也只能困住他,不讓他生長而已,卻是不能夠直接斬滅它!最後,只能讓你妹妹……”

聶成說道這裏卻是不再言語了!但是結果很是明顯,那就是自生自滅!

聽到父親的解釋,聶海奇深深的吐出一口氣道“原來如此!那弟弟現在在哪裏?”

聶海奇問出了自己最爲關心的問題!

“你弟弟現在已經轉移到天羅一脈的聖地之中!你無需擔心,現在你的弟弟也已然是一指氣印師的修爲!實力已然不弱!”女子笑道!畢竟能夠解開兒子的心結,其心中也是有些開心,言語之中的興奮之意,絲毫沒有掩飾!

得到母親的回答,聶海奇卻是再一次的跪了下來,恭聲道“孩兒見過父親,母親!”

只是這一次,聶海奇的聲音之中卻是夾雜着些許的興奮之意!言語之中甚至帶着些許的顫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