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慕蓮一直在門口守著,就是為了等蘇慕芳,眼下瞧見蘇慕芳了,自然會開口攔住她。

蘇慕芳瞬間停下了步子,擠出了一抹難看的笑容:「蘇慕蓮,不對,蓮姐姐,你有啥事啊?」

以前叫慣了蘇慕蓮,現在竟然有些不好改口了。

「蘇慕芳,我想問問你,我前幾天掉進河裡的時候,你有沒有在我身旁?」

蘇慕蓮懶得跟蘇慕芳周旋,直接進入了主題。

蘇慕芳臉色大變,她咬了咬有些發白的唇:「蘇慕蓮,你這話啥意思,你該不會懷疑是我把你推下去的吧?」

嘚,狗急跳牆了,直接叫上了蘇慕蓮,彷彿那會兒叫蓮姐姐的不是她一般,蘇慕蓮輕笑,眼下就像個狡猾的狐狸。

「別激動,我可沒說是你把我推下去的,我只是隱約記得事發時你在我身邊,而且你這麼激動容易讓人想多,你該不會是心虛了吧?」

蘇慕蓮雙手環胸,一副冷漠的樣子瞧著蘇慕芳。

呵呵,姐可是二十一世紀的新女性,雖然沒有證據能證明就是你將原主推進的河裡,但就沖這表現來說,鐵定跟你脫不了干係,日子還長呢,姐一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蘇慕芳強忍著心中的驚恐,默默暗示自己千萬不能慌張,很快扯著嗓子喊了起來:「話不能亂說,我心虛什麼,我有什麼好心虛的,蘇慕蓮,你別給我胡說八道,在這裡敗壞我的名聲!」

王氏聽到了女兒蘇慕芳的聲音,連忙放下了手上的活,急匆匆的走了出去,宋氏跟孫氏也急忙跟了上去,心想好端端的芳姐兒怎麼在吵嚷。

王氏一出門,就見蘇慕蓮正瞅著芳姐兒,再看芳姐兒臉色不對,發作了起來:「蘇慕蓮,你做甚呢,這是在欺負芳姐兒?」

「娘,蘇慕蓮冤枉我,她說是我將她推進的河裡,我都不敢殺雞,怎麼敢把她推進河裡,再說了,我哪有那麼大力氣把她推進河裡啊……」

蘇慕芳見親娘來了,知道有了靠山,這會兒嗚咽的哭著,白嫩的臉上掛著兩行清淚,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蘇慕蓮翻了個白眼,這個蘇慕芳真是典型的白蓮花。

王氏見蘇慕蓮欺負自家閨女,氣不打一處來:「蘇慕蓮,你是真的清醒了嗎?我看你還是蠢笨的要命,自己蠢的掉進了河裡,憑啥怪我閨女,你胖的跟豬一樣,我閨女怎麼可能推的動你?你給我閉上這張臭嘴,壞了我閨女的名聲,回頭我絕不讓你好過!」

蘇慕蓮在心裡冷哼一聲,王氏的真面目終於顯露出來了,那會兒在大屋裡只是說話尖酸刻薄,現在倒是直接罵了出來。

跟出來的孫氏沒想到王氏如此辱罵蓮姐兒,氣的眼睛都紅了,忙上前伸出胳膊護住了閨女。

「二嫂,你說話忒難聽了吧,我閨女以前是不太聰慧,現在她徹底好了,你還這麼說她,有啥事不能好好說,非要罵人干甚?」


蘇慕蓮愣了愣,沒想到便宜娘親會護著自己,娘親伸出胳膊將自己擋在身後,又說出了這麼一番話,說實話心裡不感動是假的。

本以為包子娘親只會哭啼蹄的,這次倒是硬氣的很。

「呦呵,老三家的,你今天來了厲害了?以前咱娘罵這個醜女的時候,也沒見你護著你閨女,現在倒是敢跟我叫囂了!」

王氏瞪著眼,一副吃人的模樣。


孫氏開口回應著:「娘罵蓮姐兒我可以忍,她是蓮姐兒的奶奶,你只是蓮姐兒的嬸兒,再說了,咱們都是娘的兒媳婦,蓮姐兒跟芳姐兒都是娘的孫女,你有啥資格罵蓮姐兒?」 王氏眼睛一橫,剛要張口說什麼話,卻被蘇慕蓮一步上前,擋在了王氏與孫氏的面前。

蘇慕蓮體型寬胖,猛然出來橫在兩人之間,一時間,大家都愣住了,畢竟體型擺在那裡,要是這個虎頭虎腦的醜女要動手的話,自己未必能打的過。

王氏心裡飛快的盤算著,腳步也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幾步,但心想著秦氏也在,想你也不能怎麼樣的樣子,嘴上依舊不饒人的說:「怎麼,你想幹什麼?」

蘇慕蓮嘴角上揚一下,肥胖的臉被這個扯動嘴角的笑容擠壓的眼睛有些張不開。

「嬸嬸,你們大人說話我本不該插嘴,只是,方才只有芳姐兒說我污衊了她,我現在就不能開口辯駁一下么?」

王氏剛要開口說話便被蘇慕蓮上前給擠開了身子。蘇慕蓮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蘇慕芳,一字一句的問道:「我剛才只問你,我落水的時候你在不在身邊,並沒有說你推我下水,你慌張什麼?」

