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道光芒出現的時候,天空之中的烏雲越發的濃烈,似乎將有大危險降臨下來一般。

「嗯?有人渡劫……那是浩然正氣……肯定是李浩然沒錯了!好小子,果然是萬年不遇的奇才,這才多久就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帝級……不行!這一次一定要殺了他……」

正在數千海里之外的霍大千等人忽的停住了腳步,他們看向了遠處烏雲瀰漫之地,看著那一道在黑暗中如同是小太陽一般的浩然正氣,霍大千眼中閃過了一絲詫異和震驚,緊接著他扭頭看著身後的眾人沉聲說道:「諸位,前方渡劫之人,必是咱們這一次要殺的人,還請大家跟我出擊!」

「謹遵霍宗主之命!」

接著,十幾個帝級強者,三四位聖者齊齊拱手一抱。

……

轟隆隆!

天空之中的雷音越發的濃烈,每一次的響動,都將那海中的風浪一吼破碎,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這一片海域之中的風浪盡皆停息,遠遠的看去,好似有一股無形的力場,將那一片海域徹底的隔離一般。

「呼!沒想到這無相天經竟如此的厲害,生生將我的琉璃聖體和萬寶凝聖天訣提升了一個等級,如此逆天的經文,足以和筆墨華氣書相提並論了!可惜啊,這無相天經乃是掌天之道,在大道奧義上和我的筆墨華氣書相悖,只能借鑒,不能學習!若是兩者能夠相容,這一次我定能夠一舉成就聖者之名!」

李浩然站在空中,平靜的看著頭頂上方電蛇舞動的雲層,帶著一抹惋惜的說著。

閉關三日時間,他藉助靈魂神通萬法明心,將無相天經副本中蘊含的天地大道,無相奧義,還有一些輔助之法徹底明悟,也因此藉助此法中的和九竅玲瓏之法相同的一道無上秘法,利用他這些年積蓄的龐大資源,生生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武帝境。

此秘法一個人終身只能施展一次,可以讓任何一個人,在修鍊途中,直接跨越一個大境界,將某一種功法徹底修成一步。


當然,這一秘法所需要的材料和資源也是極為磅礴。

修為越高,所需要的資源也就越發的強大,李浩然甚至懷疑,此法是不是可以讓人直接踏入神道。

當然,踏入神道無比困難,所需要的資源也極多,整個玄黃境恐怕無人能夠準備如此多的資源。

不過無相天教隱匿這麼多年,恐怕也是因為此等秘法而在積蓄自己的力量。

這些念頭都只在李浩然的腦中過了一遍,而後又被李浩然放棄,他並未深究長遠,而是將眼睛放在了眼前。

天空中的劫雲中,那明亮的電光已經徹底的將烏雲擋住,只見那雲團上空的雷光已經湊個一個個的無形之物,化為了一個個強大的雷霆戰士。

這些雷霆戰士手持刀戈,嚴陣以待,身上散發著一個個不弱於帝級的氣息,且在他們的身後,還有一道影子,這個影子無形無相,身上的氣息比那些雷霆戰士略底,可在李浩然的眼中這個影子才是他最大的敵人。

此影名為天道之影,又為無相影劫。此乃無相天教至高秘法無相天經演化出來的一道劫難,此道劫難可以被無相天教的教子和教主藉助,進而做到掌控天道滅殺強敵的作用。

本來此法是不會被李浩然引發出來的,可在李浩然參悟了無相天經之後,又藉助無相天經提升了自己的等級,使得天道之中屬於無相天教的氣息感應到了李浩然身上存留的那一股無相天經副本的氣息。

快穿之我是萬年單身狗 ,才讓它顯現出來。

此影一出,遠處那一艘大風艦微微一震,包裹著船的光罩猛然一震,而後又恢復了正常。

搖光站在船頭,遠遠的看著遠處天空之中的那一道無相影劫,眉頭皺起,眼中帶著一絲凝重的說道:「他怎麼會將無相天經的副本給參悟透了呢?既然參悟了,為何還要選擇這般的渡劫,難道你不知道無相影劫一出,那就是必殺之局么……」

