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魔是收了,但風逸眼前再次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

這麼多異魔如何煉化?

先不說別的自己玄氣夠不夠這一關就難倒了風逸。

這可是一萬多隻,不是一百也不是一千,更不是九九八。

弄不好,還會被異魔反噬變成天行雲那樣。

想到這裏,風逸不自主的打了個冷顫,酒已經醒了五分。

他快速的在蠻荒深淵的樹林中穿梭着,打算找個安全的地方將這些異魔分批煉化,一想到很有可能還會賠上麟給自己練的四千枚下品真丹,風逸就一陣肉痛。

運氣真不好!

風逸一副苦瓜臉,正待加速前進,只聽碰的一聲。

風逸頭頂一軟,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似的。

“哎呀!小兄弟,慢來慢了。”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風逸敲了敲腦袋,擡頭一看,只見一名胖子,額,不對,是穿着道袍的胖子。油光滿面,臉偏寬,粗眉大眼的,樣子看起來很兇,恩,和前世那個什麼什麼傳裏的倒拔垂楊柳那位有的一拼。但風逸聽他說話卻是一點感覺不到那種威猛之氣。

最重要他的肚子,簡直就像女人十月懷胎一樣大,要不是看他一臉兇像,風逸簡直懷疑這貨是女扮男裝來了。

風逸盯着看了好久,然後用手指戳了戳還在顫動的油皮, 才朝着他豎了跟大拇指道:“你真牛。”


那胖道士,聽到風逸的話,不怒反喜,拉着風逸的手道:“你也是這樣覺得?哈哈,終於找到知音了。”

胖子很高興鼻子下的八字鬍在不斷抖動着。

風逸卻是一臉苦相,急忙擺脫他的拉扯道。

“誰跟你知音…額,我只是覺得你這樣子…呵呵。活着真有勇氣…”風逸指了指胖道士。

“你是不是去找什麼聖水、神水之類的喝,幻想着懷個孩子?然後就變成這副模樣了?對於你的遭遇我感到非常同情…”風逸目光憐憫,拍了拍胖道士的肩膀道。

“放心,我是不會歧視你的,在我的家鄉,這種事多了。”

“奶奶的!”胖道士大吼一聲,肚皮一抖,再也忍不住想暴走的衝動。

他故意先一步來找風逸,就是要好好報復一下這傢伙,讓他輸了至寶風火雙輪是小事,竟然讓他在師兄面前丟了面子,這可是不能饒恕。

所以,這胖道士計劃着,暴打風逸一頓,但好像找不到一個很好地理由。

咱們可是正道人士,一向是以德服人,這初次見面就將人家揍了一頓,總是有種過意不去的感覺。

所以胖道士想了個他自己很不情願的方法——收風逸做徒弟。

師傅打徒弟,這是理所當然,胖子在爲他這偉大構想而yy着,他彷彿看到了風逸在他身下**…額,不是,他彷彿看到了風逸被自己暴虐的情景。

可當自己來到這小子面前,自己還沒等裝作很不情願的開口收這小子當徒弟。

他就給自己來了一句:“活着真有勇氣…”還說自己想生小孩,

不就是臉肥了點,肚子大了點,樣子兇了點,至於說我不正常麼?

尼瑪,真心忍不了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爲什麼春天花會開啊?”胖子看起開很和藹的給了摟住他肩膀的風逸一個微笑。

風逸頓時感到一股冷意,急忙閃身後退十步,乾笑道:“因爲春天…額,那個你懂的。”

“懂個屁,你個小破孩,老子一根毛的歲數都比你大,敢來打趣我!”

胖子袖子一摞,對着風逸就一拳下去。

風逸眼神一凝,開始運起玄氣與他對抗了起來。

胖子雖然心裏很不爽,但還算有點高人風度,沒利用絲毫玄氣,完全是再用肉身和風逸大戰。

而風逸這邊卻是越打越心驚,他本就知道眼前這胖子不是凡人,打算在自己與他調侃的過程中,趁他不注意利用無形變逃走。沒想到這貨還是該出手時就出手,雖然沒用玄氣,但自己這邊已經使出了全力,卻還是招架不住。

風逸每移動一個位置,瞬息之間那胖子便來到身前。

“我擦!這哪像胖子,就算光線都沒這快。”

風逸感嘆完之後,很悲劇的被踹了一腳,幸好他在千分之一的時間中,將屁股撅歪了,不然…‘忽如一夜春風來,滿面菊花開。’

風逸直接被踹到了樹腳,站不起來。

那胖子扭了扭腳,蘭花指一伸摳進自己的鼻孔裏,對着風逸道:“小子,老子一腳用了千分之一的力量,連頭地階玄獸都不一定踹得死,快點給老子起來,再踹一下。”

“恩,如果你配合一點,自己撅起屁股,那我們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了。”胖子繼續扣着鼻子,他覺得自己很大概。

風逸覺得自己很委屈。


尼瑪,我和你有屁恩怨,今天才見到你這奇葩,三大五粗,摳鼻屎卻這麼淑女。

風逸覺得這個世道變了,他前世幾乎做夢都沒夢到過,自己會被一個胖子踹屁股。

哎,不對!等等…他剛纔說啥?

讓老子撅起屁股讓你踹,尼瑪,你這變態,想爆菊?寧死不從!


(未完待續) 確定這胖子不是開玩笑之後,風逸運起玄氣飛身逃跑。

惹不起,還躲不起麼?現在我想逃跑就算天玄巔峯都抓不住我。

最好別讓哥在看到你,不然…還是跑…想爆哥菊花,沒門!