蘇慕芳哽咽閃躲的左顧右盼,許久,才結結巴巴的開口辯駁:「我,我沒有,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蘇慕蓮冷笑一下,而後對著王氏說道:「嬸嬸,好好問問你的寶貝女兒,我落水的時候,她在哪裡。」

蘇慕蓮短短几句話讓王氏啞口無言。蘇慕蓮對她們的反應很是滿意,想了想,也不能失了禮節,便對王氏行了個禮,道:「嬸嬸,蓮姐兒衝撞你了,對不起。」

說罷,便挽住孫氏的手臂說:「娘,我們回屋休息吧。」

蘇慕蓮離開的時候還不忘用自己肥碩健壯的身軀撞了王氏一下。

「蓮姐兒,剛才,你嬸嬸罵你的那些話,你可不要往心上去,凡事有娘在……」孫氏有些心疼的安慰著自己的女兒。

蘇慕蓮心裡是又好氣,又好笑。先不說自己沒有別的穿越女那麼幸運,不說傾國傾城就算了,上手就給自己來了一對王炸,這是氣。

好笑的則是,自己的運氣也不是很差,起碼有一對可愛的弟妹,還有一位深深寵溺自己的娘親。

蘇慕蓮大手一揮,對孫氏說:「娘,放心,女兒現在不是好轉了么?以後的日子會慢慢的好起來的,我也會好起來,咱們這個家也會好起來的。」

孫氏看著自己眼前這個高大的女兒,心中湧起了說不出的情感,欣慰,還有心疼。

夜裡,蘇慕蓮躺在床榻之上,翻來想去在梳理今天見到蘇慕芳的情景。兩位做母親的在維護自己女兒的時候,蘇慕蓮觀察了蘇慕芳很久。

蘇慕芳眼神閃爍不定,自己落水的事情,一定跟這個女人有著脫不開的關係。

蘇慕蓮想著想著就有些睡不著,翻身的時候,破舊的木床也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

孫氏看著自己還在哭哭啼啼的女兒,本來想要問自己的女兒,畢竟,剛才蘇慕芳的反應是有一些奇怪。

只不過,蘇慕芳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讓孫氏很是心疼,也就一筆帶過,不再提起了。

蘇慕芳夜晚躺在床上,心裡還是慌亂的厲害,白天,蘇慕蓮的反應讓她心中驚嚇不已,此時在床榻上輾轉反側的蘇慕芳恨不得立刻去到沈騰的身邊,來與他商量此事。

翌日清晨。

蘇家的人早早就起來參與到農忙中了,蘇慕蓮起來的也很早。幫著孫氏準備了早餐就隨孫氏一同去了田間。

笨重的身軀影響了自己想要幫助孫氏幹活的能力。才揮了幾下鋤頭,額頭上就冒出了很多細密的汗珠。

臉上濃瘡一樣的疙瘩也是疼癢難忍。午飯的時候,孫氏先回去準備了,蘇慕蓮百無聊賴,便在田間周圍隨意的走著。

上午的日頭毒辣難忍,蘇慕蓮經過一對稻草垛的時候便坐下歇腳了。


隱約聽到周圍似乎有女人的啜泣聲,還有男人安慰的聲音。

「我好怕,怎麼辦啊……」是女人哽咽的哭聲。

「沒事,有我在……」是一個聽的並不是很清楚的男人的安慰之聲。

「可是……」聲音太小,蘇慕蓮沒有聽清楚。

蘇慕蓮沒有反應過來,起身便向著聲音的方向走去。

原本是想輕手輕腳的,可是無奈體型擺在這裡,還是發出了聲響。

只聽得一個男人緊張的開口說:「有人來了……」

蘇慕蓮急忙向著聲音的源頭走去,卻不知被誰用石頭砸中的後背,疼痛來襲,蘇慕蓮有些惱怒的回頭想要尋找誰是肇事者,併發出了生氣的詢問,「哪個不長眼的,敢偷襲老娘?!」

回頭詢問間,聽到了身後窸窣慌亂的腳步,蘇慕蓮在回頭的時候,只看到一白一粉,兩個身影分散著跑向了不同的方向。

即便知道自己追不上,但蘇慕蓮還是小跑著追了幾步,一個清瘦熟悉的背影,在蘇慕蓮的腦海里慢慢的重疊清晰了起來。蘇慕蓮的心裡已經有數了。

蘇慕蓮氣喘吁吁的坐在一塊石頭上,嘴角漸漸浮現出一股笑意。

晚間,蘇慕蓮從房間端水出來,正迎上提水回去的蘇慕芳。

蘇慕蓮輕咳一聲,而後走向了蘇慕芳身邊,用手大力握住了蘇慕芳的手腕,低聲說:「你要是敢喊出來,我現在就掐死你!」

蘇慕芳被嚇的花容失色,硬是忍住了驚慌,沒有叫出聲來,只得怯懦的被蘇慕蓮著走向一邊的偏房。

蘇慕蓮拉著蘇慕芳走向了偏方一個陰暗的地方,這才鬆開自己鉗制住蘇慕芳的手,對蘇慕芳說:「我告訴你,你最好收斂一點,不要有任何的把柄落在我的手上。我落水的事情,早晚會真相大白。」