「搖光,你竟敢將無相天經的副本給外人蔘悟,藐視我無相天教的教規,難道你想要叛教么?」

也在此刻,一道威嚴的聲音在搖光的耳中響起,震的搖光耳朵嗡鳴不斷。

這個聲音不止在搖光的耳中響起,且還在整個大風艦上所有人的耳中響起,那些船上的弱小武者竟在這個聲音的作用下一個個的爆體身亡,那些稍微強大的武者更是被直接震成了重傷。

唯獨將搖光保護起來的幾個老者並未受傷,他們以一種奇妙的步法組成了一個小型的陣法,將這一股聲音之中攜帶著的力量徹底的抹去,並未讓這一股聲音傷到他們任何一個人。

搖光依舊抬頭看著天空,臉上的凝重變得風輕雲淡了起來,他看著天空如同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區區一個刑罰長老,竟敢對我指手劃腳,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話音落下,那一股環繞在大風號上的力量忽然一震,緊接著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響起,而後一道電光瞬息之間沖入了九霄雲團消失於無形。

呼!

待那電光消失之後,搖光長長的送給了口氣,抬手看著手心之中已經被他捏碎的那一枚蓮花狀的寶玉,眼中閃過了一絲微怒,而後他扭頭看了眼周圍,這才發現大風艦的保護之光已經消失,整個船上的人也僅剩下了他們十幾個。

「大風艦的核心已經被毀,過不了多久教主就會推衍到我們的位置!諸位,我搖光對不住你們了!」

搖光長長一嘆,看著將他死死守住的十幾個老者,眼中帶著一抹決絕的說著,在他最後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眼角滴落了一滴淚珠。

「吾等能為教子身死,乃是吾等的命運和使命!教主的想法已經徹底的偏離了教義,只有教子才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教子,我等去也!」

……

蒼老且恭敬的聲音在此刻響起,話音落下十幾個老者身軀一陣,他們竟直接捨棄了自己的性命,強行將自己變成了一片血霧。

血霧瞬間將周圍數十里的範圍籠罩,且還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直衝天際,沒入了雲團之中。

大約三十個呼吸之後,搖光身形一晃,徑直離開了這片海面,眨眼之間消失無形,在也沒有了蹤跡。

「李浩然,這一次你讓我損失慘重,欠下了我一個大人情,等到了玄龜島你一定要還我!」

搖光離去,他的聲音也傳入了李浩然的耳中。

李浩然早就看到了大風艦的情況,對著遠處微微點頭,默默的說道:「只要你做的事情不違背我的原則,我一定幫你!」

轟隆隆!

天空中的雷音響起,那已經列好了軍陣的雷霆戰士從九霄雲端一衝而下,他們如同是掙脫了韁繩的駿馬一般,氣息無雙的殺了下來。

嗡!

「哈哈!來吧!」

李浩然手中光影一晃,正氣刀握在了手中,緊接著他眼中的光芒猛然一凝,而後化作了無邊的戰意,迎著那無邊的雷霆之光化生而成的戰士衝擊過去。

這個時候,在遠處已經臨近雷劫邊緣的霍大千等人生生的停住了腳步,他們看著遠處氣勢無雙的劫難,不由深深吸了口氣。

霍大千立在空中,毛髮直立,感受著那一股驚人的氣勢,目光漸漸的向上移動,待他看到天空中那一道雷光之影的時候,身體隱隱一顫,臉上露出了一抹驚恐的表情,緊接著他忽的收斂了情緒,小心的扭頭看了眼周圍的人,待發現眾人並未發現他的異樣之後,這才緩緩鬆了口氣:「……莫非他是天教的罪人……這一次無相影劫一出,我看你還有什麼活頭……」 第六百五十九章破劫!