風逸立馬運起無形變準備逃跑。

卻發現自己雖然跑了,但卻是在原地踏步。

那胖道士陰笑着一步一步的接近,對着風逸道:“你小子滑的像條泥鰍似的,我纔不會給你半點機會。乖乖的將屁股撅起來,給我踹一腳,我會給你個大大的獎勵。”

“喂!老頭,你能不能有點高人風範啊?”風逸看着胖道士用神通將自己禁錮住,不由得罵道。

胖子兩手一攤:“我已經很有風範了,只是將你禁錮,又沒逼你?”

“要不然,我直接讓你自己動手,在我面前單修,你信不?”

“單修?我只聽過雙修。”

“哦,單修就是自己那啥,恩,就是這樣。”那胖道士猥瑣一笑,右手一握空拳,放在油皮之上,做了個你懂得手勢。

風逸目光驚駭,直接有種想昏過去的衝動:“哇靠!想用武力逼迫老子打飛機,尼瑪,你能再無恥點不。”風逸終於見識到什麼叫做無恥,無恥無極限,這句話看來沒說錯。

說歸說,風逸心裏還是一陣害怕,要是,這貨一氣之下真要自己當着他面打飛機,那我的一世英名算是徹底毀了,就算以後面對離雪煙,估計也硬不起來了。

好在那胖道士看起來性取向還正常,並未再說什麼過激的話,不然風逸可能直接自刎而死。

胖道士悠悠向前,右手一動,風逸的身子頓時背對着他。

“完了完了,這次真的要英明掃地了”風逸心中絕望不堪,碰上這麼個奇葩,風逸也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不過他有一點弄不明白。

“胖老頭,我到底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至於爆我菊花麼?”

“爆你菊花?你在說什麼?我踢你一腳出出氣而已…”


胖子若有所思……

“菊花?哦——我明白了,哎,我感覺你這個主意蠻不錯的,我試試。”

“我這張臭嘴!”風逸第一次有種想扇自己兩嘴巴的衝動。

那胖子扭了扭右腳對着風逸道:“至於我們,其實也沒什麼大恨,就是在你比武的時候,我和我師兄打賭,我賭你輸,他賭你贏,然後你贏了,我寶貝就成了我師兄的。”

“其實,一件寶貝輸了也就輸了,我也沒多在意,但問題是,他一直拿這件事來打趣我,這事情讓我很是沒面子,所以決定見到你之後打你一頓,恩,就是這麼簡單,至於你說那菊花,本來我沒想過,也不知道那玩意叫菊花,但現在你說了,聽起來好像還蠻好玩的。”

“玩你妹啊——”

“你打賭幹我屁事,千萬別讓老子修爲超過你,不然我讓你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跳騎馬舞!”風逸心中十分怨毒的想着,但這始終改變不了他要被爆菊的事實。

胖子右腳看來已經活動完畢,向後一伸,直接碰到後背,真的難以想象,一個體重大約400多斤的胖子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腳風凜冽而至,若是被踢的,風逸這一身吶喊可能真要以火箭的速度飛向九霄雲外。

胖子嘿嘿一笑,剛踢到一半的腳頓時停了下來。

並不是他逗風逸玩,也不是風逸玄氣大爆發逃跑,而是風逸身後出現了一個女人。

——————————

幽憐夢從風逸闖入異魔大軍的時候就一直跟着他,生怕他酒勁一上,在大戰中吃虧。

但風逸使出了那玄魂煉妖鼎,幽憐夢不敢靠近,怕被吸了進去。

一來二去,風逸便消失在自己眼前,她心裏焦急萬分,找了好久,終於在這裏聞到風逸的氣息。

剛到此處,便看到那胖子要對着風逸踹下去,幽憐夢玄氣一閃,急忙上前去替他擋下這一腳。

那胖子一見幽憐夢那一腳立刻停住,在距離幽憐夢小腹一寸之間,剎住了車。

“好險——”胖子抹了把冷汗,要是真踹了這女的,師兄恐怕要將自己生吃了。“

胖子一見幽憐夢立刻換上了一副和藹可親的笑臉,對着幽憐夢關心道:“那個,小夢啊,你怎麼會在這裏啊?”

“你是?”幽憐夢眼神疑惑的問道。

“額,那個,我認識你師父,哦,我師兄叫無心子…”

“你——你是無涯子師叔?”幽憐夢神色一喜,對着那胖子道。

那胖子一聽幽憐夢的話頓時喜上眉梢,滿臉肥肉顫動道:“對啊對啊,在你這麼大的時候我還抱過你呢!上一屆仙道盛會,我還見過你呢,不過你可能沒見過我,呵呵。”那胖子用他那雙肥大的手比了個嬰兒般長短的手勢,對着幽憐夢和藹笑道。手中玄氣一轉,風逸的禁制頓時消失。

“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小夢和這小子關係不凡,要是揍了這小子,惹了小夢生氣,師兄不活扒了我纔怪。”胖子在心裏打算着。

眼前這位姑奶奶可是師兄眼裏的至寶,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涼了的心肝。胖子估計那風火雙輪自己的師兄就是給這幽憐夢的。

風逸懷疑自己眼睛肯定出了問題,這還是剛纔那個猥瑣胖大叔麼?

專業變臉都沒他快…

“等等 !”風逸大叫一聲,將正在敘舊的兩人嚇了一跳。

“憐夢,剛纔你說這胖子叫什麼?”

幽憐夢疑惑道:“無崖子啊?有問題麼,據說這個道號師叔已經喊了上千年了!”

“天——”風逸呆愣在那裏。

“喂,壞蛋,你可不知道,無崖子師叔可是仙道十門之一衍天宗的長老呢!一身修爲……”

風逸表示對於幽憐夢後來所說得話一句也沒聽見去。

他滿腦子都是那胖子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