蘇慕芳緊張的睜大眼睛,說話也是哆哆嗦嗦的不能說完整:「你,你,你想,怎樣?」

蘇慕蓮冷哼一聲:「我?!我告訴你,我現在可是一個錙銖必較,有仇必報的人,你最好老實一點。」

蘇慕蓮說完話便扭著肥碩的身軀離開了。

就算一時半會抓不到你的把柄,我也要你沒那麼好過。

摸著自己臉上的膿包,蘇慕蓮心中一陣鄙夷難過,不行,需要制定一個完美而漫長的改變計劃了,那麼,就先從臉開始吧。 蘇慕蓮一大早就醒來了,家裡的人都還沒有睡,簡單的洗漱完畢,蘇慕蓮便去了廚房幫自己的母親孫氏準備全家的早飯了。

米缸麵缸都見底了,蘇慕蓮摸摸下巴,心裡在盤算著怎麼能把這個家現在,這種窘迫的情況改變一下。

正想著,身後有人聲響起。

「蓮姐兒,你怎麼起來這麼早?」

蘇慕蓮回身一看,是孫氏。

「娘,我想早點起來幫家裡做點事,不然你一個人太辛苦了。」

孫氏伸手摸摸蘇慕蓮的臉頰,不知不覺聲音就哽咽起來了。

「我的蓮姐兒,你現在懂事了,為娘心裡,真是替你高興……」

蘇慕蓮嘴角蠕動一下,將孫氏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安慰孫氏道:「娘,你現在也知道了,我長大了,懂事了,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助,你就直接跟我說,知道么,娘?」

孫氏點點頭,而後吩咐蘇慕蓮去院落里拾柴火回來。

「哎呀,今天的太陽是從哪裡升起來的啊,怎麼老三家的蓮姐兒起來這麼早啊?」

聽聲音就知道是王氏了。

蘇慕蓮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但是並不打算理會王氏的冷嘲熱諷。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女性,蘇慕蓮深深的知道與愚蠢的人爭論,只會浪費自己時間的這個道理。

孫氏也不想理會王氏,但還是安慰的與蘇慕蓮對視了一下。

秦氏也拄著拐杖出了屋門。看到蘇慕蓮,便冷言冷語的開口說:「傻了那麼多年了,是該早點起來學著做些事情了。」

蘇慕蓮厭惡的看了秦氏一眼,沒有多言。

孫氏倒是心疼蘇慕蓮的厲害,急忙開口對孫氏說道:「娘,蓮姐兒的身體才好起來,您不要再提以前的事情了,我會好好的教導蓮姐兒的。」

「哎喲,老三家的,你還知道誰是娘啊,自從蓮姐兒撿回一條命,你現在都敢跟娘頂嘴了。」王氏真是起鬨的一把好手,什麼時候都能把家裡攪和的混混沌沌的。

蘇慕蓮用手肘輕輕碰一下自己的母親,示意母親不要理會王氏的插言。

見孫氏沒有接話,王氏依舊不依不饒的開口說道:「娘,蓮姐兒的歲數也不小了,眼看就該嫁人了,您說,我們是不是要託人去沈家問問啊?」

秦氏一邊在桌邊坐下,一邊滿臉厭惡的開口說道:「就算腦子好使了有什麼用啊,沈家那個,畢竟也是個秀才,人家要是反悔了,我們能怎麼辦呢。」

蘇慕蓮的身子微微一怔,腦子裡一片混亂,著話里話外的意思是,沈家這個秀才跟自己好像還有婚約?!

天啊,就自己現在這幅樣子,居然還有婚約一說?

蘇慕蓮整理著房間里凌亂的衣物,此時,孫氏進來,輕輕關上了門,小聲對蘇慕蓮說道:「蓮姐兒,你放心,一會娘就託人去沈家問問,沈秀才也好久沒有登門了,晚上娘去準備點好吃的,招待一下,你晚上,也好好準備一下。」

蘇慕蓮眉頭緊皺,開口問孫氏道:「娘,我跟沈秀才……」

看著蘇慕蓮欲言又止的樣子,孫氏心疼的開口說:「蓮姐兒,你跟沈秀才是娘剛有了你的時候,跟沈家指腹為婚的,只是,後來你……」

「不過,蓮姐兒你放心,你們是有婚約的,沈家不會提出退婚的,我們家自然不會,只是啊,娘擔心你以後會受委屈……」

我的未婚夫?!指腹為婚?!算了算了,這個年代,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都是合乎情理的。算了算了,不想也罷。

差不多太陽西沉的時候,蘇慕芳來田間尋找蘇慕蓮。

「蓮姐兒,奶奶說要你回去準備一下,一會,沈秀才會過來……」蘇慕芳現在說話總是有些害怕的樣子。