轟!

一團雷光在雷霆戰士組成的戰陣之中炸開,李浩然如同是一顆炮彈一般,將那銅牆鐵壁一般的戰陣瞬息撕裂,一往無前的朝著前方殺去。

每殺一個雷霆戰士,李浩然身上就會浮現出一絲帝威,這一絲帝威蘊含著一絲天威,將李浩然映照的宛若是天地霸主、一代神帝一般。

「爽哉!壯哉……」

雷霆之中,李浩然如履平地,在他周身的帝威聚集的極為濃厚之時,心中忽生出了一股豪氣,目光掃過周圍的雷霆戰士,忽的放聲高喝。

話音響起,這天地之間忽然升起了一陣風,風將這天地之間的殺伐之音帶走,讓這天地變得如同靜止了一般,在李浩然看來眼前的一切都是靜止的畫面,就連他除卻思維和力量之外,整個人的身軀也都是靜止的。

嗡!

忽的,在這靜止畫面之中響起了一段震動,而後一道耀眼的浩然正氣從九霄落下,在瞬息之間沒入了李浩然的體內,緊接著在李浩然的聲音還未落下的時候,兩個如同山嶽般的詞凌空浮現,重重的砸在了這如同海濤浪頭般的雷霆戰陣之中。

轟!

下一刻,靜止的畫面被「爽哉!」和「壯哉!」兩個詞徹底的破滅,那正揮刀斬下的雷霆戰士也在這一刻身體一顫,竟生生的被這兩個詞碾壓破碎,化作最為純凈的天威、帝威朝著李浩然流去。

這一刻,天地之間的風停止了,然遠處觀望的所有人都聽到了一股流水之聲。

這是帝威和天威交匯而成的威力之河,這條河因為李浩然的力量,而徹底的化為了李浩然的實力。

「這就是浩氣長河之力么?這就是諸天經典、億萬儒者精神所向的力量么?一語震山河,一話破萬軍!……怪不得傳聞之中,遠古儒聖一筆封天,一筆成神!……」

空曠的天空中,李浩然靜靜的站著,他的眼中閃爍著一抹回憶和明悟的光芒,方才的攻擊只不過是他若有所感,誰心而出,卻不想竟造成了如此強大和震撼的攻擊。

也在這一刻,他體內的浩然正氣和九霄之上,萬氣長河之中的浩氣長河徹底的建立了一個牢靠的聯繫。

這個聯繫可以讓李浩然隨時隨地藉助浩氣長河之力,來碾壓廝殺敵人。

當然,浩氣長河乃是天下儒者精神之所向,若是做惡的話,不僅不會借到力量,反倒會被浩氣長河的力量所鎮壓,甚至抹殺。

儒之精神,不容褻瀆。

九天雲團之上,那一道無相之影正冷冷的盯著李浩然,他從李浩然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脅的氣息,這是他執掌雷道劫難以來,第一次從一個帝級強者身上感受到威脅,這讓他隱隱有一種可笑的感覺。

「雷獄結界!」

無相之影輕輕一喝,手中一道雷光慢慢揮出,在雷光離開手心的時候,整片天地忽然一震,緊接著一道道雷電鎖鏈化生而成的光影震碎了這片蒼穹,形成了一道如同是囚龍一般的獨立空間,將李浩然徹底的封死在了這片天地之內。

在片獨立的空間之中,一切的法則和力量都被無相之影所掌控,而李浩然根本感應不到任何的元氣,且自身的力量也被一股浩瀚如天一般的力量壓制,使得李浩然舉步維艱。

「嗯?這就是結界之力么?看來無相影劫的信心被動搖了……」

這一刻,李浩然抬頭看向了前方,眼中的戰意更為濃烈。

天地景色變化,他的周圍一片模糊,唯有眼前這一片雷電之光組成的世界方才清晰,而他的眼前,那一道纏繞著雷光的無相影劫也越發的清晰起來。

這是一個中年人,面容如玉,穿著一身紫色電光紋路的長袍,手中拿著一塊玉令,令上寫著:「上御雷劫,無相通天,奉令掌天道誅惡孽!」


十六個字雖有一部分被這中年人的手擋住,可在李浩然看到那玉令的時候,這些字自然而然的就在他的心間流淌而過。

且也在這一瞬,李浩然的精神似乎被什麼東西鎖住一般,讓他有一種被束縛的感覺,且環繞在他身上的帝威和天威也在這一刻,被那中年人手中的玉令一點點的抽離而去。

結界斷開了李浩然和浩氣長河的聯繫,讓李浩然的精神進入了一種恐懼,如墜落阿鼻地獄一般的感覺,這種感覺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可仍舊是讓李浩然空門打開。

「斬!」

正在李浩然心中仍舊留有一絲恐懼的時候,一道天音在耳邊響起,待他抬眼看時,只見一道雷光奔騰而來,瞬間擊中了李浩然。

轟!

雷音炸起,李浩然身體一震,被雷光擊飛。

噗!

一道鮮血狂吐出來,李浩然的心神這才沒有了任何的空門,他的身形也慢慢的站穩,這一刻他手中的正氣刀慢慢的落下,上面浩然正氣如流水般的籠罩。

也在這一刻,原先李浩然斬殺雷霆戰士所獲得的天威和帝威徹底的被中年人抽走,他的力量也在變化的時候,生生的被止住,重新回到了武皇巔峰的層次。

力量的減弱,讓李浩然心中生出了一抹怒意,可他仍舊是無畏、無懼的看著前方,身上的意志和氣勢正節節攀高。

雖然他從半步帝級落到皇者巔峰,可他身上的意志和力量卻比之前更為凝練。

「無知者無畏,此話當真不假!本座執掌帝劫三千歲月,還從未見過你這樣的天才……能夠滅殺你這樣的異端,本座修為當更上一層樓!小輩,受死吧!……雷劫——萬死雷光!」

中年人略有讚賞的看著李浩然,在話音落下的時候,氣息忽然猛然一增,竟生生的破開了帝級的氣息,達到了聖者所擁有的力量。

聖者的力量一出,整個結界的力量更加強大,那一股壓力也更加的濃厚,讓人感覺如同被包裹在塑料薄膜中一般,難以呼吸,難受至極……

「哼!不過是假借天道的賊子罷了,還敢口出狂言!當日我就答應過太昊,讓這天道無主!今日先斬了你,他日我自會殺上無相天教,滅了你們的道統!」


李浩然冷哼一聲,知道這雷電結界並非是中年人的力量,而是中年人藉助手中的那枚天道令牌而施展出來的力量。

兩個聲音落下的時候,整個結界之中忽的泛起了無盡的雷光,這些雷光如刀,正一步步朝著李浩然這邊壓迫而來。


而李浩然卻是如同一柄刀一般,正一往無前的朝著前方的中年人走去,他身上的氣勢如虹,半神之魂徹底釋放,讓那無邊的雷光在這一股威壓之下徹底的破碎。

「本命神通——醉生夢思、滅世!」

這一刻,李浩然將一身的力量傾泄而出,接連催動兩式本命神通,構成了一道連招,在下一步踏出的時候,沒有任何猶豫的斬出。


刀光如夢如幻,內蘊九色光芒,前方執掌無相影劫的中年人見后,臉色一顫,正待嘶吼的時候,靈魂之中一股沉睡溫暖讓他徹底陷入了回憶之中,緊接著還不等他想起以往的種種,整個人一顫,一道血光轟然炸開。

轟!

暴虐的雷光從中年人體內綻放出來,緊接著無邊的狂濤捲起那一枚天道玉令,就要遁入虛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